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十章 有自己的想法

小说: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作者: 依依亦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7:32 字数:2136 阅读进度:701/719

她任为自然知道,自己的父亲,之所以这么对待自己,确实是为着她好,可是,她是真的不想要用着这样的法子,来赢得所谓的成功,便在自己的父亲,教育自己的同时,再次确定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想法。

林业一听到自己的话语,再次被自己的女儿,给反驳了以后,瞬时再次被气的什么话语,都给说不出口,只是伸出手,死死的指着任为怒道:

“不用这样的法子,那用着什么样的法子?你知道晨欣这个人,对设计这方面的天赋,到底有多么厉害的么。你可知道,对于塔晨欣的天赋,连带着董事长,都是进行夸奖的,所以,你不用着这种法子,来进行赢了她晨欣,你又想用着什么法子,来进行了她。

任为,你给我醒醒一些,你虽然对于设计这一方面,也极其的有天赋,但你要给我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你的天赋,以及能力,没有晨欣这个人厉害。”

林业刚将自己的话语,给说出来了口,就瞬时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说错了话语了,便又微微沉默了一下,与着自己的女儿,解释道:“我这样不是说你,你虽然比不上他晨欣,但你也是厉害的,毕竟,你也是与着晨欣一样,是被公认的天才。”

自己刚刚到底在说一些什么话语,明明知晓自己的女儿,向来要强,居然还说一些这样的话语,来打击自己的女儿,让着自己的女儿,心里面进行难受,林业,你真的是有病,难怪,你处处不如五盛为,也不受当初得董事长待见,原来是这个原因,光是口才,情商方面,你林业,就差了余盛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出奇的是,任为在听到自己父亲的话语以后,并没有进行生气,只是瞟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轻声道:“我知道自己,处处不如晨欣,无论事从对设计,这一方面得看法,还是设计,画画方面,我都是不如他的。

如果,她晨欣,只是光有天赋,并不喜欢设计,我这样或者还有可能会在设计方面,赢了她晨欣,可偏偏,塔晨欣这个人,就像是一个变态,她不仅天赋好,她还喜欢设计,我自然而然是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能性,赢了她晨欣的。

倒是没有关系阿,我也十分喜欢设计,所以,我并一定需要赢了他,我只要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就可以了,而且,爸,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够被晨欣压制,被其他人压制,我虽然能力不行,但我也不适合太差,不是吗?爸爸。”

这些话语,一直是藏在她任为藏在心中的话语,她任为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他们想象之中的那么厉害,她在最开始,对于设计,画画哪一方,一窍不通,甚至还杀的很,可最后,塔却偏偏不愿意给放弃,这不,慢慢的塔对画画,设计这一方面,越来越厉害,甚至成为了他们口中的天才了吗。

所有人都说,永盛集团来了一个面瘫脸晨欣,塔任为这个曾经的设计天才,再也没有用处了,可是后面,他面瘫脸晨欣,来了星娱公司将近三年,可他任为不是还在这里那。

塔任为从相信,这么大的用谁集团,只能够留下他面瘫脸晨欣一个人,留步下塔任为这个人,而且,她也相信,无论这个面瘫脸晨欣,在怎么厉害,再怎么有天副,她也相信,面瘫脸晨欣,也有塔自己不懂得地方,所以,塔任为只要在面瘫脸晨欣,不懂得哪一方,都加厉害,就一定能够与着面瘫脸晨欣,一起弄了过去。

这是林业,第一次发现自己心中得乖乖女,已经长了这么大,第一次,听着自己心中乖乖女心中所想的话语,不免轻声叹了一口气,然后瞧着自己女儿,与着自己相差不了多少得身高,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女儿,对于一些事情,已经走了自己的看法,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对于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听着他进行说道的小女孩了,便不免自己也转移了话题,轻声转移话题说道:

“好,这个我不说你了,米不想用着这些不入流得法子,来做这些事情,那我们以后,也就不用了,不过,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还要指导你外边的员工,你难道不知道教会了师父,饿死了徒弟的这件事情吗。

还有,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你身边的那个阳玉,这个人不行,不可信,你又听进去了多少,你不是依旧还留着她?你留着他,又是想干什么,还是不相信你父亲我看人的眼神吗?”

自己女儿,对于面瘫脸晨欣,哪里的事情,走了看法,好,塔说的对我可以尊重他的看法,可是,对子这两件事情,她任为又想干嘛?

尤其是这个阳玉,塔真的不知道留着有什么用,对待任为也不好,成天上下,就只知道如何让着自己升职,一副天大地大,自己最大得模样,讨好上司,欺负下属,你说,这样的人,他任为留着到底有什么用。

任为见着自己的父亲,已经不在讨论前面的事情了,不免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同意了她那个介意,便开始十分调皮的回复林业道:

“爸,我是他们的上司,也就等同于我是她们的领导,所以,她们遇到什么不懂的事情,我依然是要帮助他们的。

要不然,等到他们出去,被别人问起,她们是哪个部门的。我身为这个部门的管理层,看着他们弄出来的那些不好的玩意,该有多么的尴尬,至于为什么我还要留着阳玉,爸,你不是看了我的小助理,且和她说过一些话语的吗?爸,我问你,你觉得我的小助理小李,你觉得怎么样?”

她任为,虽然瞧上去傻傻的,但其实,却是有这自己的想法得,至于为什么不用这些陷害别人的法子,对待别人,这是因为他任为不喜欢,而且塔有不喜欢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