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22 字数:3380 阅读进度:346/355

君洛姬明确表态,他绝对不会同意院长让沐子言用她的生命去杀柳如烟,无论院长所说的是真是假,他都绝对不允许这种可能的存在!

只是,君洛姬的表态似乎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院长淡淡瞥了君洛姬一眼,胡子翘了翘,却是怪异地笑了起来,“你小子,还不允许?你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还能活多久,不过是转世一遭,也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现在还好意思开口说话!我若是你,真是恨不得尽早去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老家伙,你还好意思说我!当初说好了我转世之后,你要保护着我,你的保护呢?还冥王呢,保护个人都做不到,我看你真的该找个坑去把你自己给埋了,免得在这里让人看了碍眼。”君洛姬微挑了眉头,满面嘲讽地看着院长,眸中却是有着彼此才懂的坚决,或者是嘱托,他时日无多了,而沐子言现在已经退出神界,显然不可能再回到神界了,所以,他只能将沐子言托付给院长,他此生的至交。

“什么叫做保护一个人,你是人吗?你当你是孩子啊,还让人保护,老子与你非亲非故,为什么要保护你啊?要死就早点,别在这里婆婆妈妈!”院长撇嘴,言罢直接将视线转向别处,懒得再去看君洛姬。

听了院长的话,君洛姬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薄唇紧抿,一阵沉默。

他已经得到了院长的答案,并不是他所期待的答复,可是,他已经无法再次开口了。他已经欠了冥王太多了,一次次让冥王帮他,这一次,他真的无法开口了。

为什么要保护他?是啊,丫头只是他的丫头,他自己离开了,凭什么将一切都丢给冥王?冥王与他是朋友,所以帮他助他,可是冥王与沐子言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非亲非故的人,冥王为何要去照顾,难道只是因为丫头是他所爱的人吗?

他不能太自私了,冥王真的为了他付出了太多了。

看着冥王那苍老的容颜,君洛姬薄唇愈发的抿紧,他记得,在他转世之前,冥王还是一个有着英俊面孔,让冥界万千少女痴迷的翩翩公子。(棉花糖小说网 Www.upu.cc 提供Txt免费下载)冥王,是整个冥界的掌控者,如他们一般,有着不老的容颜,可是,为了他,冥王毫不犹豫的舍弃了自己的青春。

生命终将终结,或许,在这最后的时刻,还他青春,就是他能为他做的唯一一点补偿吧……

君洛姬这般想着,终是不再言语。

一时间,前一刻还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在这一刻,却是异样的沉默起来,莫名沉重的气氛开始从两人身上蔓延。一时间,没有任何人开口打破这份寂静,仿若是最后一刻的寂静。

这两人沉默,其他人也跟着沉默。

原本时夕年与药离筠他们因为这两人的对话,极度无语的抽搐着嘴角,不明白这两人为何总是看着一副不对盘的模样,见了面不是吵就是闹,总是没有正常的时候。要说平日里这样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是该闹的时候吗?他们就不能正经一次?

正着般想着呢,那两人却是就莫名的沉默了下来,让他们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渐渐沉了一颗心。其他的他们不知道,但是,君洛姬的事情他们却是知道,君洛姬缺失一魂一魄,在苏醒之后,是绝对不可以动用任何魔力的,可是,君洛姬却是已经动用了魔力,已然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事实就是,君洛姬在不久的,很近的将来的某一天,就会消失在他们的眼前,永远的消失。除非,能够找回君洛姬那一魂一魄,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曾经为了沐子言,他自行散去了自己的一魂一魄,消散于天地间的魂魄,又如何能够找回?找不回的,他们都不是什么都不懂,只是,不愿意去面对。

其实,相对于他们的不愿意面对,沐子言才是真正的会觉得痛心的人吧。

可是,当时夕年他们将担忧的目光转向沐子言时,却发现沐子言的神情是异常的平静,她只是平静地与对面的柳如烟对视着,仿若根本没有听到院长与君洛姬的对话,也不知君洛姬此刻的状态一般。

看着这般的沐子言,时夕年与药离筠不由疑惑,难道沐子言是真的不知道君洛姬若是动用了魔力,便是再无存活下去的可能了?想来或许是这样的,毕竟当初君洛姬散去一魂一魄时是为了救沐子言,沐子言并不知情,如此不知道君洛姬缺失魂魄倒也正常。不然,若是说知道君洛姬的情况,沐子言还能表现的如此平静,倒是真的是不正常了……

确实是不正常,时夕年与药离筠并不知道沐子言其实已经知道了,平静吗?或许吧!

沐子言此时只是看着对面的柳如烟,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如何要斩杀了柳如烟!就算真的如院长所说需要付出她的性命,她也会毫不犹豫!

因为,就是柳如烟逼的君洛姬动用魔力!因为,君洛姬若是不在了,生与死于她来说又有什么区别?柳如烟既然要杀她在意的人,那她便先杀了柳如烟,而且,她相信自己能够做到。因为,她与柳如烟本就是一体的,是她创造了柳如烟,那就由她将其毁灭吧!

对面,柳如烟对视着沐子言的眸子,从那里她轻易的就读懂了沐子言心中的想法,一双眸子愈发的幽森暗沉。

“你果真是想要杀我?”柳如烟此时注意不到任何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锁定在沐子言的身上,在读懂沐子言眸中的意思后,唇角不由勾起一抹冷笑,冷眸中幽光闪烁,同一时间,沐子言的眸中也出现了一道同样的幽光。

她原本是想通过收服沐子言,她的本体来壮大她自己,来统治这个世界。

可是现在,她却是想要改变主意了。若是知道一切后,沐子言还要杀她,那她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将沐子言先杀死,任何足以威胁她的存在,她都要毁灭,无论是谁!

要杀她的主体,毁了也罢,没了主体的限制的她,便再也不会有任何的顾及,恨,当整个世界充满恨的时候,无论是神魔界冥界还是人界,都只会是她的天下,无人可挡!

那边柳如烟在等待沐子言的决定,其实,在对待她的主体时,她有着罕见的耐心。

而沐子言,在眸中那道幽光出现时,脑海中突然多出了许多信息。

在读取那些信息时,眸中有着震惊于不可置信,最终化作了最初的平静。

她抬眸看着柳如烟,开始回答柳如烟之前的问题,“我无法杀你,即便我是真的想杀你!”

是的,她无法杀柳如烟,因为柳如烟就是她,她们本就是一体的。

在读取到那些信息后,她才明白,柳如烟却是她的另一面。

爱与恨从来都是兼存于世间的。墨泪女神,是女娲娘娘悲悯世间所流下的眼泪,是天地大爱的化身。

有大爱,自然并存的也是有恨的,只是,当爱多余恨时,展现出来的便只是爱,便是她,墨泪女神。可是,在爱的背后,始终是有着恨的存在,她虽然不被发觉,却从来不曾消失。

直到那一日,在雪域极巅,在她被自己的好姐妹所伤,命在旦夕时,她的心中第一次有了恨。在知道魔尊君墨的深情,而自己却要永远的消失于世间时,心中有了不舍,更是再次有了恨。恨泧歌,恨萧阙,更是恨着她自己醒悟的太晚。

而就在那一刻,一直隐藏在暗处的恨找到了可趁之间。

就在她为君墨留下眼泪,魂飞魄散的那一刻,是她生命的终结,却是恨的新生。

恨出现了,但是,由于她这个主体的消失,却是没有真正的形态,她只能以无形之谈游离于世界的各个角落。

所以,恨要做的便是要爱,要她复生,只要她活了,恨就真的会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了。

让她复生,却是不能让她强大,让爱胜于恨时,恨就又要消失了,所以,当得知君洛姬有方法让她复生时,恨便悄然游离在君洛姬的周围。

直到君洛姬转世的那一刻,恨暗中更改了君洛姬他们原本的设定,并且,同时也将另一边正要转世的萧阙的转世轨迹给改变。

没有人防备,没有人知晓,恨就轻而易举的做到了这些。

不仅仅是这些,恨自己还到了转世的她身边,恨没有形态,她便附在了别人的身上,她选定了柳如烟。

不仅仅是恨自己,恨还有着一枚很好的棋子,那便是沐子晴,亦是泧歌。

泧歌,直到这一刻,沐子言才真正的明白,为何在那时泧歌会对她痛下杀手,她们是那般要好,相依相伴的姐妹啊!可是,现在她却是明白,那时,对她出手的根本不是她的泧歌,不是她的妹妹,而是被她自己的恨所制造出来的另一个泧歌,是为了逼迫她生出更多的恨意而衍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