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完备计划

小说: 浴血指战员 作者: 咸鱼呆 更新时间:2019-10-09 05:28:22 字数:2219 阅读进度:261/267

李景林无奈:“黄大哥,不是我不帮忙,我部下的棉衣,不过刚凑齐,我就是勉勉强强帮你凑个一两百件,也解决不了你们师的问题。对了,你没向长官部说明情况吗”

“咋个没有,劳资都拿防线说事了,可长官部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只批给劳资三百套棉衣,三百套够干啥”

长官部缺不缺物资,肯定是缺的。

但是再缺物资,也不会凑不出点棉衣出来。

不说别的,一千套棉衣,长官部肯定拿得出来。

李景林其实很理解五战区长官部的难处。

第五战区,说是一个战区,其实兵力少得可怜不说,面对的还是相对精锐的鬼子华中派遣军。

战区内部也是乌烟瘴气,自从李长官回到后方养病,长官部分配物资就越来越不公道了。

而川军,向来是最不受待见的那批,甚至还不如逃进关内的东北军。

“黄大哥,长官部那边没办法,就只能从鬼子身上想办法了。”

黄师长听完李景林的话,有些无语。

他岂能不知道鬼子那的棉衣充足,可鬼子又不傻,怎么可能把棉衣送给他们。

“你娃净糊弄人,鬼子的后勤补给在下关后面,就是去抢,拼光我们师也办不到。”

李景林摇了摇头,把地图摊开摆在桌子上。

“不打下关,打乐山,乐山那可是有个被服厂。”

“乐山乐山不是你们三十一集团军的地盘吗”

李景林脸色有些发黑:“什么我们三十一集团军,我们独立团可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看黄师长还有些懵逼,李景林只能继续解释。

“半个月前,乐山已经被鬼子拿下了,负责防御的一个旅,连抵抗都没正经抵抗,就撤了。”

黄师长闻言有些吃惊:“啥乐山被鬼子占了龟儿子滴,劳资咋个不知道”

李景林回礼之后,略带惊喜地指着对方:“你是关西人”

“是的,我是奈良人,阁下老家难道也在奈良”

李景林高兴地锤了两下对方的胸口,十分亲昵地回答道。

“噢,不不不,我母亲是奈良人,我是京都人,我们算是半个老乡,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想起了我的母亲,实在是太让人惊喜了。”

平口一郎也十分高兴:“阁下,您是京都松平家族的子弟吧”

李景林热情地搂过对方的肩膀:“平口君,我们是老乡,叫我名字就好。”

平口一郎听着李景林的回答,只当是对方默认了。

“松平君,这一路上辛苦了,我以为你们昨天就到了乐山呢。”

“唉,别提了,”李景林叹了口气,“趟上这个苦差事,本想着抄近路早点赶到乐山县城,好早点交差,没想到路上遇到了支那游击队,害得卡车都抛锚了一辆,我正在为报告的事情发愁呢。”

平口一郎一脸担心地说道:“啊松平君你被袭击了”

李景林哈哈大笑:“哈哈,平口君,不要担心我,你难道要把几支土枪与大刀看成袭击吗那样的话,我的胸前要挂满勋章了。”

“这些可恶的支那人,就应该好好地杀上一批,狠狠震慑下他们。”

李景林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好啦,平口君,我这远道而来,你作为地主,你是不是应该准备点家乡的美食,让我满足一下口腹之欲,我可是好几天没吃上正经东西了。”

平口一郎有些不好意思:“松平君,十分抱歉,这里的条件太差了,也没有专门的厨师,请你见谅。”

李景林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没事,毕竟这里是前线,辛苦你们了。”

“松平君,让士兵们下车吧,我已经让人准备了热饭菜,”平口一郎接着又小声继续补充,“而且我来的时候,专门带来了两瓶清酒,这可是我们家乡的清酒。”

李景林眼睛一亮,狠狠锤了下对方的胸口:“你这个家伙,有这种好东西,不早说,快带路。”

冯三是这里的伪军连长,上个月他在鬼子进城前,杀掉了想反抗的营长,率部投降了鬼子。

因此相比较而言,他比较受鬼子的信任。

当谢大嘴也要跟着皇军进食堂的时候,冯三立马就拦住了对方。

要知道,平日里,只有他本人,才有资格偶尔跟着平口太君进食堂。

“谢大嘴,你特娘不想活了不成那是你进的地方吗”

谢大嘴就是那个伪军排长,他小心地看了眼几个站岗的太君,发现太君们似乎并没有阻拦他们的意思。

他出乎意料地对冯三怼道:“冯三,你胆上长毛了呀,还敢替太君做主了”

两人在投降鬼子前,就不太对付,在干上伪军之后,冯三比他更受重视,谢大嘴一直都是绕着冯三走。

“谢大嘴你少喷粪,信不信劳资一枪崩了你”

“特么的你开呀,劳资怕你不成”

李景林正在与平口一郎边走边聊,听到身后的吵闹声,好奇地回头看去。

平口一郎脸色有些难看:“八嘎,这群只知道内斗的混蛋。”

李景林没有接话,大踏步走向吵闹的两人。

平口一郎不知道李景林是什么意思,赶紧几步跟上。

几个特战队员一下子围住了冯三,枪栓拉动的声音清晰可见,牢牢对准了冯三与他身后的几个伪军。

平口一郎一看这形势,就知道松平君是真的生气了。

现在唯一能制止的,只有他了。

可他心里十分犹豫,虽然驻扎在塔乡,十分需要当地伪军的配合,但是能帮他把代理中队长的那个代理去掉的,只有面前的松平君。

看着向他投来求助目光的冯三,平口一郎只得狠了狠心,扭过头去当做没看到。

“平口太君,救救我,我真不是有意的。您就看在我送您那么多大洋的份上,帮我开口求求情,饶了我这条狗命。”

冯三最后一句话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平口一郎吃人的目光就瞪向了冯三。

“八嘎,你这个混蛋,我何时收过你的东西”

“平口太君,你不能”

李景林猛然挥出了军刀,让冯三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