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遇见阮千城

小说: 有女田欣 作者: 轻谷 更新时间:2020-06-30 11:26:39 字数:2166 阅读进度:152/152

没想到马车到了城外,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湖泊,一栋独立的小楼就在湖的旁边。边上还停了好几辆马车,看上去都是离都的权贵府上的,没想到这家店的生意这么好。

几人才刚进入酒楼,便有伙计迎了出来。轻风对着那名伙计道:“还是老地方。”

那伙计脸上挂着笑,回道:“几位里边请,宁世子的包间一直都给世子爷留着。”

田欣没想到,这人还是这里的常客,几人进了二楼的包间,包间里面摆设都很简单,就墙上挂了两幅壁画。里面的东西大多都是竹制的。竹制的桌子,竹制的椅子。虽然简单,但这些个权贵子弟,平时看惯了好东西,偶尔来换换心情,也别有一番味道。

临湖的那面墙,被开了两扇大大的窗户,坐在里面就可以看到湖中的风景。现在正是夏天,湖中一眼望不到天际的荷叶,白的粉的红的,开了许多荷花,看上去很是漂亮。来古代这么久了,田欣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荷景,便到窗前站着看湖中的风景。

“哇,娘亲这里好漂亮,我好喜欢。”

轻风跟那名领路的伙计嘱咐道:“把你们这儿的招牌菜都来一份,动作要快,我家小公子都饿了。”

那伙计笑着应道:“我马上就下去吩咐,菜很快就会上来。”

宁澜坐在椅子上,看着窗边看风景的母子两人。湖面上还有几叶小舟,上面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男女,看来都是来游湖的。

小田浩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在湖中泛舟的阮千城,冲着阮千城的方向喊道:“阮叔叔,阮叔叔,我在二这里,”还挥着他那小手,生怕别人看不到他。

阮千城都郁闷了好几天,小田浩他们怎么还不来找他?都来离都这么久了,不会人就这么走了,也不来跟他打声招呼。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转身就看见站在二楼窗前的母子两人。

心下一喜,也冲着那边挥手喊道:“浩儿,你等着,阮叔叔马上就过来。”

宁澜皱了皱眉头,好不容易找到跟母子两人独处的机会,那小子还来捣乱。坐在一边的鬼奴,活脱脱就被宁澜给无视了。

跟阮千城在一起的吴涛,看见站在窗前的母子俩人,便打趣阮千城道:“千城,这就是那孩子,别说跟你长得还有几分相似,不会真的是你的种吧?”

白了一旁的吴涛一眼,“你瞎说什么,那孩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跟那孩子有缘而已,比较喜欢那孩子。”

“你还不如说是喜欢孩子的母亲。”

此时两人已到了岸边,离寒江楼也不远了,阮千城一把就堵住了吴涛的嘴,又看了看站在二楼窗户边的田欣,看那样子也没听到吴涛的话,这话要是被那没良心的女人听到了,不知道要怎么对付他,他可是见过那女人狠辣的样子,这可不是他喜欢的菜,他喜欢的是那种温柔可亲小鸟依人的那种,可不是这种母老虎型的。

冲着吴涛低声道:“你小子要想死别拉着我垫背,那女人可不好惹,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待会说话注意点。”

吴涛一脸的不在乎,“不就是个女人吗?看把你吓得,难道她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两人上了二楼,到了包间门口,看着这包间有些觉得哪里不对劲。等到门一打开,看到开门的轻风,两人才反应过来,这是宁世子的专用包间!两人顿时就后悔了,刚才怎么就没注意,不知道现在退出去还来不来得及。

宁澜在离都虽然生身体不好,传言活不过二十岁,但在离都却没人敢惹他,实在是他背后的靠山太大了,一个是宁王,一个是太后,得罪一个就够对方吃一壶的。

有一次有那李家的公子,当着宁澜的面说他是个短命的。宁澜也不废话,命人直接就要了那李家公子的命,竟然敢说他是短命的,他就让他走在他的前面。

而皇上跟太后也没有对宁澜有所责罚,连训斥几句都没有,还说那李公子是活该,他皇家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来咒。

自此以后宁澜在离都可以说是横着走也不为过,大伙谁都避着他,就怕成为下一个李公子,到时候有冤都没地喊。

里面小田浩已经跑到门口,拉着阮千城的手道:“阮叔叔,你赶紧进来呀,今天宁叔叔带我跟娘亲来这里吃饭,说是这里的鱼特别好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都到这个份上了,阮千城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那吴涛见了,也只得跟着走了进去,没道理两个人来的,他一个人先走。

进了包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宁澜,阮千城忙见礼道:“小叔。”

跟在身后的吴涛也忙道:见过世子殿下。”

“嗯,都坐吧。”

站在边上的小田浩奇怪了,为什么阮叔叔要叫宁叔叔小叔。宁澜见了便解释道:“你阮叔叔的母亲是我的堂姐,所以按辈分我是他的小叔。不过浩儿,你以后可不能叫他阮叔叔了,要叫他阮哥哥。”

“这是为什么呀?”

“等以后我再告诉你,听我的错不了。”

刚进门的两人顿时石化了,这还是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的宁王府世子吗?难道是他们出现了幻觉,尤其是阮千城,听到宁澜说,要小田浩叫他阮哥哥时,忽然间就看到两人那近乎有八九分相似的脸,脑海中一个念头闪现出来,顿时被雷得里焦外嫩!他就说每次看浩儿怎么那么眼熟?原来孩子是宁澜的,这怎么可能!四年多前,他在连城附近遇到田欣的时候,按时间来算,那时他就已经有了小田浩,田欣那时可没来离都,宁澜就更不可能离开离都了。

想到这里阮千城头都大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能告诉他?

坐在一旁的吴涛也发现了两人那相似的容貌,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一下子后背就被冷汗浸湿,老天保佑,刚才他说的那些话,宁世子一定、决定、肯定没听到,不然他小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