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原来是中毒了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884 阅读进度:6/732

郁闷的用过早膳,又拒绝了碧禾的随侍,苏沐沐独自一人在王府的花园中散步。

清晨的阳光和煦,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在地上星星点点。一阵微风吹来,带着凉意,吹动了她的发梢,也稍稍吹散了原本郁积在她心中烦躁的情绪。

穿过假山,再往前几步便是一处雅致的凉亭,只是此时凉亭中正有两个人,在小心谨慎的商讨着什么。

出于好奇,苏沐沐轻手轻脚的躲在假山后面,只探出半个脑袋,暗自偷看着。

凉亭中,一白一蓝两道挺拔的身影翩然而立,一个执扇一个佩刀,画风奇特却并不突兀。

“慕辰的情况日益严重,怕是不容再拖延了。”白衣男子神情凝重,不知为何,他说话的声音竟让苏沐沐觉得有几分熟悉。

“可放眼整个南都,有名有姓的郎中我们是该请都请了,可都束手无策,这可如何是好?况且,您上次出城”

“那‘白骨医仙’行事甚是古怪,我前前后后上山不下数十次,竟连一面都没见着。可眼下除了请他出山,我们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说什么非死不救,若是主子有任何闪失,我定要将他整个芒山夷为平地!”

将他二人之间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苏沐沐也差不多明白了什么。

那个白衣男子口中的“慕辰”,指的应该就是南慕辰了。依他二人之,好像南慕辰身中剧毒而且情势已经非常严重?

莫非他的痴傻,还有突然的性情大变,都与他中毒有关?

但仔细想想,这些事好像都与她无关,她又何必操那个闲心去关心一个刚刚还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男人?

刚打算转身离开,不巧左脚正踩在一截断掉的枯枝上,发出的声响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凉亭中的两个人听了个清楚。

“谁?!”蓝衣男子耳廓微动,即刻拔剑,快步来到假山之前,直接一剑便欲斩出。

“且,且慢!是,是我是我别冲动!”

自假山后面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苏沐沐满目惊恐的瞪着蓝衣男子手中,那柄兀自闪着寒光的幽冷宝剑,浑身的汗毛都被吓得立起。

那蓝衣男子看到苏沐沐,明显一愣,显然没料到躲在暗处偷听的人,竟然是她。

将宝剑收回剑鞘,朝着惊魂未定的苏沐沐,单膝跪了下去:“属下不知竟是王妃,冒犯之处,还请王妃恕罪!”

“别别别,本就是我偷听不对在先,你快起来吧!”苏沐沐不适应的摆摆手,示意他起身说话。

“原来是定王妃。”循声看去,见是那白衣男子也走了过来,“想不到,王妃也有如此雅兴,来此地赏景。”

“你是”苏沐沐面露疑惑,看着那如玉般温润的男子。

印象中,她应该并不认得他,但那声音确是让她越听越觉得熟悉。

白衣男子歉意一笑,道:“是在下唐突,还未介绍”

语间,目光却转向那一身蓝衣的男子,先道:“这位,是慕辰的贴身护卫,也是定王府的侍卫长,陆琪。”

原来是定王府的侍卫长,难怪看他一身英气,还对她自称属下,看起来毕恭毕敬。

苏沐沐礼貌的冲着陆琪点了点头,同时视线快速在他身上打量一遍,对此人的印象也大概有了个底。

“至于在下姓江,名夜离,是慕辰的至交好友。”

“江夜离?”苏沐沐一惊,“你就是神机公子,江夜离?!”

神机公子——江夜离,这响当当的名号,在整个南祈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传说,这神机公子师承紫微道人,也是紫微道人唯一的亲传弟子,精通阴阳五行、奇门遁甲之术,且天资极高。

就连当今圣上都青睐有加,有意将他收为国师,可不知是何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如今,他一身白衣缥缈俊逸,在苏沐沐眼中竟如画中仙人,加之他先前举止礼让大方,更显得他气度不凡。

“虚名而已,王妃还是不要打趣江某了。”江夜离礼貌的一拱手,“还是同慕辰一样,叫我夜离或者离就好。”

苏沐沐也不矫情,应道:“那你也不要王妃王妃的叫我,叫我沐季晴就好。”

显些说溜了嘴的话,临到嘴边赶忙被她顺了回来。

替长姐代嫁,这等欺君罔上的大罪,她就是再蠢,也绝不能让这王府中的任何人知道!

偷偷打量了一眼江夜离和陆琪,好在他二人神情放松,好像并未察觉出她话中的异样。

而苏沐沐此刻低头沉思的动作,也被江夜离误以为,她是在为方才他和陆琪谈话时,所提到的事而忧心。

“季晴,本身此事,是不该告诉你的。”江夜离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你既然已经听到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苏沐沐闻,立刻抬起了头,看着江夜离忽然变得有些严肃的神情,犹豫的说道:“莫非王爷所中之毒,真的和他的心智痴傻有关?”

江夜离眼底闪过一丝

惊讶,似乎是没想到她会如此聪敏,竟只通过他和陆琪简单的对话,就推断出了南慕辰痴症的因由。

只是这一丝惊讶,却是渐渐的化为好奇:“不错,慕辰身中之毒,的确是导致他痴傻的症结所在。莫非你知道此毒?”

苏沐沐摇头,道:“我虽也懂些医术,但还未切脉,具体他所中何毒,我也不敢乱下定论。”

“哎如今慕辰中毒已过一年,痴傻症状日益严重,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若不尽快设法医治”

江夜离秀气的眉峰已然纠作一团,面上的忧色亦是久久不能散去。

一时间,气氛陷入难的尴尬。

看得出,江夜离对南慕辰,是情深意重。苏沐沐想要上前安慰,却不知从何处开始安慰起。

如此一来,倒是急坏了始终在一旁干看着的陆琪。

看了看江夜离,又看了看苏沐沐,末了竟然向着苏沐沐又跪了下去:“王妃,王爷的状况已经不容再耽搁了!既然您也懂得医术。属下求您求您设法救救王爷吧!”

“啊?我?”苏沐沐傻眼,而后迅速的摇了摇头,“不行的不行的,这样太胡来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陆琪竟然会把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来。

倒不是她对自己的医术没有信心,她再不济,好歹也是个未来社会的中医女博士,怎么也比古代的这些挂牌郎中,要好得多。

可医术是她在这里,唯一可以傍身的本事。何况身处皇室,更是危机四伏。

她还是想少露锋芒,凡事以自保为上!

让她更没想到的还在后头,江夜离竟然也跟着帮腔道:“是啊季晴,死马当活马医,你就姑且一试吧!还是说这其中有些隐情,是我们不方便知晓的?”

说完,投给苏沐沐一记意味深长的眼神,那双如泉水般润泽的眸子,像是能够看穿她心底暗藏的心思,让她觉得不太自在。

莫非是他知道了些什么?苏沐沐黯忖。

再看江夜离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更加肯定了她心中的猜测。

这个江夜离,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但又不挑明了说,摆明是在要挟,而且知道她一定会就范。

若是这般用心良苦,看来他早就知道,自己懂医,而他刚刚那忧心忡忡的样子,只不过是在试探她!

呵呵神机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如今,就算她再不想淌上这趟浑水,怕也是躲不过去了。

暗自咬了咬牙,干笑道:“怎么会呢既然陆护卫和夜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姑且一试。只是王爷中毒时日已久,若想彻底根治只怕很难,只能尽力而为”

江夜离拱手施礼,拜道:“这是自然,若是有什么需要江某帮忙的地方,季晴只管开口就好。力所能及之处,江某定当办到!”

“呵呵那季晴先在此谢过了!”苏沐沐大方的回了一礼,“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先去看看王爷的状况吧!”

她下意识的想要避开江夜离,这个表面淡雅出尘的男子,其实远比她看到的,要精明许多。

特别是那一双,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眼睛,是她现下最为唯恐不及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