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46 字数:3670 阅读进度:301/355

在‘药’离筠既心疼又无奈的目光下,沐子言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该开口了。[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最新章节访问:.。

移回目光,再次看向楚亦晨,红‘唇’微动,在楚亦晨惊喜的注视下开了口。

“逸老为什么还没有醒来?”眉心几不可见的皱起,沐子言再次错开了楚亦晨的视线,转向了逸老。

逸老曾经说过一个月醒来,可是现在楚亦晨提前十天醒来了,逸老却是仍然躺在那里没反应,难道这中间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或许是真的关心,或许只是想要摆脱那份不自在,沐子言此时只想逸老能够快点醒来,逸老应该能够移开楚亦晨注意力,能够止住楚亦晨的泪水吧?

虽然那声呼唤叫不出口,但是她不想看见楚亦晨的眼泪,更不想看到那因她而留下的泪水。

而楚亦晨并未在沐子言口中听到自己想听到的,充满希冀的眸子再次暗淡无光,知道沐子言的不自在,楚亦晨也随着沐子言移开了视线看向她身旁的逸老。

逸老,她并不知是谁。

刚刚醒来,根本不曾打量过四周,转眼间心思便被自己的一双儿‘女’吸引,根本不曾注意到自己的身边还躺了另一个人,由于常年呆在寒‘玉’冰‘床’上,也并未觉得寒冷……

此时一转眸,一低头,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人,来不及惊讶,却已经是满眸的不可置信与惊喜。

“大哥!”一声惊呼出声,楚亦晨怎么没有想到自己身边不仅有着长大之后的儿‘女’,还有着自己原本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见到的大哥。

纵然是沧海桑田,纵然自幼时大哥‘死去’后便再也不曾相见,但仅仅是一眼,她便已经确定,身边这个人便是她的孪生哥哥,她在这世上唯一存在唯一愿意承认的亲人,大哥,楚亦蓝。

时光流淌,容颜篡改,但是不变的是那一颗心。

从小他们兄妹只要靠近,彼此间便会有着感应,知晓对方的存在。

可是此时大哥就在她身边躺着,她却是直到现在才发现。

大哥,一声唤,那容颜俊美的男子却是依旧紧闭着眸,没有丝毫的反应。

想起沐子言之前的话,心思一转,便已经明白自己的大哥便是‘女’儿口中的逸老,顾不得去疑‘惑’大哥怎会被‘女’儿成为逸老,楚亦晨便急急将手放在逸老的脉搏上,却探测他的脉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这一探,却是万分惊颤,大哥的脉搏怎会有着两个人的生命‘波’动?

医‘药’世家出生,她的医术自认不低,可是却是查探不出大哥的原因是为何……

看着楚亦晨的模样,‘药’离筠心中也猛地一惊,急忙出声询问,“娘亲,师父他怎么了?”

“他没事,只是……”楚亦晨目光并未从逸老脸上移开,轻声回答,神‘色’间略有怪异,她无法解释这两个人的脉搏是怎么回事。

心思全部都记挂在逸老的身上,思考着他的脉搏问题,却是并未注意到‘药’离筠对逸老的称呼。

听到楚亦晨说没事时‘药’离筠不由放了心,但是一个‘只是’后便没了内容,再看自己娘亲脸上怪异的表情,刚刚放下的心不由再次提起。

于‘药’离筠来说,逸老是他的舅舅,却更是师父,如父亲一般的师父,若是逸老出事……他不敢去想。

等不及再去询问楚亦晨,‘药’离筠自己伸手探上了逸老的脉搏。

这一探,‘药’离筠的神‘色’也如楚亦晨一般染了错愕怪异,这脉搏,若是放在‘女’子身上可以说是喜脉,可是逸老……

注意到‘药’离筠的动作,楚亦晨心下暗自记下了,自己的儿子也是‘药’者呢。

只是,不同于楚亦晨的疑‘惑’百思不得其解,‘药’离筠探了逸老的脉搏后,略一沉‘吟’,却是想到什么般,错愕很快化作了了然。

“皓儿,你知道怎么回事?”注意到‘药’离筠的表情变化,楚亦晨略有惊奇,在男子身上出现这种脉搏,以前别说是见了,连听闻都不曾。

‘药’离筠想了想,回答道,“若是孩儿猜想没错的话,师父他脉搏如此应当是与娘亲有关的吧!”

与她有关?楚亦晨更诧异了,而此时听清了‘药’离筠在叫逸老为师父,更是疑‘惑’。

她好像需要先了解许多的东西……

“娘亲可以探下自己的脉搏!”见楚亦晨疑‘惑’的模样,‘药’离筠不由勾了‘唇’角,心中却是满满的都是对逸老的感‘激’。

听闻‘药’离筠的话,楚亦晨带着疑‘惑’探向自己的脉搏,转而却是瞪大了眸子,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有着与大哥同样的脉搏?

虽说她为‘女’子,可是自己此时绝对不可能有喜脉的。

看着楚亦晨的表情,‘药’离筠心中已然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娘亲可是有着与师傅同样的脉搏?”

“这……这是怎么回事?”楚亦晨难以置信的询问,这早已超越了她的认知范围。

“因为,双生曼珠沙华,你们在使用着同一个生命……”‘药’离筠顿了语句,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满眸感‘激’地看着逸老,是逸老将自己的生命分享给了楚亦晨才能够让她活下来。

‘药’离筠没有说完,没有说明白,楚亦晨却是明白了。

双生曼珠沙华,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却是明白了所有。

双生曼珠沙华,那是在很小的时候,在她还未与大哥分离时无意中得到的一本‘药’谱上记载的东西,在那一页上记载着双生曼珠沙华的用途,当初大哥疑‘惑’世上真的有曼珠沙华的存在吗?

她曾戏言:有啊,我和大哥不就是!双生曼珠沙华不就与我与大哥一般,同根同源,一枝两‘花’,相依而生,一朵枯萎,另一朵即败……

那时的戏言不想此时却已成真。

大哥竟然真的找到了双生曼珠沙华,而且真的将它用在了他们的身上。

一根两生命,而如今,她与大哥却是真正的使用着同一个生命,一荣俱荣,一损具损。

她用的是大哥的生命,她,早已死了……

楚亦晨看着大哥与自己分外相似的容颜,泣不成声。

大哥,笨蛋大哥,你怎么这么傻,我不值得你如此啊!

当初,大哥被娘亲那般对待,她却是听信了谎言,误会了大哥,甚至还对大哥心生埋怨,她哪里值得大哥如此啊!

滴滴泪水,顺着楚亦晨的面庞滴落在逸老如今已经年轻英俊的面容上,泪水模糊了视线,已经看不清大哥的模样,心中却是回想起自己从小到大与大哥一起的点点滴滴。

“这么大了,怎还如此爱哭呢?”带着丝丝凉意的手指温柔地拭去了脸上的泪水,出声略带虚弱,却是满满的温柔宠溺。

“大哥!”楚亦晨如个孩子一般伏在自己的大哥怀中痛哭着,感受着那拍在自己后背上一下一下温柔的手掌,只觉得唯有眼泪才能表达自己此时的情感。

感受到身上来自于妹妹的压力与温暖,刚刚醒来的逸老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放松的而满足的笑容,一下一下拍着自己妹妹的后背,完全不顾身边还站着两人――这么多年了,妹妹终于回来了。

一旁的‘药’离筠默默移开了视线,却是看向自己的妹妹――沐子言。

从始至终,她都是如一个局外人一般冷静的看着他们,没有什么表示。

可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回感到万分的自责心疼。

师父作为哥哥能够为娘亲,为自己的妹妹舍弃一切,可是他呢?在自己的妹妹遭受痛苦磨难时他又在哪里呢?为何,他就不能与师傅一般将妹妹带出苦海,是他无能,是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看着‘药’离筠的痛苦的神‘色’,沐子言眸光一转,却是心中一动,竟是似乎明白了‘药’离筠在想什么。

“大哥,我很欢喜!”没有犹豫,沐子言勾着‘唇’角说出了这句话,她不要‘药’离筠的自责,就算他不是她的哥哥,早在她刚走出幻魔森林遇到他时,他已经是她此生的救赎,他又何须自责?

曾经,她曾在地狱中徘徊,曾以渴望的目光去看着这份救赎,可是,她却是选择了逃离,始终不敢去触碰。

可是如今却是知道,无论何时,只要她愿意,这份救赎就一直在,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她永远不必担心他会消失……

大哥,我很欢喜。

清冷的声音,没有带任何的情感,却是让‘药’离筠也如楚亦晨般流出了泪水,满心的酸楚。若真欢喜,他为何还能看到她眸底深处紧紧隐藏的仇恨,若是真的欢喜,为何她的眸中会一片死寂?

欢喜?无心无情的她如何欢喜?她只是不想让他难过罢了……

一句话,让‘药’离筠流了泪,却是让楚亦晨止了泪。

慌忙从逸老身上坐起来,擦拭着自己的泪水,然后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

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脸的心疼,看着自己的‘女’儿勾着‘唇’角笑的绝美眸中却是一片平静冷寂,一丝笑意也无。

逸老此时同样也坐了起来,看向‘药’离筠与沐子言,看着两人的反应,不由皱了眉头。

对别人他或许不了解,对自己这个徒弟却是再了解不过,徒弟此时的表情,诠释的意思他同样了解。

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这个一直被自己忽视的的侄‘女’的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