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52 字数:3282 阅读进度:312/355

沐子言以为柳如烟会说出她想要知道的,可是让沐子言所失望的却是,柳如烟只是说了一下她曾经的感情,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用尽了全部的情感,最后偶得到的却是心负。(wwW.upu.cc无弹窗广告),最新章节访问:.。79小說.79小說m

对于柳如烟所讲的故事,沐子言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她却是抓住了一点,“师父所说的那个负心人是否就是爹爹?”

柳如烟沉默以对,却是默认。

沐子言笑,爹爹对娘亲的感情她从来都不曾怀疑,从始至终爹爹所喜欢的都只有娘亲一个人,至于柳如烟如何成为姨娘的,她记得她小时候好奇地询问过,爹爹没有回答她,却是满脸的痛苦懊悔,从那之后她便没有再问过。

所谓负心,也不过是柳如烟自己所想罢了,所谓喜欢,也不过是柳如烟一个人的一厢情愿,心中冷笑,沐子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隐隐有了丝觉悟,“我懂了,师父是因此恨爹爹,他不让师父开心,师父便毁了他所在意的,对吗?”

“是!”柳如烟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她而忽视我?她是那般的蛇蝎心肠,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放过,明明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她的狠毒,却依旧心中只有她一个人?我付出了那么多,他们却视而不见,而她什么都不做,他们却是将她捧在手心里!既然他们不给我幸福,那我便也不让他们幸福!”

看着情绪突然不稳的柳如烟,沐子言目光微闪,他们?除了爹爹,难道还有别人?心中疑‘惑’,沐子言却是笑着开口,“师父说的是,他们凭什么如此对待师父?这世间的男人果然是不可信的,只是不知师父是怎样报复他们的呢?”

对于沐子言应和的话语,柳如烟显然很是满意的,不过她却是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看了沐子言,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为自己倒了杯茶水,“你也长大了,如今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为师也是时候教你一些新东西了。”

沐子言微抿了‘唇’角,没有说话,面容恬淡‘精’美,温顺地走到柳如烟另一边坐下,听她说话。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以前你问过我为什么要那样做,你说沐子言是无辜的,你不想伤害她,我曾为这一句话罚你跪一整晚,你可还记得?”

沐子言眉眼低垂,继续不语,她竟是没有想过,沐子晴也曾有过不想伤害她的想法。

“那时我没有回答你,现在便告诉你答案,我选择她,正是因为你已经渐渐开始接纳她,开始把她当作妹妹!那个‘女’人的孩子,怎么配当我‘女’儿的妹妹?既然你心疼不舍她,那我便让你亲手将她推入深渊,你也别怪师父心狠,若为师不早日掐断你对她的怜惜,他日就久了,便是更加割舍不下了,但是,她的孩子,我怎么会放过?为师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为了你日后不会更加的伤心。”

沐子言挑‘唇’笑,“晴儿怎会怪师父?晴儿知道师父一切都是为了晴儿好的,只是有一点晴儿不解,从始至终晴儿都不曾喜欢过那沐子言分毫,又如何会怜惜她?这点师父怕是误会了。”小时她傻傻的总想讨沐子晴欢心,认为那是自己唯一的姐姐,最为亲近的,却是不想所谓亲近,也不过是她自己的自以为是罢了。

“哼,”没想到沐子言的话却惹得柳如烟一声冷哼,她斜了沐子言,冷声开口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所谓的不喜欢她也只不过是气恼沐聆轩的偏爱,只是心里觉得不平衡,而事实上,你早已经在心里接纳那个丫头了吧?你在她的面前丢了她送给你的东西,看着她的伤心难过无动于衷的模样,而事实上每当她伤心离开后,你便宝贝一般收起她送给你所有的东西,甚至连我都不让碰,你一个人常常摆‘弄’那些东西,开心的笑,这些我都知道!”

听着柳如烟的话,沐子言默默无言,真的是这样吗?此时柳如烟当她为沐子晴,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假,沐子晴真的把她当作妹妹过?眸中涌现一丝异‘色’,可是转瞬便化作了冷凝,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些早已逝去!若是真的把她当作妹妹,为何骗她出去时不曾有着半分迟疑?还有那长达十年的折磨,哪一样不是沐子晴亲手所为?如今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柳如烟部署的,可是那又如何,沐子晴同样是逃脱不掉!

见沐子言沉默,柳如烟继续开口,“当初我原本打算直接对沐子言动手,杀了她让沐聆轩伤心的,没有了沐子言,沐子皓也不见了,没有那个‘女’人,沐聆轩便是什么都没有了!可是,你却是在我房外不吃不喝跪了一天一夜,你一天一夜不回去,很容易便让沐聆轩发现我的存在,所以我不得不答应你改变了主意。”

“呵呵……”柳如烟笑,“你果真是个小丫头,见我答应了,欢喜异常,我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

沐子言神‘色’微动,隐去眸底的神‘色’,“我听从师父的话,是因为相信师父不会害我!”

“嗯,”柳如烟满意点头,“我不会害你,但我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沐聆轩在意的人!我让你在沐子言生辰那日带她出来,说要给她一个生日礼物,毕竟她是你的妹妹啊,你答应了,欢喜地带她出来了。”

沐子言低头,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帘,原来,沐子晴是不知道的,原来,她脸上的不耐勉强神‘色’,并非是强行压下对她的不喜,故意引‘诱’她出去,而是为了掩饰对她的喜爱,故意表现出那般模样的。

可是,若是真如柳如烟所言,为何在柳如烟扒下她的面皮,她向沐子晴求助时,沐子晴却是只是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无动于衷?

这其中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沐子言心中疑‘惑’,但是她知道她不能问,若是问了,必定会引起柳如烟的怀疑,所以,她只能静静的听柳如烟自己说。

“晴儿!”柳如烟突然伸手抬起沐子言的面庞,看着她的容颜,满意点头,“你以前一直说不想做沐子言,只想做你自己,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张脸,才是我对沐聆轩最大的报复,我又怎会放任你的任‘性’?作为我的‘女’儿,自然是不能像别人一样的随心所‘欲’!”

“师父,”沐子言抬眸浅笑,“我是你的徒弟,并非是你的‘女’儿,我是沐子言,自出生开始便没有母亲的!”

听到沐子言此话,柳如烟脸上的表情有瞬间的龟裂,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沐子言此话中的意思她又如何不明白?不是她的‘女’儿,不过还是在怪她罢了,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够认清自己现在的身份,知道她如今是沐子言,不是沐子晴便好。

若是等有一天,沐聆轩知道自己含辛茹苦待若珍宝般养大的‘女’儿实际上却是自己‘女’儿最大的仇人,那该会是怎样大快人心的场景?想着,柳如烟忍不住笑了,笑看着沐子言,一点也不介意她之前的话,“如今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以后你只管做好沐子言便好!”

“是,”沐子言颔首,面无表情,“只是晴儿还有一事不明,请师父解答。”

“何事?”柳如烟皱眉,她觉得晴儿今日问题有些过多了,以前晴儿对于她的话从来不敢有任何的质疑,更枉论是违逆,但是今日不仅扯下了她的面纱,更是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难道真的是因为突然间知道了她的身份,一时难以接受而致?

并不知柳如烟已经开始怀疑了,沐子言继续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晴儿明白,师父是想用晴儿现在的这张脸去报复沐聆轩,但是,我想,这么多年,师父的报复应该不会就这一样吧?晴儿仔细想了一下,沐子皓刚生下来便身中剧毒,折磨着沐聆轩与那个‘女’人,这应该只是师父的第一步报复,让沐聆轩与那个‘女’人同时受折磨,毕竟孩子对作为父母的来说是最为重要的存在,”说道这儿,沐子言故意顿了一下,毕竟这个孩子为重在柳如烟这里时并不存在的,那么身为沐子晴的她,也该适时表现出一下自己的难过的。

停顿过后,见柳如烟竟是满面赞许的看着她,沐子言轻笑一下,继续开口,“而师父的第二步报复则是杀了楚亦晨!若是晴儿所猜不错,楚亦晨之所以会难产而死,当是师父所为吧。”

对于沐子言如此猜测,柳如烟并不恼,反是笑看着她,“你为何会这般猜测,她难产而死,没有任何人发现异样,你怎就会猜到为师的身上?”

果真是她所为!沐子言眸光寒,却是‘唇’含笑,“因为晴儿是站在师父的处境上去想啊,报复一个人,并非是要杀了他,而是要看着他痛不‘欲’生,这才是真正的报复,师父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