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是双重性格么?

小说: 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 作者: 南慕辰苏沐沐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879 阅读进度:5/732

宁王找到了!

当王府众人看到南慕辰被苏沐沐领着出现在前厅的时候,压在他们心中的大石总算是落了地。

但吉时已过,若是现在拜堂,怕是不太吉利。只得直接跳过了这一步,只照常摆了喜宴。

好在府里下人安抚处理得宜,再者说他南慕辰再不济也好歹是个皇亲国戚,因此那些参宴的人也不敢乱嚼什么舌根子,只当是定王府规矩特殊便罢了。

奇的是,定王大婚,当今圣上竟然未派任何太监掌事前来携礼道贺。这在众人眼中无疑是坐实了外界一直在传的,圣上与宁王不睦的风闻。

苏沐沐猜想,她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特别”的王妃了。

大婚之日,自己的夫君居然在后院捕蝴蝶,还因此错过了拜堂的时辰。古往今来,这怕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了!

在丫鬟的引路下回到了晴芜院的主房,苏沐沐累的几乎想要立刻瘫倒在床榻上。

显然这里已经被府中的下人重新打扫布置了一遍,地上铺着大红色波斯绒毯,桌上垫着的桌布也是上好的大红色云锦缎子,上面摆着一对高高的龙凤烛,一壶清酒,两盘小点。

就连床帐也被换成了喜庆的红色,床榻上摆放着一只大红色冰裂纹锦缎的大迎枕和一床大红色丹凤朝阳的锦被。

随着空气中淡淡的檀香味,苏沐沐仿佛还闻到了一股奢侈的味道。

视线在房中绕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桌上那两盘精致的点心上,苏沐沐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肚子也很配合的发出了“咕噜”一声。

自青花瓷盘中随手拿起一块桂花糕,浅浅的桂花香气窜入鼻尖。轻轻咬下一口,软糯的口感夹杂着甜香的味道充斥在舌尖,感觉有些爱不释口。

就在此时,主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丫鬟牵着南慕辰走了进来。

几乎是立刻就注意到了苏沐沐,南慕辰甩开丫鬟的手径直向她走去。

苏沐沐一双眼睛愣愣的看着他玉挺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发现这个男人真不是一般的高,她要很辛苦的仰着头,才能勉强和他对视。

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南慕辰的脸,甚至觉得比初见时更好看了几分。

四目相对间,相看两无,时间仿佛静止,静的连呼吸都滞住了。

南慕辰忽然朝着苏沐沐低下了头,在她手中仍然捏着的桂花糕上咬了一口。而那里,好巧不巧的正覆盖在苏沐沐方才咬过的地方。

“你”苏沐沐吓得连退两步,脸色“噌”的胀红,睁大了眼惊慌失措的看着南慕辰。

而后者只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一脸天真的看着她道:“姐姐也喜欢吃桂花糕么?辰辰很喜欢吃呢”

殊不知这个动作在苏沐沐看来简直就是变相的挑逗,俏脸更红,心跳也愈来愈快,只能求助的看向站在门口的丫鬟。

怎料那丫鬟竟领会错了她的意思,服了个礼退了出去,还“顺手”合上了房门。

苏沐沐只觉有无形中有三条黑线自额角垂下,正无语着,却突然被南慕辰拉住了手腕。

“姐姐,辰辰很喜欢你呢难道你不喜欢辰辰么?”南慕辰一张俊脸此时正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当真如年幼的孩童,澄澈的眸中甚至能看见点点水雾。

苏沐沐一时觉得有些无法招架,只能干笑着安慰道:“怎么会呢!姐姐最喜欢,最喜欢辰辰了。”

“真的么?那姐姐你会永远和辰辰在一起么?碧禾说姐姐是皇帝哥哥赐给我的媳妇,虽然我不知道媳妇是什么意思,但是一想到能和姐姐在一起我就好开心”

似乎是被南慕辰眼中的真诚撩拨起了她心中那一片柔软,让她有些情不自禁的对南慕辰道:“恩,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忽的面色一红,或是察觉到自己失,又立刻转开了话头:“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该就寝了。”

自然而然的反握住南慕辰的手,拉着他向床榻边走去。

好不容易伺候着南慕辰准备就寝,却在她转身准备去软榻上凑合一宿的时候,再次被南慕辰拽住了手臂。

有些不明所以的转过头,却见他正欲又止的看着自己,过了半响才小心翼翼的道:“辰辰睡不着姐姐,你可不可以说故事给辰辰听?”

苏沐沐无声的在心中叹了口气,索性直接跪坐在床榻边,开始为南慕辰说起了故事。

“从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住着猪妈妈和它的三只小猪。猪妈妈没能力养活三只小猪,就叫三只小猪出去寻找各自的幸福。第一只小猪遇到了一个老奶奶,老奶奶”

这一觉,苏沐沐睡的很沉。

睡意朦胧间,随意的翻了个身,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睡在了柔软的床榻上。

“你醒了?”

刚一睁开眼,一双冰冷中带着探究的眸子,吓得她打了个激灵。

“啊”

苏沐沐惊叫一声,还未来得及思考,本能的抬起一脚向着那陌生眸子的主人踹了过去——

“咚”的一下,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哼,那人直接被她踹的跌下床去,听上去似乎摔得不轻。

“该死的女人。”被她踹下床榻的人低咒一声,苏沐沐探头去看,却意外发现床下那人竟然就是南慕辰。

此时的他一身红衫凌乱,一只手拖着被踹下床时被撞痛的后脑,拧紧双眉不悦的瞪着她。

自知闯祸的苏沐沐连忙伸出手,想要扶他一把,却不想还没伸到他面前,就被他一掌大力的挥开。

“啪”的一声,吃痛的苏沐沐立刻收回手,手背上却已经被打红了一片,还略微有些肿起。

南慕辰自顾自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昨日的单纯已经不在,冰冷而深邃的眸中换上深深的鄙夷,仿佛此时的苏沐沐在他眼中,比街边的乞丐都还要不如。

“啧啧啧,你就是皇兄赐婚给本王的女人?看来只是个一般货色,没想到许久不见,他的眼光是越来越差了就这等庸脂俗粉,怕是卖入香雪阁都没人瞧得上!”

苏沐沐当下被他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整个南都谁不知道那香雪阁就是供纨绔子弟寻花问柳的风月之所。

这个南慕辰,竟然将她比作那些供男人潇洒取乐的风尘女子,实在是欺人太甚

更让她想不通的是,明明昨日还单纯善良如孩童般,如今竟像是完全换了个人,哪还有半点痴傻的样子?

且不论事实究竟如何,若他以为自己只是个空有其表,只能任他捏圆搓扁的绣花枕头,那就大错特错了!

必须让这个可恶的男人知道,她苏沐沐,可不是好惹的!

“我也想不到,外界传闻心智痴傻的定王爷,原来是个骄慢无理的伪君子!”苏沐沐对着他冷笑一声,“莫非是双重性格?”

果然,此话一出,南慕辰就如同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面色“咣啷啷”跌落三千尺。

半俯下身子,一只手钳住了她的下巴,微眯着眸子阴恻恻的恐吓道:“伶牙俐齿的女人,你就不怕本王杀了你?”

捏住她下巴的力道很大,夹杂着痛感,她甚至能听到自下颌处传来清晰的,骨骼碰撞时发出的,脆弱的“咯咯”声。

但这点疼痛对苏沐沐来说,显然并不算什么,由始至终甚至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她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南慕辰,平静之中似乎还带着那么一点点挑衅的意味。

“这门亲事毕竟是圣旨钦赐,新婚第一天,王妃就横死府中。这事儿若是传了出去,就算皇上与您是亲兄弟,王爷怕是也不好交代吧”

“哼。”南慕辰大掌一松,语气却是更冷,“不管你是用了何种手段骗得了圣旨,劝你不要妄图在本王身上耍小聪明。既然你已经是这宁王府的王妃,相安无事自然最好,否则的话休怪本王翻脸无情!”

说完也不等苏沐沐回答,潇洒的一转身,走出房门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这算哪门子的痴傻王爷,简直就是个不知好歹的腹黑自大男!

苏沐沐恨得牙痒,没好气的瞪着南慕辰消失的方向,头一次觉得有种被人戏耍了的感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