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45 字数:3460 阅读进度:300/355

极地冰川,水晶宫殿里。(WWW.upu.cc好看的小说UPU,最新章节访问:.。

沐子言与‘药’离筠守在寒冰‘玉’‘床’边,一个月的时间如今已经过了二十天,再过十日,逸老与楚亦晨便都能醒来了。

他们耐心的等着,沐子言一边修炼一边静静凝望着楚亦晨,这个只在画像与爹爹的描述中存在却不曾有一日真正相处的娘亲。

看着,看着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看着那灵动的眸子水光为漾,流‘露’丝丝‘迷’茫。

沐子言不由眨了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是说一个月后才能醒来吗?怎么提前了十日,难道是这个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

沐子言正在疑‘惑’着,耳边却是突然传来‘药’离筠‘激’动而不可置信的声音:“娘亲!”

声音嘶哑而‘激’动,压抑着无尽的喜悦,传达的是数十载的思念与牵挂,这一刻,所有的情感被‘激’发,全部灌注于这一声近乎失态的呼唤。

娘亲……沐子言心中一动,张了张嘴,却是始终无法将那声呼唤叫出口。

娘亲,这个温暖而神圣的呼唤,也曾在心底一次次的呼唤过,可是,从始至终都不曾真的将这声呼唤唤出声,此刻,当这个自己可以呼唤的人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真的可以将那声呼唤唤出声时,却唤不出口了。

心中千回百转,面上却始终是面目表情的看着刚刚醒来似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楚亦晨。

转了转眸子,楚亦晨微动了动僵硬的手指,只觉得身体僵硬的不似自己的一般,一时间连记忆都是空白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不知自己是谁。

恍惚间似乎听到有谁在呼唤娘亲,却是不知是唤谁,那声音又是从何处传来。

缓了好一会儿想要坐直身体,却觉得有些困难,正想要放弃再缓一会,突然却有一双沉稳而有力的双手将她扶住。

这双手……这双手记忆中似乎也有着也曾有这样一双手一次次的在身后扶持着她,给予她温柔与力量,无论何时,无论遇到什么,身后的这双手从来不曾离去,那是……

楚亦晨突然伸出手牢牢握住那双手,满是惊喜的抬眸,“轩大哥!”

一双手,却是仿若一个牵引,所有被冰冻记忆都纷至沓来,满眸惊喜,只为记忆中那一个人,只为身后的这一双手。(WWW.upu.cc好看的小说UPU

可是,当看清身后扶她之人是谁时,惊喜退却,化作了茫然。

放下自己握着的那双双,微垂着眸,楚亦晨只觉得脑海中还是一片‘混’沌,没有看到那个人,却仿若失去了全部,那个人,那双手便是她全部的支撑,没有了那个人……

楚亦晨神‘色’黯然,却是不知道她的一声‘轩大哥’让‘药’离筠心中有着多少酸楚。

娘亲醒来了,爹爹却是不在,娘亲此时最想看到的就是爹爹……

“娘亲!”‘药’离筠忍不住再次唤出声,他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娘亲。

娘亲……这一次,楚亦晨终于听清楚了,确实是有人在唤娘亲,就是刚刚扶着她的人,唤的人――是她。

微微错愕,忍不住抬眸再次看去,红‘唇’轻启,微带迟疑,“你为何,要唤我为娘亲?”

‘药’离筠目光微红,定定看着楚亦晨,张口,一时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当下只能看着楚亦晨,莫不言语。

“皓儿,你是皓儿,你是我的皓儿!”一行清泪顺着面颊滑落,楚亦晨想要伸手,却是不敢去触碰,小小的孩童,出生不过周岁,便遭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不过周岁,她便离开,便再也不曾抱过这个孩子,这是她的孩子啊,转眼间便已经长这么大了……

娘亲……她从未听他唤过她娘亲,那时,她为了为皓儿找解‘药’,刚刚周岁的皓儿还不会说话,不会呼唤娘亲……

这声娘亲,她曾经想念了多少年,如今,终于听到了。

皓儿,她的皓儿……眉眼依稀,那小小的孩童如今已经变得这般出‘色’,长成了丰神如‘玉’的少年,而他的成长,她从未见证。

“娘亲,是皓儿,我是皓儿!”‘药’离筠一把握住楚亦晨的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娘亲,是皓儿,皓儿回来了!”

抬手细细地抚着眼前陌生却亲近的容颜,楚亦晨笑着留下了泪水,她从未想过自己此生还能见到自己的儿子,上天还是怜惜她,见到了她的皓儿,曾经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曾经的一切……抚着‘药’离筠的手微顿,她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死了的,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思绪渐渐恢复正常,楚亦晨也终于发现了异常,她的记忆停留在自己生下‘女’儿的那一天,只在听到‘女’儿第一声啼哭那时失去了意思。

再醒来,却是现在,曾经她以为再也见不到的皓儿如今却是长成了如‘玉’少年站在了她的面前,从稚童到少年,这期间又记载了多少光‘阴’岁月,而她又错过了多少?

明明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此时又为何会醒来,会见到皓儿?难道这是梦,可是死人又如何会有梦?

察觉到楚亦晨的异样,‘药’离筠稳了稳思绪,看了一眼一旁一直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的沐子言,心中微痛,他至少还是见过记忆中有过娘亲,曾经被娘亲抱过,与妹妹相比,他实在是幸福的太多太多。

“妹妹,快过来见过娘亲!”‘药’离筠开口,冰‘床’上他一直守在楚亦晨这边,而沐子言却在另一边靠近逸老的方向。

沐子言抬头,目光平静地看着楚亦晨,微抿着‘唇’角,没有说话。

楚亦晨却是在听到‘药’离筠的话后身形猛地一颤,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了‘药’离筠的手臂,仿若是在寻找支撑的力量。

抑制住心中不受控制的情感,楚亦晨僵硬地转头,转头看向那个目光平静,死寂一般的‘女’孩,看着她的面容,心中猜测着她的年纪,再想着‘药’离筠之前唤的那声妹妹,眼前之人的身份再明显不过了。

再也忍不住的抬手捂着嘴,泪水止不住的落下,抖动着肩膀,楚亦晨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现在这般的脆弱过,这般的酸楚又幸福。

眼前的‘女’孩是她的‘女’儿啊,是她从出生之后便不管不问,看都不曾看过一眼的‘女’儿啊,如今‘女’儿已经长大,如此的明‘艳’动人,那姿‘色’足以让天地间最美丽的‘花’儿为之失‘色’。

这般美丽的‘女’儿,该是她的骄傲,可是,她却是只觉心痛的无法呼吸。

她的‘女’儿,如今已经这般的大了,可是她这个作为娘亲的却是还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名字,却还只是第一眼看到自己的‘女’儿……

“娘亲,你刚刚醒来,身子还弱,不易伤心,娘亲你看,我和妹妹都好好的,娘亲我们应该开心才是!”看着楚亦晨的模样,‘药’离筠亦是忍不住试了眼眸,伸手揽着自己娘亲的肩膀,出声安慰。

靠着自己儿子的肩膀,楚亦晨只觉一阵心安,这是来自于儿子的心安,如今,曾经被病痛折磨的儿子如今已经长大了,已经大到能够让她依靠了,而她这个做娘亲却从未给儿子依靠过哪怕一天……

“娘亲,看到你流泪我与妹妹会心疼的,别哭了好不好?”忍住心绪的翻涌,‘药’离筠哽着声音如对待孩子般安慰自己的娘亲,伸手轻轻地擦拭着自己娘亲脸上仿若要一次将此生泪水流干的泪珠。

伸手握住‘药’离筠为自己拭泪的手,楚亦晨‘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娘亲这个开心呢,此生能够看到你们好好的,娘亲真的很开心!”

留着泪却是笑着,楚亦晨眸子含泪地看着沐子言,脸上是独属于母亲的温柔,沐子言一直冰冷的神‘色’终于有所变动,却是微闪了目光,移开了视线,‘唇’角抿的更紧了。

楚亦晨的目光让她有不舒服的感觉,那般的目光让她承受不住。

见沐子言如此反应,楚亦晨张了张嘴,却是怎么也唤不出声,眸中涌现无尽的痛苦与黯然。

她的‘女’儿,这是不肯认她啊!可是她又能怪谁?她根本不是个合格的娘亲,世间有谁会在自己的‘女’儿如此大时还不知道孩子的名字?‘女’人不认她,纵然是恨她怨她,都是她应得的啊!

看着沐子言的反应,再看楚亦晨满脸的伤痛,‘药’离筠只觉自己的心中仿若是被什么狠狠的揪住一般。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并非是不愿意认娘亲,只是不习惯,曾经遭受了那些痛苦,再加上失了心脏如今无心无情才会变的这般,妹妹是在意娘亲的,不然妹妹绝对不会与他在这里一起守着娘亲。

“娘亲,妹妹她只是……”‘药’离筠忍不住想要为自己的妹妹辩解,不想让娘亲误会,不想让娘亲伤心。

“我知道,我知道她……”‘药’离筠话还没说完,楚亦晨便已经苦涩地笑着打断他,‘女’儿这般也是应该的,她欠自己的儿‘女’太多太多…

知道?知道什么,‘药’离筠知道楚亦晨一定是误会了,可是看沐子言的姿态,再看自己娘亲的模样,只能闭嘴,现在沐子言不说话,纵然他在如火解释也是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