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24 字数:3452 阅读进度:351/355

想到爱之力,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柳如烟,之前沐子言说的话他们都还记得。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沐子言说她杀不了柳如烟,可是他们都看到了,柳如烟已经死了,甚至连尸体都不曾留下,沐子言又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呢?

“丫头,柳如烟究竟有没有死?”院长忍不住询问到,柳如烟的存在对这个世界的威胁太大了。

“柳如烟死了,但是,她没死!”沐子言淡声开口,“我说过,她是杀不死的!”

众人顿时明白了沐子言的意思,她就是从沐子言体内分离出来的恨,并没有死。所谓的柳如烟死了,说的是柳如烟这个凡人死了。柳如烟原本只是一个凡人,但是却是被无形体的恨给占据,其实在被占据的那刻柳如烟就已经死了,所以,在恨离开后,柳如烟的身体瞬间就消失了。因为以柳如烟死去的世间算,她的尸体应该早就腐烂被风化,什么都不剩了。

可是,她还没死,那就是说威胁依然存在,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杀不死……这又该如何?

所有人脸上再次出现了深深的忧色,他们都是各界的领导着,敌人那般的强大,由不得他们不担忧。

想来,他们从出生开始也从未惧怕过这样一个存在,而且还是无可奈何的存在,杀不死,难道就只能这样了吗?

看出院长他们的担忧,沐子言不由轻笑一声,继续开口道,“她虽然没死,但是也与死了没有什么两样,大家也不必担心,至少现在不用担心。”

这话是何意?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沐子言。

“爱与恨本来就是两个极端,无论是谁,在心中都有着善与恶两面,也就等同于爱与恨,两者之间只不过是孰强孰弱,谁压制谁罢了!当爱胜于恨时,人性就会展现出善良的一面,天下太平,而当恨胜于爱时,会如何,我想大家心中都清楚。每个人心中都藏着爱与恨,无论是哪一个都不可能被完全抹去,就算是圣人也不可能做到,所以,无论是我,还是她,我两谁也杀不死谁,因为,我们的生命依存于世间所有生灵,除非谁世界毁灭,不然,哪怕是世间只剩下一个生灵,我们也依旧是存在的!”

沐子言的解释,大家听在心中,很容易变能够明白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他们之前都将沐子言看做了一个与他们一般的个体,可是他们忘记,沐子言是爱的化身,谁的心中会没有爱呢?所以,他们之前的这场战斗,也就是等同于爱与恨之间的战斗。

“所以,也就是说,现在这场战斗你胜利了,而她被压制了?”时夕年饶有兴致的开口询问,仿若是正在玩着某种游戏,突然找到了游戏规则,明白了游戏理念。

“恩,”沐子言点头,“所以她现在被压制着,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出现了。”

“短时间究竟是多长时间?她也可能再次出现压制你是不是?”萧阙沉声开口,当看到她无恙出现时,他已经满足,可是现在,他似乎又察觉到了她的危险。

“这个短时间,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是算不清吧!”沐子言眨了眨眼,放松一笑,“我都把她打散了,她想恢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再说了,如今我都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了,你们认为我还会给她壮大的机会吗?”

听到这话,大家算是真正的放心了。

看着大家放松的神色,沐子言垂眸浅笑,其实,有句话她没有说,究竟是多长时间,她不清楚,算不清是因为仇恨的复苏不再于她,而是在于世间的所有人。

若是所有人或者是大部分人心中的爱多于恨,那恨永远都不可能有复苏的可能,反之,若是所有人或者是大部分人心中的恨多于爱,那么恨明天就会醒来也不是不可能,这些,都不是一个人能够控制的。

无论是爱与恨,还是其他,都只是人心之间的一种斗争,只看胜利的那一方是谁。这一次,她胜了,她已经没有精力去在意下一场战斗会是在什么时候了,若是身边的那个人,那个能够给她力量,给她支撑,让她去爱的人不见了,爱于她来说也就成了虚无,她也就不再是她了。

“既然如此,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也该各回各家了吧!”放了心,时夕年伸了个懒腰,瞥了眼众人,而后视线落在沐子言又君洛姬的身上,“言言,你们打算去哪里,带上我呗,好久没有放松好好玩玩了。”

好笑地看着时夕年,沐子言看着她身后的药离筠,笑着开口,“我们哪里也不去,打算回学院,你若是想放松去玩玩,正有人等着带你呢。”

时夕年撇嘴,没听懂沐子言话语中的意思般继续开口,“都说了跟着你们了,既然回学院,那我也就回去吧!”说着,时夕年扭头看着院长,“爷爷,你是回冥界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学院?”

听到时夕年现在叫他爷爷,院长忍不住身子一抖,当初让时夕年以他孙女的身份进入学院,可是从始至终,时夕年都不曾叫过他一声爷爷,怎么现在她突然冒出了这一声爷爷,可真是把他给吓的不轻。

院长被吓到了,沐子言听到时夕年叫院长为爷爷,心中却是有了想法。在她还是墨凝泪时,她并未见过冥王,所以不知道原本的冥王是怎样的,可是之前,君洛姬已经告诉她了,冥王原本是与君洛姬一般俊美的男子,可是为了帮君洛姬让她复生,却是变成了一个老人。

院长,是沐子言最为感激的一个人,她知道,若非是冥王,早在墨凝泪死后,君洛姬离开魔界后,还不知会做出什么傻事呢!没有冥王,就没有她与君洛姬现在的一切,她与冥王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冥王却是在背后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她如何能够不感激?即便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君洛姬,但是,这份恩情,她愿意承。

想着,沐子言突然抬手在自己指尖划破了一道伤口,一粒血珠出现,悬浮于空,渐渐的,血珠中的血色退去,竟是化作了一滴莹白色的闪烁着温润柔和光芒的泪珠。

对着院长浅浅一笑,沐子言指尖一弹,那由血化作了泪珠便向院长飞去。

看着飞来的泪珠,院长没有做任何的阻拦,任那泪珠没入自己的眉心。

眉心之一个人脆弱的致命存在,院长这般表现了他对沐子言绝对的新人,这让沐子言心中更是感动。

院长感受着那滴泪珠没入眉心后竟是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他集中精神去找,却是找不到。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的惊慌,他虽然不知道沐子言是要做什么,但是,他相信沐子言绝对不会伤她。

沐子言本体是虚无之泪,那滴由血转化而成的泪珠实质上的沐子言体内本命精血,那是绝对珍贵的存在,就拿一滴泪珠能够让一个普通的修者起死回生。他不知道沐子言为何要这样做。

院长还在疑惑时,却是听到身边连续发出了几道惊疑声。

“恭喜冥王!”突然大家异口同声的开口,院长更是疑惑了,这都是怎么了?

“原来院长真正模样长的这样好看啊!”一场战斗,大家的关系都拉近了不少,沐子言看着满脸疑惑的院长笑着开口。

模样?院长不由挑了下眉,转而想到什么,抓了把自己身后的发丝一看,却是傻眼了。

银色的,他的发丝竟然又恢复成银色了,不再是白色。

众人都笑看着眼前的院长,原本面容慈和的老者此时却是化作了风流偏偏公子。

如峰的眉,挺直的鼻梁,浅粉色的薄唇,如星的眸子组合成了风流邪异的面孔,那唇不挑而翘,自带三分笑意,却又多了五分邪魅。眸中光华流转,微动间就如有星光闪烁,他的身上柔和了美与魅两种特色,让人难以移开眼目。

在那邪异俊美的五官上,那独特的散发着星辉光芒般的银色长发更是增添了他的魅力,眼波流转间,似乎就能将人的魂儿勾了去……

院长看着自己的发丝,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抬眸看着沐子言,唇角挑起一抹邪笑,开口间并不是大家所以为的感谢的话语,“怎样,看到本王的容貌,是不是就后悔选择了那家伙,丫头若是现在后悔也还来得及,本王的怀抱随时为你敞开!”

说话间,那充满魅惑的瞳眸甚至还不停地对沐子言放着电。

君洛姬顿时黑了脸,一把将沐子言拉进自己的怀中,宣示主权一般地怒视了院长,“你再敢多说一个字,你信不信我让你变光头?”他可是知道院长最为在意他那一头银发的。

果然,院长顿时收回了挑逗沐子言的目光,撇了撇嘴,咕哝道,“真不好玩!”

他这一声咕哝,顿时引得大家的一片笑声。

“言言,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在大家的笑声中,时夕年幽灵般幽幽响起的声音分外惹人注目。

“怎么了?”沐子言正靠在君洛姬怀中忍着笑呢,没想到时夕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刚刚叫他爷爷呢,你就把他变的这么好看,你说你究竟安的什么心!”时夕年的话语中是满满的控诉,惹来了大家更大的笑声。

这一次,沐子言是忍不住了,直接笑倒在君洛姬的怀中。

笑声传响在空中,大家都看着彼此的笑脸,心理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