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把你九个脑袋射下来当球踢(两章合并)

小说: 玄门小奶包是冥界最强打工人 作者: 林水妖妖 更新时间:2022-08-08 字数:4540 阅读进度:287/383

毕方怔住,似乎是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危急之下,云柒双手结印,瞬间形成强烈的金光阵法,以她为圆心轰然扩散,辐射范围几百米之内,将那团烈火瞬间清空。

空中只剩下渺渺灰烬,以及烈火飞过留下的灼热气息。

孔雀扇着膀子,幸灾乐祸:“你完蛋了,差一点烧了凤凰宫,等我见到凤凰一定会告状。”

毕方:……

冷着脸对云柒道:“谢谢你,小姑娘挺可爱的,为什么要和这只破鸟在一起?”

云柒:“……它是我的手下。”

“哦,我听说孔雀肉挺好吃的,你考虑一下。”

“喂!”孔雀振翅,又要冲过来搏斗。

毕方一扇翅膀躲开,冷冷地道:“我在前面带路,跟我来!凤凰宫戒卫森严,像你这样硬闯,闯进去也会被百鸟的烈火烤熟了。”

孔雀这才看到宫殿内,梧桐树影间飞过的各种猛禽,上上下下大约有几千只,当即冷哼一声跟着毕方进去。

凤凰宫殿庄严宏伟,云柒和段青松从孔雀背上下来,朝里面走去。

王座上背身立着一只大鸟,华丽绚烂的尾羽顺着台阶铺下来,犹如一片彩锻,每根羽毛都闪烁着淡金色光芒,仿佛天上星海倾倒在它身上。

孔雀和毕方这样的神鸟本来就足够漂亮,在这样的大鸟面前仍旧被衬托得像两只麻雀。

孔雀走到殿前,曲腿,一只膀子放在胸前,恭敬地行了个礼。

王座上的大鸟听到声音,扭过头,眼瞳里猝然燃起两把烈火,缓缓转过身,被拖动的尾羽犹如流动的彩色流云。

毕方把他们带进去就转身离开了。

孔雀抬起头,看着王座上威严的凤凰双目,从那两团烈火中窥探到了几分沉静慈爱,于是满怀激动,声音颤抖:

“您是母凰对不对?一定是的,我终于见到了百鸟之母,我是孔雀,我是特意来朝拜您的。”

他说完,大厅里陷入诡异的安静,一分一秒流逝。

云柒走上前,歪着脑袋看看孔雀,再看看凤凰,小嘴无奈地抿起。

有种不祥的预感。孔雀好像闯祸了。

“我生平最讨厌别人把我认成凰,”王座上的大鸟声音威严,带着汹涌的怒意:“同样的长相,百鸟们却更亲近她!难道我看起来很凶吗?”

孔雀:“……”

现在缩成个蛋滚出去还来得及吗?

“你放平心态不就好了,在我们人类的世界里,孩子回家基本也是只找妈不找爸,就算爸爸一人在家,也是一句‘爸,我妈呢’!”段青松突然开口。

大家都望向他,他无辜地摊手:“怎么了?我说错了?”又转过身看向看向王座上的凤:“百鸟怕你,可能是你比较威严,虽然长得一样,但你赢在气质上。”

凤高高在上,俯瞰着下面的两人一鸟,良久喉咙里发布一声沉重低沉的冷哼。

“你这个人看起来笨笨的,但是说的话很中听,而且很有道理!”

他缓缓拖动尾羽,在王座上坐下,太古神兽的气场还在,但看上去已经没那么可怕了。

“找我有什么事?”沉声问道。

云柒忙上前几步,变出纯青长弓:“是因为这把武器,烛龙大大赠给我的,但是他翻身的时候把弓压断了,想请凤王帮我把它修复!”

凤睥睨一眼,眼神里满是不屑:“是烛龙能做出的事!”

翅膀尖尖一摆,纯青长弓瞬间放大,立在台阶下,高足足有两米,散发出幽幽青光。

“这把弓是降妖除魔的利器,逐鹿之战中曾经射杀蚩尤麾下无数妖兽,可以净化邪祟,镇压恶灵,烛龙把它送给你,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可以帮你修复它。”

说着他站起身,摆摆膀子尖。

云柒他们赶紧后退,让出宫殿内偌大的空间。

轰然一声,凤朝长弓吐出一口赤金色烈火,荜拨的火光爆燃声中,弓臂断裂的地方融化,重新融合为一体。

刷的一声,弓臂修复完整,断口被烈火炙烤得通红,慢慢红色消失,留下一个赤金的凤凰翎标志。

“我曾在梦中见到帮你修复弓箭的一幕,是几千年前做的梦了,应该是鲲鹏让我梦见的,世间因果循环,一切有迹可循,所以我才愿意帮你,附赠一个凤凰翎,危急关头可爆发凤凰烈火,能焚烧世间一切邪恶。”

“谢谢凤王大大,你真是太好了!”云柒满脸激动,眼底的笑意满得几乎要溢出来,嘴角的梨涡甜美度爆棚。

凤沉思着看向这纯净美好的笑脸,眉头微微蹙起。

如果他的孩子们都能像她那么乖巧可爱就好了。

哼!都是一群不知道好歹的鸟!

傲娇地挥挥膀子,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孔雀不舍地离开,最终还是忍不住问:“母凰什么时候回来?我再等会能见到她吗?”

“滚蛋!”

凤王一声厉喝终于把他们赶了出去。

“好可惜,差点就能见到母凰了。”

孔雀载着云柒和段青松,振翅飞去。

刚飞出丹穴山就看到凰拖着烈火,身后跟随百鸟,从天边飞过。

炽热的尾焰灼烧天空,赤金色光点洒落,千树万树金花绽放。

“母凰,我见到母凰了!”孔雀大喊。

***

乌云翻腾,犹如千军万马,怒海波涛,狂风呜咽!

蛟龙庞大的身躯紧紧圈住鲛人幼崽,其他成年鲛人则守护在他身躯外面。

一圈黑衣人窜出海面,将他们包围起来,上百个鱼叉高举起来,上面黑色符文闪烁着妖冶的红光。

九婴庞大的身躯露出海面,九条脖颈舞动,九个脑袋俯瞰着海面的蛟龙。

一个脑袋发出狞笑,喉咙涌现一股深红,一团烈焰凝聚,即将喷涌而出。

嗖的一声。

锐利的破空声响起!

一道羽箭拖着烈焰,如流星划过撕裂乌云,划过浓雾,叮的一声正中九婴正要喷吐火焰的喉管。

现场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轰然一声炸裂声。

九婴的一条喉管里爆发出赤金色烈焰,咔嚓一声从中折断。

巨大的脑袋摔进水面,溅起猩红巨浪。

蛟龙抬起头,看到天空上孔雀华丽的尾羽张开,云柒和段青松在孔雀后背上俯首往下看。

云柒一条腿站在孔雀背脊上,小脸沉静肃穆,手中拉开一个和她等高的纯青长弓。

长弓上有一道清晰的凤凰火翎印记。

哗啦一下,画卷在空中展开,山鬼,雪山神女齐齐飞出。

云柒奶音冷哼,“正好你有九个脑袋,试试我的新武器厉害不厉害!”

说罢,再次拉满长弓!

九婴朝云柒发出惊天怒吼,另一个脑袋蓄力,喷出一团滚滚黑烟。

“卧槽!毒气!捂住口鼻。”孔雀怒吼一声,奋力煽动翅膀。

云柒凝眸,抿着唇咬着牙,朝那股翻滚的黑烟射去。

嗖的一声。

利箭穿透黑烟,顷刻释放出浅金色光芒,水波状扩散。

将黑烟净化干净。飘散的黑烟中一道利箭犹如流星划过,直接穿透九婴的一个脑袋。

“我怎么忘了,这把箭有净化功能!”

孔雀在天边翱翔着,不忘朝九婴发出嘲笑。

“你完蛋了,看小柒不把你九个脑袋射下来当球踢。”

云柒再次拉满长弓,瞄准九婴的一个脑袋。

而那个脑袋则蓄力,喷出一股汹涌海水,犹如天柱,朝孔雀的方向射来。

云柒小手勾着弓弦,拉满,松开。

弓弦发出嗡嗡共鸣,利箭脱弦而出,直直插入水柱。

轰隆一声,水滴漫天坠落,犹如一场暴雨。

而利箭射穿水柱后又叮的一声射中九婴的另一个脑袋。

九婴发出咆哮,触角痛苦地拍打海面,溅起的巨浪把黑衣人裹挟。

黑色潜水衣上的咒文锃锃发亮。

接连几箭射出,九婴最后一个脑袋砸进海面,庞大的身躯轰然沉入水中,海水掀起山一般的浪潮,将近几百米高。

孔雀振翅,飞向高处。

蛟龙抽动身躯,鲛人纷纷游进深海。

黑衣人四处逃窜,被巨大的浪头打翻,远处停留的一艘船则快速启动,却被后面翻涌的浪潮追上,一个十米巨浪打过来,船头倾覆,船体从中间断成两半。

……

……

足足过了有一小时,海面才恢复平静,九婴庞大的身躯完全沉入水中,海水变成猩红色,破烂的潜水衣,以及船只的碎片漂浮得到处都是。

鲛人们慢慢从深水中游上来,蛟龙也哗啦一下露出头。

“结……结束了吗?”段青松看着一片狼藉的海面,有种经历末世之战的感觉。

“结束了。”云柒收起长弓,齐耳短发上瞬间出现一枚纯青发夹。

***

海面上的浓雾彻底消失,天光涌现,驱散乌云。

又恢复了白天的景象。

云柒望向西北,“这下烛龙可以睡个好觉了。”

山海大陆的日夜交替也能恢复正常。

孔雀振翅,往刚来时的那个山头飞去,海面上传来鲛人优美动听的歌声。

云柒他们回头一看,鲛人们露出水面,在女鲛首领的带领下齐齐歌唱。

云柒朝他们挥挥手,天边绚烂的晚霞爬上她的脸庞,给她q弹圆润的奶膘镀上一层金色。

“走啦!”云柒用手拢住嘴,朝他们大喊道。

段青松:“如果不出意外,这次是真的不会再见面了。”

话音刚落,就听苗苗的声音响起。

她跃出水面,化出人形,落到孔雀背上,朝段青松灿烂一笑,径直走过他,来到云柒面前。

笑眯眯地歪了歪脑袋,“你回去以后会帮我调查其他同类的下落吗?”

“当然,小柒会找到坏人,把其他鲛人放出来,让他们回家的。”

“既然这样,我怎么好意思安安稳稳地呆在家里呢,不如我跟你们一块吧。”

段青松惊喜地喊出声:“真的吗?苗苗,你是说你要留下来?”

“嗯。”苗苗重重点头。

孔雀飞落山头,等到日暮西下,群鸟归巢,孔雀振翅高飞,拨开山间云雾逆流而上。

不知在云雾中飞了多久,猛然间四周的景色有些眼熟。

云柒奶音甜软:“我们回来了!”

正是京郊的山,一片深秋萧索景象。

山道上有几个游客,不满地抱怨着:

“来晚了,满山的红叶都掉了。”

“就是,净看树杈子了。”

正说着,孔雀一声轻啼,穿过云霄。

“我去,那是孔雀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孔雀?”

“好像真的是,孔雀怎么可以飞这么高,不是说孔雀只能低飞吗?”

“快拍照,录像!妈呀,这只孔雀真是又大又绿,什么品种?能养吗?”

孔雀一听,不太高兴,扇动翅膀飞下来,以俯冲之姿冲向那几个人。

云柒飞快地朝他脑壳上敲了一下:“不要跟普通人斗气,快走啦!”

“我不服,竟然说我又大又绿,这几个人夸人的词汇也太贫乏了,忍不了,必须教训他们。”

云柒满脑袋黑线,抓着孔雀后背的羽毛,奶音甜软,像安慰小孩子一样道:

“你已经是见过凤凰的孔雀了,怎么能跟几个凡人计较呢?”

孔雀一想,“也对。”

转身拍着翅膀飞得又高又远。

回到家,家里所有人都很高兴。

云秋策在餐厅预定了火锅,云柒拧着眉头和清汤锅里的丸子做抗争。

段青松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在山海大陆的经历。

“当时我腿肚子一软,直接从冰面上滑下去了,你们猜我摸到了什么?”

“摸到了烛龙?”

“没错!”

“你真摸到了,没有当场被他削吗?”

“怎么会没有?!当时那个龙爪已经抬起来,就要压在我脑袋上,小柒上前把我拉走了……”

菜菜不爽地看看辣锅里的沸油,吩咐云秋策:“给我下个鱼丸。”

云秋策忙着听段青松说话,摆摆手不想搭理他。

林景尘,“我帮你下,吃辣锅还是清汤?”

“废话,当然是清汤,小猫咪怎么能吃辣呢!”

他正说着,服务员推门进来,看到眼前神奇的一幕。

小骷髅穿戴得严严实实,在有暖风的房间里还带着帽子围巾。

菜菜趴在桌上,颐指气使地指挥林景尘给他下丸子。

云秋策反应极快:“不好意思,我家猫宠坏了,下去!”

朝着菜菜脑门上敲了一下。

菜菜喵呜一声,窜进云柒怀里,猫瞳不爽地瞪着云秋策。

云秋策贱兮兮地耸耸肩,反正有外人在,菜菜不敢吭声,只能做一只乖巧的小猫咪。

“那个……要加汤吗?”服务员问。

这时,对面包间的声音传了进来。

s..book54590280851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玄门小奶包是冥界最强打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