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会疯了的

小说: 亿万双宝:腹黑妈咪很抢手 作者: 红酥手 更新时间:2019-10-08 18:22:57 字数:2203 阅读进度:640/695

苏清月笑了,端起碗仰头一口喝下,又把碗反过来朝白承允晃了晃:“都喝完了,白总可满意?”

也不等白承允有反应,苏清月拆了餐巾擦擦嘴:“我吃完了,你们继续。”

烨哥儿翘首望着苏清月进了房间,摇头啧啧直叹:“爸爸,这个时候男人就要强硬一点,追上去,说你就算是为了孩子,也是因为孩子的母亲是她。她要是摇头说‘不听不听我就不听’,你就……”

烨哥儿还没说完,白承允一记眼神杀了过来,他明智地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又摆了个“ok”的姿势。

算了,既然老父亲立志要做万年单身狗,那他再助攻,又有什么用呢?

苏清月走了,烨哥儿吃饭也不香了,他随意地扒拉了几口,也放下筷子滑下了椅子。

还没离开餐桌范围呢,白承允的声音响起了:“她的水杯没带。”

烨哥儿瞄一眼,确实是苏清月今天刚收到的虾粉色保温杯。

他耸了耸肩,“没带就没带咯,妈妈少喝一口水,没事的。”

说完,小身子跐溜窜上了二楼,然后躲在一个视线绝佳的角落里,暗中观察着楼下。

果然,没过几分钟,顶头上司还是拿起保温杯,起身去了苏清月的房间。

嗐,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烨哥儿回房间和心柑汇报最新情况了,但一楼苏清月的房间里,气氛就不那么融洽了。

白承允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看到坐在床上玩手机的苏清月时,皱了下眉:“刚吃完饭。”

苏清月斜了他一眼:“所以呢?不能立即坐下会不消化,不能玩手机对眼睛不好?白承允,你还记得心柑的那个笑话吧?小明的爷爷为什么活到105岁。”

白承允的侧脸泛着冷玉的光泽,黑眸也无边深邃着:“苏清月。”

苏清月面不改色,视线一直落在手机屏幕上,嘴角的讥讽却显而易见:“白总要真闲得慌呢,不如去地下室里看看你的好妹妹?她伤得不轻呢。再这样下去,会影响你们要孩子吧?”

白承允瞳孔几不可察的一缩,人也往前了半步。

苏清月终于从手机里抬眼,看向白承允:“怎么,紧张了?你既然把我带到了秋园,那我迟早会知道白兰儿在地下室,这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吧?至于你们需要要一个孩子,什么原因,我没有兴趣探究原因,你大可放心,不必如此戒备。”

她说到这里,顿了下。手机有些发烫,烘得她手心灼热难受,一如她现在的心情,“另外,白承允,我是答应了你生下这个孩子,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和平相处。我能待在这里已经算是仁至义尽,还请白总能谨记协议上的细则,七个月后,放我离开。”

若白承允进门时脸色还算平常,此刻就只剩下了铁青。

他冷冷地睇苏清月一眼,明明只是轻飘飘的一记,苏清月却仿佛在六月天里见到了冰棱。

他一字一顿道:“放心,不会让苏xiaojie失望。”

话落,人转身出了房间。

房门“嘭”的一声关上,苏清月视线再落回到手机上时,之前看的津津有味的内容,全都变成了味同嚼蜡。

可是这样的日子,才刚开始啊。

她无力地闭了闭眼,心情又沉重了起来。

市郊某咖啡厅。

苏振川一路打车,光打车费就花了过百,才找到了林素华给的这间咖啡厅的地址。

循着短信的内容找到了二楼的包厢,苏振川敲门进去时,林素华正如惊弓之鸟般提防地紧盯着门外。

苏振川干脆把包厢门开大,自己把门外的视野露出来:“只有我自己,没别人。”

林素华这才松了口气,笑着上前迎苏振川进门,又往外看了几眼确定真没人,急急关上了门。

“振川……”她热情地打着招呼,被苏振川抬手止住,“林素华,你应该知道我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聊的了。我之所以今天过来,不过是想和你做个了断。以后你和兰儿再有什么事,都和我无关了。”

林素华一听就想骂,但想到自己的目的,又逼着自己继续着笑脸:“振川,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是无所谓,毕竟我们也这么多年没联系了,但是兰儿不行啊。兰儿可是你的孩子,你不管她谁管她呢?”

苏振川想到他最近得到的消息,只觉胸口都被刀扎得鲜血横流,“她都有你这个母亲为她保驾护航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素华差点没忍住,捞起桌上的茶杯泼苏振川一脸,“振川,你有所不知,我现在在白家待不下去了。老爷子查到了当年我们两个的事情,他为了维持白家的颜面,要杀我灭口,我这是自己偷跑出来的。你说我这个境地了,我还拿什么保护我们的女儿呢?”

“你还有脸说当年?”苏振川满心屈辱,他恨林素华是个女人,不然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你既然能做出给我下药那种龌龊事,就不应该怕被白元海知道。他杀你难道不是理所应当?”

林素华知道苏振川不会站在自己这边,但听他这样说了,还是忍不住心血上涌。

她极力忍着,换上可怜巴巴的模样:“振川,我知道我做错了太多,我死不足惜。可是兰儿是无辜的啊。她从小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寄人篱下这么多年,一想到自己的孤儿身世还会自卑。而现在,白承允为了惩罚她,不惜将她关在了秋园的地下室里。昨天,就在昨天兰儿还撞破头自残,你再不救她,她会疯的。”

苏振川倒是第一次知道白兰儿是被关在秋园,他心思动了一下,但随即又被自己封印住:“她被关那是她自作自受,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哪怕是清月,我也不会偏袒半点。”

说的倒是好听。

林素华涂了浓黑眼线的双眼划过阴鸷,“既然你能做到如此公平,那为什么就不能在保护清月的同时也保护保护兰儿呢?她们都是你的女儿,你不能厚此薄彼的啊。振川,我现在真的只有求你了,兰儿要再被关下去,她真的会疯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