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86 生气是有的但舍不得

小说: 亿万甜妻:厉爷的心尖 作者: 香菜牛肉饺子 更新时间:2019-10-08 18:42:34 字数:5018 阅读进度:294/294

看起来林梓璇输的一塌糊涂,但实际上,她今天说的那些事情,却成功的让江丝楠陷入了困难的境地里。

从某些程度来说,她也算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江丝楠还没有办法很冷静地去考虑之后可能发生的一切,她也不敢去看厉聿深的反应,毕竟她很清楚自己今天说的话已经成功伤害到了他。

可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江丝楠也不愿意看到,如今的她也算是受害者,很多事情都不是简单的对错便能够讲清楚,有太多复杂的局面是没可能轻易就解决的。

江丝楠明白现在这样,对她和厉聿深来说都不是好事儿,可若说问她想要怎样去面对,她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

两个人之后便没有再说话,一路沉默回了家。

厉聿深没有上楼,在江丝楠下车的时候说:“我晚上回来。”

江丝楠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去问他要做什么,这个时候......厉聿深可能做的事情显然是去找到那个潜伏到如今都没有被发现的厉家人。

如果不是林梓璇今天说出来了一切,他们或许都还不会太肯定。

只是江丝楠也有些别的担忧,她没有那么轻易的就相信林梓璇,虽然在联系上父亲之前对她的那些提醒之后她几乎已经肯定,那个藏在暗处能够制造那么多风波的人,除了是厉家人以外,几乎没有别的可能性了,但她心底的怀疑仍然是存在的。

江丝楠有满心的纠结无处诉说,回家之后也十分焦躁,她在思考,如果那个人真的就在厉家,以后她要怎样和厉聿深一起面对自己的父母?

想了许久之后,江丝楠决定联系夏臻。

“你现在能不能联系我爸爸?我有些话想问他。”

“现在都是江先生单方面联系我,因为江先生正在做回来的打算,所以现在你们联系.....大概不太好?”

毕竟还有那个人在盯着,随时可能有行动。

江丝楠皱了下眉,问道:“我爸爸到底有没有和你说过,是谁一直以来在对付江家?”

“江先生怎么会同我说这些?只是江先生一开始的时候也有告诉我,希望我提醒您.......”

“提醒我什么?”

“您刚回国的时候,江先生并不希望您和那位厉先生走的太近,我也有试图找寻办法,只是厉先生在您身边这个事儿,以我的能力无法撼动,我的确找不到合适的办法。”

夏臻很有自知之明,即便他想要按照江父的吩咐去办事儿,也得看他到底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可以在厉聿深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就算有,也不可能是夏臻。

夏臻倒是试图去按照江父说的做,只是收效甚微,显然江丝楠根本不可能相信他这样一个外人说的话,当时的情况又不能暴露他和江父的关系,于是就这么拖到了现在。

不过,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江父便再也没有对夏臻提过相关的要求,好似中途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让江父改变了最开始的想法,夏臻便没有去提醒江丝楠了。

后来他也有过很多的机会可以那么做,也都因为江父没有再吩咐,而作罢。

这个时候,夏臻才想起来将最开始时候的事儿告诉江丝楠:“但江先生具体是因为什么希望我来提醒您小心,我无从得知,加上后来不了了之,我也没有必要再去提醒。”

江丝楠捂着额头,把所有的一切不解联系起来之后,几乎能够断定,林梓璇确实没有说谎,她心里最后一点的侥幸也就此消失不见。

“江总,怎么了?是厉先生那里发生了什么?”

“没事儿,如果我爸爸联系你了,就告诉他,差不多可以回来了,有什么事儿,先回来再说吧。”

她也很想要见到父母,然后告诉他们最近发生的一切,以及她所有的犹豫和担忧。

挂断电话,江丝楠在没有了任何怀疑之后,便开始逼着自己去做更冷静的思考。

厉家的内部状况她了解的不多,而厉聿深现在已经去调查了,也许在有针对性的状况下很快就可以查到真相,等找到这个人......

那个人终究不是厉聿深,尽管是厉家人,可厉聿深从来都是护着她的,若不是因为厉聿深,江氏也早就已经破产了。

她不能因为厉家人的行为就怪罪到厉聿深的身上,他这段时间以来为她的事情不知道操了多少的心,等到父母回来,即便他们会很生气,江丝楠也想要和他们好好沟通,误会总是可以解开的,江丝楠也相信父母可以冷静面对。

而以厉聿深的脾气......江丝楠握了握拳头,她想起男人的承诺,无论那个人是谁,男人都会给她一个交代,该解决的,他都不会手软。

他会给江丝楠一个满意的回答。

江丝楠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和厉聿深的感情,她那么喜欢这个人,又怎么会因为不相干的人的行为,影响到她对厉聿深的喜欢?

只要那个人不是厉聿深,那么无论是谁,但和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没有任何关系。

内心暗自做出决定之后,江丝楠也准备好了迎接父母回来有可能出现的暴风雨,她今天所有的担忧也都是因此而起。

他们是受到伤害最多的人,假若他们因此对厉聿深也有了偏见,才是最难以解决的问题。

况且他们即便那么想,也没有任何的错。

所以这是江丝楠目前面临的大难题,很多事情还等待着她去处理。

同一时间,厉聿深已经调来了周昀,周昀对于涉及到厉家内部的家务事有过处理经验,所以交给他处理最好,再让陈叔帮忙协助,厉聿深的命令也很简单,今天之内要知道在厉家内部,到底是谁做了那么胆大包天的事情。

最开始对付江家或许还有可能是因为和江家的私人矛盾,但到了现在所做的一切,很显然是要让整个江家都置于死地,而江丝楠如今已经有了个厉太太的头衔,这个时候还对江丝楠下手......便是对他厉聿深的挑衅。

厉家族人众多,加上旁支也还有不少的人,再往前追溯几十年的时候就已经人丁兴盛了,现在更胜以往,而其中能够有能力做这么多事情的人,倒是不超过一手之数,针对性的调查之下,厉聿深并未担心查不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而正巧的是,宗序那边也传回来了一些有用的消息,他调查到,林梓璇手中那个型号批次的通讯器,在一次演习中有丢失记录,不过因为是野外演练,找不到了很正常。

宗序又说,当时负责登记在册这批次东西的人,和厉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厉家有不少人都还活跃在相关岗位上,所以要拿到这些东西,显然是很容易的事情。

厉聿深看到资料上显示的名字,很快便知道是谁将通讯器拿了出来。

“去查查,他是我大伯的外甥。”

厉聿深告诉周昀之后,便让人去查厉大伯的近期动向。

厉大伯这个人,江丝楠也见过,他确实是个不安分的人,对于自己弟弟牺牲后,厉家的继承权就直接过度到了厉聿深的手里,有着很大的不满。

当年老爷子还健朗,厉聿深的父亲是他最宠爱的儿子,所以家主的位置很显然是只属于他的。

当厉父牺牲了,厉大伯也曾设想过自己有可能拥有继承厉家的机会,他也能力不弱,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本事倒是足够撑得起一个家族,加上他的野心不小,那时候虽然争不过厉父,但也是有过很大希望的,只是没想到,在厉父牺牲没有多久,老爷子就公开宣布,要将继承人的位置传给厉聿深。

老爷子的话没有人敢不听,能够坐上家主位置的人,也都是手腕高超的,所以厉大伯也只是敢怒不敢言,面上仍然要支持老爷子的决定。

到现在,厉聿深早已羽翼丰满,要说他还有没有想过要取代厉聿深的位置,重新登上家主之位,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但当初江丝楠通过和他的简单接触就能够看出来,厉大伯这个人很有野心,并且明里暗里也在针对厉聿深,摆着长辈的架子。

不过他也没有正面和厉聿深叫板的本事,所以只敢过过嘴瘾罢了,之前厉聿深还没有发现他有过什么异常的行为。

当然,之前没有发现,不代表他真的没有做过。

厉聿深长年派人盯着这些有可能觊觎家主位置不安分的人,但有难免不能保证,他们避过厉聿深的眼线,做些什么让他看不见的事情。

如果真是他......厉聿深的眼神一凝,眸子中杀机尽显。

江丝楠对这些一无所知,她没有那么清楚厉家的内部情况,所以也不知道该去怀疑谁最有那个可能性,只能等着厉聿深回来。

而在人回来之前,她也有着久违的紧张。

白天的谈话其实应该算是不欢而散的,只是两人都不想通过争吵去讨论问题,更不想让矛盾扩大,都默契选择了暂时给彼此一定的空间去冷静。

这也是成熟的应对办法,至少这样做,不会让两人之间产生破裂。

想到厉聿深为自己所做过的一切,江丝楠便有些后悔今天在车上的时候没能给厉聿深一个肯定的回答。

即便将来因为这件事情,会有很多困难和麻烦摆在他们之间,可她喜欢他这件事情是不会被改变的,她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决心更不会改变。

当时要是能够再笃定一点就好了......

也不知道晚上几点了,江丝楠睡的迷迷糊糊,听到客厅的动静醒来,很快又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

厉聿深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开灯,他的脚步声很轻,机会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但男人的气息在靠近之后,仍然被江丝楠捕捉到了。

她知道这样的味道只属于厉聿深。

江丝楠的脸还藏在被子里,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万一这个时候厉聿深还在生气怎么办?

白天厉聿深离去的时候,江丝楠能够隐隐从男人脸上看到一些怒气,很显然,他是有些失望的。

也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原谅她?

又很久没有听到动静,江丝楠忍不住的掀开一点被角,立马就被男人的目光抓住了。

“你果然醒着。”

厉聿深叹口气:“为什么装睡?”

江丝楠被发现之后,觉得十分丢脸,红着脸说:“我只是刚醒来而已......”

男人坐到床边,目光沉沉的望着她:“我去调查过了。”

“嗯?”

江丝楠的眼中不由盛着几分期待。

“还没有找到确凿证据,但现在已经有了怀疑对象,是我大伯。”

江丝楠猛地想起来之前几次去厉家的时候,同厉大伯的接触经历。

她一点也不意外的说:“他想要争家产对不对?或者对你的这个位置很感兴趣?”

无论是厉家家主的位置,还是厉氏集团的董事长位置,厉大伯应该都很感兴趣。

像他那般欲望极大的人,自然想要能够坐拥一个商业帝国。

有厉聿深在的时候,自然就得不到那样的生活。

“是。”

江丝楠不由问:“可他为什么要对江氏下手?针对我们能够得到什么好处么?”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厉大伯那样做的理由。就算厉大伯没有能够坐上家主的位置,他可是厉聿深的大伯,老爷子的嫡子,这样的身份,怎么也不会对区区一个江氏感兴趣才对,何必做那么多?

而现在他也只是针对江丝楠而已,从未有过针对厉聿深的行为。

况且如果是厉大伯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厉聿深?

这中间还有很多的疑问需要解答,不只是江丝楠想不明白,厉聿深同样没有得到一个满意信服的答案。

“已经派人去查了,现在也还未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他的所为。”厉聿深道,“但宗序得到的最新调查结果,确实和他有些牵连。”

“所以那个通讯器是他......”

“嗯。”

总之,都是和厉家有关的。

江丝楠只觉得眼前的迷雾更多了,比之前还要更疑惑不解。

她咬了咬唇,伸手勾住了厉聿深的手指:“九爷......今天在车上的时候......”

“在车上怎么了?”

厉聿深漆黑的双眸看着江丝楠,瞳仁里的情绪藏得极深。

江丝楠心虚道:“你很生气对不对?”

在厉聿深问她是否犹豫的时候,她回答了对不起,那显然就是一种退缩的行为。

他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有这样多的感情,但江丝楠在那个瞬间产生的怀疑,便是对这段感情最大的打击。

厉聿深没有回答,但他冷峻的表情在告诉江丝楠,是,他很生气。

气她那么轻易就动摇,气她的不坚定,也气她没有愿意去相信他可以解决好一切。

可心里生气,却根本舍不得对江丝楠发作出来。

江丝楠轻轻摇晃一下手指,撒娇:“九爷,我没有想过要因为这个事情就去怀疑,我只是担心我爸妈......”

“我害怕他们会不允许我和你在一起,你就当我犯浑好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不相信你,也不应该......”

厉聿深轻声开口:“好了。”

他也不需要听到江丝楠的道歉,因为无论江丝楠做了什么,他总是会原谅她的。

男人俯身,幽声问:“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应该产生退缩的想法,明白吗?我不会给你离开的机会,所以你只需要坚定呆在我身边的信心,剩下的一切......无论多难,我都会解决。”

江丝楠被男人眼中的自信感染到,不禁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