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说: 有风南来 作者: 常安十九画 更新时间:2016-02-02 23:17:49 字数:3480 阅读进度:15/86

南风愣住了。

他的眼睛深邃清亮,像是一块墨色的玉石在冷色调的灯光下熠熠生辉,他用平静的眼神直视她,说:“我可以帮你联系介绍相熟的专家,或是帮你”

“不用。”南风将烟死死按在烟灰缸里,声线冰冷的打断他:“我说过,我只要你。”

他记起来,上次在俱乐部上柔术课的时候,教练要为她找别的女学员一起联系起桥翻转这个动作,那时的她就说了同样的话,她对教练说,我只要他。

南风问:“为什么?”

他不愿意脱了衣服做她笔下的模特,也不愿意穿着衣服做她的心理咨询师,他不愿意和她扯上关系,哪怕是一点。

这样被人抗拒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久到已经有些陌生,就像肩膀上的那道伤口,过了这些天,本以为已经长好结痂,可昨晚上她泡在浴缸里时,伤口处不小心沾了水,那痛感又让她一下子想起受伤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他将伤口上药包扎好后,曾经耐心细致的嘱咐过她:“这几天伤口不要沾水。”

她记住了,居然也乖乖照做了。

想到这,南风几乎用了很大力气才从暴怒的情绪中抽身而退。

她屏息着怒意,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季逸却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心理咨询师的?”

南风冷笑:“不久前。”

季逸说:“你的资料早就已经传给了我,为什么现在才来?”

南风沉默,不回答。

季逸皱着眉,问:“是不是还是为了那件事?”

南风被他说中,怔忪了两秒,点点头:“是。”

季逸却整个人都松弛下来,微皱的眉间也舒展开来,甚至对她笑了一下,说:“所以,我不能再给你做心理疏导,我们之间并不是单纯的咨询治疗关系,你带了目的而来,而我要以另一种身份拒绝你,这样会很大程度上妨碍治疗的继续。”

微风混着阳光照进房间,空气中沁漫了蔷薇的香味,南风看着柔和的光束映照在季逸的眼睛上,高挺的鼻梁上,轮廓坚实完美的肩膀线条上。

午后的阳光很足,透过窗子射进来的光线里有漂浮着细小的微尘,他就坐在那样的光线里,美好沉静的像画中人一般。

在这个房间里的他,换上了另外的身份,气质中暗藏的滂湃勃发的气韵被柔和平静所遮掩,这样的他,果然又是另一番动人的楚楚气韵。

南风嘴边的笑意此时却越来越浓,在她眼底,季逸仿佛看到了一种情绪,比以往任何时候来的都强烈直白。

这种情绪就叫做势在必得。

南风第一次直接叫出他的名字,自然而熟稔,她说:“季逸,你不愿意给我做模特,可以,不愿意给我做咨询师,也可以,但是,我再告诉你一遍,我要的人,就一定要得到,我要做的事,就必须要实现,我们不着急,大家走着瞧。”

季逸叹了一口气,说:“秦小姐,你的自我认知功能已经受到了损害,长期下去,会导致社会功能也出现障碍,你”

南风皱眉,烦躁的打断他:“秦小姐?季先生你还真客气。”

季逸接着说:“你的焦虑和烦躁并不是单纯的抑郁造成,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你本身也存在焦虑症的病因,抑郁和焦虑,二者本来就是两码事,并不能完全混为一谈,所以”

南风说:“你刚刚才说过,你不能再给我做心理疏导,那现在是干什么?卖弄专业知识?”

季逸并没有生气,相反,整个人越发从容不迫,他接着刚才的话说:“所以,秦小姐,你最好接受我的观点,接受我替你联系介绍其他专家的建议。”

南风此时被这一句接一句的‘秦小姐’烦闷的一塌糊涂,她觉得已经有些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硬生生的说:“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季逸停了一下,平静的说:“因为你也帮过我。”

南风几乎冷笑出声,忽然将长发全部拨到一侧肩上,用来不及阻止的速度解开衬衫的一颗扣子,将衣襟拽下来,露出左侧的肩膀。

季逸眉心一跳。

那道伤口上没有再覆上药棉,虽然已经过了几天,但是伤口愈合的却极慢,伤痕最深的地方隐约还能看见红色的血津,南风用修长的食指点点肩膀,冰冷的质疑:“就为这个?”

季逸声线低沉:“不是告诉过你别沾水?”

南风突然抄起茶几上摆着的一个根雕小件,反手向肩膀伤处一砸。

季逸从她手指触到根雕时就霍然起身,一只手已经伸向了她的手腕,可还是晚了她一步。

伤口瞬间迸裂开来,血迹缓缓流下,浸透她白色暗纹的长衬衫。

季逸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拉过来,攥着她胳膊的手臂紧的发抖:“你有病!”

“对,我本来就有病。”南风笑的冰冷,另一只手指向窗口:“可你又不是我的医生,所以,我就是抽风从这跳下去,你也管不着。”

他不是因为这道伤痕觉得抱歉吗?不是因为这个简单的理由,虽然不想做她的咨询师,但依旧愿意提供帮助吗?不就是因为这道伤口吗?

那就让他欠着!

白皙柔嫩的肩膀,不断浸出的血珠,两个盛怒对峙的人。

南风一把甩开他的手,将衣襟拉好后,大步向门口走去。

季逸因为怒气胸口都有了起伏,他看着她一步步走到门口,背后的衬衫已经浸透了一小块鲜红的印记。

南风在拉开门的一瞬间停住了脚步,微微侧过头,对身后的人说:“下次再见时,你要是再敢喊我一句‘秦小姐’,我就拿把刀从肩膀豁下去,不信你就试试看!”

说完猝然将门拉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他的视线。

方怡听见摔门的声音,从旁边的办公间走出来,疑惑的走到季逸房间门口。

刚才屋子里另外一个人已经不见了。

季逸站在沙发椅旁边,浓眉深皱,脸上是她从没见过的不安神情。

明显的焦虑和运动性激越,伴随自伤行为。

方怡走进来,谨慎的开口:“季”

季逸只给了她一个字的时间,便向她抬起了一只手,掌心朝着方怡,示意她停止。

方怡马上噤声,不再言语。

季逸万身后的沙发椅上坐下去,无力的揉了揉眉心,轻声说:“今天就到这,你回院里,或是回家都可以。”

方怡见他眉宇之间疲惫难掩,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说:“时间还早,我可以留下帮你准备晚餐。”

季逸闭起眼睛,只说:“你下班了,现在。”

心中又涌起酸涩的潮水,漫过声带,堵上嗓子,方怡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南风将自己关在家里的画室,从下午到傍晚,从黄昏到夜幕,没有走出来一步。

画室里只亮着一对壁灯,昏暗的灯管照在角落里靠墙而坐的人身上,仿佛是一座石雕,不动不语,只保持一个沉默抗拒的姿势,蜷缩在角落。

地上零星散落着烟头,有几张油画飘落在地上,画上的人一身烟灰,油彩和粉尘涂抹混淆,狼藉一片。

南风将头埋在臂弯中,深深扎进怀里。

又无助又拒绝又禁锢的姿势。

不得解脱,不得自由,不得自抑。

门外又响起砸门的声音,舒嘉愤怒的咆哮隔着几个房间都清晰无比:“秦南风!你他妈又给我玩失联这一套?!你有本事不接电话,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她这样乱吼乱叫,南风听进耳朵里,躁乱之中,居然物极必反的觉得心中有片刻清明。

那就随她去吧。

可舒嘉才喊了两遍魔音口号,便安静下去,不消片刻,公寓门口居然传来的钥匙的开门声。

舒嘉脚步声走过客厅,走进卧房,边走边絮叨:“还真当我舒某人是傻的?摔一回我就知道了要配一把你家大门钥匙,时刻准备着的真理”

坐在画室角落的南风内心:“”

舒嘉如凌步微步一般的脚步声从卧室又走到客房,寻觅无果后,才向画室这边走来。

画室的门猛地被拉开,站在门口的舒嘉朝里面看了一眼,看到角落的地上坐着的人以后,风驰电掣的走了进来。

走到依旧埋头将自己抱成一团的人面前,刚想说话,才一呼吸,就被呛得咳了个惊天动地。

她脚下踩着不知多少根熄灭的烟头,铺在地上已经薄薄一层。

舒嘉被呛得涕泪横流,南风终于慢慢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舒嘉伸手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她也没防抗没拒绝,任由她拽着自己的胳膊,就像拎着个大号的毛绒玩具一般,拎出了乌烟瘴气的画室。

到了客厅舒嘉才止住持续不断的咳嗽,给自己倒了杯清水,指着南风气的直哆嗦:“在画室抽烟,你也不怕一把火把自己给烧死!”

南风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她想走到沙发边上坐下,却觉得腿上使不出一点力气,好像迈出一步就会跪倒在地板上一样,索性就不动了,站在原地,说:“一堆垃圾,烧就烧了吧。”

舒嘉神经线大条,倒是没有发现她精神上有些异常,也没有看到,她眼眸中,一闪而逝的,某种破碎的情绪。

她将水杯放在茶几上,伸手推了她肩膀一下:“玩**你还有理了,要是真出了事”

南风只觉得身子一晃,头‘嗡’的一下,然后就看见舒嘉鲜艳饱满的红唇一张一合,却在瞬间听不见一点声音。

舒嘉推她那一下明明没有用多大力气,可她就是觉得再也站不稳。

大概是坐地上的时间太长了,腿脚都失去知觉了吧。

舒嘉忽然惊恐的尖叫,然后猛地扑过来。

她的手没有拉住南风。

就像今天在那间房间里,他没有拉住她一样。

南风整个人向后仰去,直直倒在地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