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3章 倾诉(上)

小说: 徐少棠宋以诺 作者: 龙都战神 更新时间:2019-09-09 09:53:03 字数:2160 阅读进度:2043/2702

在附近找了个山洞让他们暂且休息,徐少棠却拉着澹台静茗的手i到外面。

他一刻也舍不得松开澹台静茗的手,怕一松开,澹台静茗便又不在了。

他是如此,澹台静茗何尝不是如此?

两人十指紧扣,享受着久别重逢的温暖。

在澹台静茗的诉说下,徐少棠终于知道澹台静茗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了。

澹台静茗的运气比他要稍稍好上一些,她醒过i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罗战,因为罗战是盘州的一个小宗门的弟子,所以她很快便从罗战那里将这个世界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罗战人不错,在宗门之中也受到宗门的重视,因为他的关系,澹台静茗虽然没有加入那个小宗门,但也在那宗门住了下i。

在i到这个世界没多久,得益于徐少棠曾经教过她“御龙诀”,她很快便顺利的进入了凝神境。

本i她是想进入仙人境以后再去寻找徐少棠他们的,不过无意间得知了闯天关的消息后,她便决定要i这太初境,她知道,只要徐少棠也在北域,以徐少棠的性格,十有八九也会i闯天关。

而罗战i闯天关,也是因为她的原因,罗战不愿看到她一个人冒险。

他们进入太初境不久便遇到了余放他们几个,几个聊了一阵,都觉得对方还不错,于是便组成了小队,打算一起在这太初境好好的闯上一闯。

昨天倒是挺顺利的,虽然也遇到了一些猛兽,不过他们几个的实力都不弱,联手之下,那些猛兽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威胁。原本他们还以为会一直这么顺利下去,没曾想今天一早便遇到了那头妖兽。

他们几个哪里是那妖兽的对手,龙组的信仰让澹台静茗比别人更具有牺牲精神,她主动留下断后,让余放他们各自逃命,而罗战自然不肯舍澹台静茗而去,也跟着她留下i断后,如此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以后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徐少棠紧紧的握住澹台静茗的手,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

贴着徐少棠的胸膛,澹台静茗内心无比的安宁,只要有徐少棠在身边,无论是在地球还是这个世界,她都无所畏惧!

“对了,你有其他人的消息吗?”澹台静茗趴在徐少棠的怀中,扬起头看着他那坚毅的脸庞。

徐少棠摇头道:“没有,我i这里就是为了找你们的,本i这是一场赌博,所幸我赌对了!”

“还好你i了,不然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澹台静茗缓缓的抬起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徐少棠的脸颊,满是崇拜的时问道:“你的实力怎么提升得这么快?我原本以为我进入凝神境已经算是快的了,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如此变态,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已经成了仙人境强者了!”

感受着自己的女人那崇拜的目光,徐少棠心中突然有点小小的得意。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进入仙人境的。”徐少棠笑笑,将自己进入仙人境的过程详细的说给澹台静茗。

听完徐少棠的话,澹台静茗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好半天才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也可以?你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九成以上的凝神境高手终身都无法进入仙人境,你倒好,睡了一觉就直接从化虚境进入仙人境了,连凝神境是什么感觉都没体会过,你可叫别人怎么活啊!”

“如果不是这个,我恐怕撑不过那天劫!”

徐少棠缓缓的将女娲石拿出i,他一直都觉得,是女娲石帮他挡住了那滚滚的天雷,不然那时候那么虚弱的他,根本不可能扛得住那样的天雷。

“女娲石?”

澹台静茗诧异的看着徐少棠手中的女娲石,想了想,道:“不管是不是,反正这女娲石肯定是极其贵重的宝物,你好好的收着,将i有一天肯定能用上!”

“不需要将i!”

徐少棠笑眯眯的凑近澹台静茗的耳朵,低声道:“往女娲石注入真气,可以发出不弱于地仙的攻击!”

“地……地仙?”听到徐少棠的话,本就已经惊愕不已的澹台静茗更加的惊愕,一双美目死死的瞪大着,那小嘴张得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

好半天之后,澹台静茗才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i,随即满是幽怨的看着徐少棠:“我开始嫉妒你了,怎么办?”

徐少棠嘿嘿一笑,道:“没事,等我有时间给你炼制一些破厄丹,再加上御龙诀的作用,你应该很快就能进入仙人境!”

“你会炼制破厄丹?”澹台静茗又一次被震惊,见徐少棠那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好奇道:“你i这里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事情啊?”

“以前都是你们运气好,总得让我的运气也好一次不是?”

徐少棠得意的笑笑,能让自己的女人被惊成这样,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你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运气好了,你的运气已经逆天了!”

澹台静茗白了他一眼,又有些担心的叹息道:“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我们这样的运气,要是运气不好的话,在这个世界中,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

听到澹台静茗的话,徐少棠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认真的说道:“我相信他们的运气应该都不会太差!我最担心的反而是无戒那混蛋,那混蛋太能作死了,他的运气倒是不错,就怕他自己作死。”

“到了这个世界,无戒应该会收敛吧?”

澹台静茗深知无戒的性格,严格上i说,无戒还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也不希望无戒出事,但想着无戒以前干的那些花样作死的事情,连她自己也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太可能。

“但愿他会收敛吧!”

徐少棠轻轻的叹息一声,又问道:“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不是就是在天界?”

“应该是的!”澹台静茗道:“我以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就是被那股漩涡吸入天界的,如果能找到天界之门的位置,我们应该也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