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就快要死了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2-11 字数:2156 阅读进度:30/732

从地牢回来,南慕辰先是彻底沐浴了一番,将粘在身上的浮灰洗掉,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玄色长袍,开始站在书桌前练习书法。

陆琪站在南慕辰身旁,轻手轻脚的为南慕辰研墨。

刚沐浴完的南慕辰,一头墨色的长发半干的披在肩上,随着他身体的动作,有几缕调皮的垂在胸前。垂下眼睑,一对纤长卷翘的浓密睫毛蒲扇似得,衬的那一对桃花眼愈发妩媚。

白皙的手掌中垂直握着一支毛笔,使得手指的指节更显修长。

陆琪一边为南慕辰研墨,一双眼睛总是忍不住向南慕辰脸上看去。

“有什么话就说,总看着本王做什么。”握着毛笔的手依旧不停,眼睛仍旧专注的盯着桌上铺开的宣纸,他在写的是一个“定”字。

陆琪研墨的手停住,又向南慕辰的脸上看了看,才难为情的道:“主子,您的嘴……是不是苏姑娘?”

南慕辰表情蓦地一僵,手抖了一下,定字收尾的一撇被他这一抖,笔锋一偏带出了道长长的墨迹。

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受伤的下唇,裂开的地方已经不再往外冒血了,触碰到上面却还是有些刺痛。

面色没来由的一红,意识到陆琪还在看自己,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陆琪,你觉得苏沐沐是个怎样的人?”

陆琪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印象中,这还是他看到,主子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脸红。

“苏姑娘心细如尘,心肠又好,对于主子更是尽心尽力。您可能不知道,苏姑娘每次替王爷熬药都特别认真,又怕下人熬错了药,经常自己看火,一张小脸被柴火熏得漆黑也不在乎。”

“对了,苏姑娘还会在主子晚上睡着的时候,偷偷的来为主子把脉。因为主子晚上喝的药都加了茯神,有安神的作用,所以即使晚上苏姑娘来看您,您也不知道,她又不许我们告诉您。”

“而且苏姑娘对下人也好,就算下人有时候不小心熬错了药,也从不责怪她们。下人们都说,苏姑娘是个难得的好人……”

“好了好了。”南慕辰唯恐他还会不跌不休的说下去,只能中途打断,“本王不想听你数她有多少优点,烦。”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陆琪今日跟他说的这些,还是让他吃惊不小。

“主子……”陆琪有些犹豫的道,“属下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将苏姑娘关进地牢里。”

虽然他是南慕辰的近身侍卫,但一直以来,他都将苏沐沐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今日也不是他故意要帮苏沐沐说好话,他说的这一切,都是苏沐沐确确实实为南慕辰做的。

在他看来,只要是为了南慕辰好的,他都绝无二话!

南慕辰当然知道陆琪对自己的忠心,所以他并没有怪罪陆琪,但是这也不代表,他会轻易放过苏沐沐。

“任何查不清底细的人,对本王来说,都是不能被信任的。”南慕辰眼睑低垂,看着宣纸上那个走形的“定”字,“陆琪,你先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夜色愈发深沉,只有龙辰阁的那一点灯光,兀自亮到了很晚。

苏沐沐已经四天没有看见南慕辰了,自从上次南慕辰走了之后,果然再没有任何人给她送过吃的。

独自在阴冷潮湿的地牢中呆了四天,唯一能够和她作伴的只有偶尔会出来觅食的老鼠。苏沐沐现在总算知道,那些蹲监狱囚犯的心情了。

因为比起身体上的摧残,心灵上的寂寞和空虚,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就像一个在黑夜中迷失方向的孤客,黑暗之中,看不到一丝光亮。像是给心里都罩上了一层无法突破的阴影,禁锢住心底深处的灵魂,无法逃脱,只有无穷的迷茫和恐慌。

若不是曾经为了学医,她将自己在太平间关了好几天,她现在可能真的会疯掉。

身上的鲜艳衣裙,经过四天的摧残,已经脏乱的不成样子。原本一头瀑布似的长发,如今更像是个鸟窝顶在头上。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只能虚弱的靠在草席上,眼前的影像一片模糊,成了一块块斑斓的色块,找不到焦距。

但她不敢闭眼,因为她怕一闭眼,自己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王妃王妃,王妃您看得到我么?我是流霜。”

流霜……费力地偏过头,能看到一个人模糊的影子。苏沐沐努力的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那个影子究竟是谁,但任凭她怎么努力,还是看不清楚。

一小块白色的物体凑到了她的唇边,还是温热的,散发着馒头的香味。苏沐沐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张口也等不急嚼碎,就吞了下去。

馒头蒸的很软,所以让她感觉没有普通的馒头那么干。刚吞下去一块,又有一块凑到了自己的嘴边。

连吃了好几口,才感觉自己像是活过来了,眼前也逐渐有了焦距。

侧着头,能看到流霜跪在牢门外,手上捏着的正是刚刚喂给自己的白馒头。

“太好了,王妃你总算能看清东

西了!”流霜对着苏沐沐粲然一笑,清亮的眸中虚含着一层水雾,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

“流霜,谢谢你……”苏沐沐虚弱的对她笑了笑,说话的声音,粗嘎的像从石子上碾过一样,“要不是你,我觉得自己差不多就要死了。”

流霜用袖子擦了擦眼眶中的眼泪,嗔怪道:“王妃您别瞎说,您人这么好,菩萨一定会保佑您长命百岁的!”

说着又从馒头上掰了一小块下来,伸到苏沐沐嘴边,还不忘抱怨道:“王爷也真是狠心,竟然四天都不给您饭吃。要不是我今天路过伙房凑巧听见了,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苏沐沐没有回答流霜的话,张口吞下了流霜递过来的馒头。因为咽的太急,一个不小心,竟然呛到了气管里,牵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苏沐沐感觉一口气提不上来,自己的肺都要被咳出来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登时泪光四溅,吓得流霜赶紧伸长了手臂,轻拍她的后背为她顺气。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