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小说: 有风南来 作者: 常安十九画 更新时间:2016-02-02 23:18:03 字数:3332 阅读进度:39/86

南风一连几天找不到提笔时的感觉,舒嘉知道她是为了《人性》的连稿烦躁,而那位‘红腰带’意志却顽强坚贞的很,她一时搞不定,所以才会烦上加烦。

舒嘉看她整天窝在工作室的油画间里,望着画板一呆就是大半天,一言不发,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她却只能在干着急之余,紧锣密鼓的安排模特来给她试景。

可这几天见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不管条件如何、效果怎样,甚至连几个齐然舒嘉都觉得不错的,也被她一票否决。

“不对,不是这个感觉。”

舒嘉欲哭无泪,瘫在沙发上哀求她高抬贵手,饶她一命:“卧槽姑奶奶,为了找个脱了衣服博您一笑的美男,我已经要把s市翻个底朝天了,现在就差往男色云集的xx去了,您就当是心疼我,成不?差不多就得了,再说了,感觉这个东西,你看的比什么都重,可别人不见得能看出这肉和肉之间的区别不是,在他们眼里,看重的是你的名号,所以你就是画了一只褪了毛的猪在上面,别人也会说,哇哦,快看,这是秦南风画的裸猪,一根毛都没有,好纯粹、好有内涵哦!”

南风没搭话,她坐在长桌上,两条腿搭在桌边一晃一晃的,自顾抽着烟。

她两条细腿长且白,阳光照在她皮肤上,像是泛着莹光,晃的眼前的人眼晕。

齐然晕了一会也忍不住帮腔:“我觉得,舒嘉说的没错,你是画画的,可欣赏者和你的角度不同,你在意的,他们未必在意,他们在意的,无非是这幅画出自谁手,可别忘了,看画的是他们,最后掏银子买画收藏的也是他们,两害相较取其轻,这样一想,你坚持的那些背后的神韵啦、隐藏的气质啦,是不是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南风弹弹烟灰,说:“要真是这样,我还卖什么画,卖自己不就行了?”

齐然哑口无言,默默的向舒嘉递了个眼神,意思非常明显:卧槽姐跟神经质讲不通,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舒嘉在沙发里哀嚎着打了个滚。

齐然无奈叹息,说:“算了,随你吧。”想了想又说:“对了,上次你带回来的画稿我已经拿到画廊给王总看过,王总满意的不得了,说新一期的画刊就能上。”

南风‘嗯’了一声。

“还有”齐然看了看舒嘉,舒嘉向她点点头示意,她才接着说:“还有他说,下个月画廊成立五周年,会举行一个小型的周年庆典,其实,就是一个小规模的酒会,请的都是圈里的人,还有几个王总的朋友,他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要我把你拖过去”说到最后,齐然的神情已经有些不自然,语调也软了下去。

南风夹着烟,透过烟雾看她一眼,说:“行,我去。”

齐然受宠若惊的瞪大了眼睛。

南风冷笑一声:“你都已经答应人家了,我总不能让你为难打脸不是。”

齐然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苦着一张脸自暴自弃:“我就知道,你一准得损我一顿心里才舒服,不过我也是没办法,画室这么多年来,一直有王总的提携和帮助,才能稳步发展到现在,如今他亲自开口,我说什么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啊,毕竟以后还要长期合作的。”

南风白她一眼,口气依旧淡薄:“差不多得了啊,我不是都答应给你齐老板卖笑了么,还摆着一张苦瓜脸给自己添堵,说的好像我逼良为娼似的。”

她这样说,齐然就知道她的确没有生气的意思,一下子扑过来搂上她肩膀,哈哈大笑:“江湖儿女果然不拘小节,女侠,尔乃真巾帼也!”

南风忽然一口烟呼在她脸上,齐然猝不及防,顿时咳得花容失色。

南风忍不住笑了一下:“乖,女侠疼你哈。”

齐然:“”

午饭叫了外卖,南风简单夹了几根青菜,就把筷子一放,又进了画室间。

她走后齐然忍不住小声和舒嘉絮语:“她这么下去可不行啊,成天睡不着,现在干脆连三餐都要戒了,照这样,用不了多久,她就该羽化成仙了,你得劝着点啊。”

舒嘉忧郁叹息,抽了张纸巾擦擦嘴:“我能劝的了她?齐老板你是忒看不起她还是忒看得起我了?她这人,表面上云里雾里的什么都无所谓,其实就是个一根筋,她认准了的事,只要不死就没完,说复杂也复杂,可你要说简单,她骨子里又是最简单的那一个。”

齐然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又说:“那个心理医生呢?之前她不是去做过一次咨询治疗?怎么现在又没了下文了?”

“你说那个‘红腰带’啊?”舒嘉摇摇头:“别提了,她整天这么神经兮兮的,还不都是因为他,听说,他不仅不肯给南风做模特,现在连心理咨询也不愿意给她做了。”

齐然猛地一拍脑门:“对啊!我想起来了,他是这个意思,而且很久之前就已经将咨询费的预付款退到我账户里了,不过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啊?”

舒嘉撇撇嘴,摇头:“想不明白就对了,他俩的事,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弄清楚的,我看啊,他们之间,不止是画个画,看个病这么简单,而且,你不觉得,她这次回来,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

齐然说:“卧槽连你也看出来了,我就说不是我的错觉。”

舒嘉点点头:“但是,她自己好像没什么察觉,只不过和之前相比,抑郁的时候更抑郁、烦躁的时候更烦躁了,你看她从前多冷清的一个人,就算偶尔精神状态不好,但总是沉默着不发作出来,就算心里已经狂躁到了极点,也就是皱着眉抽根烟了事,可你再她现在,烦闷的时候是什么表现?”

齐然咬着筷子认真回想了一下南风近期的种种迹象,心里咯噔一下,筷子一滑,差点咬到舌尖,她凑近了舒嘉一些,低声同她耳语:“我觉得,她的行为,好像受情绪影响越来越大了,尤其是暴躁的时候,似乎、似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舒嘉又点头,说:“是啊,上次在她公寓,她可能是烦急了,当着我的面,把画室里挂着的一幅画给撕了,你知道那是什么画么?那可是她在圣彼得堡进修时,画的第一幅油画,这几年她走到哪带到哪,宝贝的不得了。”

齐然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好长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还是舒嘉叹了口气,跟她说:“有机会,再帮她介绍一个靠谱的心理专家吧,我觉得,她的问题,好像严重了。”

两人正暗暗心惊的低语着,身后画室的门‘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南风踏着风火轮一般的冲了出来。

两人同时打了一个寒颤:卧槽不是被她听见了吧!

南风脚步飞快,路过两人身边时,步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滞,直接向门口飞奔而去。

舒嘉见她匆忙的诡异,怕是真的突发什么急事,不禁追了上去:“你干嘛啊,这么火烧眉毛。”

南风头都没回,直接推开大门,玻璃门大力之下反弹回来,差点撞上舒嘉的鼻子。

“去看个孩子。”南风扔下一句话,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齐然觉得今天受她的刺激已经够多了,本以为自己已经练就了一身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了,可听见她最后那句话还是差一点一口气把自己憋死。

齐然打着软腿走过来,攀着舒嘉的肩膀,弱弱的问:“她、她刚才、说去、看什么?”

舒嘉也犹如猛遭雷击,站在原地,望着玻璃门一时缓不过神来:“好、好像是说,一个孩子”

齐然伸出一条胳膊,往舒嘉面前一横:“来,舒经理人,劳驾您掐我一把,甭客气,使点劲。”

舒嘉‘哦’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拧了她一把。

“卧槽!你他妈真使劲啊!”

齐然疼得眼泪都飚了出来,这一嗓子石破天惊,倒是把舒嘉炸的还了魂。

舒嘉猛地一跺脚,平地一声雷:“卧槽!她、她、她他妈的打哪儿蹦出来一孩子啊!”

眼泪婆娑的齐然:“”

南风跑出画室的写字楼,几步来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急慌慌的对司机师傅说:“森林湖福利院,快!”

司机师傅乍一听,还以为是去认领孩子的家长,忙不迭的起步排挡,出租车一下子窜了出去。

车子驶上高架桥,南风才平静下来,此时才觉得胸口堵闷,呼吸也十分困难。

都是刚才跑得太急了,她咬着牙,一下一下的抚顺着心口,慢慢平复急促的心跳。

刚才在画室里,接到了院长的电话,电话里院长的声音都带了焦急和恳求:“桐桐病了,不肯上医院,只说想小秦阿姨,闹着要见你,秦老师,你能不能”

南风一愣,只说:“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就跑了出来。

高架桥上路况不太稳定,有些塞车,南风后知后觉,只怪自己当时慌乱,早知道,干嘛要打车呢,随便拽上齐然或是舒嘉,以她们一直以来把汽车当飞机开的优良传统,现在说不准已经到了。

她的确是太急了,身上还穿着灰色的长衬衫和短裤,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家把自己先武装一番,就这么**裸的,将原本的样子,暴露在孩子们的面前。

也不知道那么一群单纯的孩子们见了,会不会瞪着黢黑的大眼睛问:“阿姨,你是谁呀?”

也不知道桐桐还能不能认出她来,看见这样的她,会不会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