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原著-校园续集之北区联赛(二)

小说: 校园篮球风云回国篇 作者: 輝起①腳y 更新时间:2015-05-07 13:50:20 字数:17216 阅读进度:5/34

重组北阳(2)——光头鲁花

鲁西卡罗

;;;;;;早上的风很清爽,尤其是夏天的早上。

;;;;;;不过这样的天气,若是无事可干,最容易犯困,现在,北阳的三巨头就在那集体打瞌睡,丝毫不闻球场上的杀声震天。

;;;;;;“几点呢?”夜长风打了个哈欠。

;;;;;;“差二十分就到上课时间呢!”项杰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答到。

;;;;;;“哦,那我们去吃早饭吧!肚子饿了!”夜长风坐了起来,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上看台上的大石板。

;;;;;;项杰看了眼杀得难解难分的球场,道:“去哪吃?”

;;;;;;“校西那个小食堂吧!”

;;;;;;“好,我挺喜欢那里的云沙包的!”

;;;;;;“啪!”

;;;;;;“起来,死猪,还没睡够啊!”

;;;;;;“哇````说了多少遍了,不能打我的屁股!”

;;;;;;“谁叫你睡觉喜欢趴睡,从小就这么淫荡,长大还得了!”

;;;;;;“你不也一样吗?你睡觉姿势好看不到哪去!”

;;;;;;“哈`````,现在竟然敢和老大顶嘴了!去死!‰∝‰∝````”

;;;;;;项杰看着球场的人都停了下来,回头吃惊的看着这里的暴力场面,吼了声:“第三阶段考核现在结束,你,你,你,你`````,你们几个留下来,下午下课之后在这里集合!其他都可以走了!”

;;;;;;被点到名的自然欢天喜地,没喊到的,全是失望,不过这不是项杰所考虑的,若不是实在没办法,这群人,自己一个都不想要,唉``````实在不行,找苏剑他们也可以,不过做这群要靠好大学的家庭工作,实在麻烦了点。

;;;;;;“对不起,我路上发生了点事情,来晚了!”一个声音响起来,项杰回头看去,正好看见气喘吁吁的江渔。

;;;;“没来晚啊,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呢!”项杰打趣道。

;;;;;;江渔脸一白,低声说了句:“对不起!”说完回头就想走。

;;;;“来了就别走了,秀下!”夜长风将刚才当枕头的篮球扔了过去,道。

;;;;“谢谢!”江渔感激的看了眼夜长风,然后想做动作,却忽然觉得脑海一片空白,自己根本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顿时呆立在那。

;;;;“秀啊!”项杰催了声,旁边是上智那双好奇的眼睛。

;;;;;;“放松些,先拍下球!”夜长风拍了下项杰,示意别老是这样。

;;;;;;“哦!”江渔定了下神,机械的拍起篮球。

;;;;;;江渔一开始动作,夜长风眼里马上失望了,看得出,这人是个新手,难道我看错了?夜长风心里郁闷想道。

;;;;;;“投个篮给我看下!”

;;;;;;也许自己都感觉刚才表现很差,江渔连忙走到球场里,应声投篮出手。

;;;;;;球在空中飘出一个非常高的弧度,然后在篮框前一米处落过而去。

;;;;;;``````````````````。

;;;;;;夜长风头疼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想了想,出声道:“打了多久球呢?”

;;;;;;随着这个超级阳痿,江渔都尴尬到极点了,支吾半天才道:“三````三个月````不到!”

;;;;;;“噢``````!”项杰向夜长风伸个大拇指,意思是说:你真厉害!

;;;;;;夜长风继续摸着鼻子思考着:“你``````你先````回去吧,等`````````!”当夜长风还在考虑怎么把这个自己以为是个人才的家伙说退的时候,忽然天空飞来一个物体,直刷刷的射了过来!紧接着就听后面远远有一人大喊:“小心!”夜长风本能往下一蹲,矮身缩去,顿觉一阵强烈的气流从头顶掠过,躲过之后,夜长风勃然大怒,回身就骂道:“你以为这里是球门啊!”

;;;;耳边又传来项杰的大笑:“老夜,你又被人射了!”

;;;;“妈的,为什么老是要射到我这里来!我靠!”夜长风对着隔着一个铁丝网的,另外就是足球场的东边,远远的大骂起来。

;;;;“球呢!这次我非得踢回给你看下!”夜长风恼怒伸手要球,浑然忘记这个时候,球应该是在很遥远的地方,可奇迹就是发生了,一双手把球递到夜长风手里。

;;;;夜长风拿球就是一脚狠抽,球就象一个高射炮一样,高高的飞起,飘飞向东面足球那里。

;;;;“靠,再有下一次,我非踢爆这个球不可````````!”夜长风气愤稍消,说着忽然意识到什么,一个回身瞪着江渔。

;;;;“刚才是你给我球的?”

;;;;“恩!”

;;;;“你什么时候拣了足球又跑回来的?”

;;;;“没有啊,球就在我手里,我哪也没去!”江渔觉得很无辜,因为现在夜长风的眼神让他挺害怕的。

;;;;“```````````。你拿在手里?你的意思是说,刚才球过我脑袋顶上之后,被你没收呢?”夜长风更加不相信,回头去看项杰,可项杰耸腰表示自己也没注意,倒是上智点了下头,表示江渔一点都没说错。

;;;;好家伙,这么快的球速都不含糊直接没收了,这还是人吗?

;;;;“咳````!”夜长风清了下嗓子,小心的问道:“你以前是练门将的?”

“没有,我从来不喜欢足球!”江渔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嘿嘿!哈哈”夜长风忽然大笑起来,表情一下变得非常得意,“恭喜你成为北阳十二中一员,从今天开始,我亲自负责你的训练!”

“啊!”

“啊!”

“啊!”

三人一起大叫,江渔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成为了十二中校队,这是多么的大光荣,自己不远百里,从山里来到这里,就是想进十二中,没想到,开学第一个星期,自己竟然真的成功了!

项杰倒真是吓了一跳,:“有没有搞错,象他这样的水平,连球童都不要!夜长风,你有没有搞错,收小弟也没见过你这样的收法,何况你已经有上智这个跟班的了!你还不满足啊!”

上智的叫是最凄楚的:“夜老大,你怎么能抛弃我呢?老大不要了,你也不要我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咳````咳````!弱智,我怎么会不要你了,你这么厉害,你可是队里的核心,我得分还得靠你了,你说是吧!另外项杰,你的思想有错误,这不是在收小弟,这是在收人才!人才,人才!你知道二十一世纪的北阳十二中最缺的是什么吗?人才!”

;;;;项杰不相信的看了一眼依然在痴呆状态中的江渔,道:“他算什么人才!”

;;;;夜长风眼里露出丝得意色彩,探头到项杰耳边道:“抢断人才!”

;;;;“恩????”项杰一下迷茫了,喃声道:“你不会看到他拿到一个球`````等等`````你好象说得是算那么一回事!”项杰终于反应过来,又看了一眼江渔,心里想道:刚才那球我连看都没看到,他站在夜长风队面不到五米的地方,按道理,连躲都难躲开,他却反而一把接住了,而且还是接得非常稳,这样看,是个人才,呀!也不对啊,就算是人才也是足球人才,跟篮球有什么关系?

;;;;抢断!

;;;;对啊,没错,既然这样的球都接得住,那自然快速运导的篮球也可以断下,他看得清速度更高的足球,那篮球当然也可以看得清,至少在眼力上,是个大人才。

;;一想到这,项杰大概算明白过来,马上露出和夜长风一模一样的笑容。

;;“来,今天我请客,校西云沙包!”

;;;;

;;项杰背靠着防守球员,忽然一发力,转身一个侧拍,顿时把防守人摆脱,然后一个探手低拨,将球送进篮筐,球进之后,项杰却非常不满意,回身就和防守者道:“刚才你怎么防的,要力没力,要位没位,随便一个转身,就在你身后了,脚并得这么紧干什么?真是的````!继续”

;;夕阳下,十二中最好的露天校南球场里,项杰正领着经常三个阶段刷下的八个人,训练着单兵对抗,而上智在旁边作为陪练训练他们运球,最为清闲的是夜长风,他和今天刚收的徒弟,现在还在云里雾里的江渔站在另外一个半场说着话。

;;;;“酱鱼!我给你做了一个训练大纲,从现在开始,你要每天坚持300个投篮,2小时运球,最好这段时间,你就抱着篮球睡觉来培养你的手感,另外你还要每天坚持跑上下2次5000米,也就是折篮球场一直跑到你头晕为止,这些,你都能坚持下吗?不行现在说放弃我是没有意见的!”说完,夜长风仔细的看着江渔。

;;“没问题,我在家就是天天干活,这些我都可以,不过就是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说!”夜长风挺奇怪的。

;;“我没有余钱买篮球!”江渔非常尴尬的说道。

;;“哦,这个啊,小事,这里的篮球,你随便挑个顺手的,拿回家去,不过别弄丢就可以了!”夜长风还以为是什么大事,闻言马上笑了起来。

;;“那我就没问题了!”

;;“好!你按照我刚才跟你说的,先练拍球吧,另外,投篮姿势就如我刚才说的,做到3垂直,手腕主发力,主手掌放轻松些,手指中食指要做到最后和球接触那一点就可以了,记清楚了吗?”

;;“恩,我都记在本子上了!”江渔扬了下手里的本子。

;;夜长风汗了下,吩咐道:“你先练着,我过去看看!”

;;夜长风这么急着过来不是想当陪练,而是他看到项杰越练越怒,口气越来越火,而那些新生已经非常不满了,自己再不拉下项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怎么了?吃错药呢?”夜长风一把拉过已经红了脸的项杰,问道。

;;“妈的,我算服了这群菜鸟了,什么都不会,还什么都不学!真想XXXX!”项杰郁闷极了。

;;“将就着吧,反正只有我们3个人在,北阳还是没人压得了我们,随便找几个人充数就行了,不是打完,其他学校还会来友情支援吗?”夜长风安慰道。

;;项杰一楞,表情怪讶的侧脸看着夜长风,道:“你怎么也知道呢?”

;;“靠,我还知道你要当正队长呢!”

;;“啊!这你都知道了!”

;;“废话,我还想你最近怎么事事都这么上心,你看,你被王教练上了套吧!一个队长让你勤奋得````!”

;;“晕,你就这样看我啊!”

;;“哈哈,开玩笑,你这样其实我挺感动的,现在北阳算是垮了,就剩我们3个人了,上智还不懂事,就只能靠我们2个,想想去年我们的荣耀,今年,我们怎么也不能让北阳象个流星那样一闪而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夜长风突然平静下来,一贯的懒洋洋完全没有了,取之而来的是一脸的坚毅。

;;项杰深深了看了一眼夜长风,无语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有我们,北阳还没有倒!”

;;“恩!这不就行了吗?”夜长风重重拍了下项杰的肩膀,轻声道:“我们还有时间,我们还有机会!”

;;“好!”项杰侧过头,不让夜长风看见他微红的眼睛,对着一群在那无事可干的新生,吼了声:“继续训练!”

;;夜长风笑了笑,看着项杰走开的身影,嘴里低声道:“你这个笨蛋,难道我没看到你快要哭的眼睛了吗?”

;;当夕阳完全要落下山去,天空呈现一片深蓝色的时候,校南球场已经没有几个人了,项杰一个人在收拾篮球,夜长风忙着和江渔套熟感情去了,顺带着上智,就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若换在一年前,这个时候,应该是一群人嘻闹的收队谈论等下去哪玩,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球场上的笑声是最多最大的。

;;“同学,麻烦把球扔过来下!”项杰向远处球场边的一个人喊道。

;;那人回过头来,仔细的看着项杰,一直让后者有点发毛,忽然那人笑了起来,弯腰把球拣在手中,径直就走了过来。

;;“项杰!是吗?”那人终于走进,开口就道。

;;项杰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人,面前这个人的发型要比自己更加彻底,他竟是一个光头,而且从油亮程度上看,绝不是一次二次的剃光头。

;;“你是?”

;;“我是前来报道的!”

;;“噢?”项杰没有听清楚。

;;“我希望我能加入北阳十二中,因为我昨天刚入的学,所以得到消息晚了,希望现在还不迟!呵呵!”光头少年腼腆的笑道。

;;项杰向后退了两步,全方打探面前这个人,论身高,此人绝队在一米八八以上,否则自己以一个一米九五的身高去看他,并没有觉得高他多少。凭身体,短袖T恤已经把手臂粗壮的肌肉显露无疑,而且这个人给项杰的感觉就非常有气势,一种压迫感的气势。

;;他的脸挺长,有点象相面所说的马脸,但配上粗粗的眉毛,方正的大鼻子,一双很有神的单眼皮的眼睛,薄嘴唇,在这张脸下,显得有种粗犷的男人气质。

;;“你是高一哪个班的?”项杰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这可别是仇家派来耍我的。

;;“不,我是高二(十)班的!”

;;“啊!”项杰吓了一跳,道:“我就是十班的啊!”

;;“啊,你也是啊,幸会幸会!”光头少年马上同一战壕的情缘,顿时又热情几分。

;;“我怎么没见过你啊!哦,对了,你昨天刚来,今天还没去班里?”项杰自问自答了一番。

;;“呵呵,没办法,不爱学习,挺讨厌上课,能不能就尽量不来呗!”

;;“哈哈,一样一样,贵姓?”项杰大笑。

;;“鲁花!”

;;“啷!”项杰差点摔在地上。

;;“鲁花?”项杰不敢相信。

;;让项杰不敢相信的不是鲁花这个名字怪异可笑,而是鲁花这个实在在北阳太响亮了,鲁花是继颜雨锋之后,在北阳挑战球场的变态高手,也就是在颜雨峰得了寒山球王——小科比;;这个称号之后半年之后,鲁花就出现了北阳的球界中。

;;寒山区,朝阳区,越美区等等,北阳每有个街区他一一都挑了个遍,虽然他没有令人震撼的精彩扣篮,却有一招精湛的手上动作,只有他三步起篮了,就绝对可以将球送进篮框,因为在这之前,你会被他手上魔术般的动作欺骗得服服贴贴,所以他的外号又叫——上篮王!他并不街球,却总是能把骗倒再过来,脚步的变化之快,往往让防守者最终以放弃来面对,以免出丑丢脸,在这大半年了,在颜雨峰征战全国的时候,鲁花却已经一举横扫整个北阳,不过当大家把他和颜雨峰比较的时候,他马上就以颜是他这生最大偶像来面对,所以鲁花这个名字,在北阳,倒是非常让人尊敬,项杰没有想到,原来鲁花竟然还是一个高中生。

;;“怎么了,不会连你都惊到吧!不至于吧!”鲁花苦笑道。

;;“有点!”项杰掩饰的笑了笑,然后反应过来,盯着面前这个人,道:“你确定你要来我们校队!”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鲁花那张很另类的脸笑了起来,道:“我来十二中,就是想来打全国大赛的!”

;;;;;;;;;;;;;;;;;;;;;;;;;;;;;;;;

;;;;;;;;;;;;;;;;;;;;;;;;;;;;;;;;;;光头鲁花

;;;;;;;;;;;;;;;;;;;;;;;;;;;;;;;;;;大秦炳炳

;;;;;;;;;;;;;;;;;;;;;;;;;;;;;;;;;;2007-1-1

校园篮球风云之大结局篇

第一百二十六章最长的战斗之微笑之手

“还有精神吗?”单玉叉腰冷脸的看着还坐在地上的龙伟,“还有就给我爬起来!妈的!”

沮丧的龙伟惊诧的抬起头,在天花板的照耀下,队长的脸自己一点也看不清楚,但那里,一定是片燃烧的熔浆,是的,一定是的,队长从来没有这样去骂过一个人,从来没``````。

“怎么了,傻了吗?一个扣篮就把你打怕了吗?”

“没有,我```没有!!!”龙伟哆嗦的辩解着。

“那就站起来吧!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们呢!”单玉的语气忽然变得非常平静,变化之大,几乎让龙伟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一只白皙的手伸到脸前,龙伟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犹豫了一下,忽然一把抓住队长的手,手上传来一股大力,硬生生的将体重超过两百多斤的龙伟拽了起来。

拽起自己大中锋,单玉迎面就一把扯住旁边的陈平,脸几乎贴到了他的脸上,裂出雪白的牙齿,对着有些惊慌的陈平道:“拿出你南区头号最佳防守者的气概来,知道吗?你就象个小孩!”

刚还惊慌的陈平顿时变了模样,双手狠狠的推开眼神凌厉得有些疯狂的队长,咬牙的回击道:“我也没看到南区头号SG的风采!管好你自己吧!”

“嘿!”单玉冷笑一声。

“哈!”陈平同样来一句。

“那你就看着吧!“两人几乎同时的低声说道。

彼此分开,单玉回头大声对着发呆的看着他们争执的袁星吼道:“发球!”

短暂纷乱的南洋忽然被这一声大喊惊醒了,恍然梦醒又好似恢复昔日老大风范一样,如潮水般向前场涌去。

“唉```````!”冯得刚叹了一口气,自己很久没有看到单玉用这样的方法去激励自己的队友,诚然,这支球队并不是职业球队,在连续的耻辱的打击下,难免会出现这样的绝望失神的表现。

做为一资深的教练,自己不喜欢用这样的方法去唤醒崩溃边缘的球队,更何况,现在还是自己的球队领先着十分,其实在刚才那个扣篮之后,可以喊一次暂停,但是否有效果,冯得刚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好处,反而会越发的让对手得了气势。

每一年都输在这口气上,今年想要夺冠,就必须在这里得到锻炼。

更何况,这只是第一场比赛,日子还久!冯得刚悠悠的想道。

8号,比赛,仅仅是一个开始!

单玉接球,球没沾手,抖手传到了刚落好位的陈平手中。

项杰因为视线被阻,还没意识到他已经成了被攻的阵地,一手只是单扣陈平的腰上,两脚平站,完全是一副常规防守架势。

猛然忽然感觉手上一空,21号竟已经转到他身侧,余光忽然看到一片橙光,顿时惊得项杰魂飞魄散。

“叱!”陈平一个侧拍,高举篮球便往篮筐靠去。

“嘟``````!”裁判王建果然的吹起了哨子。

全场暴起一阵喝彩声,陈平高举右手,食指往下轻点,这是一个标准的进球有效的手势。

“怎么回事?!”夜长风侧身问道。

项杰有点沮丧,无奈的耸了下肩膀,嘟噜道:“精神没集中!”

夜长风理解的抱了下项杰,然后走向三秒区边线等待陈平的罚球。

颜雨峰也有些无奈,回头看了眼站在三分线外,与自己刚好一左一右的单玉,这位南区之王面无表情,垂手站在那,目光放下,颜雨峰注视那双号城全南区最为无暇的手。

修长的手指在轻轻的摆动,手腕如无骨一样微微的蜿蜒颤动中。

颜雨峰心中一讶,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的手让自己感觉象蛇一样轻盈诡异。

微笑之手,真有点名符其实!

耳边听到场上喊起的叫好声和嘘声,颜雨峰明白那个讨厌的21号已经将球都罚进了,叹了口气,抬头看了比分牌,52:65,南洋领先了13分了。

还有五分钟,该如何打了?颜雨峰心中在问自己,回首看向教练,却刚好迎上商林的目光。

心中一颤,教练眼里没有一丝担忧,全是笑意,仿若是已队领先12分一样。

“十三分,十三分!```````”颜雨峰轻轻的念着,嘴角忽然露出一笑,回头向前场走去。

很多吗?

不多!

那就来吧!

夜长风拿球,颜雨峰跑来做了个挡拆,夜长风楞了下,这还是第一次颜雨峰来做挡拆,目光碰到颜雨峰的眼睛,夜长风眼睛不禁一亮,闪身从他身边溜过,跟上颜雨峰而上的陈平大声一喝,放弃自己的防守者,反身逼向已经冲进内线的15号。

看着高举着手,如一座山一样站在那的南洋大中锋,夜长风露出一丝冷笑,身体没扭,反手将球往后抛去。

回追的陈平只感觉面前一凉,顿知球传到了外线,心中一转,不禁大惊失色,扭身反看而去,却看到给心中带来一次又一次的震摄的8号腾身而起的出手。

“耶````!”全场爆发出一声呐喊。

颜雨峰庆祝般的握紧了自己的右手,然后看着向跑向自己的夜长风,扬起了自己的手指。

还有十分!

单玉慢慢的向前跑去,对于颜雨峰刚才那个干净利落的三分,自己心里没有产生一丝涟绮,仿佛,在此时,心已经被冰封住了。

接球,出手,其干脆竟要比刚才颜雨峰还要快上一分,甚至连摄象机都没有跟上这个南洋后场快速过场长传之后的出手。

“刷!”

全场无论是支持北阳还是本土观众都倒倒抽了一口凉气。

看着橙红的篮球在地板上轻轻的跳跃,一直面无表情的单玉,终于绽放出一丝笑容。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单玉,你都很难认为他是一个长得如何如何的人,可却在这一刻目睹这丝笑容的人,都无疑心里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看着在空中飘荡的白色篮网,还只是站在中场的颜雨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微笑之手!真的很漂亮!

颜雨峰再次拿球,侧身便往篮下突,陈平和袁星两人齐喝一声,迅速靠齐准备来个关门。

令人惊讶的跳起,防守的两人不禁睁大了眼睛,还没反应是8号要投,却见一个平手,球飞一般的传向了弱侧的底角处。

一个身影沿着三分线,如此准确的踏着三分线外边处奔向底角,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成宗正在项杰的挡拆下,心不甘的愤怒大声示警着。

人到,球到。

出手,哪怕身边没有一个人,北阳的15号依然用自信来做瞄准器,跃起,张手投出。

“刷!”

夜长风一手侧在耳边,满脸的请求,于是,全场的喝彩如雷般响起。

“干得漂亮!”项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夜长风,回眼看去,颜雨峰兴奋的高举着双手抱起了上智!

“加油!”夜长风大声的叫起。

“加油!”

“前进!北阳!前进``````!北阳!”一个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北阳球迷,前倾在栏杆上,声竭力嘶的高举着手大声的喊叫着。

在全场高呼中,南洋再次袭来,球再一次到了单玉的手,依然是快如闪电的出手,但这次,球刷锅而出,拿住球,北阳再次发起了进攻。

大浪奔来,如雷咆哮!

背后是21号纠缠不休的,侧方是成宗的不断移动着的斜防,颜雨峰右手曲肘卡在陈平的胸前,身体半侧,左脚向外半弓伸,而左手高高的举着,一幅要球进攻的威胁态势。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从开场到现在,每一个南洋人都明白着如果球到这个人的手中,是如何一个结果,冯得刚看着就近在尺伦的颜雨峰,仿佛被感染一样,站在场边,大声的喝诉着,调兵谴将。

随着教练的焦躁的吼声,陈平越发的向这个让自己现在感到非常憎恨的8号靠近,但无论自己怎么拼命的发力,那只卡在自己胸前锁骨的大肘,却让自己幻觉自己好象是在挣扎,是在逃离。

压力,巨大的压力!

球来了,毫无疑问的来了!

单手接住球,颜雨峰中心轴右脚变左脚,身体顺方向往右一侧,从背靠陈平到斜身正面对对手。

这是一个衔接非常完美的后撤步拿球,看台的韩朔,刘晓宇等辈心里同时心赞一声,就算是素来眼高的国青队第二教练曲东,也差点按捺不住要叫一声好。

非常漂亮,不仅表现在动作上,让场外所有高手更大赞叹的是此时颜雨峰身上所表现的气势。

典型的球星风范!

汗从额头沿着眼角在往下淌,陈平感觉到了,在8号接球顺身正面对着他的一瞬间,陈平一种时间被中止的错觉,于是,滑下的汗被震慑的心感觉到了!

举球,曲身向上,肩膀的伏起,这一切,无论是谁,在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起跳,毫无他法!

放球,侧身,蹬地,踏步,接球,还有伴随随之而来的标志性疾风!

弹起,单手抓球,侧滑跃起,还有颜雨峰他那标准性的叱喝!

从一年前的北阳到现在,颜雨峰扣过很多篮,每一个都是让人目瞪口呆,心旷神怡,而在此时,无论是已经熟悉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人,这个扣篮,分量,却是相当的沉重的。

并非说这个球技术含量很高,从高度,从花式,从比赛的重要性,都并不是最佳。

用后来韩朔的话来说:这个扣篮,让我看到一个真正的篮球手蜕变升华。

从接球前的卡位,到接球之后的撤步,一直到假动作甩开对手,最后的溜底线的飞扣,这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每一个懂篮球和不懂篮球的人,这是一个绝对的高手,毫无疑问的球星式扣篮!

从下一刻起,我想,卢湾体育馆再也不会有人用疑问的目光去看待这个只有十七岁的8号,我也不例外!

这是曲东看到颜雨峰落下仰天长吼时候,心中所想的。

单玉看着还呆站在那,依稀还保持着防守姿势的陈平,心里无缘故的叹了口气。

每一场比赛都是一次地狱之旅,你没有通过,那么,你就掉下去吧!

平!你要坚持住!

当这一次拿到球之后,单玉的面前,亦然站住一个同样表情冷冷的对手。

彼此清晰的喘气,彼此眼神的交汇,虽然只是非常短的几秒而已,但好象两人都感觉已经面对面站了很久。

“嘿!”单玉笑着,举手,起身。

假动作?真投?还是```````?

脑海闪过无数的念头,无法判断之下,颜雨峰慢了半拍,只是倾身举手探向了单玉的脸庞。

有用吗?

脚只是轻轻的跳起一线之高,手中的球却已经出手了。

在单玉成名之时,冯得刚在和同辈朋友就说过,单玉的投篮最大的特与别人之处是:别人出手是先起脚,在最高处然后再出手,而单玉却恰恰相反,脚起之时,即是出手之刻。

所以,没有人可以阻挡单玉的出手,这样又疾又准的投篮,就宛如一把细身针剑,出手不见光,抽剑不见血!

微笑之手!其实就是冰冷之手!

“刷!”

刚刚落好位的夜长风长嘶了一口气,模样如在冰天雪地哈气般,自己根本没看到单玉怎么扬起,却看到篮网的骚动。

商林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担忧的不是这两个天才少年彼此斗气般的决斗,也不是因为比分差距的巍然不动,他在担心接下来的第二场,第三场`````。

这样一个人,会让很多人日子不好过的。

谁的幸福呢?嘿嘿!

商林摆首看向自己的对手,远处的冯得刚看上去既很是发泄的举着手庆祝着,却又更象是在失神的叫好着。

也许,你也没发现,你的弟子有多么的深,就象我一样!

唉````````!

商林自嘲的笑了笑。

曲动擦了下额头的汗,嘴里不知道嘀咕什么的摇着头,在旁的杨沿一边喝彩一边叫道:“嗨,老朋友,这比赛看得过瘾吗?”

“恩,不错!”曲东淡淡的答到。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就不信在这个年龄段,还有哪场比赛有这么精彩绝伦!老朋友,你太虚伪了!”杨沿继续在大声鼓掌喝彩着,一边更加不满的道。

“是吗?”曲东低声的苦笑道,看着场上的23号和黑衣8号,眼里闪过的是一种无奈。

如果早发现你们几年,我想,我就不会这样的矛盾了!

“宇子,单玉好象要比去年厉害多了!”张猛看着刚才单玉鬼魅般的投篮,满脸惊讶。

“我就根本没看到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真邪门啊!”金大全也在叫着。

托着下巴,放在大腿上,刘晓宇皱着眉头看着球场,那个蓝色的7号在眼中刺眼的闪耀着。

你别去年快多了,也许,我很明白你的心思,我还记得那个夺冠的下午,你不罢休的看着我的眼神,那里的有什么,我一清二楚,我知道你会再来回来,等待报仇的那一天到来。

可笑的是,你却碰到一个要你完全暴露实力的对手,谁的不幸呢?

我想,总会有一个人的,但一定将不是我,8号,韩朔,还有你,我会一个个的将你们击败,一个个``````。

“漂亮!”在旁的张猛忘乎所以的大声叫道,刘晓宇收回心神,看向球场,黑色的8号站在三分线外,半蹲而下,狠拍着球场,自己的身边,对面,卢湾体育馆的每一处地方,到处是张舞的双手,还有那剧烈的喝彩声。

“发生什么呢?”刘晓宇忍不住问道。

“打四分,难以相信,是单手投进的,而且````而且还是空中拉杠进的,真BT啊,他的腰是水做的吗?不,怎么能用水来形容,那用什么``````妈的,不想了,真是厉害啊!”张猛情绪已经到半疯癫的状况下了,只知道拼命的用脑袋一切形容词去叫嚷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刘晓宇心中有种非常压抑的情绪在爆发,妒忌?愤怒?还是沮丧?

无论此时他心中想什么,他对面的韩朔却在用一种极其亢奋的心情用力的拍着双手。

真是不敢相信眼睛,8号跳起投三分,在空中被南洋的21号侧扑而来,竟在空中匪夷所思的收球缩腹曲腿,惊险的躲过扇来的大手,然后在21号完全扑在他身上的,两人一起往下倒时,强行用右手将球投出去。

让观众全体起立的进球就这样诞生了,由于一切过程都在所有人的关注下,整个过程完全过目在眼中,从惊呼到尖叫,然后最后全变成了难以控制的起立喝彩。

颜雨峰从还在发呆的陈平上爬了起来,又蹲下身,感谢的轻轻拍着地板,在此时,颜雨峰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自己的右手,这样的球能进行,让一向能控得住的自己都无比开心。

冯得刚又失神了,心里闪过一个个念头:如果他把球罚进了,那么,比分就只剩9分了!

比分牌闪烁了一下。

64:73

“唉!”冯得刚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不甘心的再次抬起头,看着那计时器,心中又升起一股信心。

还有二分钟,8号,我不相信你真的可以逆天!

决不相信!

(敬请收看第一百二十七章最长的战斗之我能逆天)

微笑之手

大秦炳炳

;;;;;;;;;;;;;;;;;;;;;;;;;;;;;;;;;;;;;;;;;;;;;;;;;;;;;;;;;;;;;;;;;;;;;;;;;;;;;;;;;;;;;;;;;;;;;;;;;;;;2007-3-8

PS:先凑合着看,状态是写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注意,我现在写得很慢,要花点时间!

另外,这个贴我会锁起来,看完希望大家发新贴来讨论,给我更多的思考和路子.

最后是个友情提醒,大家要看清楚,以后每加一章,阅读权限就会相应升高,因为考虑这不仅是出版稿,还是绝对的家庭VIP篇,铁杆校园迷才有资格看!

这就算是我对你们的回报,抱歉,为了生存,把爱好阉割了,还是阉一个,是阉了很多,寒````````!

第一百二十七章最长的战斗之我能逆天

73比75!!!

一分十四秒,只用不过一分多钟而已,四个回合之间,北阳不可思义的连追9分,打了一个9比2,竟把刚才还高高而上的南洋追进只剩领先2分,而此时离比赛就剩一分十四秒!

惊人的巧合!

又是一个一分十四秒,谁敢去猜测,在最后的这点时间里,谁到底能笑到最后呢?

只有等待!

致命的反击,奇迹般的大逆转,没有什么词语可以来形容刚才的一分十四秒,北阳在颜雨峰一人独鼎之下,展开赛前就已经为之训练很久的全场夹击战术,在最多可以进行三个回合的一分多钟里却狠狠的打了五个回合!

并且难堪的直接造成南洋三次进攻里三次失误,一次是被断球打快攻,二次是被夹防到24秒违例,而北阳却在本身3VS3的进攻时间中,偷得一个回合,四次进攻全部得手,3个3分,北阳就这样,让全场所有的人,感觉到什么才叫恐怖的攻击力!

而作为对手,南洋仅靠夜长风对单玉的打手犯规罚球取得可怜的两分,否则的话,现在应该是持平,这也许对于南洋人说,是更大的崩溃压力!

但现在呢?

2分的领先已经化为了无上的压力,如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南洋队中的每一个人,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

单玉在喘气,他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遥远平行线处的背影,那巨大的8号,仿佛忽然变成一个笑脸,尖锐的大笑着。

“该死!”单玉在低吼。

冰一样的心支零破碎,自己再也无法冷静下来,单玉甚至都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一分多钟,是不是真的存在着?

这个怪物,你为什么如此卑鄙!

全场紧逼,自己并不是没有见过,但是象北阳这样的BT防守却第一次看到。

夹击!夹击!夹击!

卑鄙的夹击!

这句话不仅单玉在咬牙的想着,作为南洋的主教练,冯得刚也在愤怒的诅咒着,他完全没有办法,这此间,他已经叫出一个宝贵的30秒短暂停,但换来的,却是可笑的底线发球就被对手断下,然后这个8号就象96年那个处于黄金颠峰时期的雷吉米勒一样,断球不进反退,量着三分线狂妄的出手!

多么狂妄啊,他以为他是谁?是神吗?

可是,球却进呢!

毫无疑问的穿网而过!

难道你真的能逆天?

逆天?

九分优势,瞬间冰融,冯得刚感觉到自己心在流血!

全场的人都盯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包括南洋还有看台上那些身份各异,现心情全都一样的那些人,就连直播室里的两位主持人,现在也是瞪圆了眼睛看着那8号,嘴里都不晓得说些什么才好!

颜雨峰喘息的弓身站在那,凝视着前方,他心里只想着这个回合该去怎么做,却浑然没去想刚才那一分多钟,自己是多么的辉煌灿烂。

一分多钟一个人独得9分,全部是三分,其中一个还是那种不顾一切就想飙三分的亡命一投,还有什么要比这些还让人感到目瞪口呆呢?

没有,在高中生这个等级的赛事中,再也没有谁可以这么快,这么狠的出手,就算是放到国内任何一个级别的赛事中,也罕有这样场面出现,关于这一点,球场边的那些来自cBa的拉拉队是肯定敢和你打保票的!

这个家伙!用一种几近疯狂的姿态让全场上下七千多人见识下什么才叫SF的发飙!不仅是那些不熟知他的人,就算是同样了解他,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的那些人,现在看颜雨峰的眼神都变得异样了。

高原,夜长风,项杰,等等,没有一个人不被颜雨峰刚才那一分钟的出手吓住了,就算是冷静,甚至已经预知到这个结果的商林,他的表情也控制不住的呈呆瓜状。

一分多钟飙9分,好象记性里这样的人一个都没有,不谈对抗的级别,在同等的对抗环境下,这么狠的出手,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简直是不要命啊!

让商林发出这样感慨的是得益于在之前颜雨峰一个人运球过中线,在一边是陈平的夹击,正面又有单玉的封堵情况下,颜雨峰强行的把球斜运到边角弧顶处时,在离三分线还有一米多距离的时候,忽然起身,张手就投!

全场人都惊了,而当看到球象炮弹一样,以一个非常小的弧度直穿过篮筐的时,这种惊又马上变成了愫然。

就连看台上一直鼻蹭着的张猛,金大志两人,也忘记在8号进攻完之后,加以讥讽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比分牌又红幻幻的变换成另外一个数字。

耳边响起的是自己老大的声音:“有本事,你们俩也这样投一个进进给我看看!”

而身为防守者的陈平面对疯狂中的8号,已经不清楚自己在球场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拿球就投,一点都不犹豫,而枪枪都命中的状况,已经让陈平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曲东定了定自己的神,发现好友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下意识问道:“看我做什么?”

“你想要这样的球员吗?”

曲东楞住了,眼神再次回到球场上,回到那个黑色8号身上,陷入了沉思中。

看台上的正在发生着,而球场边的事情,也在悄然的进行着改变。

南洋主教练冯得刚灰白的眉毛在微微的颤抖着,他觉得自己脸部都已经不是在自己的神经控制中了,一个个空心射入网中的三分不仅是在打击南洋在场上的每一个队员,也在毫不留情的摧毁着南洋三年来苦心经营的那股对待南区球队心气。

三分啊!这个篮球中最可怕的东西啊!冯得刚心里苦叫着,还得再叫暂停,再不叫,南洋真不用玩了!

哪怕最后自己看着球队去死也甘心!

“暂停,暂停!给我暂停!”冯得刚不顾一切的大吼道。

当暂停的铃声长鸣而起的时候,全场发出一声巨大的嘘声,这是铁杆北阳球迷和已经悄然换了一个阵营的观众所发出的,他们在嘲笑昔日的南区老大,三年了,你应该挪个位置了吧!

颜雨峰弓起的身子慢慢的站直了,身后忽然有一个人狠狠的跳了过来,一下把他抱住,耳边响起的是上智熟悉的大叫:“老大,你好厉害啊!”

颜雨峰笑了,拍了下已经全部骑在他身上的上智,道:“快给我下来,不让我下场休息下啊!”回过身来,看到是高原,项杰,夜长风的笑脸,“加油,南洋的好日子,快要到了!”颜雨峰淡淡的说道。

“快到了!”高原伸出手与颜雨峰击了下掌,肯定附加上这一句。

颜雨峰转首看着夜长风,后者也伸出手来,握成拳,与自己碰在一起,“北阳的日子,快要来了!”

这是夜长风的话,也是整个北阳十二中想要说的话,北阳十二中,这支大黑马,已经不在是纯粹的黑了,在所有人眼里,他仿佛就已经存在了很久一样,他是那么的强大!强大到无论是谁,无论他曾经堕落辉煌,都会在与北阳的决战中,如阳光下的春雪一样,化为乌有。

北阳的自信是取之赛前对南洋的了解,众所周知,南洋是只喜欢打顺风战的球队,而面对逆风局面,尤其是比赛就剩几分钟就要结束,比分还落后的局面,往往提前崩溃,缴械投降,甚至坐的凳子上的王学超等人还盲目的相信,也许这次暂停之后,南洋会派出自己的替补球员上场。

商林抬头又看了一眼比分,就差2分,还有一分钟,这场比赛的胜利,自己已经拽到手一大半呢,落后9分的情况下,自己也从没有担心过,就更别说现在就剩2分了,南洋啊南洋,我们最终还是要把你击败呢!

商林满意的哼出一声,负手站在那,对着球员大声的安排道:“防守要继续严密,我们还要进攻,不要去管南洋是否还要继续打下去,我们一定要打到最后一秒!明白吗?”

“明白!”北阳全队齐声喝道。

“拿好球,单玉,袁星,你们两个在后面做接应,先把球带过中线,然后,单玉,你一定要自己拿球,队员会给你做掩护,得分,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得分!我不管是三分还是两分,就算是一分,我也要!”冯得刚喘着粗气,在那低吼着。

单玉咬着嘴唇,教练的意思自己非常明白,在最后这个时候,是南洋最容易掉链子的时候,不知有多少次,全队进行过反省和寻找原因,但一旦碰到在最后关头,比分忽然被拉大,全队总是找不出斗志去追赶,而是非常快的沉沦下去。

得分,哪怕现在就是得一分,也是在这个沉沦的深渊努力的往外爬出了一步!

咬了咬牙,单玉狠狠的掉了掉头,回头瞪着陈平,低嘶出一句:“给我醒醒!你还想胜利了吗?”

昏沉的陈平突然被这句话惊醒过来,迎面就是单玉那血红的眼睛。

“想!”

“那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什么?”陈平还迷茫着。

“相信我,给我在外线做第一个掩护,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会在第一个挡拆前就出手,一定不会想到!相信我,我一定能把比分拉开的!陈平!”

陈平瞪大了眼睛,单玉的头忽然顶了过来,压在他的脸上,两人鼻子对鼻子的看着对方!

“相信我!这一次,我绝不会轻易放弃!绝不!”

看着自己最信任的搭档,陈平想起这二年来一次次面对北区那如泰山压顶的攻势之下,南洋的溃不成军,那时候的单玉的表情是沮丧,是绝望,却看不见一丝愤怒,可现在的他,却是那么的愤怒,那表情甚至让自己感到一丝胆颤。

单玉,你怎么呢?

“相信我!”

这句已经被单玉重复了多少遍的话又一次响起在自己的耳边,陈平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

“我相信你!”

单玉直起身来,再也没有去看任何人一眼,昂着头踏进了球场。

这一幕,没有谁看到,就算是颜雨峰,也还是在喘气,没有看到在暂停时间还没结束之前就已经来到球场上单玉。

“嘟!!!”

长铃响起,最后的时刻到了!

颜雨峰与队友相拥在一起,合掌齐声喝道:“胜利!”

远远的,单玉听到这声呼喊,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胜利!你们把胜利看得太简单了!

随着南洋的发球,定时在一分十四秒的赛表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

单玉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带球向前运去,北阳罕见的没有再进行全场包夹,而是在半场摆开阵型,严阵以待着。

带球刚到三分线的单玉忽然身体一折,前他的颜雨峰便知他要找掩护,反身便去追,却没有尽力,因为他晓得,前面起码还有二个拆位在等着,先追得太猛只能让自己应避不及,反而失去单玉的防守。

果然不出所料,那个已经被自己虐带了整整大半场的陈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颜雨峰叱喝一声,折步扭身,闪开陈平的阻挡,想继续追防单玉。

眼前突然一空,单玉竟然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忽然听见全场的惊呼,颜雨峰心中一凉,回头看去,飘荡的白色网兜在央在眼中。

他```````他竟然真的出手了!

颜雨峰无法相信的反身去看单玉,却看慢慢倒推的那张熟悉的脸,那张脸现在没有一丝沮丧和放弃,根本找不到是一个失去斗志的人表情。

当看到自己在注视着他的时候,后者眼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如往常的做了一个投篮的动作,这是单玉的标准性的动作,在沉寂大半场之后,微笑之手终于又一次出现了。

“嘿!”颜雨峰笑了笑,心里却有了一丝异样。

十五秒之后,全场又一次响了欢呼声,颜雨峰扬了扬手,往后倒推而去。

计时表闪烁着最后的时间——00:46

着一次得手,一贯的手法,根本无法阻挡投篮手感,颜雨峰再次把比分追到2分。

顾不得喘气,南洋迅速推进到前场,这一次,颜雨峰一个人顶到最前面,他的目标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单玉。

来吧,单玉,我要让你绝望到底!

单玉突然加快了速度,横向的往左侧三分弧线出带去,颜雨峰大喝一声,迅速的追赶过去,这一次,他才管前面是否还有人去做挡拆呢!

单玉突然顿住了,身体一折,再次变向,往右侧一个大跨步,欺身往三分线冲去。

饶到是颜雨峰这样的变想好手,这次也有些刹不住身型,后脚一错,反身挺了下腰,终于消抗住重心的转移,蹭脚再次追上去。

一个身影又一次出现在眼眼,颜雨峰愤怒的刹住了身体,同时大吼了一声:“换防!”

高原应声而出,作为单玉的第二防守点,单玉刚才的变化实在太多了,给予自己的考虑时间也非常充分。

“我不会让你再投进去的!”高原全身扑了上来,他明白,只有这一次进攻被遏止了,那么,胜利就真的要来到了!

单玉向前疾本的身体忽然刹住了,他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高速奔来的5号,眼睛凝视着远处的篮筐。

深吸一口气,义无返顾的跳了起来。

无论成功与否,他必须出手。

我已经退却了很多次,我也知道我不是这个球场上最好那个,但我不会再一次的推却,我要让你们所有的人都看到。

我!

单玉的微笑!

“刷!”

往回追来的颜雨峰凝固中了,而已经将单玉扑倒在地的高原却在听见一声凌厉的哨音之后,也凝固了。

全场静了静!

计时表执着的闪了闪——00:17

与此同时比分牌也闪烁了下,露出最新的比分——75:79

“吼!”

单玉仰天长啸,面容狰狞,返身做出飞翔动作向回走,在他的前面,旁边,尽是疯狂叫嚷的队友。

嘟~~~~~~~~~~~~!

北阳叫起了倒数第二个暂停,一个长达一分钟的长暂停!

不要忘记,北阳还欠南洋一个罚球!

敬请收看第一百二十八章最长的战斗之战斗至最后一秒

本文从网络收集整理,更多、更新的小说请登陆阅读!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你觉得本站还不错,请帮忙多多宣传,网站的发展需要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