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病情已不容再拖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875 阅读进度:7/732

“哦?那个女人真的是这么说的?”南慕辰斜靠在一张宽大的太师椅上,修细的手指,恣意的把玩着手中端着的青花瓷茶盏。

“是的,王爷。”

散漫的阳光透过轩窗,打在他如刀削斧钺般完美的侧颜上,为这个男人踱上了一层神圣不可侵犯的绚丽光华。

“哼,不知所谓!”傲然的冷哼一声,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不屑。

他身中之毒,就是陆琪为他暗中寻遍城中名医,也不得解。他就不信,一个平凡出身的商家之女,能有多大的本事。

虽贵为定王,但自从他意外中毒,皇兄便缴了他在朝中的实权。

不管有意无意,这定王之衔,早已有名无实。

在外人看来,只当他是突染恶疾,导致心智错乱,病久成痴。

可他那皇兄是何许人也?身为南祈国的九五之尊,又怎会轻易相信,那一套公开糊弄人的敷衍之辞?

偏偏就是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甚至连诊治的御医,都不曾往定王府派过一个,怕是已经将他这个弟弟,当成百无一用的废人了!

“主子眼下碧瑶花我们还未得手,白骨医仙又不肯出手相助。您何不让王”察觉到南慕辰向他投来一记警告意味的目光,跪在地上的人立即改口,“让苏姑娘试试?”

“疾影”慵懒的说话声音顿了顿,“你应该知道,本王向来不喜欢受人约束。况且,皇兄明知本王已成痴儿,却仍下了圣旨赐婚,对方还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商家之女。你不觉得,这太蹊跷了么?”

“主子是怀疑圣上赐婚是假,其实另有目的?”刻意将音量压低,用只有他二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毕竟隔墙有耳,像这种质疑皇恩的话,还是不能让旁人听到,以免不小心泄露出去,引火烧身。

南慕辰沉着脸,轻点了点头,又道:“碧瑶花之事如何了?”

一时间,气氛陷入沉默,疾影跪而不答,似是在顾忌着什么。

“说!”只一个字,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气势。

“属下无能!圣上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暗派御林军,竟然先属下一步取得了碧瑶花”疾影战战兢兢的汇报着,低着的头始终不敢抬起半分。

“南慕泽!”南慕辰眼露寒芒,恨恨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手上一使劲儿,青花瓷盏应声而裂,瓷片深深陷入肉里,他却像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任由殷红的鲜血顺着手掌滴落,与脚下鲜红的绒毯融为一体。

浑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气,就连跪在他面前的疾影,也忍受不住暗暗打了个哆嗦。

“主子!属下愿为主子,即刻潜入皇宫,盗取碧瑶花!”疾影语气迫切的说道。

约莫一年前,就在南慕辰中毒后不久,他和陆琪同时受命。

一面,由陆琪设法找出,江湖上有着“活死人,生白骨”之称的白骨医仙。

另一面,则由他带领手下影卫,寻找传说中生长在瑶池之畔,可解世间所有奇毒的人间仙草——碧瑶花。

现如今,陆琪还未请得白骨医仙出山,原本已经志在必得的碧瑶花,又因为自己的疏忽,被圣上派去的人先一步取得。

他身为定王府影卫首领,更是南慕辰一手教出来,最得力的心腹之一,又怎能容忍自己犯下如此大的失误?

“愚蠢!”南慕辰微蹙眉头,怒道,“皇宫大内,守备必然森严,贸然前去,只会白白丢了性命!跟了本王这么久,这点道理你还不明白么?”

“可是”疾影急忙抬头,还欲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南慕辰威严的面色后,将头又低了下去。

“哎”南慕辰轻叹一声,“疾影,本王知道你忠心一片,亦不需要你毫无意义的舍身。在未想出一个周全的计策之前,任何行动都无异于以卵击石,反而会打草惊蛇。”

“你明白本王的意思么?”

“是,属下明白!”

南慕辰满意的点了点头,忽听得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轻微的敲门声随之响起:“王爷,陆护卫来了。”

随意的将手中的瓷片扔在一边,轻摆了摆手,疾影心领神会的一个闪身消失在房内。

“进来。”

门被轻轻推开,一身青色劲衣的陆琪大步跨了进来,视线接触到地上散碎的瓷片和南慕辰满是伤痕的手时,明显愣了一下。

但只是一瞬,将视线自他手上移开,毕恭毕敬的单膝跪下,道:“主子,属下有一事禀报。”

“若是想让那个女人替本王医治,就不必了。”

陆琪怔然,没想到自己还未开口,就被自家主子道破了意图,并且还拒绝了。

想来应该是疾影已经把他们之前的对话报告给了主子,再看自家主子那反应,碧瑶花那里八成是出了什么变故。

若是果真如他想的那般,那么眼下唯一能够救主子的人,已非王妃莫属了!

“小琪琪啊,枉费你一片好心,可某人好像并不领情呢!”苏沐沐巧笑嫣兮

自房外走进,举手投足间,颇有些大家闺秀的优雅风姿。

只是那脸上的笑容,却越看越像一只狡黠的狐狸,带着几分的计算。

南慕辰一看到苏沐沐,俊美的脸庞登时黑了大半,冷声喝道:“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王”陆琪刚想对苏沐沐下跪施礼,被南慕辰一个瞪眼,只得将那行礼的动作,还有未出口的请安噎了回去。

苏沐沐对南慕辰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二人道:“不用管我,你们继续,继续。”

“啪”的一声,南慕辰重重的一掌拍在身前的桌案上。桌子脆弱的抖了抖,像是马上快要坍塌一般。

而南慕辰手上,原本已经有些愈合迹象的伤口,也因为这用力的一掌再次冒出血来。

“本王让你出去,听不见么?!”震怒的声音如平地上的一声惊雷,带着风雨欲来的狂暴气势。

这还是陆琪第一次见自家主子如此失控,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那气势震的连自己都害怕的有些发抖。

再看苏沐沐,竟然还像个没事人一样,一派轻松的坐着,真不知她是勇气可嘉还是懵懂无知。

悠闲地掏了掏耳朵,苏沐沐慢条斯理的道:“王爷,您既已娶了我进门,那这宁王府就是我的家。试问我在自己的家中走动,王爷您又凭何阻止呢?”

说话时,苏沐沐也没有闲着,而是悄悄的集中精神力开启了晶片的功能。

将南慕辰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苏沐沐的眉头微微的皱起。

南慕辰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虽然身体上的经脉无一处受损,但是脑部的神经线已经被毒素大肆入侵,由本来的蓝色变成了乌黑的颜色。

本来这毒素是用来要他命的,但看来他曾经武功极高,由于内力作用,导致毒素由身上经脉转而入侵神经线,而他痴傻的症由也是由此形成。

病毒入侵神经,从而内力受阻,若等到他的脑部神经全部被病毒吞噬,那他,就会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活死人!

若是现在开始医治,她还有一定把握可以医好,若是再拖延,怕是大罗神仙也回天乏术。

关闭了功能,苏沐沐只觉得全身都乏累的不行,这副身子的底子还是太差,看来回头也还要多开些养身的药一并服食。

提神似得揉了揉太阳穴,苏沐沐还是决定如实相告:“依我看,王爷的病若是从此时开始医治尚有转圜余地。否则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难保命!”

“呵呵信口雌黄,以为本王会信你?”南慕辰满脸不屑,显然对于苏沐沐的话并不相信。

“若是我料想的没错,王爷你再有一个时辰就会开始陷入痴傻。而下次清醒的时间,是在两个月以后。”苏沐沐目不转睛的盯着南慕辰,一脸自信。

因为她已经看到,南慕辰在听到她说完这句话后,脸色明显的,变了。

虽然,这还不足以让这个高傲到天上去的宁王爷动摇,但是够了。只要她掌握了主动权,她就不怕这个该死的腹黑王爷,不乖乖就范!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