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3 字数:3519 阅读进度:282/355

看着眼前美轮美奂的水晶宫殿,沐子言顿了步伐。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访问:.。

见沐子言停下来了,‘药’离筠亦是随她停止了步伐,他并未告诉沐子言他们要去见谁,千言万语都不如亲眼见到那人具有说服力。

‘药’离筠知道,在沐子言的记忆中,娘亲早已不存在于世上,那种思想早已从小伴随着她,若非见到真人,她一定会难以相信娘亲还能够醒来。

‘药’离筠以为沐子言停下步伐是如他上次一般,被这宫殿的‘精’美给惊住,可是事实上沐子言想的却是这宫殿中她将要见的究竟是何人。

于沐子言来说,她现在的身份还不能公开的,现在只有‘药’离筠与君洛姬知道她是谁,其他人,她尚未打算坦白。

“哥哥,我现在是梓言!”留下这么一句话,沐子言抬步往宫殿内走去。

听了沐子言的话,‘药’离筠不由皱了眉头,转瞬却是舒展――丫头是不知道她将要见的人是谁才会这么说的。

想着,‘药’离筠便抬步跟上了沐子言,“我师父在里面。”

逸老?沐子言微挑了下眉头,并未作出过多的反应,她知道,‘药’离筠要带她见到定然不会是逸老的,不过,能让逸老离开学院呆在这里的人会是谁呢?

“师父,是娘亲的哥哥,我们的舅舅!”犹豫了一下,‘药’离筠还是说了出来,这些早晚都是要告诉沐子言的。

沐子言的脚步微顿,而后又不动声‘色’的继续前进,她以为‘药’离筠是知道了她是沐子言才将这件事情告诉她,却是不知‘药’离筠自己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两人往宫殿内走去,却是还未进入,便已经遇到了正从里面出来的逸老。

“师父!”‘药’离筠跨前一步行礼,沐子言却是站在原地打量着逸老。

以前她只当逸老是‘药’离筠的师父,并未过多在意,可是现在却是知晓眼前之人是自己的舅舅。

若是舅舅,为何从未去过沐府?既然这些年‘药’离筠一直与逸老呆在一起,逸老知晓‘药’离筠的身份,又为何不带他回去?沐子言不解,却也不问。

在沐子言打量着逸老的同时,逸老亦是看着沐子言,逸老没有想到‘药’离筠会带人来这里。(wwW.upu.cc无弹窗广告)

“她是谁?”逸老看着沐子言,话语却是问着‘药’离筠。

“师父,这是梓言,你见过的!”虽然‘药’离筠觉得沐子言的身份没有瞒着逸老的必要,但是既然沐子言之前已经说明了她现在的身份是梓言,他自然不会在没有经过她的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就说出了她的身份。

“梓言?”‘药’老不由皱了眉,“她不是在参加血狱选拔吗?”他自然知晓‘药’离筠从天启带回来了一个很喜欢的小‘女’孩,可是,他以为‘药’离筠即便会带人来也只会带他的亲生妹妹沐子言的,却是不想带了旁人。

“血狱选拔已经结束!”沐子言对着逸老微微一行礼,便侧身立在一边不再言语,即便这人是她的舅舅,她也未曾打算透‘露’自己的身份。

从沐子言的表现中‘药’离筠已经知晓了她的决定,当下便想要转移逸老放在沐子言身上的视线,对逸老开口道:“师父这是想要出去?”

“我正要去找你,双生曼珠沙华的‘药’力已经完全被你母亲吸收,从明天开始,我便要与你母亲一起沉睡一个月,这一个月中你要守着这里,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

“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守在这里,不让任何人打扰的!”‘药’离筠当下禀了神‘色’,压下心中的‘激’动开口道。

“嗯!”微微颔首,看了沐子言一眼,又道:“为师先进去了,你处理好了便进来吧!”

言罢,逸老便转身进入了宫殿之中,不再与沐子言说任何一句话,显然,他是并不欢迎沐子言的到来的。

而‘药’离筠听着这处理二字却是皱了眉头,他自然知晓逸老的意思是让沐子言离开,可是,娘亲要醒来,沐子言有陪守在身边资格。

在‘药’离筠皱眉时,沐子言却是抬头看着他,“你要带我见的人是娘亲?”语气中有着难掩的不确定。

显然,逸老之前与‘药’离筠说他母亲的话语沐子言注意到了。

听到沐子言的询问,‘药’离筠点头,“是母亲!”

沐子言没有说话了,只是看着‘药’离筠。

见沐子言如此,‘药’离筠也没有任何的隐瞒,便将自己知晓的一切都告诉了沐子言。

听到‘药’离筠的诉说,沐子言微抿了‘唇’角,而后抬手摘去了自己脸上的面纱,看向‘药’离筠,“这一个月,我陪你!”

这一个月,他们一起守着,等着娘亲醒来。

见沐子言拿下面纱,‘药’离筠不由展颜,他知道沐子言是不再打算隐藏了。

确实,听了一切,知晓了逸老对娘亲的付出,她又怎么还是防范那个人?

两人一起步入内殿,对于逸老之前所表示的让沐子言离开的意思,两人谁都没有放在心上,沐子言是决心要留下来了,而‘药’离筠却是相信,只要逸老知晓了沐子言的真实身份一定会让她留下来的。

内殿,寒‘玉’冰‘床’前,逸老正背对着沐子言他们,当听到身后两人的脚步声,逸老皱眉,转身正要呵斥,却是看清了沐子言的容颜,呵斥的话语便就这样梗在了喉间。

“怎么是你?”看着沐子言,又看看‘药’离筠,逸老不解,沐子言身上的衣服告诉他,眼前之人就是他刚刚见的‘梓言’,可是这梓言的面纱下为何是沐子言?

“一直都是我!”沐子言并未解释,就让逸老把她当作沐子晴吧,逸老马上就要为唤醒娘亲进行最后最为关键的一步,她并不愿逸老因为自己的事情在这时扰了心绪。

“师父,丫头从出生开始就不曾见过娘亲,所以徒儿便擅自做主,不曾经过师父的同意便将妹妹带来了,妹妹打算与我一起在这一个月中陪伴着娘亲,希望师父不要拒绝!”知晓逸老的疑‘惑’,‘药’离筠同样没有解释的打算,关于沐子言的仇恨,她若是想要告诉谁,也该是由她自己开口,而他自然是不能代替她做决定的。

“既然她是亦晨的孩子,守在此处也是应该的,我又怎么会拒绝?我先出去准备一番,你们两先陪陪你们娘亲吧!”说着,逸老便转身往宫殿一旁的房间走去,只是,离开之前又若有所思地看了沐子言与‘药’离筠一眼。

逸老不是喜欢多管他人之事的人,在他看来,即便‘药’离筠是他一手养大的徒弟,也该有着自己的秘密,所以虽然心中有着疑‘惑’,他也并未多加询问。

逸老虽然并未询问,‘药’离筠却是明白他那最后一眼的意思,不由苦笑。

从天启回到云天学院后,他便已经告诉了逸老自己的妹妹是谁,可是,他也曾坦言,这个妹妹他并不喜爱。

可是,之前他对沐子言的表现自然不是不喜爱的。

只是,逸老又岂会知晓以前那个‘妹妹’他已经由不喜爱变成了憎恨,眼前这个才是他真正的,真心喜爱的妹妹。

并未注意逸老与‘药’离筠如何,沐子言只是看着躺在冰‘床’之上的人,一步步靠近。

立于冰‘床’前,看着那熟悉的容颜,沐子言知晓,这就是娘亲,二十多岁的娘亲,她早已在爹爹房间的画像中见过了千百次。

沐子言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感觉,娘亲,她以为此生都只能在画像中见到的人,现在却是就躺在她的面前,美丽依旧,而且在一个月后,娘亲就会醒来。

这一刻的感觉是那般的不真实,可是,她尚且能够在没有心脏的情况下存活,娘亲又为何不会保持着青‘春’的容颜,在‘去世’十多年后醒来?

蹲在‘床’上之人的身边,沐子言静静的看着,这就是她小时候所期待的娘亲,这就是让爹爹一世记挂的娘亲,爹爹……

“哥哥,我们是不是该去将爹爹找回来了?”爹爹,若是让爹爹知晓娘亲尚在,又该是何等的高兴?

“等娘亲醒来,我们便一起去寻找娘亲。”‘药’离筠开口,声音微微涩哑,从天启回来后,他也曾一次次想要去寻找爹爹,可是他忍住了,不仅仅是因为担心自己会连累了爹爹,更多却是怕爹爹找到他后边了了心愿去找娘亲了。

可是现在,他不怕了,娘亲在这里,爹爹又怎会离去?

“好!”沐子言微勾了‘唇’角,纵然是要报仇,她也一定要先将爹爹寻回来,娘亲是爹爹此生最重要的存在,而于她来说,爹爹却是最为难以割舍的存在,他们一家人,离散多年的一家人,也是该团聚了。

只要爹爹与娘亲相伴,她便能真正的放下一切,一心报仇了!

“等爹爹回来,不要告诉他!”沐子言继续开口。

‘药’离筠沉默。

“自从娘亲离去,爹爹便不曾有一刻开心,现在好不容易爹爹回来了,我们怎能让爹爹继续活在痛苦之中?”

“好!”哽着声音开口,‘药’离筠撇开了视线不敢去看沐子言。

若是让爹爹知晓自己十年来用心呵护的‘女’儿却是假的,自己真正的‘女’儿遭受着十年的折磨,纵然不是他的错误,也一定会再难从内疚中走出,这不是他们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