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8 字数:3403 阅读进度:291/355

晴空一句话自然是没有气死风长老,却是直接气的吐血,伤势加重,差点一个不稳摔倒在地。[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最新章节访问:.。

勉强支撑住身形,风长老盯着晴空的眸子,若是可以,当真是恨不得喷出实质‘性’的火焰来!想他云天学院的执法长老,哪个人见了他不是尊了敬着,可是今日,这执法队素日里他根本不曾入眼的普通弟子却是这般不将他放在眼中,又如何不怒?

怒,可是他毫无办法,现在的他也只是勉力在支撑,由于对方用‘药’,他的功力全失,又被滚落的巨石碰到过几次,后背更是中了两支箭羽,若非是毅力支撑着,他此刻怕是早已倒下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倒下,若是真的倒下了便是再也站不起来了,他知道自己曾经灭了整个宁家,纵然此时君未央表现再如何犹豫,若是等君未央冷静下来,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他现在只是在等,等凌家的人!凌家的人若是来了,别说眼前就是君未央与晴空两人,就算是守在谷外的那些人都来了,他也相信凌家的人能够将这些人杀的片甲不留。

所以,他要做的便是拖延时间,再拖延时间,一定要等到凌家人赶来!

风长老坚信着君未央派出去的人绝对不可能拦下凌家的人,所以他坚信着自己今日不会折损在此。。

拖延时间,在君未央想要杀他时便找出一个话由,让君未央犹豫也好,还是‘激’怒君未央也罢,总之只要能够暂时打消君未央立即杀了他的念头便好,哪怕只是片刻!

当然,若是能够不说话更好,毕竟以他现在的伤势来说说话也是困难的,所以,能不说话他便不开口,只要君未央不想他出剑,大家都沉默岂不是更好的拖延时间的办法?费时又省力。

就如现在,风长老只是一副恨不得吃了晴空的模样盯着晴空,也是一言不发。

他自然知晓君未央此时在看着他,目光冰冷,不含情感,但是他不在意,还是那句话,只要没真的动手,一切都不重要,能够逃过此劫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晴空挑眉看着风长老,对上风长老喷火的眸子,眸中更是含了一丝挑衅之意。[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他之前说的话一方面是想要气风长老,当然更重要还是还是提醒开解君未央,若是如现在这般再继续拖延下去,他还真怕有了什么变故。

凌家,虽然不知君未央用了什么手段阻了前来接应风长老的人,可是天界天府之下的第一家族出来的人又岂是真的那般容易应对的?所以,还是早些解决的好,免得夜长梦多。

虽然想要君未央早些解决了风长老,他却是并未打算真的‘插’手,顶多只是在旁边添油加醋罢了。

晴空此时听了两人的对话,早已大致了解了两人之间的恩怨,一边是灭族之仇,一边自己又被师父养大,虽然对方是不怀好心的,可是君未央自己毕竟是真的付出了情感,无论是何种情感,存在了又岂能是说收回便能收回的?爱也好,恨也罢,这两人之间的仇恨瓜葛绝对不是别人能够‘插’手的!

就连君洛姬都放手不管,将一切都‘交’给了君未央,他只不过是奉陪来看着的,又岂能真的去‘插’手?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不得不说,晴空的话确实是起了作用,君未央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也明白了晴空所想。

但是……若是真的恨到极致,又岂是真的一刀杀了那人便能解决的?

若是以前,风长老对他只有灭族之恨,看到仇人,他自然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斩杀!

可是,这十多年的欺骗利用又该怎么算?曾经那些他自以为是的宠爱,曾经的信任依赖,在醒悟过后早已化作了更深的仇恨,怎么甘心就让那人这般痛痛快快的死去?

自己曾经内心的折磨煎熬不能让他同样遭受,但是,他有的的办法去‘回报’!

怎么说也是做了人家十多年的弟子,对于‘师父’总也要了解一些的,而他最为了解的便是师父的怕死!

怕死,是的,此时风长老看着虽然十分冷静,可是那双勉强站着的‘腿’却是一直在打颤。

若是别人看到风长老如此一定会认为风长老是受伤太重,能够站着只不过是咬牙支撑着。

君未央承认,风长老受伤确实不轻,可是也还没到让他站着便颤抖的地步,之所以会如此,不过是怕,怕死罢了。

曾经高高在上的风长老何曾如此狼狈过?又何曾遭遇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对待?他怎么会不怕?他怕他今日会殒命在此,没有人不怕死,而风长老绝对是怕死之最!

而君未央更是清楚的知道,此时一直支撑着风长老的不过是他满心期待的凌家之人。

风长老完全是将凌家之人当作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只是不知,若是这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断了,风长老又该是何等反应?

想到此处,君未央不由勾‘唇’笑了,笑容冰冷,眸光若嗜血。

“对了,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血狱选拔时风长老被时小姐剥夺了参与的权利便恼羞成怒的去了天界凌家,只是不知在天界的风长老知不知道近日云天学院来了一个人?听说还是从天界来的,地位还不低呢,不知风长老是否认识?”

态度冰冷,开口间却是如闲话家常一般,根本没有丝毫之前的戾气相对,仿若眼前之人根本不是什么仇人,只不过随意之间与一个人无聊的攀谈。

君未央突然的话语让风长老与晴空都同时一愣,不明白他突然转移到毫不相干的话题上何意。

微愣过后风长老却是惊喜,无论君未央意‘欲’如何,至少他此时的模样已经不似之前那般,看模样并未打算立即杀他,所以,他今日存活的希望便又大了一分,如此又如何不喜?

这般想着,风长老便也收了之前的戾气,亦是如君未央一般随意的开口,“不知你说的可是天界的天府少主萧阙?我曾听闻他离开天府要到云天学院历练一番,你询问他又是要作何?”

并不知道君未央打的是什么主意,风长老说话也悄悄在心中过滤一遍,想了想,便又继续开口,“天府的少主素来与凌家‘交’好,你知道的,惹了凌家便是惹了那天府的少主,也就是惹了天府甚至整个天界……”

后面的话风长老并未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白了。

这明显是拿天界来威胁君未央了。

一旁的晴空听了又忍不住想笑,这风长老以为自己是谁啊,真以为凌家会那么在意他?还天府甚至整个天界,吓小孩子呢?

晴空此时不知道君未央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可是此时看到君未央已经恢复了理智,他倒也安心了,也不再多嘴,就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戏,别说,看着风长老这般,这般的犯蠢,这戏还当真有了意思……

晴空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君未央却是微微垂着眉,似没有听出风长老话语中的威胁之意一般,继续开口,“你既然知道他是天府的少主便好,只是不知那凌家前来接应你的人究竟是更看重你一些呢,还是更听从那个天府少主的话一些?”

“自然……”风长老得意一笑,正要说凌家是十分在意他的,可是刚说了两个字终于察觉到了君未央话语的不对劲,不由缩了缩瞳眸,看着君未央,‘唇’角微抿,泄‘露’丝丝不安,“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君未央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话语平静,没有丝毫的欺负,“只是你也知道的,那萧阙虽然是天府少主,可是只要来了云天学院,他的身份也是在君座之下的,如此一来,君座若是有令,他自然也是不敢违背的。当然,毕竟人家少主,君座也不会直接命令人家,但是若是让少主帮个忙,比如阻拦一些本不该离开天界的人,想必那少主应该是十分愿意的吧?”

君未央话落,风长老大张着嘴巴,急促的呼吸的,目眦‘欲’裂的模样,简直是恨不得直接扑上来将君未央给生吃了。

他在凌家人的眼中究竟是几斤几两他自己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完全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若非是因为曾经的凌墨,他根本不会与凌家有任何的关系,若是凌家的人在救他与听从天府少主的命令之间选择,不对,根本不用选择,傻子也知道结果是如何。

急促呼吸着,风长老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慌,看着君未央,眸中有着一丝急切,“你不必如此骗我,君洛姬虽然是云天学院的君座,可是整个学院都是天界天府的,天府少主又岂会听从君洛姬那个废物的话?”

一声轻叹,君未央还没说话,晴空却是微微摇了摇头,而后目‘露’怜悯的风长老,开口道,“风长老,你是不是受伤了脑子不好使了,连带了耳朵也不好使了?没听到他说的是君座让天府少主帮忙吗?即是帮忙,一君座在学院的地位,不说其他,淡淡是君座是院长弟子这一层的关系,那少主也不会拒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