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6 字数:3385 阅读进度:288/355

听了君未清的话,君未央沉默,他想询问,却是不敢开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79xs.-

不用问,他便知晓,那救了君未清,那在君未清身后说话之人就是君未清现在的主子,是君洛姬。

可是,那救了君未清,让君未清相信的人是君洛姬,那君未清眼中所看到的屠杀他们族人的又是何人?

联想到之前君未清的话语,他怕了,他不敢问了。

这十多年来他时刻都在寻找着仇人,可是现在,明明最清楚仇人是谁的弟弟在这,他却是不敢问了。

君未央不敢问,可是君未清却并未打算给他逃避的机会。

“到现在你还要自欺欺人吗?我虽然不知他为何会留下了你,但是我敢相信,他绝对不会出自于好心!”

“不是的,不会是师父的!师父没有理由那样做!”君未央摇头,急急辩解着,“师父曾在我家留宿,爹娘均对他很好,他不会那样做的,而君洛姬,他是天启帝都的四皇子,又为何出现在我宁家?”

“没有理由?你难道忘了你走的那日上午,父亲与风长老有过争吵,我两还曾去偷听,却是被父亲发现将我们赶了出来!以你对你师父的了解,他是能够容忍别人对他不敬的人吗?”君未清抿‘唇’看着君未央,神‘色’间有着少见的‘阴’郁,“到现在你还在怀疑我主子,连你自己都说了我主子是天启的四皇子,而且是天启最为受宠的皇子,整个天启都将是他的,他到达天启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理所当然,若是看到我宁家被灭‘门’的情况,身为皇子的他却是无动于衷才是真正的奇怪了!”

听了君未清的话,君未央又是一阵沉默,无论如何,他都不敢去相信这么多年自己待若父亲的人会是自己的灭族之人。

可是,口中再如何的不承认,心中却是已然有了答案。

这么多年,心中不是没有疑‘惑’。

师父待他很好,好的让他都有些受宠若惊。

师父倾心倾力的帮他查找仇人,一个又一个,让他感动不已。

可是,他时常疑‘惑’,为什么自己所杀的‘仇人’大多都是得罪过师傅的人呢?

不是没有怀疑过师傅是在借助他的手来杀人,可是那又有什么,就算不是以着他的仇人的借口,只要师傅让他去杀某个人他是绝对不会犹豫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UPU小说网www.upu.cc]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思考的事情越来越多,他渐渐觉得自己成了师父的杀人机器了。

有时也想提出疑问的,可是,这么多年,遵从师父的命令已经形成了习惯,他不该怀疑师父的。

不该怀疑师父,所以从未怀疑。

而且,这一次师父说天启皇室是灭他族之人,他更是相信的,相信这一次师父并非是要借助自己的手去对付师父自己的敌人。

因为,在天启,除了皇室有着那般的能力,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啊!

所以,他来了,心中对师父是满满的感‘激’。

以前他不明白师父为何会处处与君座作对,毕竟君座是学院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学院中没人敢得罪的,就那唯一地位高于君座的人也还是君座的师父。可是,自己的师父却是成了君座的仇人,这怎么看都是不明智的举措。

可是在师父告诉他天启皇室是他的仇人时,他明白了,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师父为了他将置于最不利的地位,这让他如何不感动?

这个人就是他的师父啊,把他从血泊中带回,全心全意为他的师父啊,待他如父的师父啊……如父,呵呵……如父……

君未央忍不住闭上了眸,一行清泪滑落,这一刻,心中却是出现了四个字:认贼作父!

这一刻,他如何还能够自欺欺人?所有的怀疑早已埋在了心间,只是被他刻意去忽视,现在,所有的疑问都被君未清的一句句话推送到眼前,再也忽视不得。

所有的问题就如一道道被隐瞒的伤口,揭开了伤疤,便是血淋淋一片,痛的让人难以呼吸。

“为什么……为什么……”君未央捂脸痛苦的呜咽,为什么明明最为信任的人却变成了最大的隐瞒,最大的笑话!

呵,他果真是傻子,认贼作父这么多年,却还沉浸其中,不愿醒来。

若非是今日遇到了‘死而复生’的弟弟,他又还要被欺瞒多久,还要与狼共舞多久?

师父,呵呵,师父,亦师亦父!

这就是他发誓要一生追随的人啊,这就是他口口声声说要为族人报仇的仇人啊!每次自己因为他的夸奖而开心,因为他的付出而感动时,那人心中又是怎样想的呢?一定是在笑吧,在笑自己是这天下最蠢最傻的人吧?

是啊,这世间被自己的仇人当枪使还一无所知,开开心心的怕是就他一人了吧,不是傻,不是蠢又是什么?

拾起地上的剑,君未央浑浑噩噩的站起来,他要回去,回去问清楚,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你要干什么?”见君未央拿剑,君未清立即警惕起来,跟着他站起来,君未清拦在马车前。

见君未清如此,君未央微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由苦笑,“你放心,我不会再动他!”

说着,君未央便转了身,已经知道了君洛姬是弟弟的救命恩人,感‘激’尚且来不及,又怎会真的再动手?

君未央知道,自己这一回去或许便是永远,因为,他太清楚自己那个师傅了,若是让师父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他是断然没有了活命的可能。

可是,死又如何?如今知晓弟弟尚在,他已经了无牵挂,总不能平白让那人利用了这么多年,他早就说过的,他要为族人报仇的!无论仇人是谁,他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君未央想要回去找风长老,可是,却是再次被君未清拦住了。

看着张臂拦在自己面前的君未清,君未央不由皱了眉,“你干什么,我说过了,我不会再动他了,你放心吧。”顿了顿,继续开口,“无论你是否还认我这个大哥,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最为疼爱的弟弟,我会欺骗任何人,却绝对不会欺骗自己的弟弟!”

“我没说你骗我!”君未清再次抿‘唇’,有些倔强地看着君未央,“既然你还认我为弟弟,我自然也是还认你这个大哥的,所以,我不会让你回去送死!”

看着少年坚毅的眸子,君未央心中微暖,伸出手想要如小时一般‘摸’着眼前之人的头,可是终是握紧了拳头收了回来,“小誉,如今看到了你,又找到了仇人,大哥已经很开心了!”所以,大哥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我不管!大哥,你丢下我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回来,难道又要丢下我吗?”说着,君未清眸中忍不住又出现了泪水,“还是说,你看到如今的小誉只是一个废物,所以嫌弃小誉了,不爱小誉了?”

“说什么呢?”君未央的心中‘抽’痛,终于再次伸手擦掉少年脸上的泪痕,“你是大哥的弟弟,大哥不爱你又会爱谁?大哥又怎么会嫌弃小誉呢?无论小誉变成什么样都是大哥的小誉,看到你如此,大哥只会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苦,是大哥的错,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让大哥伤心了,好吗?”

虽然知晓君未清是故意这样说,只是想要留下他,可是他还是忍不住难过了,那般骄傲的少年,变成了如今这般羸弱的模样,怎能不让人心疼?确实是他这个做哥哥的错,是他没有保护好小誉。

“好,我不说了,只要你不走!”君未清如一个小孩子耍脾气般伸手拉着君未央的衣袖,不让他离开。

感受到弟弟熟悉的依赖,君未央只觉心脏仿若被谁用手狠狠的攥紧,痛的难耐。

“小誉……”话语哽咽,“小誉,我不能让爹娘死不瞑目啊!”他本该为父母报仇的,可是他却是认贼作父,若是让爹娘知晓,他日后还有何颜面去见爹娘?爹娘对他又该是何等的失望?

“大哥,你知道吗?我以前也与你有着同样的想法,我要为爹娘报仇,我不如你一般,我是清楚的知晓自己的仇人是谁的,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什么都没有做!”

“小誉,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好,我们宁家就靠你了!”

“靠我?大哥,你真的要将这个重担扔给我吗?我担不起啊!那时我吵闹着要报仇,主子说我要报仇他不拦我,更不会帮我,因为他知道,若是没有他,以我如今的身体也许还未见到仇人便已经支撑不住了,他说,到那时,连我都死了,我们宁家便是真真正正的灭族了,到时候我又该怎样去见爹娘,见宁家的列祖列宗?所以,这些年我忍着,我什么都没有做!”君未清抬头看着天空,‘唇’角渐渐勾起,“但是我忍够了,我再也不要这个担子,大哥,你是宁家长子,这个担子是你的,我不会帮你接,绝对不会!只要你敢回去,现在我便立即死在你的面前,总归我也不过一个废人,若是连大哥也不在了,活着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