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再生嫌隙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215 阅读进度:23/732

房中的气温骤降了几度,明明是春日的节气,此时却只能感觉到冷,极冷。冷意侵入皮肉,渗进骨髓,仿佛连血液都能冻住。

主子这是真的生气了!疾影几乎可以肯定。

上次见南慕辰露出这样的表情,还是在他身中剧毒,武功尽失的时候。那时处在盛怒中的他,差点拆了大半个定王府。

这一次,却是因为苏沐沐。

“主子,如何处置那几个显些伤了苏姑娘的无赖?”

“杀。”南慕辰重重的吐出一个字,听不出任何情绪泄露。但从他微眯的眸中爆发出的无尽寒意,似凛冬狂暴的风雪,只片刻便能将人冻结成冰!

苏沐沐正在轩窗前,懒散的趴窝在软蹋上看着医书。

“王妃王妃,出大事了!”碧禾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从软蹋上坐起身,苏沐沐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碧禾跑的有些喘,用手抚着心口顺了两口气,才道:“昨天欺负您的那四个无赖,今日清早被人发现死在了衙门门口!”

苏沐沐有些不能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似乎不能想象,昨日还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四个大活人,今日却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难道是那个救下他们的公子干的么?可是又说不通。

若是想要杀了他们,那昨日就可以动手了,又何必等过一天,还将尸体丢在了衙门的大门口?

可若不是那位公子,又该是谁呢?

虽然他也觉得那四个流氓是死有余辜,但那毕竟也曾经是四条鲜活的生命,现在就这样没有了,稍有些惋惜。

“你今天,倒是惬意的很。”低沉的声音,带着些揶揄,破天荒的在晴芜院中响起。

碧禾看着来人,慌忙的施了一礼:“奴婢见过王爷。”

南慕辰只淡淡的看了碧禾一眼,道:“起来吧。”

“你怎么来了?”苏沐沐看着表情冷淡的南慕辰,有些意外。

自从成亲那一夜过后,南慕辰就再未踏进过这晴芜院,今天这是抽的哪门子风?

似乎是不想打扰他们,碧禾悄悄地退出主屋,留出空间让他们独处。

南慕辰看着苏沐沐有些错愣的样子,反而笑了。只是那笑容,未及眼底:“自然是来看看,本王的爱妃了”

“无聊。”苏沐沐嘀咕了一句,低头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医书。

当她是三岁小孩儿么?

南慕辰也未说话,只是一双深沉的眸子仍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被他专注的眼神盯得难受,苏沐沐那还看的进书,强压住心中的不自在,就是打定主意不搭理他。

还没过半盏茶的功夫,苏沐沐终于还是忍不住炸毛了:“喂,姓南的,你究竟想怎样!”

姓南的?似乎对这个称呼很不满意,南慕辰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淡淡道:“你应该叫我王爷,或者……相公。”

相公?相你个大头鬼!

“浸药浴的时间还没到,您若是没事,可以不要站在这里打扰我看书么?王爷”苏沐沐像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这句话,仿佛还能听见她牙齿相互碰撞摩擦的声音。

南慕辰却还是站着,眸光晦暗难辨,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见他仍杵在那,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苏沐沐差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行,你不走,我走行了吧!”

说着就从软蹋上站起身,跺着重重的步子,仿佛她此时踩得不是地,而是面前这个该死的男人!

还没跨出两步,手腕就被拽住。身后,不带丝毫温度的声音幽幽的钻进她的耳朵:“那四个无赖……昨日可有伤到你?”

苏沐沐蓦的回头,满脸错愕:“你怎么知道?莫非,那四个人是……”

南慕辰没有说话,等同于默认了。

“你怎么可以!”苏沐沐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这么可怕,“那可是四条人命啊!”

“他们该死!”南慕辰说的云淡风轻,好像丝毫不在意,只是眼中的那抹凌厉确实掩藏不住,泄露了他的心思。

“够了!”苏沐沐有些气忿的用力甩开他的手,“我是一名医者,可能在你高高在上的王爷面前,人命并不算什么。我也觉得那些人作恶多端,迟早会有报应。但你也不能这么简单,就夺走别人的性命!”

医者救人,而在她的心中,生命是没有好坏之分的。若是违反了法纪,自有律法收拾,而不是单方面的主宰别人的性命。

而且南慕辰为什么要杀了他们?难道是为自己出气么?可为什么呢……

她当然不会觉得,是因为南慕辰看上她了,他心中应该是非常讨厌自己的。

南慕辰眼神复杂的看着苏沐沐,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似乎是在极力的隐忍。

但他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一甩袖子离开了晴芜院。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听到苏沐沐险些被人调戏的时候,为什么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只想要杀了那四个胆大包天的登徒子。

而这个该死的女人,非但不领情,甚至还责怪自己?

这倒是让他想起,这个女人本身就是苏家塞给他的冒牌货,她所做的一切只不过都是在演戏,是为了吸引他注意讨好他而演的戏。

他一直痛恨背叛,也痛恨做戏,偏偏在他这一生都是在做戏,也不停地遭受背叛。他本以为自己已经驾轻就熟,水火不侵了。

可为何这次,心却乱了呢……

苏沐沐望着那道在阳光下显得些许落寞的背影,不知怎的,心中竟觉得堵得厉害。

是她的话说的太重了么?可分明就是他做错了啊

看他刚刚好像是生气了?可明明该生气的是她啊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是在生哪门子的气啊?!

越想心里越是堵得慌,索性医书也不看了,叫了碧禾,出院子散步。

碧禾见她闷闷不乐,猜她应该是跟南慕辰闹了不愉快,只能宽解道:“王妃,您别心情不好了。其实奴婢看得出来,王爷是在乎您的。”

“噗咳咳咳咳……”

这不宽解还好,碧禾这一番话,险些让苏沐沐被自己还未来得及咽下的一口口水呛死。

在乎她?怎么可能?她就是相信猪会爬树,也不相信南慕辰会在乎她!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