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7 字数:3400 阅读进度:289/355

君未央知道君未清说这些话只是不想让他回去,可是,他说服不了自己。[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79-

既然已经知晓了答案,无论他是否愿意,总归都是要回去做个了结的。

他想要回去,可是弟弟这里又该怎么办?他亦是知道,若是自己就这么执意离开了,弟弟说不定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

经历过灭族之事后,他们的‘性’格都有种别样的偏执,偏执于某个人,偏执于某件事……就如他在以前纵然心中再多疑‘惑’,总是偏执地相信着师父,亦如弟弟偏执地相信维护着他的主子。

就在君未央不知如何是好时,君未清再次开口了。

“你现在回去要做什么?报仇还是送死?若是你要报仇,你认为你现在回去是他的对手,就算你是想要与他同归于尽怕都是做不到的,那么你要现在回去报仇与送死又什么区别?当然,你若是原本就打算回去送死,认为我宁家死在他手中的人还不够多,便当我什么都没说,你想怎样便怎样,我也不会再拦你!”

顿了顿,看着发愣的君未央,君未清微扯‘唇’角,继续开口。

“或许,你有可能,我之前的猜测都是错的,你既然叫了他那么多年的师父又岂是说断就断的,况且,我所说可能也不过是自己为了救主子的一面之词,你又怎么可能真的会全然相信,你坚持要回去,或许并非是如我想的要回去报仇,而是继续做那人的乖乖弟子,其实你选择这样也是无可厚非的,只是日后我们恐怕难免要相对了,到时……”

“小誉!”君未央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厉声打断了君未清,满眸伤痛的看着君未清,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会这样想自己。

对上君未央沉痛的眸子,君未央眸光微闪,却是不曾避开,坦言开口,“你也别怪我会这般想你,这么多年了,我们早已不是熟悉的彼此,但是至少我也曾在云天学院带过,知道你莫泽宇是那人最为喜爱的弟子,更是知晓你待他若父,知道你此番回去就算真的是要找他报仇,也势必要在他那确认我说的是否是事实,可是他是否会承认,你我都心知肚明,如此情况下,我不敢相信那时你是相信他还是相信我,所以我只能先把你不爱听的话说在前面。[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听着君未清的话,君未央不由苦笑,他自然是听懂了弟弟的意思,更是清楚的知道弟弟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要刺‘激’自己,可是他却是无力去反驳,因为他原本就打算回去在师父那里确认的。

“呵呵……”

就在君未央不知该如何开口,两人无言相对时,一声低沉的轻笑突然想起。

听到这笑声,君未央不由一惊,君未清却是瞬间满脸喜悦,立即站了起来看向一旁的马车。

君未央随着君未清的动作看去,只见‘精’美‘色’调暗沉的车帘被一直修长如‘玉’的手卷起,而后一人缓步踏了出来。

那人在车辕上立定,淡淡扫了君未央一眼,而后才眸含浅笑地看向君未清,微微苍白的薄‘唇’轻启,“若非是今日听到你这一番言语,我倒是还不知你这小家伙也是能言之人!”

“主子!”神‘色’间有了一丝拘泥,君未清满眸崇敬的上前将那人扶了下来。

君未央在一旁看着,却是微微发愣,他自然识得眼前之人是谁,可是这真的是他所认识的君洛姬吗?

他虽然知道君洛姬已经被废了修为,却是不知竟是会到如此地步。

记忆中的君座永远都是一袭紫袍,霸气而张扬,有着睥睨天下的气势,让见到他的人都会有种不由自主的臣服之感。

可是眼前之人,虽然依旧是一袭紫袍,却是变了,昔日英俊威严的面庞多了丝羸弱苍白之‘色’,那昔日合身的紫袍如今穿在他的身上却是宽大了不少,那模样竟是比自己的弟弟还要虚弱几分。

只是,那眉宇间的霸气威严依旧存在,那目光依旧凌厉的让人不敢直视。

君洛姬下了车,扫了一眼四周,视线在地面上已然身死的随从身上微微凝滞,而后‘唇’角挑起一抹笑意,看向君未央,“本座倒是不知这执法队首领向本座行礼的方式是如此的独特!”

被君洛姬淡淡的视线一扫,看着君洛姬‘唇’角的笑容,君未央却是没由来的心中发颤,更是不由自主的移开了视线。

他明白君洛姬的意思,君洛姬虽然如今离开了学院,可到底还担着学院君座的身份,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按理说他这执法队首领见了君座一定要行礼问好的,可是他却是上来就将人家的随从都杀了,这行礼确实是太‘独特’了,独特的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若是之前,他本就是要来杀君洛姬的,所以杀了这些随从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可是现在,早已没了那份杀心,反而对君洛姬救了君未清之举有着感‘激’之意,此时面对君洛姬异样的责问,他自是无言以对的。

君未央不说话,君未清却是开口了,“主子,他也只不过是被人欺骗了!”

虽然知晓自己的主子绝对不会因此而怪罪君未央,可是君未清还是忍不住的为自己的大哥澄清,虽然口中说了再多的狠话,心中却是如何也放不下那份情感的,主子于哥哥都是他在意的人,他真的不想这两人为敌。

“呵,是谁刚刚还说不认人家的,现在我不过说了一句话,你就这般焦急了?罢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掺和,你只需记住我与你说过的话便是!”说完,君洛姬便又转身回到了车内,君未清知晓他刚刚被废了修为,身体还十分的虚弱,这些日子一直都半睡半醒的呆在马车中,此时也是为了他才出来的,不由急忙小心翼翼的扶着君洛姬回到了马车,等将君洛姬安顿在车内的卧榻上,为他轻轻盖上皮裘,才有转身下了马车。

等到君未清出了马车,君未央不由询问,“他与你说了什么?”

从君洛姬出来后,君未清似乎安静了下来,闻言目光浅淡地看着君未央,“主子说过,我只需负责养好身体,我的仇,他来报,既然我唤他一声主子,他便护我一世安然。”顿了顿,君未清继续开口,“所以,你要回去便回去吧,这次我是认真的,你放心,即便你回去了我什么也不会做,更不会做傻事,因为我还有主子,所以我能做的便只是忘掉今日的一切,我的大哥早在那年灭族之日已经随父母而去了,你只是仇人的弟子,若是日后相对,你也不必有什么顾忌!”

说完,君未清不再看君未央一眼,转身便也上了马车,拿起马鞭便要驱马离去。

只是,手中的马鞭还未扬起,便被人夺去,“你身体不好,赶马车的事还是我来做吧,不然你赶不好惊了马儿,不仅会伤了你自己,还是伤了你的主子,现在他的身体可不比你好!”

原本被夺了马鞭,君未清还想要抢回来的,可是听到君未央最后一句话,不由缩回了手,他自己不当紧,可是主子如今确实经不得任何的折腾了……

昔日的场景依旧在眼前,自那以后,他便与君未清一般,改了姓名,跟随在君洛姬身边了。

最初,还是不愿意接受的,可是,当君洛姬将昔日的证据,将这些年来他为风长老所做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陈列在他的面前时,心却是完全的冷了下来,最后一丝侥幸的温暖也被冰封。

事实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些年来,那个对他好的师父只是一个假象,他一直都不过是师父的一颗随手捡来却觉得顺手不愿轻易舍弃的棋子,棋子好用时,自然是会多加爱护的……

心中再也没有了一丝的留情,有的只想有朝一日自己能够亲手血刃仇人。

曾经,因为顾念着君未清的身体状况,所以君洛姬包揽下了他们宁家的仇恨,所以进入学院后便开始与风长老作对,那时毕竟是年少轻狂的,以为报仇是容易的……

无论曾经怎样,如今,他来了,弟弟不能做的事情,还有他来做,他自然不会让君洛姬,他如今的主子为自己去复仇,曾经被误做师父的仇人如今自然是要由自己去面对了。

所以,今日他自己来了,主子却并未‘插’手。

只是,他不愿意让君未清知晓,因为君未清若是知道了势必要跟来,面对风长老,就算风长老已经丧失了战斗力,他也不敢将君未清带来,等他真的手刃了风长老,为族人报了仇,他再与君未清说清楚。

想到此处,再看着眼前的风长老,不由扯了扯‘唇’角,“你也不必故意刺‘激’我,看来你还未放弃拖延时间的打算,但是可惜,今日你势必不会如愿的!”

见君未央从始至终似乎都很平静,晴空不由开口,“我看不是他在拖延时间,而是你在拖延时间!怎么?下不了手?你若是相让君未清胡思‘乱’想,就尽管拖延,反正我是不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