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2 字数:3446 阅读进度:280/355

‘药’离筠回想着那时的场景。(wwW.upu.cc无弹窗广告).访问:.。

他记得,当初他做什么沐子言都跟在身后,他以为她只是不懂,所以只是单纯地跟着他,学着他,可是如今,再次回想,心境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原来,在他面对爹爹却是不敢认时,他的身边也还有一个人与他有着相同的心情,甚至比他还要他受,那个人,就是他的妹妹。

与他来说,虽然离开了家人,至少还是有着师父的陪伴,师父待他如己出,可是妹妹呢?

他离家了十多年,可是妹妹那十年又是如何过的呢?

想到妹妹一人在遭受折磨时对他与爹爹的期望,想到妹妹最后的绝望,他只觉心头已经不能用酸涩来形容。

那些年,他呆在云天宗一直希望着爹爹来找他,他以为爹爹已经忘了他,曾经对亲情淡漠绝望,直到见到父亲那一刻才知道自己错的彻底。

可是此刻,得知了沐子言的一切,知道自己的妹妹曾经的期望到绝望,相比起来,自己所遭遇的又算什么?

‘药’离筠看着沐子言,这一刻,却是再也忍不住,嘶哑着声音开口:“丫头――”

沐子言偏头看他,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你好似比我还‘激’动?”

沐子言总觉得今晚的‘药’离筠很怪,恢复容颜的是她,说起自己的经历,她虽然情绪也是有所‘波’动,却也还不至于失控,可是她为何会觉得‘药’离筠却是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我――”‘药’离筠神‘色’一僵,泛红的眸子看着沐子言,神‘色’之间有着少见的明显纠结,一时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他想告诉她,他就是她的哥哥,可是,这一刻,却是退缩了。

“娘娘腔,纵然再沐家主面前你有所顾及,可是在丫头面前是无需担忧的,如今丫头已然在我们身边,想要脱离也是不可能的,倒是不如说清楚了,免得纠结。”却是君洛姬开了口,他知道‘药’离筠此时的情绪‘波’动,可是,总归是要面对的,在面对沐聆轩时,‘药’离筠有所顾及,担心将沐聆轩牵扯到他们的事情中,可是,沐子言本就已经是与他们一体的,又有何忧?

听了君洛姬的话,‘药’离筠仍然是看着沐子言,只是看着,没有丝毫的反应。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沐子言奇怪,看看君洛姬,又看看‘药’离筠,微微皱了眉,这两人显然是有什么瞒着她,“你们若是没事就先回去吧,若是院长爷爷那里查到带走沐子晴的究竟是何人,,就来告诉我一下。”

既然他们不想说,她也不必去问,至少她相信,他们不会对她不利的。就算是他们如今知晓了她的身份,与以前也不会有什么不同,毕竟这两人与沐子晴之间也并无太多的牵连,就算是沐子晴喜欢着君洛姬,那也只是沐子晴的一厢情愿。

所以,沐子晴是她的仇人,于这两人也没有什么妨碍,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将一切告知他们的。

“丫头,你想不想见你的哥哥?”没有离开,君洛姬却是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你知道他在哪里?”沐子言猛然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君洛姬,这是她无心无情之后,第一次因为仇恨之外的事情有着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知道!”不去看‘药’离筠的反应,君洛姬肯定开口,既然‘药’离筠总是有所迟疑,那么这一层纸就由他先来捅破的好。

只是,沐子言却是突然沉默了,微垂着眸,隐去了眸中的期待,抿‘唇’不语。

“丫头?”君洛姬轻唤。

“嗯,”沐子言淡声回应,依旧没有抬头,而后又是一阵沉默。

沐子言不语,君洛姬也没有再催促,只是看着与沐子言一般低着头再次安静的‘药’离筠,轻轻摇了摇头,看来这件事还是不该由他来说啊!

沉默中‘药’离筠的拳头一次次捏紧又松开,看到君洛姬心中突然是无语了,渐渐的,也不再‘操’心了,反而生起了看戏的姿态,要知道能够看到娘娘腔如此纠结的模样,可真是百年难得的!

反正君洛姬是温香软‘玉’在怀,也不着急,就这么看着两人,只是,对于沐子言的沉默,他却是有些漠然了,他知道,他的一句话将沐子言的心搅‘乱’了。。

但是,君洛姬并不后悔说了那句话,至少,能够让丫头想起仇恨之外的事情,也是他乐意看到的。

就在君洛姬在完全把自己当作了看客时,‘药’离筠终于抬起了头,眸中不再是犹豫,多了抹坚定:“丫头――”

“哥哥可是下了决心了?”同一时间,沐子言开口,抬眸定定地看着‘药’离筠,将要出口的话语就这么梗在了喉间,‘药’离筠愣愣地看着她。

“扑哧!”见‘药’离筠如此模样,沐子言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瞬间明媚的笑容在那绝美的容颜上绽放,明‘艳’了整个世界,仿若让人看到了百‘花’齐放。

愣愣地看着沐子言的笑容,君洛姬与‘药’离筠都失了反应,心为这个笑容所震撼。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笑容,这份美丽,并非是因为她容颜的美丽,而是,那发自内心的美丽。

以前,沐子言也时常在他们面前笑,调皮的,温婉的,诸多种笑容,可是,没有哪一个笑容有此时的笑容这般的美丽。

那时的笑容,都不是真心的,那只是她用来掩藏自己真实面目,用来伪装仇恨的工具,那时的她,纵然笑着,心中也是没有一刻不在流着泪水的。

而现在这个笑容却是不同的,并非是说她此时心中便没了泪水,便是放下了仇恨,而是因为此时她是发自内心的,真心的想要笑,没有任何的遮掩。

此时的她,在他们面前是透明的,纵然是心中仍然有着仇恨,却也是不再对他们隐藏的。

这一刻,看着这般绝美的笑容,两人心中却有着万般的酸涩。

通过这个笑容,他们看到了她的苦与累,一个人埋藏在心底,从来不向任何人提起的苦与累,那般的让人心疼。

沐子言并未注意到自己的笑容已经在那两人心中掀起的滔天巨‘浪’,只是笑看着‘药’离筠,眉眼弯弯,竟是摒弃了这连日以来的冰冷。

“丫头――”‘药’离筠开口,声音依旧是涩哑,却是多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激’动与不可置信。

“怎么,还不打算认我吗?你今晚可是叫了一晚的丫头了,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呢!”沐子言微嘟着红‘唇’,话语间似若撒娇,却是有着淡淡的不满。

沐子言说话间,君洛姬默默退让到了一边,将场地‘交’给了这两人。

听着沐子言的话,看着她的姿态,感受着话语间的亲昵俏皮,‘药’离筠终于忍不住,跨前一步将人拥入怀中,“丫头,丫头――”

一声声呢喃,一声声轻唤,仿若是从灵魂中发出的颤动,连带着抱着沐子言的手臂都是有些颤抖。

被这熟悉的气息所包围,沐子言的神情有丝丝‘迷’茫,这个怀抱,她曾经有段时间很是依恋的,在天启时,她天天跟着他,依赖着他,时常喜欢赖在他的怀中……可是,后来,后来她便一心跟着君洛姬,一心想着报仇了,为了报仇,她选择了离开她。

这一刻,突然想起的曾经那段时日的纠结。

与地狱中的她来说,他是从天堂而来的那唯一的救赎,可是,这份救赎,她虽然贪恋,却是依旧选择了推离,她不能要。

她不能要,所以选择了远离。

可是,直到这一刻,她却是才明白,她远离,他亦跟随,无论何时,她只要回头,这份属于她的救赎就会永远的不离不弃,因为,这不是别人,是哥哥啊,是哥哥啊!

哥哥,她从未见过,却是一直记挂在心间的哥哥,那是她血浓于水的亲人,无论何时也无法斩断的相连的血亲。

伸手,回抱着眼前的人,这一刻,片刻也好,就让她忘掉仇恨,忘记一切,享受这片刻的安宁也好。

很久了,已经很久了,她很久没有回到亲人的怀抱了,曾经,是那么,那么的怀念爹爹的怀抱,眼前的人不是她的爹爹,却是哥哥。

勾‘唇’,缓缓的笑了,‘唇’角的笑容渐渐扩散,散去一切‘阴’霾。

“妹妹――”感受到沐子言的回应,这声压抑在喉间的呼唤终于溢出了声,淡淡的,浅浅的,却是能够轻易地挑动那根感‘性’的神经,让人灵魂随之颤抖。

“大哥,不要不认我!”倾听着耳边心脏跳动传来的噗通声,沐子言轻喃。

“丫头,妹妹――”‘药’离筠继续唤着,他怎么会不认,他怎么能不认,这是他的丫头,他的妹妹啊,这是他受了诸多苦难,好不容易回来的妹妹啊,怎么可以不认?

两人相拥,这一刻,抛弃一切的一切,剩下的只是那份难以割舍的温暖,那时割舍不掉,也不愿舍弃的温暖。

看着那两人,君洛姬在一旁没有说话,可是,却是渐渐皱起了眉头,墨眸中有着沉思――沐子言如今已经是无心无情,又怎会有如此表现?‘药’离筠根本还未开口,沐子言又怎么会就已经知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