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2 字数:3373 阅读进度:279/355

听了沐子言的话,君洛姬与‘药’离筠都沉默了,安静的房间里能够清楚地听见‘药’离筠拳头上由于用力紧握发出的咯吱声。(www.upu.ccUPU小说).访问:.。

‘药’离筠此时已然不知自己究竟是何等心情,想哭,却又莫名的想笑。

难怪,素来不喜与陌生人亲近的自己会独独对丫头例外,总是想要亲近她,呵护她。

原来,一直在他身边的才是他真正的妹妹,妹妹遭受了这般痛苦,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是一无所知。

此刻,他不知该是心疼妹妹,还是该担忧爹爹。

爹爹是那般的宠爱妹妹,若是让爹爹自己一直以来倾心呵护的宝贝‘女’儿实质上是自己‘女’儿的仇人,又该如何去接受这个事实。

这一刻,‘药’离筠茫然,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是好。

是不是该告诉妹妹自己的身份?还是要继续隐瞒下去?

如今,母亲就要醒来,妹妹是有资格知道的,他仍然要继续隐瞒吗?

而父亲呢?父亲又在哪里,他们这一家究竟何时才能够真正的团聚?

脸上神‘色’一阵变幻,看的沐子言纳闷,君洛姬却是跟着沉默,他知道‘药’离筠此时心中的斗争。

想了想,却是君洛姬先一步开口。

他扭头看向沐子言,“你现在是作何打算?如今沐子晴已然不在学院,你又该如何去找她报仇?”

“她会回来的!”沐子言说的斩钉截铁。

“为何?”君洛姬挑眉,他并不觉得这儿有什么能够吸引沐子晴回来,毕竟如沐子言所说,沐子晴的修为已经超越了天级,根本就无需来学院学习的。

“因为,”沐子言若有所思地看了君洛姬一眼,红‘唇’轻启,不带任何情感的开口,“你在这里,她一定会回来!”

“……”君洛姬的脸黑了,他自然明白没沐子言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沉声开口,“我跟她没关系。”

“但她跟你有关系!”沐子言立即接话,沐子晴对君洛姬的执着就如她对沐子晴的仇恨一般,深深地刻入了灵魂之中,脱之不得,唯有达到目的方能罢休。

就如她若是无法找沐子晴报仇,便会一直揣着这份仇恨与沐子晴纠缠下去。UPU小说网WWW.upu.cc

同样的,得不到君洛姬,沐子晴也一直不会放弃的,只要君洛姬还在这里,沐子晴就一定还会回来,沐子言坚信着这一点。

看着沐子言漆黑如墨的瞳眸,君洛姬内伤了。

若是别人说这样的话,保不住君洛姬会以为她是吃醋的表现,可是,这个人是沐子言,说话时那双幽深的眸子中一丝情感‘波’动也无,她只是就事论事的说出她的判断,根本就死无关任何情感的。

不由苦笑,瞥了眼任然傻愣的‘药’离筠,君洛姬心中一动,话语已经先于大脑出了口,“我记得在天启时,沐家主曾经拜托过我为他寻找儿子,你既然是沐子言,沐家主有没有与你说过你哥哥的事,你对其还有没有什么映像,这段时间沐子晴还未回来,我们可以先找找你哥哥。”

“大哥!”沐子言愣了一下,似乎一下跟不上君洛姬的跳跃‘性’思维,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是啊,难道你也不知道自己有个大哥?”

“知道!”沐子言微垂了眸子,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眸底的情绪,在莹‘玉’般的睫‘毛’上投落浅‘色’的暗影,只听得她浅淡的声音,“爹爹曾与我提过一次。”

“一次?”这个词语让君洛姬挑了眉,那时沐聆轩让他帮忙找儿子时的担忧焦急可是真真切切的,对起在意自然也是真实的,可既然是如此担心牵挂着自己的儿子,又怎么只在自己‘女’儿面前提一次呢?

“嗯,爹爹只有那一次与我提起大哥,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大哥的存在,从那以后,无论是爹爹还是我,都仿若忘了大哥的存在般,谁都不曾再提起。”

这下,君洛姬不做声了,看着一旁神‘色’略带黯然的‘药’离筠,微蹙了眉头。

君洛姬不说话了,沐子言却是在那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那时我还不到五岁,许多事情都不懂,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多出了一个不知身在何处的哥哥,不明白爹爹为什么会哭,不明白爹爹为什么会对着娘亲的画像满眼内疚……”

沐子言的话语很平淡,甚至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是在讲诉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听在另外两人耳中却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两人依旧没有说话,仍然是静静听着沐子言说着。

“那时我虽然不懂,却知道爹爹是十分想念大哥的,爹爹说大哥丢了,我就告诉爹爹,我去找,我一定会帮爹爹把大哥找回来。可是,我没有想到,在我还没长大的时候,还没开始去找大哥的时候,却是把自己也‘弄’丢了,我还没有找到大哥,却是已经找不到爹爹了。”

“那十年,不是没有想过等待爹爹来找到我,甚至还曾幻想大哥回来了,是大哥找到了我,可是,都没有……”

“后来,便没有了期待了,只剩下满心的对沐子晴的仇恨,在天启时,我虽然已经没有了心脏,可是至少还是有情感的,那时我真的差点就忍不住认了爹爹,可是,我不能,因为,沐子晴还在,只要沐子晴还在一天,我就不能去认爹爹,因为,我恨沐子晴!”

“丫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君洛姬将沐子言紧紧的抱在怀中,想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紧紧地抱着她,温热的气息带着安抚落在她的头顶,一下下‘吻’着。

“你怎么了?”沐子言扭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君洛姬,“你们不想听了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说了这么多,既然你说不说那便不说了吧。”

“……”君洛姬垂眸看着沐子言,少‘女’容颜绝美,瞳眸如墨,淡漠清冷,没有丝毫他所以为的伤心难过。

真的,她只是想说说而已,不参杂任何情感的说说。

这一刻,君洛姬不知是该庆幸沐子言的无心无情,还是该揪心,她本来是痛的吧,可却是因为无心无情而感受不到,这样的丫头让他心疼。

“你说,我们听着!”将下巴放在她的头顶,君洛姬再次开口,既然她想说,他们便听着,有些事总压在心中总归是不好的,说出来,即便她此时自己没有感觉,也总会轻松一些的。

“其实,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只是不知为何,听你提到大哥,突然就想起了我的一家人,母亲不再,哥哥离散,我与父亲相依为命,而后就连我们也被分开,我只是、只是心疼父亲,可是心疼究竟是怎样的感觉呢?其实我并不知道,只是觉得该怎样做,有时却不知为何要那样做。”就好比在筠山上时,她本该自‘私’留下自己的‘性’命才能日后与沐子晴周旋报仇的,可是,她却是自己留下,让落倾雪他们走了,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般的举动。

沐子言的每一句话,她自己说出来,并没有觉得什么,只是觉得想说便说了,眼前这两个人,即便是现在,是无心无情的时候,她也会信任,会忍不住的依赖,那些一直掩藏在心里的话,在自己的容貌恢复,身份告知他们后,便也都想与他们说了,同样是没有缘由的。

可是,沐子言不知道她这自己认为的没有缘由的想说的每一句话,都化作了利刃一刀刀划在两个倾听者的心间,疼,早已不足以形容此时的感觉。

他们其实一直都是想要呵护她的啊,可事实呢?遭遇了那些的她,他们所做的算呵护吗?

这一刻,以前那些不在意的细节都一一在脑间回放着,心中只是暗恨着自己当时为何就没有多留一份心呢?

君洛姬想到了当初在天启沐府时,沐子言一人娴熟地逛着沐府,对其中的一草一木好似都甚是熟识,那是他还疑‘惑’沐府后面那个隐蔽的‘花’园她如何会知晓呢?疑‘惑’,却并未真正放在心上,没有去追去,若是那时他便去盘查,或许便能早泄知晓她的身份了,可是,就算真的知晓了,他又能做什么呢?

是啊,现在知道了,他又能做什么呢?君洛姬沉默了。

报仇?他知道,沐子言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插’手她的仇恨的,她定然是要自己亲自报仇的。

呵护她,守护她,不让她再受伤害?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又如何再能复原?

所以,君洛姬此时能做的只是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儿,将自己身上的体温传递给她,诉说着他的存在,无论日后会如何,他都会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

同样地,‘药’离筠也想起了在天启沐府的那段时日,他终于回了家,终于见到了爹爹,自然是及其开心的,但是,他不能认爹爹,所以再多的‘激’动,再多的话语都只能压抑在心间。

他记得最为清楚的是,他无法与爹爹相认,初次见面,便以行礼为由,向爹爹下跪了。

而那时跪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人,就是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