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再生一个孩子

小说: 总裁爆宠小逃妻 作者: 翩翩佳公子 更新时间:2019-03-24 02:32:12 字数:2255 阅读进度:90/276

,最快更新总裁爆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许念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戳在宫澈的胸膛上,嘴里的话跟吐豆子一样,叽哩咕噜的滚了满地。

“我不就是没有让你尽兴么!不就是体力不如你么!不就是不能陪你大战三百回合么!除了这些,我哪里老了?哪里老了?!我一个25岁的成熟女性,正是魅力四射的年纪,你居然嫌弃我老?宫澈,我要不是可怜你比我大六岁,拖家带口的不好找第二春,不然我早甩了你了!!!”

宫澈望天,不是,望着天花板,默默表示无语,很无语。

半响,按住某个仍在愤然骂咧的小女人的后脑勺,按进他的怀里,十足无奈道:“还是睡觉吧。”

许念被他这么一闹,脑子倒清醒了不少,也没挣脱,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

“阿澈,我们还能再要个孩子么?”

她的声音难掩落寞,回来也有半年了,他们的夫妻生活算是蛮积极的,何况宫澈也没有避过孕,她的身体也是好的,可是她的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真是奇哉怪哉。

这件事情,她以前一直是压在心底,偶尔会伤感,但还好,也不是那么强烈。

可今天一见到宋思思怀孕,她的心里就很不好受,因为渴望始终没有得到老天爷的成全,她嫁进宫家这么多年,也没有生下属于她和宫澈的孩子,要说没有遗憾,那是假话,可这事,又实在由不得她。

她已经二十五岁了,正是再要一个孩子的好时机。

苦着小脸,她仰起脸看他,渴望道:“阿澈,我还想再生个孩子。”

生一个,是你我的生命真正延续的孩子!

宫澈笑了笑,正儿八经的回道:“我不想,已经有两个小萝卜跟前跟后了,再多一个,我容易头疼。”

“你这说的什么话?”许念一拳打在他的心口上,埋怨道:“在这方面你的心态就不能成熟一点,老是跟两个小孩子计较,还敢说你不是在吃醋。”

“那宫太太,宫先生现在正式跟你说,宫先生就是吃醋,你的心已经分成三等份了,再多来一个变成四等份,我就得往角落里站了,这么一来,我很容易积郁成疾,变成了高龄怨夫的!!!”宫澈说的煞有介事,眨巴眨巴眼睛,眼神幽怨,口吻幽吻,活脱脱符合他说的新形象,高龄怨夫。

“噗”许念一没忍住扑哧一笑,连忙用手捂唇,双肩抖的厉害,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宫澈躺平身体,随即伸臂抱住她的腰,把她整个往他的身上压,两人的姿势变成一上一下的叠状。

她闷在他的胸前,放心大胆的笑,笑声闷沉,倒也不会吵着了一生。

他发出叹息:“宫太太,你的口水流我睡衣上了。”

“没,没事……你等会再换一件。”她的手一抹眼角,沾上的湿润晶莹擦在他的睡衣上,美其曰:利用资源。

宫澈两边的太阳穴,一下一下的凸跳着,他抬起手,额际半遮,掩饰他的墨眸深处渐渐泛起的黯然。

尽管他没说过,可他也是希望,能和她孕育一个孩子的。

可他的特殊血型,却时刻像一种诅咒,根深蒂固的盘亘在他的心里,一再的告诉他:你不可能会拥有一个和心爱女人有着共同血缘的孩子,因为你的血液和她的不融合,无论要她多少次,她也不可能会受孕。

这世间真的存在心电感应这一说。

趴在他身上的许念,感觉到他低落的情绪,轻轻的呢喃道:“阿澈,我们有小念了。”

轻轻的一句话,竟让宫澈敏感的红了眼眶。

她知道,原来她都知道……

又有什么不知道的呢?她爱他,怎么可能看不出他这么拙劣的心计,他越转移话题,越逃避,越是在告诉她,他们不可能会有孩子了。

她的遗憾,亦是他心里不能言说的伤口所在。

宫澈一圈圈收紧手臂,似是要将她深深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抱的紧紧的。

“对不起。”他低下脸,薄唇吻上她的额。

许念勾起一抹笑容,温暖的眸光宛若春天的阳光,直直的透进他的心底,让他贪念了七年。

她就在他的怀里,他可以闻到她的呼吸,可以听到她的心跳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所贪念的,不论怎样,他都不会再放开手,放她走。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有小念了,要是再生一个,疼爱会分成几等份,爱不纯粹,也不够好。而且,我想跟你说声谢谢,谢谢宫先生可以不让我再次忍受全身二十四根肋骨全部断裂的痛楚了,真的好痛啊,生小念那晚,我要是还有力气,估计都想跟医生跪下,求他给我开一刀吧,开几刀都行!”

许念住的病房是市一医院的vip,豪华套间,单床,又是最权科的妇产医生接生,危险系数相对减少了不少,可生孩子的痛,却是怎么也避免不了,不过她没住过普通病房,要是让她看一眼剖腹产的女人,估计她也得叫苦不迭。

总之,一切都过去了。

“别,宫太太,求你别再让我去回忆你生完孩子后的画面,我怕我今晚会因为恐惧而睡不着!”宫澈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确实是真的不堪回首。

她疼的想给医跪下,他陪着生的也想给她跪下了,一手臂抓痕牙痕,从产室出来的时候,他比她还要惨不忍睹,还被龙翊南和周翊鄙视了n1次,有事没事就来揭一揭他的伤疤。

如果谋杀亲夫法庭不判刑的话,许念真是气的想咬死他!

太可恨了这男人……o

……

一份关于宫一生的调查资料,静悄悄的放在茶几上。

莫柔穿着一件勉强遮住臀部的t恤衫,屈腿坐在沙发上,手肘抵着身后的沙发垫,一杯颜色深红妖冶的红酒,她轻轻摇晃,酒波荡漾开来,在水晶灯的照射下,显得异常好看。

她的唇角惯然的轻扬,似笑非笑,讽意十足。

养女成媳,宫家真是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