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打道回府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213 阅读进度:17/732

房中的气氛,一时降到了冰点。

“主子!”陆琪赶忙上前几步,将紧贴在南慕辰身上的苏季晴拉开,粗鲁的推到了一边。

苏季晴中了苏沐沐的药,本就腿软。被这一推,只能重重的摔在地上。

孙翠兰心疼的上前扶起苏季晴,却不想她竟然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企图还去缠着南慕辰:“王爷王爷我喜欢你啊王爷从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被你吸引了!王爷王爷你要了我吧”

这苏季晴,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

如此,苏家人的脸色,全都不太好看了。

“放肆!”苏沐沐大怒,瞪大了眼睛,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苏季晴,气得哆嗦,“光天化日,竟然公然勾引王爷!枉本宫一直将你当做家人,你便是这么回报本宫的么?”

“贱人、贱人!定王喜欢的是我,你凭什么跟我抢!等我嫁给了定王,定不放过你!”苏季晴借着药力,依旧不依不饶的说着,殊不知她每说一句,都是将苏家向风口浪尖上推。

苏锦年眼见情势就快控制不住,只能向着苏季晴的脸,一巴掌扇了下去!

“你这个逆女!来人啊,将小姐带下去,到柴房禁足思过。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放他出来!”

表面上看,像是在惩罚苏季晴,其实则是在保护她。

当众勾引王爷、侮辱王妃,这两条随便一条,就能让她立刻身首异处!

从门外进来两个家丁,一左一右将苏季晴架了出去,孙翠兰紧张的跟在两个家丁身后走了出去。

便是此时,苏季晴的嘴上也没闲着:“王爷王爷我不要离开王爷,王爷!”

声音越传越远,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听不见了。

“这种处心积虑想要爬上本王床的女人,本王还真不稀罕”南慕辰直至此时,才冷冷的说了一声。

这句话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更像是在打苏锦年的脸,但他也只能陪笑。

苏沐沐心中憋笑,又和苏锦年随便寒暄了几句,就和南慕辰准备打道回府。

苏锦年本意是想讨好苏沐沐,却偷鸡不成蚀把米,近乎没套成,反倒受了一肚子气。

听苏沐沐和南慕辰说要回去,自然是求之不得,点头哈腰的将她们送出了门,只希望她二人以后也别再来了。

南慕辰搂在苏沐沐腰上的手,在上了马车后,车帘放下的一瞬间,就松开了。

现在不用演戏了,他当然会和自己保持距离。苏沐沐可还记得,这男人在定王府是如何不待见自己。

但不知怎的,心中竟然升起小小的一丝失落感。

仍旧坐的离他远远地,也打定了主意不再搭理他。

“媚药。”冷不丁的听到了这么一句,让她吓了一跳。

原本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却没想到他卧靠在软枕上,一双幽暗深邃的眸子正盯着自己。

丫丫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

“是你下的么?”南慕辰才不管她有没有被吓到,而是直接问出了他想问的。

苏沐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是我下的,怎么了?”

“你倒还真好意思承认。”南慕辰不由得嗤笑一声。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苏沐沐说的满不在乎,“她都好意思勾引你,企图爬床,这点儿药只能算是礼尚往来。”

礼尚往来?南慕辰不禁扶额,她都是这么用成语的么?

“这药你又是从何得来的?”这才是他关心的。

“我自己炼的啊只此一颗,本身只是闲来无事炼来玩玩,谁让她倒霉,正巧赶上了要让我拿出第二颗,还真就没有了!”

“怎么,你心疼了?”苏沐沐冲他挑了挑眉。

“不可理喻。”似乎是不想与她多做辩解。

“不可理喻?你娘没教过你,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么?”苏沐沐据理力争。

南慕辰忽然坐直了起来,身子向前一探,大掌一捞,苏沐沐就被他忽然的动作,面朝下牢牢地禁锢在怀里。

“啪、啪、啪……”

“啊南慕辰,你放开我,不要打我的小屁!碧禾,救我啊,救我”

苏沐沐抬起一张委屈的小脸,向一旁的碧禾求救。

碧禾忙别开脸,装作没看到。

在她看来,王爷和王妃这叫打是亲骂是爱,不是她这种下人管得着的。

“这几下,就当做是你利用本王的惩罚。”说着放开了苏沐沐。

本身他是真的恨不得杀了她,至于现在为什么只是轻轻打了几下就罢了手,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苏沐沐揉了揉自己遭殃的心屁,并不是很疼,想来应该是那个男人收了几分力。

视线落在自己的腰间,忽然花容失色的叫道:“我的玉佩呢,我的玉佩怎么不见了?!”

一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摸索着,一边低头

用眼睛在马车上焦急的寻找着。

“你在找的……是这个么?”南慕辰慢吞吞的将手中的玉佩拿起来冲她晃了晃,“刚刚看它特别,就从你身上摘下来了。”

“还给我!”苏沐沐冲他伸出手,表情无比的认真。

她这样子,倒成功引起了南慕辰的兴趣:“怎么,难道真是个宝贝?那不如,就送给本王吧。”

说着就要放进怀中揣起来,却没想到苏沐沐却忽然朝他冲了过来,直接将他扑倒,整个人压在了他的身上。

别看苏沐沐个子不大,却也有些重量,直压得南慕辰呼吸都有些困难。

苏沐沐趁此机会,一把抢过在他手中的玉佩,还宝贝似的擦了擦,像是它被南慕辰的手弄脏了一样。

看着南慕辰略显狼狈的样子,从鼻中重重的哼了一声,自他身上爬了起来。

南慕辰撑起了身,脸黑了半边。

看她的注意力此刻全在玉佩上,根本不关心,自己被她压着有没有受伤,这下脸是彻底的变黑了。

这个女人,意思是他堂堂定王爷,还比不过一块玉佩么?!

“还真没看出来,你除了苏老太爷,对苏家的那些人好似都没什么感情,对这块玉佩倒是紧张的很?”南慕辰语气有些酸,对于这块玉佩也愈发的好奇。

“要你管!”苏沐沐冲他做了个鬼脸,将双鱼玉佩重新戴回了身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