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31 字数:3460 阅读进度:278/355

面对沐子言的询问,君洛姬担忧的目光,‘药’离筠薄‘唇’紧抿,微垂着头,一声不吭。[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79-

当下,沐子言疑‘惑’,君洛姬原本想要继续询问沐子言的话确实梗在了喉间,他不知道若是真的知晓了一切,‘药’离筠又该是如何反应。

虽然,沐子言现在什么都还没说,但是一句沐子言,一声沐子晴,已经隐隐表‘露’出了什么。

自然,两人都是相信沐子言的话,也都知道沐子言与沐子晴两人,可是,在两人一直的观念中,沐子晴,沐府的大小姐却是在其五岁那年便折损了、

现在,沐子言却是告诉他们,他们一直以为的沐子言其实是沐子晴,而被毁的面目全非的她才是真正的沐子言,那这又说明了什么?

虽然细节还不清楚,但这关系却已经大概明了。

那一年,沐府的嫡亲小姐生日,两位小姐失踪,最终嫡亲小姐被救回,大小姐消失。

所有人都以为大小姐死了,可是,谁也不曾见过大小姐沐子晴的尸体,是真的死了吗?

君洛姬想问,想要了解到事实情况,可却又害怕‘药’离筠难以承受,一时倒也只是抱着沐子言坐在那里不支声了。

‘药’离筠单手支撑在桌子上,微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是背脊却是绷紧,任谁都能看出他此时的状态不对劲。

沐子言微蹙了没有,见自己的询问‘药’离筠没作声,便也不再开口,她知道,此时两人的心中定然是不平静的,只是她还是不明白,‘药’离筠的反应怎会这般的大呢?她以为至少君洛姬的反应是要比‘药’离筠的大,可是现在却是恰恰相反了。

再沐子言在那暗自琢磨怎么回事时,‘药’离筠终于开了口,“你们的身份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的仇人就是她?”

‘药’离筠的声音有些嘶哑,显然是在压抑着什么情绪。

沐子言顿了顿,琢磨了一下用词,便也没再隐瞒,说了出来,总归是要向他们坦白的,既然他们已经看到了她的脸,一定也猜到了什么,说清楚总归是好事。

想着,沐子言便把她五岁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他们听,沐子晴如何骗她出去,她醒来时便发现自己被困,而后沐子晴如何换脸变成她,都说了一遍。[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说道沐子晴扒下她的面皮时,沐子言其实只是一语带过,可是,‘药’离筠却是生生掰断了桌子的一角,君洛姬抱着沐子言动作也不由的收紧。

沐子言话语微顿,看了‘药’离筠一眼,见他仍然是低着头,没有其他的表示,便又继续说了下去。

她遭受的那些痛苦,沐子言并未打算说给他们听,只是将沐子晴换成了她的身份那段说了,与他们说清她与沐子晴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沐子言没说,可是君洛姬以前就已经大概听过她的遭遇,尤其是想到那时还在天启时,沐子言昏‘迷’抱着她时而痛苦时而幸福的模样,心若刀绞,却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一言不发。

说完之后,沐子言见两人都没有吭声,眨了眨眼,“现在你们都知道了,应该没有什么要问的了吧?”

一阵沉默。

就在沐子言以为此时在两人面前就这么过去了时,‘药’离筠缓缓抬起了头,看着沐子言,再次开了口,“她扒了你的面皮之后呢?你在哪,她怎么对你的?”

‘药’离筠声音涩哑,掌心已经出现了血丝,他却是不觉,只是贪恋一般的将目光在沐子言脸上流连,看的不是眼前这张完好无损的绝美面庞,而是以前的千疮百孔的陋颜。眼前之人才是他的妹妹啊,在他身边这般久了,而他却一直把伤害妹妹的罪魁祸首当成了亲人,此时他正想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想到最初见到沐子言时她的模样,‘药’离筠就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的妹妹……却是被人这般对待,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是一点也不知晓,反而还想着认贼作妹,他不是个称职的哥哥,一直都不是。

而沐子言,听到‘药’离筠的询问,再抬眸却是见他双眸通红,心下微惊,想要询问却也不知问什么,咬了异‘唇’,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总之这些她都与君洛姬说过的,再说一遍倒也没什么,虽然没有了情感,但她却也是知道他们两人是关心她的,他们既然要全部知道,告诉他们也无妨。

只是,那些每每回想起来,还是止不住心中翻涌的恨意。

十天囚禁,暗无天日的生活。

各种蛇虫毒液,有一顿没一顿的饥饿。

面皮被扒时的绝望,‘胸’骨被剔除的恨意,自挖心脏时的决绝,面临掐死的不甘……

一切的一切,纵然是没了心,也永远做不到麻木。

那是渗透灵魂的恨意,纵然是真的身死,化作了鬼‘混’,也散不去的怨念。

言语间的恨意君洛姬与‘药’离筠不是感觉不到,就是因为感觉的到,所以她愈恨,他们便愈痛。

沐子言话落,思绪却还沉浸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中,久久不能回神。

又是一阵冷寂。

“噗!”突然‘药’离筠身形一颤,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胸’前的白‘色’衣襟,撑在桌子上的手掌紧握成拳,青筋泛起,染了血的‘唇’瓣几乎要抿成一条直线。

“娘娘腔!”君洛姬还在那心疼沐子言呢,乍然见‘药’离筠如此,心中一惊,松开沐子言就要来扶身形依旧不稳的‘药’离筠。

对于君洛姬的惊呼置若罔闻,‘药’离筠咬着牙吐出三个字:“沐!子!晴!”

君洛姬伸手想要扶‘药’离筠的动作就这么僵在了原地,他从未见过这般的‘药’离筠,平日里即便是遇到了天大的事,‘药’离筠也仍然是一派云淡风轻的姿态,可是此时,话语间尽是让人心颤的森然,昔日里温润的眸子泛红,翻涌的是凶气腾腾的杀意。

沐子言也被‘药’离筠的反应给惊到了,感受到‘药’离筠对沐子晴表‘露’出来的杀意,沐子言惊讶了。

她总觉得,今日的‘药’离筠似乎不太对劲。

“他怎么了?”想着,沐子言便询问了君洛姬,这人对‘药’离筠可谓极尽了解,应该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吧。

“他、”君洛姬看了‘药’离筠一眼,而后苦笑,“他应该是听了你的遭遇气氛吧,你知道的,他素日里最为在意你。”

君洛姬也不知‘药’离筠现在是否打断将他的身份告诉沐子言,他自然是不能代替‘药’离筠说的,所以只能这般折中的回到。

听到君洛姬的话,再看‘药’离筠的模样,沐子言却是咬‘唇’沉默了。

‘药’离筠素日里最为在意她,她怎么会忘记?那时,还在天启的时候,她本想利用他接近他,却是最后把他当作了第一个唯一的朋友,那时那就想,纵然日后没了情感,她也要保留着这份记忆,告诉自己,‘药’离筠于她来说是不同的,是十分重要的人,可是现在,她似乎却是真的渐渐遗忘了他。

而他,却是再听到她的遭遇之后是这般的反应,她记得,她曾经打定主意,永远不会让‘药’离筠沾染上她的仇恨,那双清澈的眸子,月光般皎洁,不该沾染任何‘阴’暗的东西的……

可是现在,她好像都忘了,忘了自己所说的一切,忘了……

“难道沐家主就一丝一毫都不曾发觉吗?”现下的气氛让君洛姬不得不打破寂静,想着转移‘药’离筠的注意力,这转移自然也不能移的太远了,所以就来了这么一问。

君洛姬此话一出,立即就有了效果,‘药’离筠果然暂时抑制住了满身的杀意,抬眸看着沐子言,再等她的回答。父亲那般细心的人,为何不会发觉?

“父亲?”沐子言愣了下,这个称呼,曾经最为喜爱的称呼,如今叫起来却是生疏了。

父亲,她曾经最为依赖的存在啊!最初那完全是她生命的支撑,可是她似乎也不曾想起了。

父亲,从天启离开后去找大哥了吧,现在又在哪里呢?记得父亲说过,大哥很有可能就在云天学院,她也曾暗暗告诉自己,来了这里要找大哥的,可是她似乎一直都忘了大哥的存在。

沐子言呆呆坐在那里,她不知自己此时心里究竟是何种感觉,只是觉得空旷,她明明是满心只剩下仇恨的,可是父亲与大哥……

见沐子言愣在那里,君洛姬蹙了眉头,他只是想要转移‘药’离筠的注意力的,可是丫头怎么也变得如此了?

想着,不由试探似的轻唤了一声,“丫头?”

“嗯?”沐子言回神,又愣了一下,而后却是开口,“父亲是很宠爱我的,五岁前我一直都与父亲亲近,就算沐子晴换上我的面皮也不可能一点破绽也没有!可是,也正因为父亲太在意我了,所以,在‘我’失踪一个月后回来,父亲虽然可能发现了不对劲,应该也只会以为我受到了惊吓,只会更好的护着‘我’,而不会去怀疑。而且,沐子晴很会伪装……”沐子言说不下去了,她曾经也想过父亲为什么会发现不了呢,后来却是想通了,那般爱她的父亲,又怎会怀疑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