第118章 你想要浴血奋战?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2:38 字数:2287 阅读进度:118/276

,最快更新总裁爆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许念哑然失笑,被眼泪洗涤过的眼眸晶莹剔透,神似黑色的宝石,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光彩。

“未来的事情我又不可能提前预知,这样的承诺你让我怎么答应?可能等会下去,我扭到脚了,会痛哭,看到一生安然无事的回来了,会喜极而泣,哭的原因多了,不全是因为委屈,眼泪也有甜蜜的,你不能一耙子全打死……”

闻言,宫澈也觉得有道理,半响,他说:“那你别在我面前哭……”说完,他又后悔:“不对,你只能在我怀里哭。”

“我本来就只在你面前哭!”

她的话尾一落,嫣红的唇瓣被他出其不意的衔吻住,他探出舌尖,描绘着她的唇形,轻柔的钻进她的膻口内,深深品尝她的味道。

两人的气息,甜蜜的融为一体。

许念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她实在没想到,自己现在这副尊容,他竟然也下得去口。

一吻罢了,扬着温柔薄弧的薄唇还停留在她的唇上,两人温暖相触,呼吸相错,他能够闻到她鼻间呼出的馨香气息,她可以吸到他鼻端溢出的气息,这样你中有我的甜蜜,真真是羡煞旁人。

“刚才我就在想,你要是再敢哭下去,我就要吻到你不哭为止。”

宫澈的嗓音透着性感的沙沉,喉结上下吞咽,连带着他的唇也触碰着她的,这样的动作有点像啄吻,透露出几分调皮。

她黑线,庆幸道:“幸好我没哭了。”

他蹙眉,露出不爽,瞪眼道:“你嫌弃我的吻?”

这语气听上去,大有一副你要是敢回答是,看我怎么治你的口吻!

她默默无语,不点头也不摇头,就这么吊着他,十足的可恶。

他张开嘴,一啃,她反应迅速,一躲。

修长的臂膀箍住她的纤腰,她急急的往后仰,身形的弧度显露无遗。

她的心里正为躲过一劫而庆幸,却没看到他眼尾眉梢愉悦的上挑,露出了猫的偷腥表情。

于是,长臂一放,她的身子顺势跌了下去。

柔软的床,让她上来震了两下,他压了下去,薄唇目标明确的吻住她的唇,咿糊道:“不想我吻……嗯?”

“没,阿澈,你停下来……”

她的眼神瞄了眼床柜上摆着的闹钟,时针刚过了八点,她的心里顿时有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所以她这又素……送上门了?千万不要哇宫先生高抬贵手。

“阿澈,我生理期……”她小小地推拒,双手按在他的胸前。

他半闭眼眸,不满的哼唧道:“我知道……所以先要点福利……”

她囧r,除了这两天,她的亲戚到访,之前的每一晚她几乎晚晚被他压榨到零点之后,宫先生,你竟然还yu求不满?!次奥,还能不能给人一条活路了?!

“阿澈……我觉得……你那方面应该节……节制一下……><”

她一张小脸爆红,几番吞吐,难以启齿。

他停住手里的动作,抬头,很是认真又委屈的问她:“为什么?”

许念望着天花板,回答:“我听说这事情做多了,不好……”

“你听谁说的?”宫澈认认真真的问,大有她要真敢说出这么个人来,他绝对敢把那人抓起来倒吊着狠狠揍一顿,危言耸听,妨碍他和老婆零距离接触,必须胖揍一顿!

“咳”她被呛,宫先生一旦遇到这关乎他的性福的终生大事,一向是比较锋芒毕露的,她早该有觉悟才对,樱唇掀动,无奈了的语气:“阿澈,我是真的在书上看到,夫妻间每周三到四次……那个……就可以了……”

“嗯?”宫澈思索状,几秒之后,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我们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马上快到了,是吧?”

“嗯……”她使劲点头,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心记着这事。

十一月的十八号,是快到了。

“那我问你,你在m城住了几年?”他微挑剑眉,眼底不经意的流露出些许的埋怨。

许念一秒钟变主动,扯着舔在他身上的脏衬衫,一边弄着一边不情不愿地回答:“四年。”

“结婚五年,分隔两地四年,一年是十二个月,一个月算四周,一周四次……宫太太,你自个算算,你欠了我多少次,现在顶多算你偿还了零头。”

宫太太躲成了乌龟:“你知道的,我从小学到大学,数学从来没有及过格。”

“”宫澈扯住她越低越下的小脸,无奈道:“居然还好意思说……”

许念笑眯了眼,笑嘻嘻道:“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从小到大都是第一名嘛,你第一我倒数第一,我俩正好互补。”

“”他叹气,认命了的口吻:“宫太太,你赢了。”

她飞扬着柳叶眉,得意洋洋的小样儿,倒数第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宫澈伸出手,温热的指腹描上她的眉眼,温情的举动,很是熨帖人心。

他眼睛里的笑意也是深浓,很多话语,不必说出来,他们都懂。

很高兴,他能成为她心里的第一,很高兴,她的喜怒哀乐能够由他牵引。

许念的手搭上他的脖颈,俏颜凑近,抵着他的额,视线落到他令人嫉妒的卷翘睫毛上,下面的鼻梁高挺笔直,线条凌厉,却为了她,藏起了片片伤人的利刃,闪烁着柔情的光芒,柔情四射,她感觉自已看痴了眼,醉了心。

“阿澈,我爱你,比任何时候都爱……”

却是话落,她的腰际猛地传来一阵剧痛,咬唇忍住痛吟,锁眉看去,才发现他的双手死死的卡住她的腰,他手背上的青筋,纷纷突起。

宫澈的眼眸燃起燎原的火焰,俊颜再一次逼近了她,气息粗喘。

“宝宝,你想不想试一次浴血奋战?”

他这么问她,百分之两百认真的口吻。

许念吃惊地瞪大美眸,待反应过来,连声的拒绝:“阿澈,我不要……听说很伤身体的……我不想,来一次大姨妈已经够要命了,难道你想把我这剩下的半条命也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