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1:07 字数:3479 阅读进度:318/355

“师父!”见柳如烟真的不打算放过君洛姬,沐子晴顿时白了脸‘色’。(棉花糖小说网 Www.upu.cc 提供Txt免费下载),最新章节访问:.。79小說.79小說m

“晴儿,你最好不要惹怒我!”冷冷瞥了沐子晴一眼似作警告,柳如烟转眸看向君洛姬,今日她便要当着沐子晴的面斩杀了君洛姬,好让沐子晴彻底断了对君洛姬的念想。

对上柳如烟冰冷的视线,沐子晴忍不住一个瑟缩,这世间她最尊敬之人是师父,可是,最惧怕之人亦是师父,那刻入骨髓的恐惧让她不敢对师父有任何的违逆。

“想留我?”君洛姬‘唇’含浅笑,微挑了眉头,将沐子言推到‘药’离筠身边,示意‘药’离筠保护好沐子言,再转向柳如烟时却是眉目张狂,“你大可以试试是你城主府留我,还是我毁你府邸!”他今日来只想带走他的丫头,但是对方若是真的要为难于他们,那么他也不会介意先为他的丫头收取一些复仇的利息的。

“好狂妄的语气,不过一个废物罢了,纵然是再有了修为,废物也始终是废物!”开口间柳如烟对庭院中的黑衣‘女’子招手示意,顿时那些人涌入大厅中,瞬间将君洛姬围住,竟是并不打算自己动手了。

君洛姬目光淡淡扫过那些黑衣‘女’子手中的各种乐器,神‘色’不变,“素来听闻音攻之法诡异莫测,让人防不甚防,不想今日却是能够有幸见之,只是不知是否真的如传言那般的强大!”

话落,掌间魔力凝聚,这是他达到仙级后第一次使用魔力,魔力已经从最初的黑‘色’变成了现在的浅紫‘色’,当初君墨使用的魔力是深紫‘色’。

浅紫‘色’,是众人不曾见过的力量,是不同于灵力的能量。(www.upu.ccUPU小说)

一旁,萧阙看着君洛姬掌间浅紫‘色’的能量不由锁紧了眉心,他只觉十分讨厌君洛姬掌间的能量,甚至想将其毁灭,不过他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

在君洛姬掌心能量凝聚时,那些黑衣‘女’子亦是动了。

琵琶奏乐,长笛轻鸣,短萧喑哑……所有乐器瞬间响起,一种‘肉’眼可见的奇异‘波’纹在乐声响起的瞬间在空气中出现,‘波’‘浪’一般,从众位黑衣‘女’子‘唇’瓣出现,向被围在中心的君洛姬围拢而去。

音攻,以乐声作为攻击的的武器,无形无体,主攻人的‘精’神海。

掌间凝聚的魔力攻击并未立即发出,君洛姬视线从那些黑衣‘女’子身上一一扫过,不由寻思,这若是将这些人都灭了不知那沐子晴的师父会有何等反应!

攻击‘精’神海,别人的‘精’神海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他的‘精’神海却是包含了前世君墨的‘精’神体,所以他丝毫不在意对方所谓的音攻。

只是……

“君墨……君墨……”

谁在唤他?君洛姬有些疑‘惑’,抬眸,却是看到他的丫头正向他飞奔而来,红衣张扬,火红的衣袂宛若燃烧的火焰,身后,是一望无际的仿若是用鲜血涂染而成的红‘色’‘花’朵。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花’叶相恋,却是永世不得相见,泪水洒落,血泪弥漫,染红了‘花’瓣……

他看到,他的丫头跌倒在‘花’海之中,‘花’枝上的荆棘刺破了她娇嫩的肌肤,鲜血流出,滴落在血红的‘花’瓣上。

他看到,他的丫头正对着他微笑,凄‘迷’而唯美,她唤他‘君墨……’,每吐出一个字,血便止不住般从‘唇’角流出。

他看到,他的丫头美眸含着泪水,一滴,五彩的泪水,折‘射’出美丽的五彩光芒,顺着那绝美的面庞缓缓滑落。

‘君墨,活下去……’这是她最后的话语,他看到他就那么一点点化作了光芒消散在‘花’海之中。

‘花’海依旧,血的‘色’泽,却是再也找不到那道娇俏动人的身影。

他看到那滴五彩的泪水飞到他的面前,他有着无尽的恐慌,那滴泪水……那滴唯美的泪水却是让他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恐惧,他想逃,却是一动不能动。

呼吸渐渐变得艰难,心中疼痛的难以自禁,只想,只想就这般随着她一起消散于这个世界之中。

眼皮越来越重,他好像睡,他好想去找他的丫头……

“君墨……君墨……”

朦胧中似乎有个‘女’子浅笑着在向他招手。

“君墨,活下去,你忘了我的话了吗?为了我,活下去!”

活下去,他不能辜负了她的期望,他不能睡!

猛地睁开眼睛,眼前,‘花’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围着他的黑衣‘女’子。

君洛姬瞬间沉了眸子,他忘了,再如何强大的‘精’神力也有薄弱的地方,而他纵然有着君墨的‘精’神力支撑,却也有着一个最大的弱点,那便是莫凝泪。于君墨来说,莫凝泪是他永远也逃不出的梦魇。

“缺德鬼!”‘药’离筠担忧的声音响起,君洛姬回眸,却见‘药’离筠身边的沐子言此时正手握‘玉’笛,随着他身边的黑衣‘女’子一同吹奏着,而另一边,萧阙与柳如烟却是在相战。

一眼便认出沐子言手中的‘玉’笛是院长曾经给她的泪笛,由于院长说泪曲不能随意吹奏,她便将其收起来了,现在却是又拿出来了。

目光微转,扫过在场所有人,君洛姬便大致猜出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泪曲,亦是音攻的一种,可以说是音攻中较为高端的存在。

之前,在君洛姬被对方的音攻攻击到内心中最脆弱的一角时,沐子言便拿出了泪笛用泪曲来救他,在君洛姬要放弃时,是她用笛声打断了死亡的召唤,将他唤醒。

而柳如烟与萧阙的战斗,更是因为柳如烟想要阻止沐子言吹奏泪笛,萧阙自然是不会允许有人在他面前对他的凝泪动手的……

君洛姬大致猜出发生了什么,抬眸看着正在专注吹奏泪笛的沐子言,一时却是沉默。

他曾经听过沐子言吹奏泪曲,所以一听便知道此时她吹奏的便是泪曲。那时,她吹奏的十分艰难,可是,现在却是流畅万分,这首曲子于她来说仿若是再熟悉再简单不过……

突然间明了,此时在丫头身体里的是莫凝泪,所以用泪笛吹奏泪曲的是莫凝泪而不是沐子言,对沐子言来说困难的曲子于莫凝泪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这一切,只是因为,泪笛与泪曲本就是莫凝泪的东西……沐子言,他的丫头就是莫凝泪,这些,他的师父,云天学院的院长应该是知道的,所以院长将泪曲与泪笛‘交’到沐子言的手中。

抿了抿‘唇’角,此刻君洛姬却是忍不住再次去猜测自己师父的身份来,师父虽然从未说过知道他的前世是魔界魔尊君墨,但是,从他得到君墨残魂的力量,修为直接得到仙级八阶,师父却是没有丝毫意外时,他想,师父是多少知道一些他的身份的。

可是现在看来,师父知道的远远要比他想的多,可是,师父为何从来都不告诉他?

“缺德鬼,你没事吧?”君洛姬在想着其他事情,‘药’离筠见他又在发愣的模样,不由再次担心起来,以为他又被那音攻给蛊‘惑’了。

“没事!”有泪曲的压制,对方的音攻直接被摧毁。

收回思绪,君洛姬看着沐子言,今生他的丫头真的就是前世的他所爱的人吗?这个猜测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可是,这毕竟还只是猜测……

仿若是注意到君洛姬的目光,一直垂眸专心吹奏的沐子言突然抬眸向他看去,视线相撞,沐子言却是突然对他展眉一笑,如‘花’的笑靥,绝美纯净,不沾染任何的杂质。

就在君洛姬几乎要沉‘迷’在这样的笑容中时,沐子言突然吹奏出一个刺耳的音节,下一刻,却是收了泪笛,身形晃动间竟是轻易略过那些黑衣‘女’子到了君洛姬的面前。

“君墨,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沐子言伸手拉着君洛姬的衣袖,抬眸担忧的看着他,清澈的眸子中全是他的倒影。

“丫头……”君洛姬不由伸手抚着眼前人绝美的面庞,前世今生,这就是他所喜欢的人,原来,从未变过。

曾经,他一度怀疑过自己,怀疑自己对丫头的情感。他相信君墨所说的对莫凝泪的喜欢,君墨说他此生存在的意义只在于寻找莫凝泪,他不曾怀疑,可是,在君墨意料之外的,他的生命中多了一个丫头,一个夺了他的心的丫头。

他的使命在于寻找莫凝泪,但是他的心早已停留,也曾不知所措,不知在前世与今生间该作出何种抉择。

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一切的抉择都是不必要的,无论他是君墨还是君洛姬,他的心中都只装得下那一个人。

君洛姬痴痴地看着沐子言,‘唇’角含着一抹宠溺的笑容,这就是他前世今生都不曾忘却,一直都喜欢着的‘女’孩,此刻就真实地站在他的面前,这是属于他的珍宝。

“君墨?”对上君洛姬的目光,感受着脸庞上他手指的移动,沐子言不由伸手覆在他的手上,笑的开怀,眉眼弯弯,‘唇’角翘起,双眸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宛若黑夜中最美的繁星,那般的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