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剩半个月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25 字数:3500 阅读进度:353/355

云天学院第二峰已经消失,君洛姬他们回去后便去了院长的主峰。UPU小说网www.upu.cc

主峰之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这里,不分界限。

神界的时夕年、药离筠,冥界的院长冥王,魔界的魔尊君洛姬、第二魔王落倾雪,还有已经脱离神界的沐子言。此刻,他们聚集在这里,没有身份的区分,他们,只是他们。

几人聚集在大殿中,一时却是无人开口。大家此刻最为担心的都是君洛姬的状况,可是,这似乎又是一个大家刻意回避的话题,谁也不愿意提起,似乎就这样逃避着,他们所惧怕的就不会发生。

“缺德鬼,老实说,还有多久?”终是药离筠先一步开口询问,都不说话,这样沉默着,心事压在心中不上不下,更是难受。

君洛姬看了沐子言一眼,唇角挑起,转向药离筠,“娘娘腔,我也想问,你还有多久才能将时夕年追到手?”

君洛姬玩笑般的话语,却是让所有人心中不由一沉。他避开了药离筠的问题,为什么不回答?

院长妖冶的眸子中华光闪烁,身形一闪,便已经到了君洛姬的身边,他伸手直接往君洛姬手腕探去。既然君洛姬不说,那他就自己看。

“老家伙,又想找事是吗?”君洛姬却是先一步握住院长的手腕,紫眸瞳眸中有着玩味之色。

若是以往,院长与君洛姬这般,其他人都只会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热闹,这两人到一起总是会闹上一闹。

可是现在,没有任何一人笑的出来。就连本该立即反驳君洛姬的话,与其吵闹的院长也只是沉默地看着他,一双邪异的眸子此刻却是阴沉入水。

“放手!”若非是怕君洛姬会再次动用魔力,他又岂会被阻拦?

“明明是你先动的手,这语气怎么反倒像是我在欺负人了!”君洛姬极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话间松开了院长的手,却是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负于身后。

“呵呵~”一边的沐子言突然笑了起来,她看着大家,笑的嫣然,“一切都结束了,大家不是该高兴吗?怎地都如此一个个垂头丧气!”

大家看着沐子言的笑容,不语。所有人中,最为难过的就是她了吧,可是,她却是从始至终都是笑着,她越是这般,越是让人心疼。[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就是!”君洛姬一把揽住沐子言,接着沐子言的话开口,“今天不仅仅是胜利的日子,还是我娶妻的日子,你们一个个都给我这幅表情,都是什么意思啊,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

“君洛姬,言言,你两究竟有什么打算,大家也都不是外人,就说说呗!”时夕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间的难受,故作轻松的开口。

“我们打算离开学院,然后四处去走走看看,活了这么久,整日里打打杀杀,勾心斗角,也是时候好好放松放松了。”君洛姬看着沐子言,眸含深情,他多想陪她走遍天涯海角,只是,他能够陪她一直走下去吗?

“话我可说在前面了,这次可是谁也不许跟着我们,尤其是你,时夕年!”沐子言小脸上一片明艳,却是似若嫌弃地看着时夕年,“这是我们的二人世界,谁也不许打扰!”

“言言!你怎么能这样呢!”时夕年叫屈,她竟然被嫌弃了!可是,那双明媚的眸子中却是深深的担忧,他们究竟是如何想的?就这样离开吗?

“我就这样了!”沐子言红唇勾起,弯弯的弧度,“好了,不要说我们的事情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我们还有些事先处理了!”

说着,沐子言便拉着君洛姬往外走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没有人跟上去。这一刻,每个人的心都是沉重的。

大厅中,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一时却是相顾无言。他们所有人是因为君洛姬与沐子言两人而来到人界,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地,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的结果。

若是早知如此……早知如此又能如何?那个人的决定,又有谁能够改变?纵然是早知此番他会丧命,君洛姬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让沐子言重生吧!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若是没事就该去哪就去哪儿!”院长挥了挥手,好看的眉头皱起,率先离开了大厅。他们都在这里,也只会无端增加沉重,无法解决问题。

院长离开,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火岩之中,正中央的血色丛林中,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紫一红,不是刚刚从主峰离开的君洛姬与沐子言又是谁》

两人看着周围的一切,相视一笑,心下更多的却是动容。

曾经,他们为了到达这里,几乎丧命,而现在,却是眨眼之间便能到达。

时光飘然,他们谁也不会忘记在这里的记忆。

幻阵之中,荒漠之地,赤玉金冠蛇群中,他们第一次的生死相托。他毫不犹豫用一副血肉之躯换她一片安宁的天地,她以血指路,换血救他,他们彼此的身体里早已留着相同的血液。

就在这丛林深处,他们脚下的土地中,一片已然干枯的湖泊边,两人次次陷入险境,却始终安然。在这里,他们得到了魂玉。

沐子言嫣然一笑,手指挑出脖子衣领下的琥珀般的圆球。正是当初自动飞到她身边的魂玉。

火红色的外壳处包裹着点点莹玉白光,曾经,她不知那白光是什么,现在却是知道,那就是属于她的爱之力。

“君洛姬,你当初是怎么得到这力量的呢?”她也是刚刚领悟了这种力量,以前,她还是莫凝泪时,根本就不曾有这种力量,君洛姬又是怎样得到并且将其封印保存在这里的呢?

“丫头,这是爱之力!”我爱你,便能够找到这属于你的力量。

听懂了君洛姬话语中的意思,沐子言抿唇一笑,掩去了心底的悲痛。

“你要来这里是做什么?”沐子言笑着转移了话题。

“等人。”君洛姬笑着抚着沐子言的发丝,目光扫过周围血红色的树木,紫眸深邃,不知在想着什么。

等人?沐子言挑眉,正要询问,开口前却是已经感受到了空气中的波动,心下顿时了然。

“属下见过魔尊!”落倾雪一袭红衣,眉目依旧妖娆,只是妖娆中多了淡淡的哀伤。

君洛姬对落倾雪点头,而后看向沐子言,“丫头,我刚刚忘了让你将那‘魂玉’给冥王了,你现在再去送给他吧,就说是我让给的,让他好好照看着。”

沐子言摸着脖子上的魂玉,看了一眼落倾雪,在转向君洛姬,对上他含笑的眼眸,终是抿了抿红唇,转身离去。

她想问为何要将魂玉给院长,可是终究是没说。或许,他真的是一时忘了,又或许……正好,她也有事要去找院长。

看着沐子言离去的背影,直到那道倩影消失在视线中,君洛姬才收回目光,再次转向落倾雪。

“你该回去了!”

“属下要跟着魔尊!”落倾雪眸光沉痛,是他没有完成任务,是他没有保护好魔尊。

“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你也无需自责。”君洛姬笑看着他,知道他心中所想般开口,“早在我离开魔界时便已经将魔尊之位传给了大魔王,如今,他也该是正式继承魔尊之位的时候了。现在,你回去,让他继位,我也就安心了。以后,魔界就靠你们了。”

“我不回去!我只跟着魔尊!”落倾雪斩钉截铁地回答,无论是生死,他都要跟着眼前这个人。

“怎么,我只想在这最后的时日里好好陪陪丫头,你也不成全吗?”君洛姬唇角笑容消失,偏头看向别处,转身一股无形的尊贵之气出现,“这是魔尊的命令,无论你愿意不愿意,都要遵从!”

这就是他身为魔尊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吧。

“如今魔界的魔尊是曾经的大魔王,你下的已经不是魔尊的命令!”他听从的从来都不是什么魔尊的命令,只是因为魔尊是眼前之人,他才跟随,这是他第一次违抗命令,却是不后悔。

“你……”君洛姬回头看他,有些错愕,转而却是哭笑不得,“我倒忘了你这倔脾气了。”

落倾雪不说话,眼前之人早已是他发了誓,要誓死跟随的人,他怎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半个月,我最多只剩下半个月的生命了!”看着落倾雪瞬间惨白的脸色,颤抖的身形,君洛姬唇角再次勾起笑容,“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我只是我,我只想用每时每刻去陪着她。可是,魔界,我总归是放不下的,我回不去了,所以想让你帮我回去守着它!”

说着,君洛姬换换抬手,紫色的魔力开始蔓延,“他们也离开魔界太久了,你带他们回去吧。”

紫色魔力所过之处,血色丛林消失,一道道人影出现。

落倾雪没有去看那些人,那些都是魔界的人,当初听从君洛姬的命令,守护这里,守护着魂玉,他都知道。

落倾雪只是看着眼前的君洛姬,看着他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容,事不关己的模样。半个月,竟然只剩下半个月了,难怪之前在大厅中他不说,他不让冥王查探,若非是现在想让他回去,他是不是就打算一直瞒着他们,不告诉他们?

半个月,是多长时间?于他们这漫长的生命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

落倾雪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君洛姬,不敢眨眼,他真怕自己一眨眼,眼前的人就消失了,就再也不会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