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路见不平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119 阅读进度:20/732

这几日,苏沐沐格外的忙碌。除了帮南慕辰熬药施针,就是在房间拿着纸笔写写画画。至于画的是什么,连碧禾看过都表示一头雾水。但她只是神秘的对着碧禾嘿嘿一笑,然后宝贝似的收了起来。

南慕辰虽然日日在龙辰阁养伤,但是一直有疾影向他汇报苏沐沐的近况。

就比如此时,他正端坐在太师椅上,手上端着一杯上好的极品铁观音。盯着那茶盏中氤氲而出的水汽,听疾影汇报苏沐沐近日的情况。

“自从苏姑娘前几日,在杂院救了一个染了重疾的丫头,现在下人们对她,更亲近了。”

更亲近了?南慕辰不禁冷哼一声。

他倒是不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还真挺会笼络人心的,不知又在跟他玩什么把戏。

通过疾影这几日带回来的调查结果,几乎可以断定,这个女人绝不是苏季晴,而极有可能是苏家最不受待见的三小姐!

只是他并不急于揭穿苏沐沐,而是要等她将自己的病治好。到时候,这女人就随他处置,是杀是留,还不全凭自己高兴?

“主子?”见南慕辰半天没有指示,疾影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却见他一双幽若深潭的黑眸,此时正闪着异彩。

脸上带着的,分明一副像是猫看见老鼠的兴奋表情。

“继续给我盯着她,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刻向我汇报。”南慕辰沉声道。

“是。”

晴芜院中——

苏沐沐今日忽然提出,要到宁王府外走走,这让碧禾感到很是意外。

让碧禾揣上几张银票,也没有叫车,主仆二人从正门出了定王府。

街道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各种各样的摊贩分立两边,让人不自觉的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耳边听到的,都是沿街小贩热络的叫卖声,这一切都让苏沐沐感到十分新鲜。

“王……小姐,你都不到处逛逛么?”碧禾疑惑的问苏沐沐。

让自己踹了银票,却又不是出来逛街,那这是要做什么呢?

苏沐沐但笑不语,但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环顾周围的商铺。她此行的目的,其实就是为自己的药堂找一个好的市口,再上门洽谈,若是价钱合理,就将店铺盘下来。

“小姐小姐,您看,那里是怎么了?”

心底打这算盘,却忽然被碧禾的话拉回了意识。循着碧禾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乌泱泱的一群人堵在道路前方,人声嘈杂,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走,去看看。”苏沐沐率先向着人群的方向走去。

二人左挤右挤,总算是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

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潮包围着,四个满身横肉的市井流氓,正拽着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的胳膊,

少女一身破布衣衫,发丝凌乱,在袖口前襟和衣服下摆的位置,皆打着无数个不大不小的补丁。看得出来那衣服已经被洗了无数次,颜色有些灰败。

满目惊恐的看着那四个猥琐男人,显然已经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四个无赖的脸上都挂满了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熏黄牙齿。

看着面前一脸泪痕,面色惨淡的少女,说出的话更是不堪入耳:“小美人儿没钱还债就快跟我们走吧,哥哥们会帮你卖一个好价钱的。”

少女的另一只手臂,则是被一个年过六旬,身材瘦弱老叟紧紧的拽着。红着眼睛,声音凄然的对着那几个无赖叫道:“住手,住手啊!不要带走我的孙女,不要啊!”

其中一个个头稍矮的流氓,嫌那老叟太过聒噪,上前两步,直接对着他用力一推。

老叟身材单薄,哪经得住这样的力道。拽着自己孙女的手一松,整个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也顾不上喊疼,探出身子,一把抱住了那个将他推倒的矮胖流氓的小腿,嘶声道:“求求你们,不要带走我的孙女!求求你们,行行好吧”

少女见爷爷被推倒在地,挣扎的更加厉害,一张小脸因此涨得通红,却无奈拽着她手臂的流氓力气太大,只能扭头奋力的叫着:“爷爷,你们不要欺负我爷爷!爷爷……”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但却不见任何一个人,敢站出来帮助这可怜的爷孙俩。

身材矮胖的流氓被老叟抱住了腿,几次尝试抬腿迈步却又不能,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蓦的目露凶光,抡起碗口大的拳头,眼看着就要像那瘦弱老叟的身上砸了下去——

“住手!”一声声音清脆的怒喝,在兀自七嘴八舌的人群中忽然炸开,显得格外刺耳,四周忽然变得安静了。

苏沐沐面色凝重,从人群的最前面走了出来,对着那四个无赖厉声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公然欺负老人家和小姑娘,在你们眼中难道就没有王法么!”

那四个无赖没想到出声喝止他们的,原来是一个手无缚鸡之的女子,不由的全都哄然大笑。

其中一个见苏沐沐生的唇红齿白,绿鬓朱颜,一双明眸

如秋水般透亮,是个美人胚子,忍不住出声戏道:“美人儿你不养在深闺,却在这儿多管闲事,是要陪哥哥们一起玩么?”

此话一出,立即又引得一阵哄笑,还夹杂着几声轻浮的口哨声。

“大胆!”碧禾站在苏沐沐身侧,怒目圆睁的对着那几个无赖道,“你们可知道,是在和谁说话么?”

“难不成还是一国公主么?若是公主更好,正好让我们哥几个轮番试试,是个什么滋味……”

“你!”碧禾被那几个无赖惹得一阵气结,却碍于对方是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若较真起来,只会连累苏沐沐,而不好发作。

苏沐沐就显得淡定多了,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道:“你们无非是想要求财,说吧,他们欠了多少钱,我来还!”

“你?”狐疑的视线在苏沐沐身上打量了一番,看她气质倒像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便想着狠捞一笔,“一百两!”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