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4章 死了也要她活过来

小说: 余生有你共温凉 作者: 九殿下 更新时间:2019-10-09 01:16:50 字数:2789 阅读进度:944/955

顾锦在苏家过得还不错,顾柒也能放心了,偷偷让甄管家又给苏妈妈转了两千万过去。

“家主,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地方,那里十分荒凉,周围百里没有没有人烟,交通设施十分落后,人迹罕至,不会被先生的人找到。”

“好,去看看吧。”

顾柒带着安南离开,还带着当初穆南枢送给她的蛇。

到了这里她就很喜欢,感觉像是世外桃源一样,尤其是她发现了一个漂亮的地下溶洞,里面飞舞的萤虫仿若成了流星。

“妈咪,这里好漂亮啊,是不是童话世界?”

顾柒选在了这个地方沉睡,清净也没有人打扰,这里空气清新自然,活泼的她似乎也能慢慢沉浸下来了。

“甄叔,我很喜欢这里,如果哪天我再也醒不过来,你就将我葬在这里吧。”

“家主不许胡说,你怎么可能醒不过来?”

“我能感觉到我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么下去不知道下一次醒来会是多久。

安南已经三岁,她的体质太弱,需要好好呵护和调理。

我睡着以后不能陪在她身边,这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家主放心,我一定会将安南小姐当成亲孙女一样疼爱。”

顾柒笑了笑,“疼爱?这倒不用,太过娇惯的孩子疼爱出来也只是一朵娇花。

我和她父亲都不在她身边,安南体质本就太弱,要是太娇贵反而对她成长不利。

这是我给她定好的计划表,以后我不在你就按照表格执行。”

甄管家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家主,安南小姐才三岁,你就让她经历这些是不是不太好?”

“她现在的身子骨还是偏弱,只有磨练才会重塑一个人,我这是为了她好,甄叔千万不要不舍得。”

“是。”

“我从阿尔卑斯一路过来也有两月,估计我也撑不了多久,昏迷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虽然她的昏睡还是没有规律可循,不过能看出来昏睡时间远远大过了醒着的时间,她清醒的时日在缩短,算着这个时间也大概能推算出她快昏迷状态。

“家主放心。”

顾柒比起当年沉稳了许多,坐在小木屋开始织毛衣,快入夏了,她想给穆南枢织一件毛衣。

为什么要这么早?那是因为她昏迷时间长达一个季度,等到了冬天也就晚了,她只能早早的就开始织。

每天出门采摘新鲜的露珠,还有山里一些有趣的小野花以及写她的日记趣事。

“甄叔,麻烦你让人将这份礼物送到巴黎,记住,先从其它国家周转,不要暴露我们在中国。”

“我知道。”

“那就好,我觉得有些困了,先休息一会儿。”

顾柒躺在床上睡了过去,这一觉便是十分漫长。

穆南枢收到她的礼物,那是用玻璃瓶装着的露水,信上说她是特地从荷叶上收集的。

以前在大宅子里也有一片荷花,顾柒好几次都想去采集露水,却被阿才告知大城市空气质量不高,这水就算采集了也无法泡茶,要采还是山里最好。

“顾小姐真是有心,还特地给先生你送来了露水,虽然不多,也是她的一番心意。”阿旺赞美道。

穆南枢抚摸着玻璃瓶,信上说女儿最近和一只羊玩得很好,等再过些天她就剪了羊毛给他织毛衣。

顾柒描绘得很鲜活,穆南枢很快就联想到两个孩子在和小羊玩耍的画面。

这些年她发的照片大多都是她自己和各种风景照,偶尔有女儿的照片也顶多是女儿的背影,或身体一个可爱的动作,她从来没有给他看过女儿的正脸。

“先生,顾小姐的踪迹彻底断了。”阿才艰难的回答。

“彻底?”穆南枢眉头紧锁。

“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了,不过先生也不要太担心,这应该只是暂时的,顾小姐只要出来活动,一定会被发现的。”

顾柒的踪迹是断了,但是礼物却没有停止,有时候是海边的海螺,有时候是枫叶,还有一次竟然送来了一只活泼的雪兔。

信上的内容明显减少了很多,这些都是顾柒提前写好的,为的就是证明她一直存在。

那件羊毛衫在巴黎下雪之前送了过来,一看就是顾柒的手艺。她真的不是一个贤妻良母的类型,毛衣织得很难看,偏偏就是这样蹩脚的手艺让穆南枢很珍惜,这件羊毛衫他穿了一个冬天,顾柒仍旧没有下落,她好像是在这个世

界消失了一样。

穆南枢知道,那丫头是铁了心要躲起来不让他找到了,也有可能是她病发,甚至她已经去世了也说不定。

当然这只是脑中一闪而逝的念头,他只能骗自己往好处去想,有一天他一定会和顾柒再见面的。

“阿才,她走了多久了?”

“回先生,已经四年了……”

“原来已经四年了。”

穆南枢看着外面火红的蔷薇,那个偷走了他心就离开的女人,他的耐心似乎也消失了。

“启动第二个计划。”

“先生是要离开这里吗?”

“留在这只是为了等她,她已不打算再回来,这里已经没有了用处,我要完成我父亲最后的遗愿。”

穆南枢彻底做了最坏的打算,顾柒会病发身亡。

好在现在的情况和当年不同,妈妈是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

而顾柒一早就吃了延缓衰老的药物,再加上她身上的毒,顾柒早就不是普通人的体质。

她就算死后也身体也不会很快就腐烂,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没有心跳而已。

“先生,你的意思是……”阿才想到那个可能性,整个人脸色大变。

“死而复生!就算是她死了,我也要她活过来。”

既然顾柒逃走不给他最后一丝希望,那么他就做好最坏的打算,顾柒死了,他要她活过来。

之前穆子期就是因为这个而走上了绝路,阿才是真心不想看到这个画面。

“先生,能不能……”

“去安排吧,这里不是研究的地方,我在冰岛看中了一个地方。”

这四年的时间,他的特别实验室应该已经修好了。

阿才还想要说什么,穆南枢的神情却是一片疲惫,没有给他说话的余地。

“……是。”

走出去,分明外面是鸟语花香,为什么阿才却觉得如坠冰窖全身发寒。

他的先生,似乎越来越像穆子期了,甚至穆南枢疯狂起来只会比他更甚,隐忍四年,先生终究是忍不下去。

穆南枢本就没有牵挂,除了顾柒送他的东西都被他打包带走,其它的他没什么牵挂。

穆尘急冲冲走出来,“先生,你要走了吗?”

“嗯。”穆南枢仍旧是那副淡然的样子,穆尘已经比当初高了很多,虽然还小,现在已经能替他做些事情了。

“先生,你能不能去见一见小七?”穆尘得到消息,穆南枢这次离开不是三五谈,而是无期。

小七天生体弱,又有心脏病,这些年一直有专人照顾,但穆南枢却始终对她不闻不问,几年时间,小七只见过他几次。

“时间到了。”穆南枢并没有选择去见自己的女儿。

就当他凉薄也好,冷情也罢,他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顾柒。

车门打开,穆南枢刚想要抬腿,一道脆脆的声音响起,“爹地……”

他回头,看到一个白裙子的小孩子从阶梯上狂跑下来。

“七儿,慢点!”

穆七却是不管那么多,她听到穆尘和阿才的谈话,知道穆南枢要离开了。

她无法阻拦她的父亲离开,她只想要在他离开前抱抱他。

穆七一头扎来,穆南枢终究还是抱起了她。“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