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52 字数:3325 阅读进度:313/355

对于沐子言的话,柳如烟似若意外的挑了挑眉,颇为赞许地看着她,“你倒是明白为师心中所想!只是,那楚亦晨自身医术了得,我又如何真的能在她身上动手?纵然你知晓为师心中恨她,不喜她,也不能由此就判定她的难产而死我为师所致,毕竟这等事并不是谁能够控制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wщw.更新好快。”

沐子言亦是跟着挑眉,‘唇’角笑容更加明‘艳’,“正如师父所说,那楚亦晨自身医术了得,如此她又如何会让自己有难产的意外发生?在这过程中恐怕定是发生了什么让她未曾预料的的意外,所以才致使她拼了命剩下孩子难产而死。”双眸直直看着柳如烟‘艳’丽妖娆的容颜,沐子言‘唇’角的笑容中多了一丝冰冷,“师父确实不敢对楚亦晨下手,但是,却也并不是不可以对她腹中的孩子动手,那沐子皓纵然楚亦晨万般小心,不也是被师父得手了,所以,我相信师父能做到这点也并不难。”

“呵呵,晴儿当真是愈发的聪颖了,这些告诉你也无妨。我纵然是再如何想让楚亦晨死,却也并未真的对她动手,毕竟,我还想看着她失去一个又一个孩子,看着她每日活在痛苦折磨之中的,我确实是对她腹中的孩子动手了,可是却是未曾想到最后她竟是宁愿舍弃了自己的‘性’命也要生下那个孩子,可惜了,”柳如烟叹息,“她在生沐子言时应该已经发现了我动的手脚,我还想着等日后好好与她斗上一斗的,可却是不想她就那么走了,想想还真是不甘呢?”

不甘吗?沐子言微眯了眸子,脸上笑容如‘花’,“师父这是无聊了?”想斗?那她们就看看究竟是谁狠!原来,她所猜的并没有错,她的家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而分崩离散!

“倒也不是无聊,只是那沐聆轩不知去往何处了,我查了这么久也不曾查到,只是觉得十年过去了,似乎也该让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柳如烟涂着黑‘色’丹蔻的手指轻轻抚着桌上她之前端进来的托盘中红‘色’衣物,‘唇’角的笑容冷‘艳’而无情。

她也在找爹爹?沐子言不动声‘色’地将目光移到柳如烟手中的衣物上,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涌向心间――她似乎感觉到君洛姬在向她靠近。(www.upu.ccUPU小说)

不由自主的伸手按在自己的心间,是那块‘玉’佩,她感觉到了。

“怎么,又不舒服了?”注意到沐子言的动作,柳如烟蹙眉,“前日给你的十颗心你没用?我早便与你说过,若不取得沐子言的心脏,玲珑骨会反噬,为此我还特意去为你寻了链蛇,你却还是让她将心脏给毁了,现在吃到苦头了吧!”

“我没事!”沐子言眉眼浅淡,眸底闪过一丝冷笑。她早就说过,她的皮,她的骨也不是那么好用的,当初沐子晴说没有了她的心脏,她还有另一件宝物,那所谓的宝物,在天启时她便已经知道了,不过是年轻美貌‘女’子的心脏罢了,如今听到柳如烟的话,倒也没有什么惊讶。

听到沐子言说自己没事,柳如烟怀疑地打量她一眼,见她神‘色’如常,却是没有什么痛苦之‘色’,便也没再多问,转言道,“既然没事,那便快收拾一番,外面已经准备好了,天府少主也等候多时了他毕竟是天府的少主,功力高深,为师也不能控制他太久,你要动作快点。”

说着,柳如烟便起身打算出去,将房间留给沐子言。

准备,准备什么?沐子言看着桌上红‘色’的衣服,分明是嫁衣!

她们是控制住了萧阙,想要萧阙与沐子晴成亲?沐子言浅浅勾起‘唇’角,毕竟是天府少主,身份非凡,柳如烟倒是打的好主意,不过她就不担心萧阙清醒过来后,她们会被整个天界追杀?虽然没有什么接触,但是她却是明显能够感觉到,那个人,可不是能够那么容易就威胁的人啊!

等柳如烟出去了,沐子言看着桌上质料上好的嫁衣,微抿了‘唇’角。

从柳如烟那里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现在离开时最佳时机,可是,她却是犹豫了。

萧阙,那个风姿翩然的男子,总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可是不知为何,她每每看到他那双偶尔泛着淡金‘色’的眸子,总会有心痛的感觉。

理智上知道她不该管,是该离开,可是,只要一想到他此刻正被柳如烟控制住,她却是控制不住的伸手拿起了那件原本为沐子晴准备的嫁衣。

沐子言一直都知道,君洛姬是不喜欢萧阙的,如今她自然是与君洛姬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君洛姬不喜的人,她也该不喜才是,可是,她却是做不到。

君洛姬,她能够感觉到君洛姬正在向她靠近,定是大哥去找了他,让她来找自己吧。

拿着嫁衣的手不由收紧,上好的衣料在手中几乎变了行,冷眸内神‘色’莫名,终是拿着手中的嫁衣进了内室。

萧阙,明明是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的,可是,她却是做不到就这么一走了之。

片刻后,室内,梳妆镜前,沐子言看着镜中身着红‘色’嫁衣的‘女’子,微微有些恍惚。

镜内‘女’子容颜如画,‘精’致绝伦,火红的嫁衣,更是衬的那容颜娇‘艳’如‘花’。只是,这容颜为何会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她曾见过与这容颜十分相似的一个人,除了沐子言,还会有谁与她容颜相似呢?

略作思索,却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沐子言便放弃了。

起身,往外走去。凭着‘玉’佩的联系,她相信君洛姬想要找到她并不困难,所以,她必须在君洛姬到达之前带萧阙离开,她并不想将君洛姬卷入这件事情中来,尤其是柳如烟若是见到君洛姬,一定会杀了他的!她不知道君洛姬是否是柳如烟的对手,但是,她并不想让君洛姬置身于她所造成的任何危险之中来,更何况,她知道,君洛姬在天界是有事情做的,她不该打扰他。

出‘门’,外面早就有人在等着她了,守在外面的‘侍’‘女’看到她的瞬间,眸中闪过绝对的惊‘艳’之‘色’,却是垂着眉眼,为沐子言带路。

跟在‘侍’‘女’身后,沐子言此刻倒是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以之前的情况看来,若是柳如烟搞定了萧阙,就会将嫁衣送给沐子晴的,若是沐子晴没有等到柳如烟送去的嫁衣,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出来打扰柳如烟的。只要沐子晴不出现,她在柳如烟面前说话再小心点,应该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心中暗自思量着,脸上表现出沐子晴素日的模样,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以便离开时所用。

只是,这一路走来,却是每个看到她的人竟都是如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容颜一般,个个都是惊‘艳’于她的美丽,更多的却是疑‘惑’。

毕竟,突然之间穿着嫁衣出来,那些下人自然会惊奇的。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来柳如烟让沐子晴与萧阙成亲也只是临时起意,这些下人还未收到消息。

对此,沐子言没有丝毫的在意,她素来喜爱红衣,身上的嫁衣与她来说,与平日所穿的红衣并没有什么两样,她此刻并非是去嫁人,而是去救人。

救人,想到此处,沐子言不由勾‘唇’冷笑,她没想到她有一天也会这般不受控制的去救一个莫不相干的人。离开地牢之后,她只拼了命的救过君洛姬一人,那时是在火岩之中,君洛姬也曾为了她而宁愿舍弃自己的‘性’命,所以,她救君洛姬也并没有什么,可是萧阙,两个毫无干系的人,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此时为何不选择离开,而偏要去救他。

想不通,她便不再多想。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既然已经做了这个决定,无论原因是为何,如今她自然不会再回去脱了这身嫁衣离开,相信柳如烟也不会给她那个机会的……

“晴儿小姐,到了,夫人只让您一人进去。”带路的‘侍’‘女’驻足在厅外,提到夫人时眸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惊惧。

轻应了声,沐子言跨步自己走了进去。

一进去,便看到柳如烟正站在大厅中央,美‘艳’的面庞上满是‘诱’‘惑’的笑容。

柳如烟的身旁背对着她的方向站着一个身着红袍的男子,这人,当就是萧阙了。沐子言目光微动,萧阙竟然真的穿上了新郎锦袍,柳如烟究竟使了什么手段竟能真的控制住一个高高在上的天府少主?

在沐子言看向萧阙时,似乎是听到了动静,萧阙突然回头也向她看来。

两两相对,沐子言突然止住了前进的步伐,甚至忍不住踉跄后退一步。

这是第一次她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的容颜,前两次她只是远远的看一眼而已,可是此时看清了,却只觉漫天的悲伤向自己席卷而来,那种伤痛不受她自己控制一般,那种感觉,就仿若是谁似乎再一次的将手伸入她的‘胸’膛,生生的摘掉了她的心脏一般,可是,她已经没有心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