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洗香香

小说: 叶倾颜宋凌煊 作者: 一蓑烟雨 更新时间:2020-09-16 15:13:26 字数:3079 阅读进度:1038/1046

宫云修驾着马车一路逃行,夜孤渊则身处马车内。

马车后面,跟着幽冥阁的暗影。

暗影们跟了一路,就是为了趁机拦截宫云修。

当然,前提是确保夜孤渊的安全。

璇玑老人的轻功也还不错,能够面前跟在那些暗影的后边。

得知夜孤渊还活着,他的激动欢喜之情难以言喻。

现在,他不论如何都要将夜孤渊给救出来,即便是以性命为代价。

反正他这条命都是夜孤渊救的,而且是不止一次。

当年他还没有名扬天下的时候,夜孤渊是他的伯乐。

别人都觉得他的机关术无用武之地,唯有夜孤渊器重他,并且看好他。

他遭到其他铸造世家的追杀,是夜孤渊护着他,让他留在夜家山庄,给他所有的支持,不只是银两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可以说,当年若是没有夜孤渊相助,他早就消沉不得志,哪里还能被世人称作什么“天下第一铸造师”。

也雇员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受过他恩的人不在少数,他也是其中之一。

早在二十几年前,他就下定决心,要用这辈子来报恩。

知遇之恩、救命之恩,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值得他用一辈子偿还。

现在,夜孤渊还活着,他不胜欣喜。

璇玑老人不顾身体上的疲惫,奋力跟上了前面那些暗影的速度。

跟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眼看着那辆马车就要入城。

璇玑老人立马加快速度,想着得赶快想办法拦停马车。

但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宫云修为了甩掉后面那些暗影,速度甚快地冲到了城门口。

夜孤渊在他的马车上,谅璇玑老人和那些幽冥阁的暗影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要入了城,他就能够寻求保护。

王上是为了炼制蛊兵,他则是为了得到蛊王,还有,彻底送夜孤渊上西天。

十几年前,夜孤渊没有完全死在他的剑下,现在他还有机会将那点遗憾补上。

不是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么。

等到取出蛊王,夜孤渊这躯体也就没什么用了。

殊不知,就在宫云修算计着要除掉夜孤渊的时候,马车里,男人的睫毛微不可察地颤动了几下。

天还下着雨,导致地上很是泥泞。

马车的车辙印很是明显,一直延伸到了城门口。

暗中跟着的璇玑老人,还有那些幽冥阁的暗影,都是眼看着马车在城门口停了下来。

他们知道等马车入城,就更难动手救出夜孤渊。

可现在,他们也不能够贸然上前截人。

在城门口停留了一会儿工夫后,宫云修顺利入城。

他备感轻松,正打算直接入宫来着。

可是突然间,他觉察出了异样的气息。

那是危险毕竟的气息,令他瞬间警觉起来。

雨下的很大,他迎着雨,雨水都打在了他脸上。

街道上都没有什么人,只听得到雨声,而不闻人声。

黑暗中,一只手伸了过来。

宫云修正要回头,却被那只手扼住了咽喉。

“有些日子没见了,姓宫的,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得阴魂不散哪。”

男人的声音如同清风般温润,又好似明月般透着不近人情的冷淡,就这样飘进了宫云修的耳中。

宫云修那双蒙了灰似的瞳孔瞬间放大,里面升满了诧异。

“夜,夜孤渊……”

“看你的表情,似乎很意外嘛,难道不该是惊喜吗。”夜孤渊的手指很是冰凉,眼睛里泛着些微冷意,俊逸的脸上有调侃的意味。

宫云修在心里骂骂咧咧起来。

他能不意外么,夜孤渊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在他急着甩掉那些幽冥阁暗影的时候醒来。

万一那帮人追上来了,他岂不是要前功尽弃。

还说什么惊喜,对于他来说,那是有惊无喜,是惊吓。

夜孤渊醒来后,再想要杀了他,那就不是件易如反掌的事。

何况现在的处境,哪里值得惊喜了。

“靠边停下。”夜孤渊没有再和宫云修多说,勒令他停下马车。

这副身体才刚刚苏醒,浑身难受得很。

现在掐着宫云修的这点力气,一会儿就该没了。

所以他必须得找个地方缓缓才行。

宫云修将马车停下后不久,那些紧跟在后面的幽冥阁暗便都现了身。

因为他们也发觉了这边的不对劲。

直等看到夜孤渊从马车上下来后,那些暗影才上前,也包括紧随而来的璇玑老人。

璇玑老人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加快了步子。

“庄主!”他那苍老的声音有些沙哑,显得非常激动。

夜孤渊原本以为自己得费些力气处理掉宫云修,所以顿显轻松释然。

“我的运气真不错。那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他将宫云修扔给了那些暗影们。

宫云修还被夜孤渊掐着脖子,见到夜孤渊的帮手过来,心里凉了大半截。

所以,他这驾着马车逃了一路是有什么意义么。

就差一步啊,差一点他就能够寻求庇护,天杀的夜孤渊的居然醒了!

宫云修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说是难看至极。

愤怒和懊恼,还有悔恨,全都浮现在他那张咯白的脸上,以至于他的五官都拧巴在了一块儿,极为扭曲。

“夜孤渊,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大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回荡着宫云修充满不甘的喊声。

夜孤渊见到自己的老朋友,脸上表现出莫大的欣喜,拍了拍璇玑老人的肩膀,朗笑道。

“真是没想到,此生居然还能够再相见。

看起来你这身体骨还挺硬朗的嘛。”

璇玑老人一脸担心。

“庄主,你现在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异样?

我听夜绫那丫头说,是祁嫣儿用蛊王给你续的命,可那蛊王毒性甚强,不知是福还是祸啊。”

夜孤渊并未直接回到璇玑老人的问题。

因为说实话,他自己也不说不上是好受还是难受。

毕竟才刚刚醒来,他觉得浑身没有力气,应该算是正常的吧。

上次稀里糊涂地醒来,碰上宫云修在长公主府里为非作歹。

之后他就又陷入了昏迷。

也不知道这次自己昏迷了多久,几天,几个月,又或是几年?

“说起来,我还觉得奇怪。

怎么我会被姓宫的挟持?嫣儿若是知道我不见了,会急得到处找人吧。

我得赶快去找她才行。

不过,我现在的模样是不是不够俊?”

璇玑老人扶着额头,很是无奈。

“庄主,你还是跟当年一个样,比任何男子都要俊俏。”

夜孤渊暂且相信璇玑老人的话。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刺刺的胡渣。

然后又吸了吸鼻子,仔细闻了闻自己。

紧接着,他皱起眉头,很是不满地摇了摇头。

“不行,还是不行,我觉得身上难受得很,还有股怪味儿,得先洗洗。

等洗干净了,身上喷香了,再去见嫣儿。”

璇玑老人内心忍不住吐槽起来。

还喷香呢,当自己是块饼么。

男人身上,有点儿男人味儿不是很正常的事儿么。

他怎么就没闻到夜孤渊所说的那股怪味儿。

不过,看庄主现在这精神还不错的样子,比他所想的要好得多。

他以为,正常人若是沉睡十多年,刚醒来还不得浑身乏力,走不动道么。

不得不说,那蛊王还真是神奇,居然能够为人续命。

祁嫣儿那个女人,也不算是彻头彻尾的冷血无情嘛。

今晚,他原本是在皇城外的客栈歇息的,收到夜绫那丫头的消息,起初觉得不可置信。

他就想着,夜绫怎么能够确定庄主就被困在西营。

不过,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得付诸万分的努力,庄主能够活着就是万幸。

那些幽冥阁的暗影,都是从二十多年前起就一直在他身边保护的。

原本这些人都是夜孤渊亲手调教的第一批暗影中的精英,他觉得用来保护他一个太过大材小用。

没想到,今儿还真是派上了用场。

夜绫的信中提到,祁嫣儿今晚会带着侍卫去西营寻人,所以他选择守在密道的出口。

西营当初建营的时候,里面的密道就是他亲手所设计。

所以他再清楚不过,哪儿最方便截人。

现在可算是找到了庄主,他就算现在死,也没什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