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我的宝宝很乖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2:34 字数:2392 阅读进度:114/276

,最快更新总裁爆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颜锦萱,你没事吧?”许念关心的询问道,主动握上颜锦萱的手,惊觉她的手一点温度都没有,她立刻紧张道:“颜锦萱,你的手怎么冷?怎么回事,刚才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你和莫柔怎么会……”

颜锦萱掀唇:“我……”

身后传来嘈杂的喧哗声,宫凌的怀里抱着浑身湿漉漉,左腿上还渗着鲜血的莫柔,横冲直撞的走到颜锦萱的面前。

“是你推了小柔?”宫凌逼问道。

颜锦萱笑了笑:“我没有。”

答或不答,他已经定了她的罪,她回答是为自己,她不允许这个恶毒的女人诬蔑她。

“是吗?那你告诉我,刚才泳池那边只有你和小柔两个人,不是你推的她,她怎么会跌下去?”宫凌感觉到怀里的莫柔冷的瑟瑟发抖,直往他的怀里钻时,他的心里有了几分心疼,对待颜锦萱,他更加的咄咄相逼。

颜锦萱的脸色遽然苍白,她暗暗掐住手心,一双乌黑的眸子迎上他充满谴责的眼眸,毫无温度的笑道:“我不知道。”

“你……”宫凌见她这般倔强隐忍的模样,他的情绪隐隐失控。

许念看不下去了,帮腔道:“宫凌,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何况你也没有证据,别冤枉了颜锦萱。”

这时,赵子维从人群中挤出,走到宫凌的面前,皮笑肉不笑。

“宫先生,多谢你救了我妻子,接下来的事情,你可以交给我。”赵子维伸出双手,示意他可以抱莫柔了。

莫柔抓紧宫凌的衬衫,畏惧的往他的怀里缩了缩,抗拒的意思很是明显。

赵子维的眼神,倏刻之间,发生了变化。

宫凌也是个精明人儿,凭着他们这二人的细微之处,自然猜出了他们的关系不怎么好,当即,下了决定。

“我送她去医院,赵先生可以跟在后面。”

话音一落,宫凌不管众人的议论,抱着莫柔,大跨步的离开。

全程,连一个眼角余光都没有投向颜锦萱。

颜锦萱也是一脸的无所谓,这样的结果是她早就预料到了的,她不期待,所以也不失望。

“颜锦萱,你等会跟我们一路走吧。”许念体贴的开口。

颜锦萱是跟着宫凌来的,现在宫凌撇下她离开了,她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没由来的,许念很心疼颜锦萱,总觉得她这么小的年纪,一双眼睛里就布满沧桑,也不知之前经历了些什么,才让她这般冷漠带刺。

“好,谢谢你。”颜锦萱感激的谢道。

许念握紧了她的手,笑道:“不用跟我这么客气的。”

颜锦萱朝她点点头,抿唇,淡漠的笑着。

……

……

回到宫宅,许念抱着昏昏欲睡的一生回到房间,哄睡了她后,这才回到主卧。

宫澈已经洗好了澡,穿着一身条纹睡衣裤靠在床头,手里翻着一本书,百无聊赖的看着。

听到声响,慵懒的一抬眸,书本悄无声息的放到柜台上。

很显然,他在等她回来一起睡。

许念拿了一套睡衣,进了浴室,二十分钟后,湿着头发走了出来。

“阿澈,吹头发……”她显然还以为自己的腿伤着,习惯性的开口要求。

宫澈扔出一块干净的毛巾,然后便不再理她。

她一把抓下脸上的毛巾,吹胡子瞪眼的,半响,见他完全不搭理她,也只好拿着毛巾擦干净头发。

“阿澈,你有没有觉得莫柔变了?”许念一边擦,一边疑惑道。

莫柔在龙家主动找她的举动,太过匪夷所思,而且相对于莫柔,她选择相信颜锦萱,颜锦萱不像是那种会主动招惹人的性格。

宫澈嗯了声,叮嘱道:“你少跟她接触,那个赵子维,你也要避开着点。”

“嗯,我答应你。”许念总感觉,发生了变化的莫柔让她感觉有点可怕,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会威胁生命,像她这种工于心计的人,她不想惹也惹不起,以后还是避着点的好。

宫澈等她擦了半响,等的按捺不住,开口问道:“你擦好了么?”

“嗯?”白色的毛巾还按在头顶,她扭头,目光充满疑惑:“怎么了?”

墨眸眸光幽邃,闪烁着火光,他定定的看着她,火热的眸光诠释一切。

许念害羞的躲开他的窥伺,老感觉自己就是狼嘴边的羊,总是被他如狼似虎的盯着,身体微微的颤粟,纵使在一起无数次了,她在这方面,还是不如他的放得开。

他从身后欺上来,抽走她手中的毛巾,随意的扔在地毯上。

“还害羞?”宫澈的喉结上下滑动,裹挟了一丝隐约的笑意,俊美的五官放柔,更显魅惑。

许念躲着他灼热无比的唇,痒的很,偏着首瞪他:“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厚脸皮,一做这事就这么热衷,而且,而且……”

“嗯?而且什么……?”宫澈状似好整以瑕的好奇她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借着她的手,缓慢而折磨人的袭上她的肌肤。

她隐隐颤抖,“男人是不是都是你这样的……床下绅士,床上禽兽……”

宫澈的喉间发出震动,笑声低沉而富有磁性。

“是,男人都这样。”

许念的手肘撞到他的腹部,羞赧道:“你别笑了,我又不知道其他男人的……问一问怎么了……”

他掰过她的身子,俯身而下,薄唇微张,痛意轻缓,像蚊子在叮一样。

墨眸眸色暗沉,猩冽的赤红渐渐染透他的眼白,他身上的温度宛如烧红的铁块,紧绷而炙热。

“嗯,我的宝宝很乖,只属于我一个人。”

宫澈缓慢的动作透着十足的自虐,身体好像快要爆开,偏偏这一次,他又温柔到了极致。

身下的人儿,他视作这世间最宝贵无双的奇珍,紧张的同时,全是满满的珍视。

夜色,越发的深邃了。

……

而彼时,市一医院八楼住院部。

走廊一片静悄无声,偶尔有护士查房的脚步声在外头响起,其中的817病房,房门紧锁,一两声痛苦的口申口今从门缝间溢出,发出这道声音的女人,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忍耐不住,可偏要无法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