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20 字数:3355 阅读进度:342/355

这一刻,所有人都寂静,都在静静等着莫凝泪的苏醒。[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www.upu.cc]

无论是莫凝泪君墨还是泧歌,在此处苏醒都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的,这般措不及防的苏醒,是好是坏,谁都无从得知。

“君墨!”一声轻唤宛若天籁般响起,仿若瞬间唤醒了沉睡的时空。

“丫头回来了!”君洛姬勾唇浅笑,垂眸间,眉眼间冰山皆融,只剩下暖人心脾的温柔宠溺。淡淡话语,平淡却温馨,仿若是爱人在守望着妻子的回归。

大手握着小手,沐子言就那样靠在君洛姬的怀中,抬眸看着他,清澈灵动的眸子中承载的是满满的深情,双眸痴痴地望着眼前的容颜,不舍得眨一下眼。

目光相撞,激荡了时光的流淌。岁月划过亘古,穿越了世界,轮回兜转,终于,他们又站在了一起。

雪域一别,便以为是永恒跨越时光的洪流,他终于将她拉了回来。

这一刻,一眼对望,仿若回到了最初,未曾离别前。

三界交界处,彼岸花燃烧了天际,而她就在花海中翩翩起舞,火红的裙纱,精灵般跳跃,迷乱了他的视线,俘获了那颗万载未动的心。

情不所起,一往而深!原来,在那时彼此的心中早已剩下唯一,只可惜,他们明白的太晚……太晚,不,并不晚,至少现在他们还在一起,至少现在他们还能够相拥,哪怕只是飞蛾扑火的瞬间,也是幸福,独属于他们的幸福。

“凝泪,你,你终于回来了!”萧阙的话语终于打断了情人间的对视,沐子言收回视线从君洛姬怀中起身看向萧阙。

当对上萧阙溢满惊喜,盛满她终于能够看的懂的情谊时,不由缓缓勾起的唇角。

“我,莫凝泪,以墨泪女神之名义,自愿剔除神根,永世不再踏足神界一步!”

萧阙眸中的惊喜瞬间凝固,碎裂,消散。

看着沐子言体内的一根金色骨头飞出消散成点点金光时,萧阙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开口。

“凝泪,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丫头!”君洛姬满是担忧的看着沐子言,沐子言突然的举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剔除神根,这是怎样的决绝!

听到唤声,沐子言扭头给了君洛姬一个笑容,绝美的容颜虽然略有苍白,却是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目。[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以前,就如是被禁锢在笼中的一只金丝雀,而这一刻,她终于自由了,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去追求自己所爱了,哪怕只是瞬间,死也心甘情愿。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沐子言的眉心缓缓出现了一枚暗红色泪滴状的印记,那是属于堕神的印记,有了这个印记,便是永生不得回归神界,成为了整个神界的敌人。而泪笛状,正是她本体的象征。

“凝泪,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就永远回不到神界了!”没有得到沐子言的回答,萧阙依旧是不能接受一般的询问着,不能回归神界,便是斩断了所有与他的关联,他是神界的神君,而她成了堕神,他们变成了永世敌对的存在,这让他如何接受?

“为什么?”沐子言勾唇一笑,化为堕神,清纯的笑容中多了丝妩媚妖娆,似乎多了勾魂夺魄的魅力,她笑看着萧阙,“神君既问原因,便说明神君不曾真的爱过。爱情,是不需要原因的!”

爱情,是不需要原因的。

所有人震撼,君洛姬忍不住将沐子言拥进了怀中。以前,他总是默默地在背后看着她苦苦追逐着萧阙的步伐,他能给的只有祝福,后来,当凝泪为了她舍弃了生命选择魂飞魄散时,他虽然感觉到了她的情谊,却也只以为更多的是她对萧阙绝望,心已死,救他,更多的原因也是把她当作了朋友。

可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真切的认识到自己究竟犯了多了大的错误,他怎么能,怎么可以怀疑她呢?怎么能够怀疑他们的爱情呢?

这一刻,只觉自己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之中。相比于凝泪,他的付出又算的了什么呢?幸福来的太过突然,他舍不得放手此刻的时光,只想将这一刻化作永恒。

突然间后悔了,他不该冲动的,没了一魂一魄,他选择强行苏醒,却是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他不怕死,却是怕再也看不见她,再也不能陪着她。

“君墨,我舍不得你,舍不得你死,为了我,一会动手时你不要动好不好?”沐子言在君洛姬耳边轻语,她知道君洛姬此时的状况,若是君洛姬不动用魔力,纵然是选择强行苏醒,也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但若是真的动手了,耗尽了魔力,那便是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好!”君洛姬笑着点头,纵然是为了她,他也要活下去,如非必要,他绝对不会动手,但是,萧阙与泧歌会给他们机会吗,答案他心中清楚,只是,他会尽力的,尽力与凝泪一起活下去,他们的幸福太短暂了,他们想要更长……

“我,君墨,以魔尊之名起誓,娶莫凝泪为妻,生死不弃,生生世世,执手相依!”君洛姬突然开口,以魔尊之名娶妻,便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妻子,更是整个魔界的魔后。

听到君墨的誓言,沐子言愣了一下,转而却是回握着君洛姬的手,郑重开口。

“我,莫凝泪,愿嫁君墨为妻,生死不弃,生生世世,执手相依!”

誓言成,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将两人笼罩,那是天地形成的规则,这一刻,他们在天地的见证下正式结为了夫妻。

这一刻,魔界所有人看着空中的异变,沸腾了,他们知道魔尊终于找到魔后了,那就意味着魔尊就要带着魔后回归了。

魔界所有人期待地等待着魔尊与魔后的回归,却是不知他们的魔尊与魔后正面临着生死的抉择。

君洛姬与沐子言的誓言太过突兀,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时,誓言已成。

泧歌最先做出反应,铁青着脸色,调动着全身的神力攻击向那银白色的光芒想要破坏那誓言。但是,那银白色的光芒是天地规则的见证,泧歌的能力还不足以凌驾于天地之上,又如何能够破坏?

“萧阙,你在做什么?”泧歌一人不行,便开始要唤帮手了。

不过,萧阙却是没理她。

此时,萧阙只沉浸在沐子言之前所说的话中。

她说,因为,爱情不需要理由。她说,他问为什是因为他不曾真的爱过。

他不曾真的爱过?真的吗?一直以来,他都始终坚信自己爱着莫凝泪,深爱着,可是,现在他以为他最爱的女人却是告诉他,他不曾爱过……

他想否定,他是爱着她的,她凭什么这样说他?可是,他又该拿什么去否定?说他爱她?

他爱她,却是在她在他身后苦苦追逐时给她的只有冰冷的背影,无情的伤害,让她伤了心,绝了情。他爱她,却是中了别人的圈套伤她性命,却是在她生命垂危时抱着别的女人离开,从始至终不曾回头看她一眼。他爱她,却是在她魂飞魄散时一筹莫展,而在他无所作为时君墨却却是心甘情愿为她呆在幽冥狱三年,却是甘愿为她散去一魂一魄。

他爱她,他凭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说爱她?又拿什么去爱她?

此刻,听着泧歌气急败坏的呼唤,看着那天地见证下相拥的两人,他只觉莫名的讽刺,讽刺他自己的失败。

他是高高在上的神君,却是生生的将自己所爱的女人推给了别人。

是的,他坚信着,他爱着莫凝泪,一直都爱着,只是他不会去爱,不知该如何去爱,他爱错了方式,爱的懦弱,所以失去了她。他爱她,却是从来都不知道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

“萧阙,你在想什么呢,还不快阻止他们!”泧歌愤怒,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人竟是就这样结成了夫妻,若是这般,就算君洛姬最后死了魂飞魄散了又如何?在天地规则的限定下,只要他们一日不自愿解除夫妻之约,他们之间就永世有着无法割舍的牵绊,就算是魂飞魄散也斩不断的牵绊,这是她不允许的,君墨是她的,自从她跟着莫凝泪到达彼岸花海中,在远处远远地看了一眼,她便决定这个男人是她的,只能是她的,无论生死,都只能是她泧歌的!可是现在,他们竟然就在她的面前结成了夫妻!

谁也没有想到君墨与莫凝泪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成夫妻,两人的身份都是非同一般,尤其是君墨更是身为魔界的魔尊,他娶妻自是需要大费周章的准备,可是,现在两人竟然就这样结为了夫妻。最为草率仓促的成亲,却是有着天地规则最为有力的限制,任谁也不能破坏,也来不及去破坏。

其实,这也怪不得君墨与莫凝泪,今日一劫,他们谁都不知道自己能否走出去,仓促又如何,就算最后身损在此处,他们至少也是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