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师父正是白骨医仙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167 阅读进度:32/732

尽管听出了苏沐沐语气中的不敬,南慕辰却像是一点都不在意:“你的嫡姐,应该就是归宁那日,企图对本王投怀送抱的那个吧。”

“是的,那个被我下了狐媚丹的,才是苏家的嫡女,苏季晴。”苏沐沐点头道,“南都人人都说定王痴傻,苏家人舍不得苏季晴青春年华,就要委身下嫁给一个痴儿。便想着让我这个最不受待见的三女儿,冒名顶替。”

“呵呵,殊不知你嫁过来,反而将本王的痴症给治好了。”南慕辰面色平静,语气淡然的就像是在说旁人的事情一样。

苏沐沐倒是对他这份坦荡颇为意外,她本以为南慕辰听到这些,会立刻暴跳如雷的将苏家一干人等都抓起来,处以极刑呢

顿了一下,南慕辰又问道:“听说,你是被苏老爷子捡回来的养女。那你可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

“不知道。”苏沐沐摇了摇头,“我是还在襁褓之时被爷爷捡回来的,爷爷待我极好,几乎是比亲生的还要亲。原本我那继父继母,还有两个姐姐,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对我还算过得去。”

“可自从爷爷大半年前突然病逝,他们就渐渐露出了狐狸尾巴。我曾经就觉得爷爷的死事有蹊跷,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身边又没有人手,可以帮助我调查。”

“这大半年,我一直在苏府过的,是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他们碍于自己的面子和爷爷的余威,不敢将我逐出府,后来就出了皇帝赐婚这档子事,就顺水推舟,让我代替苏季晴出嫁。”

“所以上次归宁,我就是要告诉她们,我不会受任何人控制摆布!也不会再任由他们欺负到我头上!”

苏沐沐目光灼灼,有着不容置喙的坚定和倔强,看的南慕辰心头一动,有种被羽毛拂过心尖的酥麻感。虽然微不可察,但也不容忽视。

不由睨笑一声道:“怎么?现在向本王坦白这些,就不怕本王禀明皇兄,让你们苏家都人头落地?”

“我上次说过,你不会杀我。”刚才话说的太多,苏沐沐一时有些口干,又没有水喝,只能舔了舔唇,吞了口口水继续道,“你以为你身上的毒,这世上有几个人能解?”

“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谁,而那对你下毒的人,摆明了要你的命。若不是你内功底子不弱,将毒素逼离了奇经八脉,恐怕你的性命早就交给阎王了!”

“但你现在非但没死,身上的毒反而都清了,你觉得被你的仇家知道了,他们不会有下一步动作么?搞不好会准备更厉害的毒对付你。”

说到这里,苏沐沐深吸了一口气,替南慕辰下了个结论:“所以说,若我死了,你确定你下次还能找到个比我更精通医术的人么?你若是想让我的医术继续为你所用,就自然不会将我的事告诉你的皇兄。”

这也是她身上,最后一张保命的王牌。她在赌,赌南慕辰不敢让她死。

虽然这也意味着,她将失去向往的自由,但事情总是要慢慢打算的。虽然她不怕死,但是并不代表她会轻易的自己送死,还是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再来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南慕辰其实也有过这样的考虑,但以前因为不知道她的底细,也不相信她真的有如此高明的医术。如今他也依旧不信,但看她自信满满的样子,他还真的不敢轻易下结论了。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探探她的底:“本王怎知,你那是不是误打误撞?一个不受宠的养女,又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医术?你究竟师承何人?”

又是师承?苏沐沐禁不住有些头大。

也怪不得南慕辰和江夜离是一对好基友,就连问出的问题,都一模一样。

若说上次是被碧禾突然出现,蒙混过去了,如今又怎么办呢?她总不能说,自己的师傅是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吧只怕南慕辰会直接将她就地正法了。

苏沐沐脑筋飞快的转着,突然灵光一现:“白骨医仙,我的师父正是白骨医仙。”

“白骨医仙?”南慕辰自然是知道这名号的,应该说整个南祈,都无人不知白骨医仙的名讳。

这白骨医仙号称非死不救,意思就是,除非你已经病得三魂不见七魄,否则是请不动他出手的。但若是他肯出手,即使你大半个身子已经进了鬼门关,他也能给你拽回来。

受过他诊治的人也有,但是极少,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相貌,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清楚。而他看诊,不问金银,不要宝物,全凭眼缘,是个十足的怪人。

南慕辰想到当初,江夜离为了求白骨医仙出山为医治,可没少花功夫,但这白骨医仙就是丝毫不为所动,无数次避而不见。

这女人竟然说自己是白骨医仙的徒弟……有可能么?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决定继续试探:“你既说自己是白骨医仙的徒弟,那我问你,他是男是女?你又是如何拜他为师的?”

苏沐沐既然敢说出白骨医仙的名字,就料到南慕辰会继续问她,而她也就在刚刚想好了一套说辞。

“我虽然是苏家不受宠的三小姐,但以前爷爷在的时候

还是比较自由的。大概是在我十岁左右,那时候我又顽皮,常常晚上一个人偷溜出府。那阵子爷爷生了病,我就记下了医书里的草药,等晚上出去采药。”

“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师父,师父见我有些天赋有孝心,又跟我投缘,就收了我为徒。自那之后,他总是三更半夜来苏府偷偷教我医术,这一教就是三年。”

“但是对外,他从不让我叫他师父,更不能轻易在人前展示自己会医。我救你,已经是违背了他老人家的话,你却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至于我师父究竟是男是女,对不起,无可奉告!”

说谎编故事,一直都是她的强项。在21世纪遇到一些蛮不讲理的病人家属,她就是靠着这个本事糊弄过了那些人。

唯一让她觉得有点对不起的,就是她自己真正的师傅。

若是被师傅听到这番话,怕是直接会拿针筒扎死自己!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