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29 字数:3353 阅读进度:274/355

不用时夕年去想象,当君洛姬看到沐子言被溟烬抱着出来时,双眸顿时如充血,那一瞬间竟是直接挣脱了时夕年的压制,往溟烬冲去,要夺过溟烬怀中的沐子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79-

若是在场的其他任何一个人,看到君洛姬如此,都定然会乖乖将沐子言‘交’出去的,可是,现在抱着沐子言的偏偏的溟烬!

溟烬可不知道君洛姬是谁,他看到君洛姬就这么冲来,第一反应便是这人是要对他主子不利,当下,不仅没将沐子言送出去,反而远远的避开……

伸手落了空,君洛姬顿时沉了眸子,目光‘阴’鸷地盯着溟烬,一方面是因为担心沐子言如何,另一方面却是心中膈应着溟烬竟然抱着沐子言,他的丫头,只有他能抱,怎能让别的男人染指?

虽然知道此时不是该笑的时候,可是看到君洛姬吃瘪的模样,时夕年与落倾雪还是忍不住想笑,不过在心中又开始怜悯其溟烬了,要知道君洛架记仇的!

不认识时夕年,但是听着落倾雪的笑声,再看大家都一副看戏的模样看着他与君洛姬,溟烬终于迟钝地反应过来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不由疑‘惑’地看向忆白,“蛇尊?”在溟烬心中,最为亲近的除了沐子言就是忆白了,眼下除了落倾雪几人,他都不认识,也不明白眼下状况,而且他也不知道君洛姬是什么身份,当下便向忆白求助了。

听到溟烬叫自己,忆白失笑,“你此时不是该问主子吗?”

“主子,主子又昏‘迷’了!”溟烬苦着脸,就在他们过洛加时,沐子言又昏‘迷’了。

听到沐子言又昏‘迷’了,所有人顿时一惊,尤其是君洛姬,简直是又惊又怒,双眸喷火地看着溟烬,“把丫头给我!”刚刚溟烬的闪避他便知道,若是去抢沐子言,他又怕会伤到沐子言,可是现在知道沐子言竟然昏‘迷’了,他早已是满心焦灼了,哪里还能等待?

溟烬正要说不,忆白却是先一步开口,“溟烬,他是主子的男人!”意思就是还不快将人给人家?

可是,溟烬此时脑子却仿若缺了一条筋,疑‘惑’地看着君洛姬,“主子的男人是什么?”

“……”众人一阵无语,想笑又不敢笑,没看到某人额头青筋正突突直跳吗?

“我再说一遍,把丫头给我!”君洛姬咬牙开口,强行压着心中的怒意,若非是看着溟烬是护着沐子言的姿态,他一定会当场灭了这人!

“傻子!”忆白身形一闪,到了溟烬身边接过沐子言送给君洛姬,而后白了一眼傻愣站在那里的溟烬,很是无语。(WWW.upu.cc好看的小说UPU

抱了沐子言,看着沐子言脸上的伤口,再大致查了一下她的伤势,俊彦瞬间‘阴’沉的仿若要滴出水来,那一瞬间,天地寂静,所有人的脸‘色’瞬间惨白,只觉迎面扑来了一阵难以抵抗的气息,甚至忍不住想要弯腰下跪。

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异样,君洛姬压下心中的狂怒,而后小心翼翼地抱着沐子言直往第二峰而去。

见君洛姬如此表情,时夕年他们面面相觑,心中没由来的一凸,而后立即跟了上去。

周围其他人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再看看面目全非的筠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本想询问落倾雪他们筠山内情况如何的,可是,因为君洛姬与时夕年的存在却是谁都没有敢出声,尤其是看到君洛姬暴怒的模样。

君洛姬怒的那一瞬间,仙级的九阶的威压不经意间显‘露’,让所有人几乎都要无法呼吸了……是的,就在沐子言他们在进行第三阶段的血狱选拔时,君洛姬的修为成功的从仙级八阶提升到了九阶。

到了第二峰,布下一道结界将众人阻拦在外面,君洛姬直接抱着沐子言进了内室。

外面,时夕年虽然有着破解君洛姬结界的能力,可是不知道此时沐子言的情况,也不敢轻易有所动作,所以众人只能焦急的在外面等待着。

内室,君洛姬小心地将沐子言放在‘床’上,看着她满身的血迹,眸中的无尽的沉痛与怜惜,心中更是满满的自责。

以前的事,她的遭遇,她无能为力,可是,他说过自己要护她的,可是现在呢,她却是重伤昏‘迷’,被别人抱着回到了他的面前,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他不该让她去参加血狱选拔的,早就知道血狱选拔的危险,他怎么能让她去呢?这一刻君洛姬无法原谅自己,只觉沐子言这一身的伤全部都是自己的错。

握着沐子言的双手,君洛姬在心中唤着院长,对于沐子言此时的伤势他无能为力,纵然是有着仙级九阶的修为,他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他所修炼的是魔力,本就是沐子言的体质所不喜的,最主要的是,沐子言此时体内仍然残留的那道伤害她的力量,就算是他,也不曾见过的,不是魔力,不是灵力,近乎是介于魔力与灵力之间的力量,若是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加重沐子言的伤势,而且他也看出来了,那种力量似乎是专‘门’针对于沐子言的体质的。

在君洛姬的自责煎熬中,院长的身影很快便出现,正打算责问一番自己这个不孝徒弟怎么突然匆匆忙忙地把自己叫来的徒弟,却是看到了‘床’上一身血衣昏‘迷’的沐子言。

当下严肃了脸‘色’,上前为沐子言查探伤势。

在君洛姬紧张的注视下,院长抚着胡须沉‘吟’了片刻,而后竟是一语不发,在房间中踱起了步子。

君洛姬只觉得院长每一步都是踏在自己的心上,第一次,没有如以前一般与院长针锋相对。

用余光打量着自己这个不孝徒弟的表情,院长心中已经忍不住笑翻了,终于也有这小子求他的一天,终于他不再是处处受欺压的一方了!开心啊!

想着,院长就忍不住将笑容表现在脸上。

看着院长脸上止不住的得瑟笑容,君洛姬眼皮忍不住跳了跳,眸中快速闪过一丝暗芒,薄‘唇’轻启:“师父,丫头她究竟怎样了?”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担忧焦急,没有丝毫其他的情绪,院长也未发觉什么异常。

再次抚了抚自己的胡须,院长轻咳了两人,而后定了脚步,转眸看着君洛姬,脸上一片愁云惨淡,张口想要说什么,却终是轻叹一声,什么都没有说,低头继续踱步着。

哼哼,你小子也有乖乖叫我为师父的一天?不乘机好好整你一番,我都不好意再说自己是你师傅了。

院长在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然而,下一刻便看见自己前面出现了一双黑金紫靴,而后便觉得自己的下巴痛了……

看着被某人捏在手中的胡子,院长顿时苦了脸‘色’,这个臭小子,就不能多让他得瑟一会吗?

“老家伙,说不说?”君洛姬手上的力度微微加重,一张俊颜此时已经‘阴’云密布,若非是还不知道沐子言此时的状况,他正想将人提着扔出去,其他时候与他开玩笑也就罢了,现在丫头还昏‘迷’着呢,着老家伙不去救人,反而在这与他摆起谱来了!

“说说说,哎呦,你先放手!”院长垫着脚尖,生怕君洛姬再一个用力他的宝贝胡子就没了。

“现在就说!”一声冷哼,君洛姬捏着胡子的手丝毫不见放松。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啊!哎呦,你干什么?”院长还未说完,就觉自己的下巴一痛,好几根胡子就没了……

‘肉’痛地看了君洛姬手上那几根胡子一眼,院长急忙双手捂紧自己剩下幸存的胡子,跳的与君洛姬远远的,一脸幽怨地看着他。

“你给我说清楚!”面‘色’‘阴’沉地扔掉手中的胡子,君洛姬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看着院长,连院长都不知道是什么,那他又该去找谁?眸中是浓浓的惊慌与痛苦,他的丫头,是他没有保护好他的丫头。

院长正在那心疼自己的胡子,想着怎样报仇呢,却是看到君洛姬沉痛的双眸,不由愣住了。

当了君洛姬的师父这么多年,即便是君洛姬修为被废的时候,他都不曾见过君洛姬‘露’出这般的神‘色’。

转眸看了‘床’上的沐子言一眼,院长心中一叹,无论前世今生,这个丫头,都是这小子躲不过去的劫啊!

没了其他心思,也不忍心看着这般的君洛姬,院长正了脸‘色’开口,“丫头体内的力量应该是有人专‘门’针对她的体质研制出来的,我也没有见过,但是,丫头不会有事的,这点不放心!”

闻言,君洛姬的眸中出现一丝亮‘色’,抬眸看向院长,似乎是在等一种让他安心的肯定。

“那力量虽然针对于她的体质,却也被她的体质克制,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她自然会恢复过来,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照顾她吧,我去研究下那种力量,免得她下次再吃亏。”言罢,院长的身影便消失了房间中。

听了院长的话,君洛姬紧提的心终于微微放下,只是看着‘床’上仍然昏‘迷’着的沐子言,只是觉得心脏在‘抽’痛。