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8 字数:3044 阅读进度:290/355

听到晴空如此说,君未央不由抿起了‘唇’角,他想反驳,不是的,他早就恨不得将眼前之人除之而后快,又怎会拖延时间呢?拖延时间的是风长老,并不是他。(www.upu.cc棉、花‘糖’小‘说’)-79-

可是,真的只是风长老在拖延时间吗?君未央又止不住的在心中询问着自己。他想告诉自己,是的,只是风长老在拖延时间,他并没有!可是,若没有,他不该上来就动手的吗,现在的风长老绝对是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他又为何要与其这么多的废话,他是在犹豫什么呢?

君未央一遍遍的在心中告诉着自己,眼前之人只是自己的仇人,可是,那记忆中十多年的朝夕相处,真的是说放下便能放下的吗?

晴空话落,君未央沉默,风长老的眸子却是亮了。

若是君未央真的也是在拖延时间,那是不是说明他还顾念着师徒的情义,还是不忍对他下手的?

这般想着,风长老笑了,“泽宇,为师……”

“你闭嘴!”听到风长老的声音,君未央不由怒声开口,莫泽宇早在他知道一切真相的时候已经不在了!

这般想着,心中的犹豫化作了坚定,是的,风长老只是莫泽宇的师父,而今莫泽宇早已不在了,他是君未央,是宁青,风长老除了是他的灭族仇人再无其他!

话语被打断,风长老‘唇’畔刚刚出现的笑容便又凝住,因为,他真切地看到了君未央眸中的杀意,没有了丝毫的犹疑。

“就算我曾经一时冲动杀了你的家人,可是后来我也后悔了啊,我把你带回来,无时无刻的不想这补偿你,这些年我对你不够好吗?就算你如今已经不认我这个师父,可是这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你全部都忘记了吗?”一时找不到更好的办法,风长老便拿出了养育之恩来说事。

这是想要他报恩?还是想说曾经灭杀了他族人,如今养育了他便一笔勾销?

君未央冷笑,“你真的后悔过?你想过补偿我?风长老,你当真以为我还是那个傻子莫泽宇吗?还会那般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吗?我告诉你,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走到风长老面前,直视那双虚伪的眸子,君未央继续开口:“养育之恩?你的养育之恩莫泽宇早就还了,这些年莫泽宇为你做的坏事还不够多吗?莫泽宇曾经为你斩杀了多少仇敌,解决了多少忧患?补偿,愧疚?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吧,只不过想把我变成你的杀人工具而已,只是可惜,我早已不是曾经的莫泽宇了,所以恐怕你要失望了!”

“莫泽宇,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你以为你换个名字就能否认那十多年我为你做的一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从你跪下求我收你为徒那天开始,你便再也否认不了你是我的徒弟的身份,养育之恩大于天,你以为帮我杀几个人就能还尽一切恩情吗?莫泽宇,我告诉你,你还不了,一辈子都还不了,除非你死了,否则,你永远都是我的弟子,你若杀我,就必须担得弑师的罪名,哈哈,莫泽宇,宁青,你就恨我吧,你要杀我便杀吧,我死了就去找你的爹娘,告诉他们,他们的好儿子在我这个杀父仇人面前是如何的乖巧,如何的……”

君未央紧抿着‘唇’角,并未打断风长老癫狂一般的话语,只是那脸‘色’却是越来越沉。[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啧啧,你还真的能沉住气啊,我都忍不住手痒了呢!”晴空靠在石头上,微垂着头,悠然摆‘弄’着手中不知何时扯来的一根小草,话语间微微有些不满。他来就是看戏的,可是这戏并不让他满意啊!

“他至少有一句话是对的,养育之恩大于天,若非是他,我不可能活到现在!”在晴空的无语中,君未央却是幽幽冒出了这么一句让他目瞪口呆的话。

“你既然想明白了,为师也便不再与你计较了,你现在且先将为师带回去!”

“咳咳……”晴空觉得他要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了,原本君未央的话已经让他够无语了,却是没有想到这又冒出一个更加雷人的。

这风长老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本事当真是不小啊!君未央只说了一句话而已,他就又将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了。晴空此时忍不住有些怀疑,这风长老到底是脑子不正常呢还是脑子不正常呢?当真还是没有认清眼下的情况啊。

晴空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这蠢货当初是怎么坐上云天学院执法长老的位置的?院长看着不像是防水之人啊!

晴空却是不知,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它能够将一个人的面貌品‘性’改的面目全非,改的那个人自己都不再认识自己了……

就在晴空心中嘀咕着风长老这个蠢货时,君未央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恨不得一扭头直接撞在自己身后的石头上,他宁愿自己头破血流,也不想听到君未央说的这句话。

君未央说了什么?他说:“你的养育之恩我无以为报,但是灭族之恨亦是不得不报,所以,我会杀了你之后自杀,届时,我便什么也不欠你了!”

这当真是老蠢货教出的小蠢货吗?晴空无语凝噎,心中暗道:君座啊,我终于知道您的良苦用心了!

风长老也被君未央的话给惊了一下,回过神来却是笑了,“你要自杀报恩?可以啊!可是,我又如何知道你不是骗我的?若是你杀了我之后,你却是自己跑了,那我岂不是吃亏了?”

“……”晴空忍不住抓狂,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风长老总归一个死字,人死都死了还吃什么亏啊!

没有人理会晴空如何,听了风长老的话,君未央皱眉,“你既说出,便一定做到!”

“呵呵,就如你现在不再相信我,我也不再相信你了!要让我相信你,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你现在变自杀在我的面前,看到你死了我便安心了,你放心,你死了还有晴空在,我绝对是逃不掉的,等你死后便让晴空杀了我,到时我们师徒地下再相聚如何?”

如何,如何你个头,傻子才会答应你的要求!晴空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师徒二人没一个是正常的。

“好,我答应你!”

当耳边响起这清冷的不含情感的声音,晴空傻了,呆了,愣了,手中的小草儿掉了……

僵硬地扭过头,看着那面无表情的某人,晴空几乎想要以头抢地了,这世间果真是不缺乏傻子啊!看,他身边就有一个。

晴空的‘唇’角‘抽’啊‘抽’,当看到君未央举起自己手中的长剑时,不敢再‘抽’了。

“你脑子不正常了吧?什么养育之恩?若是他没有杀了你爹娘,你还用他养育?若是让你死去的爹娘知道你此时的行为,恐怕会被你给气活了!”上前一把夺过君未央手中的剑,晴空没好气的开口,心中暗道还是君座有先见之明,若是他今日不来,指不定君未央还会做出什么傻事呢!

见自己手中的剑被夺走,君未央愣了片刻,无声的叹息溢出‘唇’畔,他确实是不正常了吧。

“你放心,还有未清呢,我怎么会做傻事?”

晴空撇了撇嘴,对君未央的话不置可否,并未归还长剑,转眸看着正怒视着他的风长老,“你若是当真下不了手,我是十分愿意代劳的!”

“不必!”并未去抢夺自己的剑,君未央眯眼同样看着风长老。

下不了手吗?若是真的下不了手眼前之人此时就不会如此狼狈,纵然心中是有着犹疑,但他始终相信结果不会改变,眼前之人必死,而且他必要亲手将其杀死,如此方能慰藉族人父母的在天之灵!

“杀你,无悔!”薄‘唇’轻启,冰冷的话语吐‘露’,让风长老瞳眸止不住一缩。

心中隐隐有了焦急,凌家的人怎么还不来?他不相信紧紧是君未央派出的人就能拦住凌家之人,所以,只要他继续拖延时间,今日便不会死!

这般想着,风长老便开了口,“你就这般杀了我,难道不想知道当年我为何要杀光你的族人,又为何独独留下了你吗?”

君未央眸光遽厉,脸‘色’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