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11 字数:3375 阅读进度:325/355

‘药’离筠询问其沐聆轩为何会在这个房间中,确实是成功的转移了沐聆轩的注意力,让他暂时放弃了去追究‘药’离筠与那个‘梓言丫头’的事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最新章节访问:.。(79小說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就是明日的新郎啊,不住在这里又住在哪里?”沐聆轩回答的理所当然。现在他面前站着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又站着儿子,他却是一脸正经地说自己要当别的‘女’人的新郎。

瞬间,‘药’离筠几乎要以为自己幻听了,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家爹爹,嘴角‘抽’啊‘抽’的,“爹真的要明日当新郎?”

“是啊,整个墨家都知道的,明日婚礼就要举行了,此时断然是反悔不得的。”沐聆轩笑眯眯地看着‘药’离筠,似乎是为明日的婚礼而高兴。

‘药’离筠嘴角继续‘抽’着,眸子一转,瞥见自家娘亲一脸事不关己却是看戏的模样,心中顿时有了思量。

不再理会自己那心情一好就不太着边的爹爹,‘药’离筠看向自家娘亲,‘唇’角含笑,吐词清韵,却是让沐聆轩顿时变了脸‘色’。

只听‘药’离筠道,“娘亲,既然爹爹已经另寻新欢了,不如您就与儿子离开,有儿子与师父在,一定为娘亲寻个更好的,我看学院中有几位导师不错,与儿子的关系也不错,不如……”

“不如你不早点给我滚了,我这熊猫眼还没找你算账呢,竟然又来当着我的面帮别人来撬你老子的墙角了,当真以为你家老子是好欺负的啊,告诉你小子,你老娘这辈子都是你老子我的,谁敢抢我灭了他全家!”沐聆轩几‘欲’跳脚,一把将楚亦晨给抱在了怀中,向自己的儿子宣告着主权。

“……”突然被抱进怀中,楚亦晨呆了呆,转而却是一张脸变得通红,她这看戏看的好好的呢,怎么也没想到看个戏也能看的火烧己身。且不说沐聆轩突然的暴脾气让她既无语又怀念,就沐聆轩竟然当着儿子的面将她抱在怀中已经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多大年纪的人了,当着儿子的面还这样,也不怕被儿子笑话,快放开我!”红着脸推拒着沐聆轩的‘胸’膛,可是却不想沐聆轩不仅不放,反而将人抱的更紧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不放,刚刚就被这小子突然冲进来给把你拉走了,再放开,指不定这臭小子将你带哪里藏着呢!”沐聆轩恶声恶气地开口,怒目圆瞪,仿佛看着的不是自己苦心寻找的儿子,而是要夺自己妻子的仇人。

“……”听着耳边沐聆轩随着说话‘胸’腔的震动,楚亦晨真是又羞又急,却又忍不住想要翻白眼。当初,她第一眼见到沐聆轩时就被他风度翩翩的模样给吸引了,后来相处的深了,却发现这人儒雅的外表下却是藏着火爆的脾气,可是明白时,她的一颗心也早就落在他身上了,所以就这么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个表里不一的人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他却还是这样。

在沐聆轩与楚亦晨一个紧抱一个推攘之时,‘药’离筠在一旁看着,‘唇’角的笑容却是渐渐凝固,眼眶不由有些发热。

娘亲与爹爹的感情,从爹爹那满头华发便能窥知一二,幼时的记忆并未模糊,他为自己爹娘的感情好而高兴,却是止不住的酸涩。

这两人,本该一世相爱幸福快乐的,可是……眼前,娘亲虽然口中说着让爹爹放开的话,手中也推拒着,但那眼角眉梢的幸福之意却是不自觉的流‘露’。

这两人,站在一起,当是养眼悦目的。可是,此时自己的爹爹早已满头华发,年龄也是成为三十多岁成熟的中年男子,可是娘亲,娘亲近十六年的沉睡,十六年的光‘阴’流逝,娘亲被杜绝在光‘阴’之外,还保持着二十多岁的芳华容颜,美‘艳’如少‘女’……

这两人相互依偎在一起,他看到了幸福,更多的却是幸酸。纵然年华逝去,容颜尽改,他们的心都始终停留在相爱之时,苍老或美‘艳’,在他们彼此的心中都是不变的,都是彼此心中最好的模样。

这是他的爹爹与娘亲,他为他们感到骄傲。

更为爹爹的转变而欣喜,他知道,这样的爹爹才是最真实的爹爹,幼时爹爹也时常在娘亲面前嬉皮笑脸,他都记得。可是,那时在天启见到爹爹时,爹爹成熟稳重,洒脱儒雅,可是,那样的爹爹不是真实的爹爹,娘亲离开了,爹爹的灵魂也跟着离开了,留下了行尸走‘肉’的躯壳照看着他不舍的牵绊,那时一个很难再有情绪‘波’动的爹爹,但是现在……

心中为沐聆轩与楚亦晨而感动高兴,‘药’离筠却是轻挑‘唇’角,看着自己爹爹,“依照爹爹的意思,若是不当着爹爹的面就可以翘墙角了?”他喜欢这样的爹爹,喜欢与爹爹这样的相处方式。

“……”看着‘药’离筠似若带着挑衅的眸子,沐聆轩一时有些语噎,转而有些恶声恶气的开口,“谢谢提醒,从现在开始,我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娘亲的,绝对不会给你机会!”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究竟是爹爹守的紧,还是我能成功撬走爹爹的墙角。”‘药’离筠轻笑,谪仙般的容颜上似乎有光华流转,美的不似人间所有。

“你们父子两就不能消停会?”此时楚亦晨也不想着推开沐聆轩了,就算是被儿子笑话也已经笑过了,反正她是知道若是沐聆轩打定主意要这么抱着她,她是挣脱不了的。

只是,有谁家的父子会如他们两这般?尤其是这儿子,竟然想着撬自己老爹的墙角了,别说沐聆轩不乐意了,就连她也不乐意力量,有没有这样的儿子啊?

“我也不想啊,”‘药’离筠十分无辜,“爹爹他既然敢另娶她人,作儿子的总不能让娘亲受了委屈,自然会帮着娘亲打点一番的。”

看着自己儿子一脸的无辜,眉眼间却尽是笑意,楚亦晨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别和你爹闹,你看他现在都被你一拳给毁容了,明天这模样怎么敢出去娶亲见人?言儿既然是在休息,你就带我们去见见那个男人,虽说有你把关,我与你爹总也要看看的。”虽然之前听了‘药’离筠的话有些放心了,可不是亲眼所见,一颗心总归还是不平稳的。

见沐子言‘药’离筠不急,有君洛姬在他放心,而且若是早些将自己爹娘带过去,沐子言若是还没醒难免又会让他们担心。只是听了楚亦晨前面的话,不由抬手‘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沐聆轩,“娘亲的意思是爹爹若是毁容了,明天就不能娶亲了?不如我再给爹爹添上一个熊猫眼,这样看着顺眼些,也毁的更彻底些。”说着不由扬了扬自己的拳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楚亦晨极度无语,之前的相处怎么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劣根?楚亦晨不知道,一直以来,只有君洛姬才有资格得到‘药’离筠如此待遇呢。

不管是谁有资格得到‘药’离筠这样的待遇,沐聆轩在‘药’离筠话落后顿时瞪圆了双目,“你这‘混’账小子,我现在真庆幸你妹妹能够那般的乖巧懂事,若是也如你这般,我怕是早不知被气死多少回了!”

听到沐聆轩提到伪装成沐子言的沐子晴,‘药’离筠脸上笑容不变,眸中笑意却是瞬间消失,薄‘唇’蠕动片刻,直接来了句,“看来我的隐瞒是对的,在天启时爹爹和现在的态度完全是天差地别,想想那时爹爹还差点跟我称兄道弟了呢……”

最后一句话话‘药’离筠呢喃般压低了声音,可是再低的声音,在这小小的房间中还是很清晰的落入了沐聆轩的耳中。

额头青筋跳了跳,沐聆轩咬牙切齿,“那时若是就知道你是我儿子,我一定不会把你吊起来打的!”

那时他欣赏‘药’离筠的才能,是有过与‘药’离筠结拜的打算,可是却被‘药’离筠给张皇失措的拒绝了,他那时还疑‘惑’明明云淡风轻的一个人怎么会因为一个结拜就那般的张皇失措呢,现在却是明白了。也亏得这小子还知道拒绝,不然现在就算打不过他也要大义灭亲!

“我说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老娘的存在!”楚亦晨忍不住爆发了,别怪她,其实是很温婉的一个人,可是与某人呆的久了,总免不了会收到感染的……

听着耳边的河东狮吼,两个男人顿时默契地将视线转向楚亦晨,均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我什么都没做的模样。

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楚亦晨有些无语的开口,“轩,你究竟还要不要去看你‘女’儿和你未来‘女’婿?还有,明天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办,若是你没想到办法,毁你的容我自然是不愿意的,不过我却是不介意让筠儿把你打残,墨家大小姐怎样也不会嫁给一个残疾人。”

“他敢!”

“娘亲,筠儿很愿意为您效劳。”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药’离筠姿态悠闲,沐聆轩却是委屈,他的亦晨不心疼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