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师承何处?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298 阅读进度:10/732

自从昨日那尴尬的事情过后,南慕辰明显的感觉到,苏沐沐对自己的态度,变了。

伺候他浸药的换成了下人,而她也只有在为他施针的时候才会出现。

施针时,也不与他对视,更不与他说话,甚至像是有意要避开他的目光。

他实在是想不通,昨日还栽倒在他怀里骂骂咧咧的小人儿,今日怎么就变了个模样,神情中甚至透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苏沐沐为南慕辰施过针,又悄悄开了透视,明显的看到黑色的毒素已经逐渐开始有减退的趋势。

确认他的身子没有任何异常,和对药物的排斥反应,当然也没错过南慕辰那略带疑惑和探究的灼热视线。

仍是什么都没对他说,只悄悄嘱咐下人注意南慕辰的身体状况,一旦有什么突发情况再来叫她,就去了伙房给还在熬着的药材看火。

为了配合南慕辰的医治,陆琪专门腾出了伙房的一半地方,还挑了几个手脚麻利的丫头专门供她差遣。还下了严令,除了陆琪、江夜离和她,闲杂人等一律不得进入。

这让苏沐沐除了感叹他的细心之外,又觉得他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

在自己的王府,难道还会有人想要害他不成?

手中拿着煽火的蒲扇,苏沐沐看着面前药炉下正噼啪燃烧着的薪火,兀自的发着呆。

现在只要她一闲下来,就会想起昨日湿身跌进南慕辰怀中的画面。想起他温热的心膛,还有迷离的水雾中,那一对深沉且撩人的桃花眼……面上又一阵灼烫,奋力的甩了甩头,强行把那暧昧的画面从脑中清出。

她已经刻意与南慕辰保持了距离,可无奈那些画面仍会无孔不入的入侵她的思想,这让她烦躁不已。

“没想到,你真的能医治慕辰的病。”

温润如水的声音自她身后忽然响起,苏沐沐被吓得一抖,手中的蒲扇掉在了地上。

警觉地一回头,原来是江夜离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吓到你了么?抱歉。”江夜离看苏沐沐一脸戒备,想着应该是自己的举动吓到了她。

苏沐沐没有回答,转身直视着江夜离,表情虽然缓和了一些,但眸中的防备却丝毫未减。

江夜离此人,看上去性格寡淡,气质清奇,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但实际上,他的心计之深,怕是和南慕辰那厮不相上下。

对于这点,她早已在前日见识过了,所以对他也是能避则避,交集越少越好。却是为何,今日又来找她?

“江某别无他意,只是单纯的想来道声谢谢。”

单纯?道谢?真当她三岁小孩呢……显然她并不相信,江夜离找她的目的,真的只是单纯的道谢而已。

果不其然,就听见江夜离试探性的问道:“不知……季晴师承何处?江某也好去拜会一下。”

听江夜离问起了自己的师承,苏沐沐面上虽然镇定,心中还是免不了的慌乱了起来。

若是随便编了个名字,以江夜离这般精明的个性,一定会去求证。一旦被他发现说了假话,她只会吃不了兜着走。

正想着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就听到——

“王妃,原来您在这里,奴婢可找到您了”

循声看去,原来是自己的随侍丫鬟碧禾。

此时她站在了伙房外,却因为陆琪下的命令不敢进去,只得站在门口对苏沐沐施了一礼:“王妃,奴婢正有事要与您说呢。”

说话的同时,也注意到了站在那里的江夜离,便冲他福了福身:“奴婢见过江公子。”

江夜离本身还想问苏沐沐些什么,却碍于碧禾在场,错失了时机,只得拱手道:“既然如此,江某就先不打扰了。”

江夜离说完,一甩袍袖,转身扬长而去,独留清秀的背影,格外的耐人寻味。

目送江夜离走远,苏沐沐跨出伙房,看着碧禾问道:“碧禾,找我是有何事?”

“王妃,明天就是您归宁的日子了,奴婢来是问您,可需要准备些什么么?”

也亏了碧禾这么一提醒,苏沐沐几乎都快忘了还有这档子事儿了。

古时习俗,新婚夫妻都要在成亲后的第三日,携礼前往女方家中省亲探访,而明天,就正好是她和南慕辰成亲后的第三天。

依照古礼,她是必须回去这一趟的,但她实在也不情愿回去。

一来,原本她在苏家的地位就可有可无,就算回去了,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只会和苏家人互生不快而已,更别提有什么感情了。

二来,和南慕辰的婚事,只是圣上的强行撮合,她还是个无辜的不能再无辜的替代羔羊。她又怎么好向他提起,让他陪着自己回去那个自己都不愿回去的苏家?

哎……别人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是身在王府人不由己啊!

“王妃,王妃?”碧禾见她有些恍神儿,只能出声轻唤了唤。

“啊……啊?”苏沐沐这才回过神来,“你刚刚说什么

碧禾耐心的又问了一遍:“奴婢要不要去准备些什么呢?”

“你看着安排吧!”苏沐沐有些随意的说道。

带着碧禾回到晴芜院,她开始收拾自己这两日整理出来的医书药方。

这些都是她找碧禾从南都杂铺上淘回来的,虽然都是些旧货,但在她眼里,却都是些货真价实的稀罕宝贝。

她在现代所看到的所有中医书籍,大多都是现代人根据古籍摘选下来的残本,根本无法完整的流传下来,在注解上也难免会出现诸多纰漏不全。

趁着给南慕治毒的这些日子,她正好可以好好的研究这些珍贵的医术古书,时不时还提起笔在纸上写着什么,碧禾也不打扰她,只在旁边细心地为她研磨。

专心的研究着医书中的稀罕草药,时间已然过的飞快。

“王妃,王爷撤针的时间到了。”从龙辰阁过来的下人已经恭敬地等在了门口。

“哦好,我这就来。”

苏沐沐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又恋恋不舍的在医书上多看了两眼,才站起身,跟着下人一起回到龙辰阁。

依然没有和南慕辰有任何的交流或是眼神对视,苏沐沐只管专心的为他撤针。

“明日的归宁,本王会与你同去。”低沉的话语,似是漫不经心的从南慕辰嘴里飘出,听上去竟然异常顺耳。

苏沐沐有些不敢置信,手上一抖,原本捏在手上的针,非但没有被拔出来,反而更陷进他的肉里一点。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