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说: 御手神童 作者: 白沟浪子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1322 阅读进度:11/12

唐糖几人都是皮外伤,没啥大碍,上了点药就没事了。可姚斌气的不行,妈的,他马钟是不是疯了还是傻了,敢欺负到老子的头上。他姥姥的,气死我了。

这时,老爷子张北说道:我看这事不是那么简单。他一个留守的儿子可为什么要和一个普通医馆过不去呢?看来人的态度分明就是找茬来的,我猜的不错的话,可能是受人指使而来捣乱的。

唐糖夫妻想了半天,也没得罪过啥人呀,跟官方更没来往了就。几个人都是一脑袋糊涂。想不到就不用去想,该干啥干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囤。管它呢。

接下来,几人收拾了下打翻的桌椅,也没损失啥,就正常做生意了。

吃过午饭,大家都快忘了上午不愉快的事了,可事不随心,就听到人喊马嘶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就来到医馆门外。随着一阵脚步声,进来了好多官军,手持钢刀,上午那带人闹事的小子在头前,这回牛逼的不要不要的,进来看到唐糖几人,就开口道:你们不是挺能打吗?来,把他们几个先抓回去在说,这几个可能是叛党。

呼啦一下过来十几个兵士把唐糖几个就捆绑起来了。李氏见丈夫他们被抓了,啥也顾不得了,上前说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随便抓人,也不问事情的缘由。带队来的那军士哼了声,也没说话,啪,的一声打了李氏一个耳光,鲜血立马从李氏嘴里流出来,唐糖喊了声,畜牲,愤怒的看着打是者。姚斌看到师母叫人打了,就像疯了似的骂着:王八蛋,不要得意,敢打我师娘,我非废了他娘的不可。有你们后悔的那天。这时,就连张北老爷子都被抓了。姚斌看到不报身份证不行了,就喊到,我是城防大人的公子,你们抓我,就不怕死吗?那些军士一听城防的公子,当时吓了一跳,可又一想,他老人家的公子怎么会在这里呢?上午带头那人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你,你是城防大人的公子?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还是相爷的公子呢,你们说是不是呀,哈哈哈哈。兵士们笑成一团。

带走,随着一声吆喝,一行五人被带出门口,刚要把人弄上马,无巧不成书,一匹快马来到门前,看到被绑着的姚斌,还受了伤,可吓坏了,马都没下利落,就直接掉了下来。抓人的军士们也看到了来人,是个统领的官服,也就没急着把人带走。

那统领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被捆住姚斌跟前,问道:少爷,是谁这么大胆子把您抓了,还打伤了您。他又看向了那些官兵,你们好大的胆子,敢殴打城防大人的公子,还抓起来了,说到这,他怒急成笑,冷笑道:好好好,我看你们怎么样收场。那些人一听可傻眼了,人家早先就说过是城防大人的公子,可没人信,可这位统领说了谁也不敢不信了,那会儿军人可没人敢假冒。那是死罪。得杀头的。带头闹事的那小子也瞪眼儿了,玩儿我呢?叫我抓城防大人的公子?是不是想死的慢点啦?我曹他姥姥的,这不是蹦起来向钢刀上撞吗?总之,他想死的心都有。

来人就是接唐糖去看病的那个官差,是个统领,很的姚斌父亲的信任,他是受夫人之命,来给公子送零花钱钱来了,因走时匆忙忘记了,所以他才过来。还幸亏他来的及时,要不然就抓走了呢。他气的上去就踹了抓着姚斌还忘了松手的那兵士一脚,挨了一脚也没敢知声儿,那当兵的就跑到后面去了,

这里谁做主?统领问着那些当兵的,当兵的眼神都看向了上午带人来的那人,他,张狂。一听名子就嚣张呀!俗话说,人不作死就不回死,一点儿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