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混账,你在跟谁说话?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2:24 字数:2272 阅读进度:102/276

,最快更新总裁爆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莫柔隐约看到赵子维眼底一闪而过的寒翳,她蹙眉,再看去,赵子维已经是一脸温柔笑意,执起她的手。

“柔儿,走吧。”

看来,是她的错觉,赵子维怎么可能让她感觉害怕?不过是个被她利用了还不自知的蠢猪罢了。

莫柔在心里轻藐的想。

可是很快,她会为她的这想法……付出惨重的代价!

……

不出所料。

许念在钟泽婚礼上受伤的视频,两个小时之内,在网上被疯狂转载,点击量破百万。

宫家的黑色房车停在市一医院的大门口,康伯打开车门,请宫老爷子下车。

医院大楼聚集了一批记者,是来抓第一手新闻的。

名人效应就是这样,出了一点屁大点的事情,媒体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苍蝇,嗡嗡的围着转个不停。

宫老爷子一进大厅,记者们蜂涌而过,却被宫家的保镳隔绝在两米外。

“秦文秦武,你们把这些人全都记下来,看是b城哪几家传媒公司的,明天一早,你们带着收购书去找他们的老总。”

苍眸从所有记者的脸上一一扫过,宫老爷子的磅礴气势压制着他们,劣胜之态顿显。

“宫氏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吵吵嚷嚷的小事上,但既然你们继续紧咬着不放,那也要承担起后果。”

一群记者如同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半句都不敢吭一声,他们这几次确实有些得意忘形了,想着宫氏一直侣持沉默,可能是因为心虚,所以他们的老总才会派他们过来,却没料到,竟当场碰到宫老爷子,且宫老爷子动怒了!

看来,b城的传媒界,马上就要变成宫家的天下了!

“老爷,我们上去吧。”康伯出声。

宫老爷子点头,两人进了电梯,秦文秦武留下来。

六楼606病房

许念刚接过一杯温白开喝着,冷不妨的看到宫老爷子和康伯出现在病房门口,吓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死活咽了下去,呛出了眼泪。

“爷,爷爷……您怎么过来了?”这真的太让她意外了。

宫老爷子没说话,目光沉沉的看向钟泽,话语严厉:“钟医生,麻烦你的一番照顾,日后,我会告诉宫澈让他向你致谢。”

“不用了。”钟泽不急不徐,面对宫老爷子明显带着怒意的眼眸,丝毫也不怯场。

“钟医生应该急着跟宋家那边解释,我们就不留钟医生了。”宫老爷子这是变相的下达逐客令。

钟泽嗯了声,看向许念,嘱咐道:“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好,你好好向思思解释一下,代我跟她先说声对不起,等我这腿好了,我再当面和她说清楚。”许念能够了解宋思思的伤心,任何一个女人,在自己的婚礼上,自己的丈夫带着别的女人先走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都无法否认在她身上制造出的伤痕。

提起宋思思,钟泽的脸色突变,他这是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迈大步离开。

“老康,你去办理出院手续,另外,打电话让周翊过来宫宅,安排房间让他住几天。”宫老爷子吩咐道。

康伯点头,出了病房,办理出院手续去了。

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下宫老爷子和许念,宫老爷子居高临下的站着,许念架着一条伤腿躺着,气势上差的不止一星半点。

“爷爷,你想和我说什么?”沉吟半响,她忐忑的开口问道。

宫老爷子严厉道:“许念,你要记住你已经是宫家的媳妇,在外的一言一行,都得注意,我希望今天的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

果然是秋后算帐了!她就说嘛,爷爷怎么会特意过来接她回宫家,就是为了趁机教训她一番!

许念心里不爽,面上却强忍着,乖乖的点头:“我知道了。”

“嘴上说的好听!”宫老爷子面色阴沉的喝道,苍眸瞪着她,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嫁进宫家这么多年,一直不知道,宫家的媳妇在外面不需要委曲求全,一次两次是这样,第三次依旧是这样,许念,你必须时刻记得你是宫家的人,在外有人轻视你欺负你,那欺的就是宫家的脸,宫家在b城屹立百年,又岂是外头那些宵小可以任意爬到头上作威作福的?”

宫老爷子的这番话,许念承认自己听的有点糊涂,拧着眉,试探性的问:“爷爷,您的意思是……让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是我宫家的媳妇,自然是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宫老爷子的回答,有着不可侵犯的气势。

许念笑了:“爷爷,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能忘了。”

爷爷的话,可是相当于免死金牌,她现在就好像解了金箍咒的孙猴子,上天入地,无所畏惧。

宫老爷子看了她好一会儿,面色稍有缓和,淡淡道:“许念,你能够将念玄视为己出,爷爷很高兴,宫家的未来是属于你们的,你善待他,在以后的日子,你会一直是这世间最尊贵的女人……”

“爷爷!”许念打断宫老爷子,面色不愉,充满怒意的说道:“爷爷,小念是我生的,他是我的孩子,我爱他疼他宠他,没有目的,我不会有你所说的那种……把他当成自己以后可以富贵的工具在利用,我不会这样以为,希望爷爷也不要再这么说,我对小念的感情,不容许听到这样的诬蔑!”

砰的一声,宫老爷子的拐仗敲在地上,怒道:“混帐,你以为你这么不客气的是在跟谁说话!”

许念脖子一缩,随即,想起她的“免死金牌”,顿时气场强了。

“爷爷,您不能这样老是压制我,就是因为您一直这样管束着我,我才会无法放开手脚,好好的“维护”宫家的尊严,您得适当的放任,让我能够遇强则强,不再受到欺负。”

宫老爷子被她一噎,呼哧呼哧喘着气,竟只能用眼神怒瞪着她。

许念嘿嘿的笑,调皮道:“爷爷,你这样子好像老顽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