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13 字数:3281 阅读进度:329/355

沐子言突然的话语让楚亦晨神‘色’一变,她原本想要趁机与‘女’儿好好相处培养下感情的,至少是多了解下‘女’儿,可是却不想‘女’儿这就要离开了。(www.upu.ccUPU小说)。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79小說

“找院长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不如我们明日参加了婚礼再走?”接收到楚亦晨递过来哀求般的视线,君洛姬略作沉‘吟’,如此开口到。关于询问院长的事情早一天晚一天也没有什么太大关系,看情况那个沐子晴的师父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

感‘激’地看了君洛姬一眼,楚亦晨看着沐子言,等着她点头答应。可是,沐子言抿了抿红‘唇’,却是摇头拒绝了。

“不必,爹爹不会娶墨小姐的,明日的婚礼一定会取消,有些事情我想早些知道。”之前的事情君洛姬虽然没有对她说,她隐约也能猜到一些,其他不说,在见到萧阙时她会控制不住自己,这点她必须要‘弄’清楚,且不说在暮伤城城主府时她莫名的坚持要带走萧阙,以前在云天学院时她第一次见到萧阙时就莫名昏倒,她绝对不认为这些都是偶然。

“言儿,能不能留下来多陪陪娘亲,这些年是娘亲亏欠了你,娘亲知道自己无法弥补,但娘亲只想对陪陪你,可以吗?”见君洛姬开口不起效果,楚亦晨忍不住自己出声哀求,她不想再离开自己的‘女’儿。

看着楚亦晨,沐子言微皱了眉头,不由向‘药’离筠看去,眸中有着疑问。在她离开之前,楚亦晨待她还不是这般,而在她回来之后明显在楚亦晨眸中看到了许多多出的东西。

面对沐子言的疑问,‘药’离筠轻叹一声,开口道,“我都告诉娘亲了,娘亲担心你。”

心下了然,沐子言再次抿紧了红‘唇’,看着‘药’离筠,“不要告诉爹爹。”可以告诉任何人,但唯独不能告诉爹爹。

“不会!”‘药’离筠坚定点头,他们每个人都不想让爹爹知道这件事,从沐子言之前面对沐聆轩时‘露’出了笑容时,他便已经知道了她与他们相同的选择。

见‘药’离筠点头,沐子言才转向楚亦晨,开口间声音依旧冷清而疏远,“你并不亏欠我什么,你唯一亏欠的是爹爹,当初你察觉到柳如烟是异样时却选择了相信她,若是你那时就采取措施,我们一家人也不会如现在这般。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如烟……”楚亦晨腾然瞪大了,眸子看着沐子言,满眼的不可置信,“你知道了?”

沐子言点头,“我知道的应该比你多,若不是你当初错误的相信,大哥不会中毒离开,你不会难产‘身亡’,爹爹不会一夜白发十多年****生活在痛苦之中,逸老更不会为你离开墨小姐。我只是不明白,你明明已经察觉到了异样,为什么不仅不防范她,反而还亲手将她送到爹爹的身边。”

若非是楚亦晨自己将柳如烟送到沐聆轩的房间中,以沐聆轩对楚亦晨的深情,又怎会纳了柳如烟为姨娘?又怎会有后来的沐子晴,没有沐子晴,她又怎会遭受十年非人的折磨?

看着楚亦晨满脸的痛苦伤心‘欲’绝的模样,‘药’离筠忍不住开口,“丫头,你究竟在说什么,无论你知道了什么,但是你也不该这样怪娘亲,娘亲所受的苦不比我们少。”柳如烟,从沐子言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时‘药’离筠不由沉了眸子,那个‘女’人,上次回天启时他也见到了,一副无害的模样,但是他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他虽然不知道自己中毒是为何,但是三岁那年柳如烟背着所有人将他推入湖水中的事他清楚的记得,若非是落水体质变得更差,爹爹也不会在娘亲还未回来之前就将让别人带走他。

“是娘亲的,都是娘亲的错,是娘亲错信了她人让你们受苦,害了你们的爹爹,是娘亲……”想着这些年来沐家每个人所遭受的痛苦,楚亦晨忍不住掩面而泣,她是能够阻止这一切的,可是她不仅没有阻止,还推‘波’助澜,言儿怪她并没有错。

看着楚亦晨,沐子言一直疏离冷寂的眸子终于有了丝丝‘波’动,轻叹一声,开口间话语似乎微软,“我并没有怪谁,我只是想知道你当年为什么要那样做。”

“当年整个楚家都在反对我与轩,他们控制住了轩,将我关在了房间中不准出去,为了轩的安全,我什么也不敢做。我听他们的话,以为他们不会将轩怎样,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拿轩来试‘药’,没有任何人告诉我,只有烟儿,她冒着被处死的危险向我通风报信。”擦干眼泪,楚亦晨向他们解说曾经发生的事情,她知道,纵然是哭泣,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不能该变什么,作为母亲,她不能再软弱下去了。

“逃离楚家,自然不能将烟儿丢下,不然她一定会死的,所以我与轩将她带回了天启沐府。烟儿一直是我的贴身丫鬟,我们亲如姐妹,到了天启后,我更是直接将她认作了妹妹。我想着以后在天启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可是,轩为她找了不少人,她都拒绝了。”楚亦晨苦笑,“那时我也没有多想,还是轩先发现了异常,但是轩却只是说烟儿年龄也不小了,毕竟不是亲妹妹,总是这样住在沐府也不好,不如在别处置办一个庄园让烟儿搬过去,那时我才觉得怪异,轩不是会在意这些的人,他绝对不会无故说让烟儿搬出去的话,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君洛姬与‘药’离筠在心底都忍不住叹息,明显的,那个烟儿是看上了楚亦晨的相公沐聆轩了,可是她自己却还不自知,将人家当作亲妹妹一般对待,也亏得沐聆轩对她是一心一意,若是换个有一点异心的男人,只怕楚亦晨是哭都没有地方哭了。

可是,纵然沐聆轩对柳如烟无心,最终一家人也还是成了现在这般……

没有人说话,静静地听着楚亦晨继续说着。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注意着,这么一注意,我却发现,烟儿竟是总是喜欢出现在轩的面前,总爱与轩说话,背地里也时常偷看轩……呵呵,”楚亦晨继续摇头苦笑,“我很傻吧,多么明显的事情,我却是在轩的提醒后才发现。可是,发现了又如何,她也并未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只能暂且将她的婚事搁置,她的心再轩身上,不愿意嫁给别人,我们总不能‘逼’迫于她。我与轩商量一番,只能决定如轩之前所说的将她送出去在别处居住。”

“可是,她不愿,她哭着跪在我面前,说依旧只愿当我身边的丫鬟,不愿当什么小姐,再也不敢对轩生任何非分之想了。毕竟还是把她当作亲妹妹对待的,看着她跪在我身前哭泣悲痛的模样,我还是软了心肠,让她留下来了。”

“后来不久我便有了身孕,我与轩都很喜悦,烟儿也变得很是本分,不再多看轩一眼,我们也就暂且放下了这事。但,我们没有想到孩子生下来便身带剧毒,直到那时我才有所怀疑。我本身就是十分出‘色’的‘药’者,按理说在我的调理下孩子出生应该很健康才是,可是事实却是相反,剧毒,只会是人为。能够躲过我隐瞒对我下毒的只有烟儿,她从小便照顾我,对我的饮食习惯十分熟悉,而且,她是我从楚家带来的,从小陪着我学习,她医术也不低,若是她真的有心对我下手,我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根本发觉不了。”

“怀疑了,但是面对孩子的痛苦,我没有时间去多想,冲忙间便离开沐府来到天界寻找解毒之法,我回去是楚家已经不复存在,所以只能自己再寻找起来的办法,我解不了孩子身上的毒,能够解毒的希望只能在天界找,所以我便留在了天界,一留便是多年。”

“终于与轩相约的期限就要到了,我却是依旧未曾找到解毒之法,临行前,我抱着最后的希望去了四大家族之一的墨家求助,墨家是整个天界第一炼‘药’世家,但是,以我的身份根本进不了墨家的大‘门’。后来终于见到了墨家一个算得上有身份的人,却是被告知墨家家主带着小姐与少主出去游玩去了,除了墨家主,墨家当前剩下的人无人能够我口中的剧毒。”

“就这样,带着绝望我回到了天启沐府,没有见到孩子,从玄的口中知道是被别人带走,但是世上如墨家家主那般的人能有几人?那人真的能够救我的孩子吗?****担忧焦虑,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更是无暇顾及烟儿如何,只是暗地里多加警惕,自那之后,烟儿或许也察觉到被发觉了,并没有其他动作。”

“直到那一天我醒来发现烟儿在轩的房间中出来,我才发现我错了,前一晚,烟儿是我送到轩的房间中的,所有下人都看到了,而轩也是被我下了‘药’的,这些我都记得,清楚的记得,但是,那并非是我本意,我被控制住了,那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醒过来时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