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贾峰惨死

小说: 异世灵客 作者: 我也听过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535 阅读进度:23/52

“清晏,你现在往下跳吧。趁他们现在不注意,快跳下去。”飞烟突然说。

“我怎么跳?”我低声问她。

“你放手跳就是了。有我在呢,没事。”飞烟。“如果害怕,你就闭上眼睛。”

“快快,他们绕去后面了。”飞烟又说。

“我……我豁出去了。”我闭上眼,松开抱住书架隔板的手,向下跳去。

的确,差不多正常3、4米高的书架看着都害怕,更何况跳下去。

落地时轻飘飘的,我快蹦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睁开眼时,卢蝶和贾学也刚好转过身来。又看到我突入其来的又站到书架下,两人为时也吓了一大跳。

“乐衡,我简直怀疑你就是个装傻充愣的大骗子。”卢蝶说着跑过来狠狠拧了我一下,痛得我在原地直咧嘴。

“卢蝶大小姐,轻点,哦,轻点。”我忙哀求道。

“清晏,她是谁,怎么可以这样对你,我替你收拾她。”飞烟有点忿恨地说。

“别,别……她没有恶意的。”我低语。

贾学在一边哈哈地笑个不停,看他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真想去抽他两下。

“好啦,好啦!今天就先饶过你了,我们快点走吧!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卢蝶说。

我揉揉还有些生疼的胳膊,快步跟着他们走出了这个石室书楼。

贾峰、霍兵、段永贵在这里已经等我们多时了。

原来石室处于一个宽大的高台之上,它的大门两边各有一个巨大的石兽雕像,看样子应该是远古时期的蛮荒神兽。一眼看过去就会让人有种栩栩如生、不怒自威的感觉。

高台下面是一条宽大的花岗岩石阶,石阶中央雕刻着神鸟和远古神兽。

石阶下面是一片铺满方形石砖的广阔场地。场地最中间,又有一小块凸起的台面。它的四周有四个巨大的方形大鼎。

看来中间的台面应该是用作祭祀的。

我们走下台阶,来到中间的大鼎前。看到这些奇怪的神物,我们都忍不住驻足观看起来。

也不知为何,贾峰这厮突然有模有样地向四个大鼎拜了拜,然后走向中间的台面。

“哥,戏演得太真了吧!”贾学想跟他哥开玩笑。

但是贾峰没说话。拿出他身上的桃木法剑,咬破手指在上面滴了几滴血,然后站在中央台面开始念念有词。

“不是吧?贾哥玩真的?”霍兵也看着笑了起来。

“我看他好像有些不对。”卢蝶突然说。

“飞烟,我朋友是不是出状况了。”我低声问飞烟。

过了一会,飞烟说,“他……他被身上的某种东西控制了。不好,他在用怨魂召唤术。”飞烟又急急地说。“清晏,快退,快退回藏书楼去。”

与此同时,我们周围竟刮起强风。

“退,我们快退回藏书楼去。”我急忙喊道。

忽然,我的身后传来一阵阵强烈地嚎叫声远远地盖过了我的声音,那声音太大了,震得我的魂都差点飞了。

众人立刻懵圈了。

我缓缓转过身向后看去。原来藏书楼门口的两个石兽竟然活了。

它们嚎叫完,就双双从高台上纵了下来,转瞬间就快要扑到我们面前。

“飞烟,现在怎么办?”我心里大急。

“它们已经苏醒了,现在我也没办法对付他们。现在必须想办法让你那朋友醒过来。”飞烟说。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啊?快跑来大鼎这边。快啊……”我又大喊着卢蝶他们,他们这才回过神来,跟着我一起跑到大鼎后面。

中间的贾峰还在快速地念着咒语。四周的地面开始强烈地颤动起来。

我想去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两只石兽已经冲到最前面的两个大鼎旁边。

我原以为那两只石兽是被他叫醒的,应该不会伤害他。可未曾想,其中一只石兽竟一把向他拍来,一下就把他生生地拍扁了。

“啊……大哥,你们这些恶畜。我跟你们拼了。”贾学提剑就要冲上前去,霍兵忙一把死死地按住了他。

这时,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涌出许多手持大刀的石俑骑兵,见到我们就抡起大刀砍将过来。我们只好绕着大鼎拼命闪躲起来。

而让我们更为意外的是,那些骑兵好像和石兽不是一路的。他们很快分为两路,一路凶神恶煞地来追我们,一路却和石兽拼杀起来。

活脱脱地自相残杀嘛。

他们人数一少,我们就得到了逃跑的机会。因为有飞烟护身,我的行动也轻便多了。我一边闪躲着,一边和其他同伴慢慢地退向藏书楼方向。

石兽和骑兵兵俑们此时也是斗得十分惨烈。虽然兵俑折损得较多,但是石兽身上也是被削去不少石层,变得越发的残破不堪。

突然由远而近地传来一阵阵祥和的佛家梵音和一道道耀眼的黄色光芒。

兵俑骑兵和石兽慢慢地停住不动了。它们身上开始冒出一团团黑气,并在法光和梵音中渐渐消失殆尽。

“飞烟,飞烟。”我想问问飞烟是不是有高人救了我们,但是喊了半天都没反应。

“大哥,大哥。你死得好惨啊!”贾学这时已经冲去中间平台找贾峰的尸首。

每个人此时此刻,心情都是异常的沉重。卢蝶紧接着也哭着跑到贾峰的身边。

“大哥,你怎么就这样了呢!大哥……”贾学哭天抢地不停的呼喊着。

“贾哥,都怪我,非要跟你抢那些书,你喜欢那本我就跟你抢哪本。我对不起你,我就不应该和你抢。……”卢蝶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贾峰死得真是太惨了,血液流得一地都是,身上的肌肉、脏器完全混在一起,并且整个身体都扁了。

霍兵脱下自己的衣服把他的尸身包了起来,然后抱起贾峰残缺的尸身走向藏书楼。

“霍兵,你要做什么?”贾学站起冲了过去。

“我想把贾哥送进这个石室里。他生前我没有答应把这些书给他,他现在走了,就让这些书永远陪着他。”

贾学顿了顿,跟着霍兵走向藏书楼。

这时,段永贵也拉着卢蝶走了过来。

我默默地跟着他们走进藏书楼。

“清晏,刚才是你叫我吗?“飞烟的声音又传在我的耳际。

“你刚才去哪了?”我低低地问她。

“我害怕梵音,躲在你心里了。”飞烟说。“你不用讲话,在你心里讲,我能听到的。”

“贾大哥死得真惨。”我说。

“可能他有此一劫,躲不过的。”飞烟说。

“他怎么会突然那样的?”我问。

“他到大鼎时受了大鼎怨魂的纠缠。他是学法的,大鼎怨魂需要他来释放它们的灵魂。”飞烟说。

“你怎么不提醒我呢?”我说。

“它们灵力太强了,它们不出现我根本就感应不到。”飞烟说。

“它们虽强,但是它们也只能唤醒蛮荒神兽。其他兵俑是受尚大先生咒术控制的,一定是有人触动了他的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