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20 字数:3205 阅读进度:343/355

泧歌本想着萧阙此时会站在她这一边的,却是没有想到萧阙根本无动于衷,知道现在阻拦也无用,泧歌只得作罢。upu.cc[UPU小说网]

暂时撇开沐子言与君洛姬,泧歌却是怒目看向萧阙,妖娆的面庞上此时却是有着毫不掩饰的怨毒之色,“萧阙,你什么意思!别告诉我你就这样放弃了,放弃莫凝泪,你甘心吗?”

“不甘心又如何?”萧阙唇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一次的错误已经是一生的悔恨,同样的错误又怎么能够再犯第二次!”

或许是真的被沐子言那句不懂爱给唤醒了吧,他爱了,却是爱错了方式,如今他能做的就是如以前所做的那般,只要能看着她幸福便是满足,至少,他相信,君墨不会如以前的他那般,那般的让凝泪伤心绝望。

“什么错误!你只不过是为你的懦弱找借口罢了!”泧歌忍不住怒喝,她绝对不允许,不允许君墨与莫凝泪在一起!就算她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也绝对不允许他们幸福!凭什么他们两人幸福着却是让她陷入无边的痛苦中?

对于泧歌的话,萧阙没有做出反应,只是看向沐子言与君洛姬,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笑容。此刻,他终于懂得了有种爱叫做放手,输给君洛姬他并不觉得意外,至少,君洛姬早在转世之前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点,或许,以后他会懂得更多,也会如现在的君洛姬一般懂得了不放手,但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过,他希望君洛姬不要给他机会让他学会这点,因为,他们学会的爱都是建立在凝泪的伤痛之上,他宁愿自己不会爱也不要凝泪伤痛。

墨泪女神,是女娲娘娘悲悯世人所流下的泪水,是天地大爱的化身,若是让爱沾染上悲伤便是天地的劫难,而他身为神君却是直到此刻才明白这一点,想来真是好笑。

“君墨,凝泪我就交给你了,好好待她!”萧阙顿了顿话语,深深看了沐子言一眼,而后别开视线,“你们走吧!”

沐子言与君洛姬微微诧异,没有想到萧阙竟会就这般让他们离开了,不过,无论萧阙为何会这般,于他们来说这是好事,若真是动手,即便此时他们都已经苏醒了前世的力量,但是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若是真的战起来,吃亏的绝对是他们的,毕竟君洛姬一动手便是致命,而沐子言,曾经魂飞魄散的她,即便现在醒来又岂能与前世相比?

对于萧阙突然的转口,沐子言与君洛姬在心底都不由松了口气,不怕死,并不代表着就是想死,若是有活着的希望,谁愿意去死?

暂时排除了萧阙的威胁,沐子言与君洛姬却是并未如萧阙所说的立即离开,他们还没欢喜到忘记泧歌的存在。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萧阙能够让他们离开,但泧歌绝对不会!前世今生衍生的仇恨,又岂是说放就放的?不过,若真是泧歌一个人,一战虽然或许会有些吃力,他们却也无惧。

君洛姬与沐子言看向泧歌,同时忆白与溟他们同样看向泧歌,此时他们的敌人只剩下泧歌了。

注意到几人的反应,萧阙却是先一步转向泧歌,开口道:“泧歌,我们之间的恩怨也是时候算算了!”

算恩怨,萧阙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将泧歌怎样,他虽为神君,但若真战起来却是不一定是泧歌的对手,泧歌手中掌握着整个冰域,那是能够斩神的存在,除非他能够得到圣匙或许能够战胜泧歌,但是现在圣匙在沐子言的手中,纵然圣匙对他有着万千吸引力,他也不愿意再向她要。

况且,此刻他并不是一定要算清他们之前的恩怨,更不是要战胜泧歌,他只需拖住泧歌让君洛姬他们离开就好,他能帮他们的只有这一次,从今以后,他便会回到神界好好做他的神君,直到等到他有足够的能力时再来与泧歌算清他们之间的恩怨。对莫凝泪他能做到放手,但是对泧歌,他绝对做不到原谅!若非是泧歌,他与莫凝泪又怎会走到如今这一步?

“呵呵!”听到萧阙的话,泧歌却是怒极反笑,“萧阙,你当真要帮他们?”萧阙的意图她又如何看不出来?今日萧阙会做出这般选择当真让她恼怒,她觉得只有傻子才会这般,她一直以为萧阙很聪明的,他们两人虽然相互仇视,却不得不说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可是,现在这个伙伴却是脱离了她的控制。

现在泧歌忍不住有些后悔自己当初选择转世去找君墨了,转世之后虽然找到了君墨却还是让莫凝泪抢了去,得不偿失!更重要的,她因为转世却是失去了对萧阙的控制,若是再转世之前,萧阙哪里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反对她?转世之前她能逼着萧阙对莫凝泪说出任何决绝的话语去伤莫凝泪的心,而今面对萧阙时却是不得不有所顾及,毕竟也是一代神君,当她手中失去了把柄,神君也是不容小觑的。

“你若要这样认为也可以,至少,我不会允许你在我面前伤了凝泪!”萧阙神色淡然,唇角有着一抹洒脱的笑容,当想明白了,心中少了那份执着,竟是觉得自己整个人的精神境界都得到了超然飞升。

说着,萧阙也不管泧歌是什么反应,扭头再次向君洛姬与沐子言开口,“你们快些走吧,去找冥王,有他在,没人能够伤的了你们。”

找冥王,冥王是谁,在两人记忆苏醒时已经知道,可是,他们虽然知道了冥王是谁,却是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眼下不是思考冥王之事的时候,危险暂时消除,沐子言收回了身负重伤的忆白与溟烬,看了萧阙一眼,抿了抿红唇,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与君洛姬一起转身离去。

从今以后,莫凝泪与萧阙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说什么都是惘然,如此倒不如什么都不说,就这般离去。

有萧阙拦着泧歌,沐子言与君洛姬以为他们真的能够就这样离开了,可是,当转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人,两人连带着溟都不由顿住了步伐。

“是你!”却是泧歌惊呼出声,虽然被萧阙阻拦着不能有什么行动,泧歌的视线却是一直追随着君洛姬与沐子言,此时君洛姬与沐子言突然停了下来,她自然也随着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

“怎么,离别几日,连师父都不会叫了?”柳如烟依旧是那一身黑纱,黑色面巾遮掩着容颜,这次却是没有软轿相抬,铃乐相伴。

虽然没有那些夺人眼目的东西,但是,这一次她的出场却是最为让人心惊的。

她就站在她们几步开外的位置,不知站了多久,而他们,这几位所谓的天地至尊的强者却是没有一人能够发觉,此刻,即便是眼中看见了这个人,但在感知中她却是不存在的,他们无法感知到她的存在,这究竟是怎样的修为?几人深深的震撼。

当初在暮伤城时他们都见过柳如烟,那时只是隐隐觉得这个人身份神秘,猜测到她的修为虽然不低却也还不至于到达多么恐怖的地步。可是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在暮伤城时,是因为他们的修为实在太低,根本感觉不到柳如烟真正的可怕之处,而现在,随着修为的提升,对柳如烟的认知也加深,才深深的明白了这个女人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在面对着此刻的柳如烟,所有人心中竟是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丝逃逸的冲动,当这种冲动升起的瞬间,所有人都是变色。他们哪个不是站在世界顶尖的人物?从出生到现在何时有过不战就想逃的时候?

而此刻,面对柳如烟时,他们想逃,不是胆怯,却是灵识本能地在面对危险时做出的第一选择,这只说明,他们绝对不是柳如烟的对手!

此刻他们才明白,原来,当初在暮伤城时柳如烟所说的要杀君洛姬,也只不过是戏耍他们而已,柳如烟那时若真的想要动手,他们中的任何人恐怕都逃不掉!

“师……师父!”泧歌心中突兀地一跳,当她恢复了神女的身份时又哪里还会叫她眼中一个普通的凡人为师父,可是,在柳如烟一句不带情感的反问之后,她竟是生不起丝毫的反抗欲望。

“你把冥王怎样了?”极力忽视心间不受控制的颤抖,君洛姬向柳如烟询问道。冥王不是别人,正是去找柳如烟却一直未回的院长,他的师父。

冥王去找柳如烟了,现在柳如烟好好的出现在这里,冥王又会在哪里?

柳如烟站在原地,对于泧歌的唤声与君洛姬的询问置若罔闻,只是看着沐子言,那冰冷的眸子如淬了寒冰一般的冰冷,开口间每个字都是带着让人心惊的戾气,“莫凝泪,你当真好大的胆子!竟然背着我嫁人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