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42 字数:3427 阅读进度:299/355

静幽的庭院中,君洛姬闲适的躺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中,脑海中想着他的丫头此时会在做什么呢,丫头会不会已经回到学院了呢?

想着,心中却是不由有些懊恼,当他应该问清楚的,娘娘腔会把丫头带去哪里,见什么人?又会何时回来?

当初他一是因为突然知晓丫头一切的心疼震惊,再加上想着自己这段时间要处理凌家的事情,所以便随着丫头去了……

可是,此时却是莫名的相见她,自从相识,他们还从未分开如此之久。[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最新章节访问:.。

他想她了,她呢?是否也如他一般的想他?

想到这里,君洛姬不由苦笑,他知道,不会的,他的丫头不会想他的,那个无心无情的丫头啊!让人心疼的丫头啊!

若非分离,他却是从不知道会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他如此的想念,几乎占有了他的整颗心。

只要一闲下来,满脑海中的都是她的身影,可爱俏皮的,冰冷寒戾的……每一种都让他思之如狂。

‘唇’角的笑容扩大,有苦笑,更多的却是满足,他知道,他此生就栽在这个小丫头身上了,再难翻身了,可是他却唯愿栽在她的手中,哪怕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感觉不到……

但至少,在她心中,他还是不同的,不是吗?他感觉的到,他的丫头并非是真的无心无情,就算是真的……他也会耐心等地啊,耐心教她去爱……

“吱呀……”

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并没有脚步声传来,但空气中这几日已然熟悉的气息让他知道了来人是谁。

睁开眸子,侧卧在软榻上并未起身,“怎么样了?”

“确实如主子所料的那般,凌家已经开始怀疑天府了,如今另外两大家族加上骆家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而且凌云也已经得到凌家的全部信任被委以重任,成为带领凌家抵抗我们的主要领导者!”溟立在君洛姬身前,一身黑衣,相对于以前的面容冷厉,此时面部表情却是略显柔和,看着君洛姬的目光也带着绝对的信服与尊敬。

“恩,”淡淡应了声,睁开了眼睛看着头顶茂盛葡萄叶,察觉旁边的人并没有离去的打算,不由再次开口,“这几****就先休息吧,有未央在,有事情他会通知的!”

“是!”溟本想说自己不用休息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开口答应,前面事情准备的差不多了,后面有君未央在确实无需他再去看着,他要做的只是守好君洛姬便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他的宗旨便是守着这个人,不能让任何人伤了他!在云天学院他无需担忧,但是现在这天界,能够伤到此时的君洛姬的人也是不少的,他不得不防备着……

感受着空气中的寒凉之气渐渐淡去,君洛姬知道溟离开了。

其实对于溟,君洛姬直到现在也不知该去用什么心态面对,他能够感觉到溟的修为要远远高于他,是如时夕年一般的深不可测的高手。

可是就这样一个高手偏偏要主动送上‘门’来做他的下属,还是无法拒绝的那种。

当初离开云天学院时溟主动跟来他就已经奇怪了,可是想着有溟在行事便有了很多保障,再加上时夕年的关系,他答应了。

答应了,却是不想到了天界后,溟突然说要跟随他。

跟随分许多种,可当溟唤他一声主子时,他当时真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不明白,虽然诧异,他心中竟是没有丝毫的怪异,仿佛觉得这样是理所当然的,就似乎是溟若是不唤他为主子才是种错误。

因为这种感觉,因为溟的态度,心中的疑‘惑’更甚,想了想,他还是拒绝了。

虽然溟给他的感觉很好,甚至与溟在行动间总有一种与别人没有的默契,就算是与‘药’离筠,那个他以为此生唯一彼此熟悉的挚友都不曾有着如此浓烈的感觉,可是,正是由于这种亲近的可怕的感觉才让他不敢相信。

未知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可是不知缘由的亲近却是比未知的一切还要可怕,若是因为这种感觉就对一个并不熟悉的人付出不该有的信任,那是一种可怕的现象,一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

他拒绝了,可是他的拒绝似乎并未落入溟的耳中……自从开口说要跟随他之后,溟便一直唤他为主子了,并且开始为他做事。

拒绝无效,君洛姬便也随着他去了,还是如以往一般当作什么都不曾改变,原本带溟来便是相让他帮忙做事,于是便把手上原本该自己做的事情丢给了他。

对于溟的能力君洛姬还是十分信任的,他只是不懂名为何要偏偏认他为主。

以溟的实力,何须屈人之下?

不是不曾问过这个问题,溟的回答却是让他哑然。

感觉!

溟就给了他这么两个字。

感觉,什么感觉?是与他一般有着熟悉亲近的感觉吗?纵然是有,也可以作为亲密的朋友啊,又为何偏要认主?

不懂,却又莫名的觉的理所当然,似乎……似乎就有面对君墨的那一缕魂魄时的熟悉感。

可是君墨原本就是他自己的前世,有熟悉感实属正常,那溟呢?或许也是与前世的君墨有关吧!

无论是否有关,现在溟不说,他也无须问,只要溟不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不会是敌人便可……

君洛姬并没有让这件事影响他太久,该让溟去做的便由溟去做,他也乐的省事。

至少,以溟的修为,凌家绝对不会怀疑他不是天界的人,至于是不是天府的人,那可就难说了……

君洛姬有些后悔没有把时夕年带来了,若是时夕年也在,他此时就可以安心睡觉了吧,毕竟实力才是王道!

实力……君洛姬起了身,微微舒展了身体,还未走几步,便察觉到空气中隐隐的寒凉,不由驻足。

“我不会出去,你先好好休息,养好‘精’神,到晚上我们有事情做!”

感受到空气中的凉气散去,君洛姬嘴角‘抽’了‘抽’,最终无奈摇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可能是因为这里是在天界吧,他的修为在天界实在不算什么,所以溟分外在意他的安危,只要他一出去,溟必定要跟着,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要跟在他身边。

几日下来,君洛姬也习惯了,若是现在出去溟不跟了,他自己反倒是不自在了。

只是这几日溟做的事情确实比较多,就算有着高强的修为也不能这样消耗而不休息……更何况,今晚确实有行动,还需要溟帮忙呢,不休息好怎么行呢?

他会让溟如此的不放心,说到底还是修为不够强大啊!

仙级九阶的修为,在这天界,确实是不够看的……所以,还是要加紧修炼才是,毕竟在这个实力为尊的大陆,一切都还是靠拳头说话的。

房间中君洛姬开始修炼了……

云天学院。

自从那日君洛姬离开云天学院后,萧阙回到学院便想着要去寻找沐子言。

可是,沐子言确实是不在学院之中了,所以他的寻找注定落空。

在学院中没有找到沐子言,萧阙很容易便查到她是被‘药’离筠带走了,谁也不知道是带到哪里了。

在学院中等了几日并未等到沐子言回来,萧阙等不下去了。

从有记忆开始,梦中的凝泪,心中莫名的缺失,早已习惯,此次为寻找这份缺失而来,纵然寻而不得,也想着此生就这样过去也没有什么。

可是,当真的找到了那个人,心中的期待早已不可抑制,再也无法做到与往日那般的无动于衷,想要见到那个人,想要拥有那个人,想要……只有拥有了那个人才拥有了生命的全部。

不想再等,也无需再等。

因为,那个人早已住进了心底的最深处,牵扯着灵魂的‘波’动,就如他随着‘波’动从天界寻至云天宗,如今他身在云天宗却也仍可以为她寻至世界的任何角落,他能去的,不能去的地方。

或许相距很远,但心中的感觉不曾断绝,他相信,只要遵循着心中的感觉,他很快便能够找到她。

想着去寻找沐子言,萧阙也离开了云天宗。

沐子言身处极地冰川,但是萧阙却是遵从着心中的感觉寻往到了天界。

当站在天界的入口处,他不是没有犹疑,天界并非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她又如何能够进去?可是,来自心中的呼唤,那熟悉的呼唤确实是从天界中传来……

犹疑之后却是‘激’动,天界便是他的天下,若她确实在这里,想要寻到是再容易不过。

萧阙回到了天界,而身在天界之中的君洛姬此时尚且不知,他迎来了此生最大的敌人……

紧随在萧阙身后到达天界的还有另一人。

云天宗中熟悉的人差不多都走了,时夕年呆了几日便觉得索然无味,在察觉到萧阙回到了天界,再想到君洛姬此时在天界时,便起了心思。

此时天界一定十分热闹……而她,恰恰就是爱凑热闹的人!尤其是看君洛姬与萧阙的热闹。

这两人之间的的热闹,天下间恐怕没有几个人敢看,而她又恰恰就是那没有几个人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