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重情义的韩秋

小说: 夜狼(采茶小哥) 作者: 采茶小哥 更新时间:2019-12-02 21:55:13 字数:3469 阅读进度:244/400

韩秋这个人,其实还是挺好面子的,而他这么神色凝重的跟我说这样的话,肯定是他心里特别纠结的一件事情。

我问韩秋:“什么事,说吧!”

韩秋想说出来,但是一个我字说出来的时候,又给咽了回去,然后他挠挠头,看似比较的难为情。

我拍了拍韩秋的肩膀,笑着对他说道:“秋哥,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别藏着掖着。是事,总是有解决的办法,你不说,那就没办法了。”

经过我这么一说,韩秋心里堵着的结,终于是解开了一些,然后他就从敞开心扉的对我说道:“叶亮,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这些话,你可能不会答应,但是我还是回想让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能够考虑考虑。

现在,宋轶的左膀右臂全部都被砍去,可以说咱们马上就要迎来和车马炮的大战了,我希望到时候,咱们赢下这场仗的时候,你能饶阳子一命。”

我听了之后,有些诧异,我没有想到,韩秋居然在仗还没有开打的时候,就应经给姚天阳求情了。

姚天阳当时背叛了阿鬼,投靠了陈昊,虽然阿鬼的死,是陈昊一手安排的,但是姚天阳在这其中,也是气到了一定的作用,所以,我其实对于姚天阳这个人,还是怀恨在心的。

我本来打算,在除掉陈昊的时候,会连带着姚天阳他们,一起除掉。

可是现在,韩秋在我面前,求情,却是让我为难了。

我一时半会,肯定是做不出这个决定的。

而且,就算是我答应放过姚天阳,可是陈康奎那边,我就说不准了,陈康奎对于阿鬼的情义,根本不是我能比得了的,陈康奎现在对于姚天阳这个叛徒,也一定是恨之入骨,相信陈康奎,恨不得能够将姚天阳给五马分尸。

所以说,要不要放过姚天阳,我现在真的是很纠结的。

但是看着韩秋第一次算是向我求情,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沉默了许久,然后抬起头,微笑着说:“秋哥,我说过,我是你兄弟,我也知道,姚天阳是你兄弟,同样的,阿鬼也是我兄弟,阿鬼的死,跟姚天阳一定是有关系的,这点,你我都知道,要我不杀姚天阳,我很难做到,但是现在你跟我开这个口了,我想我会认真的考虑一下的,可是现在,我没办法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韩秋听了之后,随之一笑,说道:“没事,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明明是很随意的一句话,却是让我听出了韩秋的一丝无奈。

其实人活着,就会有许多无奈,这一点是不可避免的,谁也无法确定会不会在下一秒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

命运总是这么喜欢跟人开玩笑,阴差阳错让人无奈,曲折离奇让人无奈,心口不一,也很让人无奈,面对这些无奈,除了无声的叹息之外,似乎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我揉了揉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下,走出了包间。

这个包间外面,是一堵玻璃墙,站在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外面吵闹的街市。

又是新的一天,汉城还是往常的汉城,似乎并没有因为我们昨晚做了那么惊天动地的一件事情,而发生些许改变。

也是,这个地球,不管少了谁,都会转的。

有些浮躁的心,看到底下那吵闹的街市之后,忽然就收敛了许多。

我点了一支烟,靠在墙上,抽着,烟雾缭绕在我的身旁,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忽然的,我感觉似乎有人在盯着我,我的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我朝着那个预想的方向看去,除了一些摆设的物件之外,什么都没有。

“奇怪,明明感觉有人在看我。”我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个时候,张建明和顾一峰两个人也走了出来,他们两个人也都是昏昏沉沉的样子,我给他们两个人发了一支烟,并给他们点着。

“来,抽根烟,清醒清醒。”

顾一峰很是奇怪的看着我。

我问顾一峰:“看着我干嘛?”

“叶亮,你见过有人用抽烟让自己清醒么?”

“额,这个好像真没有。”

“你真的是个奇葩!”

“哈哈,也许吧。”

在我和顾一峰聊天的时候,丁小刀也出来了,他的双眼当中,依旧闪着精光,如同一把刀一样锋利。

丁小刀走出来之后,伸了一个懒腰,我正想要给他发烟的时候,却是想到,这家伙貌似是不抽别人的烟的。

“忽然觉得,这东城区貌似挺热闹的啊,我们北城区可是看不到这样的景象啊。”丁小刀感慨了一句。

“那是当然,有刀哥你在北城区,那些人哪还敢在北城区待着,可不都跑到别的地方来了么。”

王磊这个时候也出来了,这家伙对丁小刀那是相当的奉承,简直就像是丁小刀的小迷弟似得。

丁小刀瞥了王磊一眼,说道:“说的也是,不过北城区多他们那些人不多,少他们那些人也不少。

对了,胖子,跟你说个事呗。”

丁小刀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特别的严肃,这幅表情可把王磊给吓坏了,王磊以为是丁小刀生气了,想要质问他呢。

结果就听到丁小刀说道:“那个,你前台的那个妹子卡哇伊妹子叫啥来着!”

“嗯?你说萌萌啊,刀哥,你问这个干吗,难道萌萌有什么事情做得让刀哥你不开心,你放心,我这就去批评他!”

王磊这句话刚说完,就被丁小刀在屁股上踹了一脚。

“批评尼玛个香蕉皮,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那个妹子那么可爱,你批评她,下得去嘴么!”

“额,那刀哥你问这个,是几个意思?”

我很是无奈的摇摇头,王磊这智商,也真的是太捉急了。

“丁小刀的意思是他看上了萌萌,这个你都听不出来,真傻!”

我说了一句之后,王磊这才是恍然大悟,哦了一声。

“刀哥你原来是喜欢萌萌啊,可是这个萌萌她,她!”

“她怎么了,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丁小刀问王磊。

王磊忽然之间冷静下来,对丁小刀说:“刀哥,你要是打算跟萌萌玩一玩的话,我倒是可以安排,但是你要是认真的话,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这个萌萌在来我这里之前,是在天海的场子里做小姐的。

她是觉得身体吃不消了,才来我这里上班的。”

丁小刀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可是随意又变得精光起来。

“没事,我喜欢的是她的人,不是她的身体,我要和萌萌妹子,来一场灵魂的交流,我相信只有我,才和她有共同语言,她现在上班了没有,我要去找她。”

果然,丁小刀的脑袋里面想的什么,我们这些凡人,永远都想不到。

王磊的脸色发黑,有些尴尬的说道:“应该上班了吧,在前台那里,要不,我去把她给刀哥叫来?”

“不用,你那粗鲁的样子,会吓坏萌萌妹子的,还是我去吧,我会用我真诚的心灵,去打动她的。”

说完这些之后,丁小刀就朝着前台的方向走了过去,我和王磊对视一眼。

王磊问我:“叶亮,刀哥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这样?”

“你记住,丁小刀和我们不是一个次元的人,你永远不要猜测他的脑袋里再想着什么。”

“难道,他是一个疯子?”顾一峰插了一句。

“应该是吧!”

那天之后,丁小刀又消失了,我试着联系过他,但是却根本找不到他,就感觉他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既然找不到,我也就没有去找,我知道,等到关键时候,丁小刀还会出现的,他从来都不会小时的,他一直都在我们身边藏着,只是我们找不到他而已。

而那天晚上,大鱼寨当中,警察赶到之后,将巴托的那些手下全部抓走了。

前往省外将那些姑娘们运送出去的那辆大货车和那三辆面包车上的所有人,也都被任伯承的人堵在了高速路口那里,一共二十四个人,全部落网。

至于巴托,听任伯承对我说,他最后实在警察赶到之前,用他剩下的最后一点力气,拿起刀子将自己捅死了。

现在,山炮和巴托全部都死了,而且巴托在大鱼寨那边的势力团伙,全部被警察抓获,这对于车马炮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损伤。

我觉得,宋轶现在失去了左膀右臂,现在肯定是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他肯定会立刻搞出大动作,然后我们就可以乘着他在这种慌乱的时候,乘机搞定他。

可是呢,事情根本没有按照我想的剧本那样进行。

宋轶那边,出奇的平静,一连三天,连一点动静都没有,任伯承派出去的卧底,传来消息,说宋轶这些天,一直都跟陈昊待在一起,两个人整天就是喝茶下棋,也不出大门,显得特别的清闲,似乎对于他们来说,巴托和山炮的死,根本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可是,我觉得,他们越是平静,就越是代表着他们将会有大动作,所以我也没有放松警惕,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车马炮的下一步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